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88章 机关算尽一场空

88章 机关算尽一场空


  翁之翰声音低沉地道,“起初我只是想利用你身上的灵物,帮我炼制成一条缚妖索。天籁小说Ww』W.⒉然后亲手去拿回筑基丹。不过为了进一步弄清楚你的实力,并且提前拿回筑基丹,所以我决定带你去牛山。”

  “筑基丹?你一个普通的炼气修士,怎么可能有筑基丹!”6小天一脸震惊,不相信地道。

  “不可能吗?其实我跟钱大礼的恩怨,你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当初在这地宫中得到的筑基丹并非一颗,而是两颗!”翁之翰嘿然一声,从背上的包裹里面取出那个大一号的砚台,伸手一捏,青石所构造的砚台被捏碎,竟然露出里面一个小布包。翁之翰打开布包,里面是一个丹瓶,散着一股强大的丹药香味,这种普通的丹瓶,根本无法隔绝筑基丹的气息。

  6小天眼角稍稍惊讶,那块看上去破旧的麻布倒是颇不简单,竟然能将丹药的灵力隔绝得如此彻底,让人以为那块砚台不过是个普通凡物,真是巧妙的设计。

  “当初我被钱大礼偷袭,身受重伤,知道这颗筑基丹若是带在身上,一定会被钱大礼所夺。所以特意将其包好,放置在别处。然后逃回了灵霄宫。因为在途中万一被钱大礼抓住,他没能找到我身上这颗丹药,势必也不会杀我,便可保住一条性命。”

  说到这翻安排,翁之翰光秃秃的脑袋得意地摇晃了一下。然后又恨声说道,“谁知道钱大礼那老东西仙缘不浅,偌大的年龄竟然也能侥幸筑基成功,并且还将老夫困在黑水寨矿洞中永不见天日。若非遇见了你,恐怕我真的再没有出来的机会了。从这方面讲,我还真得感谢你一番。”

  “你便是用这种方式来感谢我的?”6小天吃痛地背靠石墙坐下来道。

  “修仙大道,弱肉强食。你为人虽然杀伐果决,性情坚毅为我生平仅见,不过到底是年轻人,心存傲气。以为自己实力强横,修为远高于我,便以为我翻腾不出你的手心?真是做梦!”

  翁之翰冷哼一声,然后又贪婪地看向6小天,“当然,你身上也必然有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否则如何能在迅提高修为的情况下,将法术修炼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同时还是一名极为厉害的虫修。还会炼丹。说实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相信一介普通修士能做到你这般地步。不过从今往后,你的一切,自然也是我的了。临死之前,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老实交待你的秘密,一场交情的份上,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

  “对于你这样用心险恶的老东西,我只有一句话。”6小天狠声道。

  “什么话?”翁之翰老脸一沉,握住缚妖索的手一紧,看6小天的架势,是不打算合作了。

  “你可以去死了。”6小天嘴角忽然一跷,左手一挥,一道黑影闪过。

  “你没受伤?”翁之翰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又冷冷一笑,右手挥出缚妖索,去抵挡6小天的临死反扑。6小天底牌层出不穷,他对6小天忌惮非常,所以刚才哪怕在说话的时候仍然暗中严加戒备。

  现在他法器在手,就算6小天有些底牌,也不过一个进入灵霄宫六年多的普通修士,能厉害到哪里去?

  缚妖索叭地一声挥出。哪怕是极品灵器,也受不住缚妖索一击。缚妖索颇有灵性,绳索一绕,便要将黑影圈住。只是翁之翰也没能想到,那黑影竟然颇为犀利,剧烈的颤动下,阴影散去,露出里面一柄黑色小剑,体形暴涨至两尺有余,竟然将缚妖索给劈开了。

  “法器飞剑!不可能,你怎么会有法器!”翁之翰失声尖叫,一副歇斯底里惊恐无比地样子。

  “你既然连筑基丹都有,我为什么不能有法器?”

  6小天反问一句,操纵着法剑往翁之翰脖子间一抹。翁之翰顿时吓了一跳,连忙用缚妖索阻拦,不过黑剑只是虚晃一记,陡然方向一转,笔直向下,皮开肉裂。

  翁之翰惨叫一声,骤然后退,腰间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同时从黑甲大汉那里抢来的储物袋也被这一剑割落。6小天伸手一招,将储物袋吸到手里。刚才翁之翰便是将筑基丹放置其中,6小天心里略微一阵激动,想不到朝思暮想的筑基丹竟然就这般到手了,也不枉费这数月的波奔。

  “你,把筑基丹还我,我跟你拼了!”翁之翰气极败坏,不顾腰间淌身,状如疯虎地控制着缚妖索向6小天卷来。

  “就凭你,不过炼气七层,还差了一些。”6小天嘿然一笑,黑色法剑已经祭炼了几个月,完全抹去了黑袍老者留在上面的气息。已经如指臂使。

  而翁之翰虽然利用炼器骗了他不少中品灵石,可以消耗很长一段时间。但修为终究不如6小天,差了数层,而缚妖索虽然也厉害无比,却只是刚炼制出来的法器,上面还未沾染任何修士的气息,炼化相对容易,但也需要祭炼一番,如果给翁之翰一柱香的时间,收拾翁之翰要麻烦许多。

  只是刚一炼制出来,6小天便击退了黑铁塔一行八人,并没有给翁之翰炼化缚妖索的时间。原本翁之翰以为法器在手,哪怕没有炼化,也能稳压6小天,谁能料到6小天一介普通修士,毫无背景,竟然能拥有一件法器。翁之翰抓破了脑袋也想不通,若是拥有法器,当初又为何会在矿洞中被那拥有黑蛟剪的灵霄宫弟子杀得狼狈奔逃?

  几番交手,绳来剑往。翁之翰身上再添数道伤口。由于两人在修为上的差距,另外6小天对法器的控制明显更高一筹。

  黑色法剑一闪,翁之翰惨叫一声,握持着缚妖索的右臂齐根而断。翁之翰不顾身上的剧痛,伸出左手便要去将缚妖索抓在手中,捏住这最后救命的稻草。

  只是比起度,6小天要快多了。两只小火球接连飞至,翁之翰不得不缩了一下,瞬息之间,6小天向前飘飞数丈,将缚妖索抓在了手里。

  “你未何不杀我?”失去了最后的倚仗,翁之翰面如死灰,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事实上抵抗也没有用,6小天现在两件法器在手,想取他性命,不费吹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