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7章 庐山真面目

87章 庐山真面目

  “小子,识相的让开,老子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没功夫修理你。『天籁小说Ww『W.⒉”领头的一人正是黑铁塔,见6小天拦在前面,没好气地瓮声道。

  “你们想要干什么?”6小天问道。

  “自然是去寻宝,再挡道,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红鼻大汉恶声说道,若不是见6小天已经是炼气大圆满境界,他早就动手了。

  “既然如此,你们回去吧,里面的宝物归我了。”6小天横跨一步,拦在众人前面道。

  “找死!”黑铁塔闻言大怒,6小天修为比他还要稍高所以他心里有些忌惮,不过他们一行有八人,另外还有四名炼气后期的修士,剩下三名炼气中期实力虽不强,不过也可以起到稍微牵制的作用。他只是不愿意凭白招惹一个强敌,并非真的畏惧6小天。

  “这小子仗着自己的修为高,竟然挡挡咱们黑风沟八怪的路,真是死有余辜!”红鼻子大汉取出一根灵鞭,不由分说,一鞭朝6小天的颈部抽过来,出手即要人性命。

  “嗡!”身后密室一道清鸣之声,强大的气息从密室内汹涌而出,袭卷了整个秘道。

  “宝物现世,大家一起动手,解决了这小子再去取宝。”感受到法器强横的气势,在场的人面色大喜,纷纷亮出兵刃,朝6小天杀奔过来。

  6小天目光沉凝,冷笑一声,看来法器提前炼制好了,连半柱香的时间都没到,翁之翰炼器的本事真是厉害,一个炼气七层的修士,竟然真的把法器给炼制出来了。

  面对着近乎疯狂的八人,6小天并未亮出兵刃,而是伸手朝前一指,“冰魄玄音”!

  “连兵器都不亮出来,真是狂妄!”黑铁塔八人虽然要杀6小天,也不禁为6小天的狂妄大怒,哪怕他修为稍高,也不过孤身一人。

  不过就在此时,以6小天手指为中心,空中似乎荡起一层层涟漪,如水流击石,溪水过涧。清脆悦尔的声音飘荡而过,除了修为较高的黑铁塔只是稍微一怔便回过神外,其他人目光均陷入短暂的呆滞。

  “糟糕!”劲风扑面的声音传来,黑铁塔低叫一声,急忙挥舞双锤挡在身前,噗噗,几道低响,细密的风刃将他厚重的身体击得连退数步。黑铁塔心中骇然,猛然醒悟道他有双锤挡在前面,避过这恐怖年轻人的必杀一击。其他人可未必有这么幸运。仓促间,黑铁塔回过头去。

  一阵轱辘之声,红鼻子大汉,还有其他六人胳膊,脑袋纷纷离体脱落,掉在地面,血腥气味充斥着整个密道。这,这究竟是什么招式,竟然一招解决了他的七个跟班!黑铁塔心中不禁涌起一种无法抵御的恐惧。他从修仙开始,还从未遇到过如此恐怖离奇的一幕。

  黑铁塔张口怪叫一声,转身便逃,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只有逃得远远的才可能保住一条性命。

  6小天伸手看了一下食指,也是一脸惊讶地神色。冰魄玄音是当初从水晶蟾蜍身上得到的“法珠”自带法术,是罕见的神识攻击技能。

  当初炼化后在望月山脉中用过不少次数,除了对比自己修为低的妖兽或者是修士颇有效果外,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作用。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他并没有动用过。由于是法珠的自带技能,他不用长期炼习也可以做到随意而。

  没想到随着修为的提升,对黑铁塔八人使用,竟然能收到如此奇效。

  6小天也不禁有些意外。不过细细一想,也就释然了,黑铁塔比他修为稍差,不过也是炼气大圆满,所以从冰魄玄音的神识攻击下醒悟过来的时间最短。只是短暂的一刹那。

  而其他炼气后期与炼气中期的就没那么幸运了,神识一片浑浑恶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身的本事还没施展出来,便被几道简单的风刃要了性命不可谓不冤枉。

  “看来以后倒是不用担心被一些低阶修士群起而攻了。”

  6小天嘴角微微一跷,原以为那颗法珠用处不大,不过现在看来,在某些情况下,冰魄玄音也是一种相当可怕的法术攻击。他不禁对法珠后面可能出现的法术有些期待了。只是照这情形,法珠分为五格。似乎在炼气期,只能炼化法珠的第一格。也许到了筑基期才能进入第二格,拥有第二个法术。

  见黑铁塔疯狂逃走,度也不快,要追上他也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毕竟在御风术,轻身术这类初阶法术上,哪怕是整个灵霄宫,都无人能胜过已经修炼出法印的6小天。

  “翁道友,法器是不是提前炼制出来了?”6小天略一沉凝,转身走向密室。人还未进入密室,一道影子已经投到了地面上。6小天几步走上前去。

  不过才走进密室的6小天忽然叭地挨了一记鞭抽,6小天闷哼一声,身形暴退。不由痛叫一声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杀了你。”一条狭长的影子拖密室外的青石砖上,露出一张阴狠苍白的老脸,竟然正是翁之翰,此时翁之翰手里拿着的正是刚炼制完成的缚妖索。缚妖索在轻微颤动,显然是法器刚炼制完成,翁之翰还没来得及炼化。

  看到秘道内横七竖八倒伏的尸体,翁之翰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地神色,惊讶地道,“想不到你竟然这般厉害,片刻间的功夫便击杀了这八个废物中的七人,还跑了一人。你虽然年轻,不过手段之果决,城府之深,实在是我生平仅见,原本还以为这八人多少能拖住你一段时间,好让我初步炼化这条缚妖绳,看来你必然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手段。不过就算如此,你也得死。”

  说完,翁之翰忽然癫狂地笑起来,表现出与以前一副忠厚老者完全相反的形象。

  6小天捂着血流不止地小腹,面色难看地道,“你之所以把我诓到此处,便是要利用我手上的灵物,以炼制一条缚妖索为诱饵,等事情完了之后,再杀我灭口?这么说,你以前对我说的一切都是虚假编造而成?”

  “是,也不全是。看在你一路上为我出力颇大的份上,今天就让你做个明白鬼。”翁之翰眨着一对三角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