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6章 炼制,节外生枝

86章 炼制,节外生枝

  “对方是敌非友,若是遇上6公子你有没有把握?”半晌之后,见这一行人在废墟中走远。天籁小说Ww翁之翰压低了声音说道。

  “对方人手太多,这些可不是矿洞中没什么战力的矿工。我若是对上,最多也只能自保。”6小天皱眉说道。

  “若是如此,那便只有绕道而行了。”翁之翰说道,“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得到此地有宝物的消息,看来小老儿在矿洞中呆了近二十年,外面也生了不小的变化。不过小老儿知道一条捷径,6公子且随我来。”

  说完,翁之翰带着6小天在残垣断壁中一阵穿插,很快,来到一处倒在地上的石柱处。翁之翰吃力地将石柱移开,露出里面一个人高的小洞,下面竟然还有青色石阶,看样子是一处地下密道。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密道,翁之翰小心地将石柱重新放下,堵好通道。

  “成了,血灵地火便在地宫之中,只要有了血灵地火,小老儿便能为6公子炼制出法器缚妖索,介时炼化之后,缚妖索一出。这些蝼蚁来得再多,也必然不会是6公子的对手。”翁之翰拍了拍手一脸轻松地道。

  “希望如此,事不宜迟,咱们快走吧。”6小天点头,在翁之翰前面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好嘞。”翁之翰应了一声,在满是灰尘的青色石阶上健步如飞。转眼间便已经是数丈开外。

  这处地宫颇大,满是大量的密室,还有一些祭坛,还有祭坛周边早已经干涸凝固的血迹。看来以前这处地宫也并不平静。

  一直行进了一个多时辰,一股充满着血腥与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通过狭窄弯曲的密道。转了个弯。赫然又是一处祭坛,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此处祭坛上有一三足巨鼎,白色的鼎身上各有一个血色狰狞栩栩如生的虎形兽。

  三足鼎上,熊熊燃烧着一团血色火焰,似乎不会熄灭一般,刚才的血腥与热气便是从这团火焰上传来的。

  “这便是血灵地火,真的还在。”翁之翰脸上露出一丝迷醉之色,转身道,“6公子,小老儿需要大量的灵石用来补充法力,并且这些灵石里面至少还要有十块中品灵石。把所有的炼器材料都交给小老儿吧,另外炼制的途中,千万不能被其他人打扰到,否则恐怕会前功尽弃。此地颇为隐秘,不过万一之前那伙人找来,还要6公子抵挡一二,直至法器炼出为止。”

  “都准备好了,你放心地炼制吧。”6小天点头,将盛放好这些灵物的储物袋扔给翁之翰,他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拿出灵物后便盘膝坐到一边给翁之翰护法。血灵地火是一种罕见灵火,与地肺之火是同一个等级,不过普通修士根本无法携带,只是不知哪个大能修士竟然用这只三足巨鼎盛放了一团血灵地火移到此地。看来这三足鼎也不是凡品。

  翁之翰将灵物一一取出,然后取出一截噬血藤投掷于三足鼎上。在血灵地火地灼烧下,整截噬血藤杂质被迅烧化,片刻后便只剩下一缕带着些许尖刺的轻丝。

  那是噬血藤的表皮,不过被血灵地火灼烧之后,大部分多余的杂质全部都被烧成灰烬,剩下的都坚韧无比。不过这只是淬炼的第一步。后面还要经过漫长的淬炼。而且这样一缕轻丝离编织成一条绳索还差得远。

  6小天准备了大量的噬血藤,都需要这样淬炼一遍。

  炼器是一个漫长而枯躁的过程,很多非同一般的灵剑要经过修士大量反复的锻造。

  缚妖索省掉了锻造的过程,但却需要将大量的噬血藤中提炼出一缕缕的轻丝,而且还要保证每一缕轻丝受血灵地火烘烤的火候一致,否则便会影响到缚妖索的整体品质。

  一连十天十夜,每一天,翁之翰都只休息了一个时辰,然后全又投入到紧张地炼器之中,十天后,所有的噬血藤都焚化抽丝。

  翁之翰又用6小天提供的大量草药配制成灵液。将冰蚕丝与噬血藤丝在灵液中浸泡三日。此时翁之翰才难得有休息的时间。顾不得条件简陋,倒地便呼呼大睡。

  三日时间一到,翁之翰又将两种轻丝再用血灵地火烘烤,再用灵液浸泡,如此反复十余次。才将这一缕缕轻丝编织成绳索。中间翁之翰的双手被绳索上细密的小尖刺给扎得鲜血淋漓。这些小尖刺是从噬血藤上继承下来的。若非6小天提供了不少大补的丹药,恐怕翁之翰就算是一名炼气后期修士,也早就精血尽丧而亡。

  编织成绳索又花了十余日,还要在血灵地火上完成最后一道祭炼。

  前后花了近三个月,利用这段时间,6小天也暗中将黑袍老者残存在黑色小剑上的气息完全抹去。炼化了这柄法剑。

  “今日便是最后一日,再有数个时辰,缚妖索便可炼制而成。”

  翁之翰由于长时期的操劳,精力消耗过度,脸色一片惨白,不过精神却十分亢奋。因为这条即将出世的法器绳索从他手里炼制出来。

  “他娘的,这地宫可真够复杂的。找了这么久居然也没能找到。”

  数个时辰后,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与骂骂咧咧地声音从秘道的另外一侧传来,6小天眉头一皱,正是从洞外进入秘洞的方向。

  原来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6小天这些天都在琢磨,此时脸上一脸冷意,看向三足鼎上被血灵地火凝炼的缚妖绳,此时已经散着一股强大的法器气息,不过离最后功成还差稍许。

  “6公子,至少还要一柱香的时间,法器才能炼成,千万不能中断,否则前功尽弃!”

  翁之翰吃力无比地说道,由于距离血灵地火稍近,又长时间炼器,此时已经满头大汗,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湿透紧贴在身上。因为此时受到外界的干扰,翁之翰脸色难看无比。

  “我去拦住他们。”6小天双眼一眯,起身走出密室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