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1章 武斗台

91章 武斗台


  “好,打得好!”

  “罗师兄,加油!让他们灵碧峰域的人知道咱们在灵天峰域的厉害!”

  “程师兄,用你的绝技,风火战轮,挫一挫灵天峰域这些家伙的锐气。天』『籁小说Ww”

  武斗台四周满是数千的弟子围成一团,四周闹轰轰地一片。有为罗师兄加油的,也有给程师兄打气的。叫得最凶的自然是灵碧峰域,与灵天峰域的弟子。

  派中无派,千奇百怪,哪怕是在灵霄宫。十几个峰域的弟子也在暗中较劲。灵霄宫并不允许弟子私斗。但有摩擦的弟子却可以提出正式的挑战,上武斗台解决恩怨,同时用这种殊荣培养宫门弟子的好战之气。

  武斗台上,灵天峰域的罗师兄面色微黑,头蓬松,可能跟他是雷系修士有关。一杆雷枪舞得虎虎生威。出手间每每雷柱闪砾,所过之处一片焦黑。威力奇大。

  灵碧峰域的程师兄则是一名风土双系的修士。既又风的灵动,攻得轻快犀利。又有土的厚重,守得扎实,稳健。撑起的土遁明显比其他修士的来得更为浑厚一些,承受了数道雷柱的轰击,虽然碎土飞溅,不过仍然能继续支撑。

  灵碧峰域与灵天峰域都是灵霄宫两个实力排位最强的峰域。两人又都是两个峰域炼气弟子中的顶尖高手,虽然都未曾动用法器,不过刀来枪往之间,精彩连连,看得周围的弟子目醉神迷,什么时候他们也能达到如此地步?

  “宫内炼气弟子中的顶尖高手果然非同一般。”

  在汹涌的观战人群中,6小天喃喃说了一句,从翁之翰所谓的宝地已经回来有十多天了。由于担心逃走的翁之翰父子将他得到筑基丹的消息散布出去,6小天一路乔装而回,这些天都住在灵霄宫坊市的客栈中,并没有回青莲峰域。

  他现在已经是炼气大圆满,除非突破至筑基期,否则修为难有长劲。是以进入血色禁地之前,他难得的有了些闲暇。回到灵霄宫的这些时日,大部分时间在藏书殿,阅读一些修士的阅历传记。去坊市买一些自己所需要的炼器材料。

  然后来武斗台看一下这些顶尖炼气修士的斗法。虽然并未直接动手,不过武斗台上精彩不断。6小天获益良多,也大致了解了这些在灵霄宫中最为出色的几个炼气期弟子是何等实力。毕竟以往虽经历了不少厮杀,但对手除了拥有法器之外,其他并没有多少出色的手段。

  而武斗台上的这些都是经过筑基,甚至金丹大能调教过的弟子,后代。其厉害之处确实非同一般。就拿这个风土双系的程师兄来说,其擅长的一套风影步法,度之快,竟然比他的御风术与轻身术还要快上几分。

  要知道他自从修炼出法印之后,在初阶法术上已经脱胎换骨。不过转念一想,也算正常了,对方天赋远比他更好,又自幼有名师指点。而且法修绝迹之后,各种以战技为传承的修仙门派却一直传承至今,自有其独道之处。而且这种步法在他看来,度有余,灵活略显不足。也许是对方还不够纯熟的原因。

  6小天暗暗将自己与台上的两人作对比,若是自己跟其他修士一样,单纯的修炼到炼气大圆满,十有**不是这两人的对手。

  这两人法力由于天赋好,法力比普通修士更为精纯深厚,哪怕是他现在,跟对方修为相同,但是在法力的量上仍然比这两人略有不如。不过他已经修炼出了五行法印,法力更加精纯,施展法术的度不止快,而且消耗更小,真斗起来,6小天自觉自己应该能坚持更久。当然,如果算上结界内的那些灵石补充消耗,就更不用提了,哪怕是一个筑基修士,也绝没有他携带的灵石多。

  罗,程两人在武斗台上激烈纠缠了一柱香的时间,头蓬松的罗姓轻年,连挑十数枪。

  “连环雷击枪!”台下的人纷纷大惊。

  另外一名程师兄也面色凝重,双手握住刀柄,凌空数斩,几道巨大的刀气与罗师兄用枪挑出来的雷柱撞击在一起。

  巨大的爆裂之声让其他人禁不住全部捂住了耳朵。最终,一道金黄色的雷柱轰散了所有的刀气,一下击打在程师兄的胸口,程师兄身上的土黄色灵甲看上去也是件上品灵器,虽然挡去了大半的攻击力,不过整个人仍然被雷柱轰得飞出武斗台,在空中跌落下来时,吐血不止。

  在武斗台上当任裁判的是一名灰衣老者,筑基修士。让筑基修士当任裁判也是担心万一比斗中的两人来不及收手,要伤及对方性命时,筑基修士才会出手阻止。眼下程师兄虽然被雷柱打晕,甚至重伤,不过性命无忧,灰衣老者只是眼皮子抬了一下,便又重新闭目打扮,似乎眼前的这场比斗跟他毫不相干似的。

  “罗师兄威武!”力挺罗师兄的一帮炼气期弟子热烈欢呼。

  那相貌英伟魁梧的罗潜颇为得意地向四周一拱手,一名十分貌美的少女从台下飞身而上,如同燕鸟投林扑入罗潜怀中。6小天认识这名少女叫苏晴,也是个极为厉害的修士,两日前曾与另外一名女修在武斗台上打过一场,在听说是灵霄宫金丹老祖苏万通的孙女。一身修为极其惊人。

  相比起携美而归,如众星捧月的罗潜,程泽的处境无疑就有些凄凉了。程泽坠落的这边刚好没有熟人,也没有人去接下晕死过去的程泽,于是程泽就落到了**的地面。

  “表弟!”一道惊呼声传来,只见一白衣女修挤开旁边的人,飞奔过来,将程泽一把扶起,喂了程泽一颗疗伤丹药之后,杏目怒视周围一圈。看到最近的6小天,怒叱道,“都是同门师兄弟,为何连伸手接一下都不愿意。”

  这女子他也见过,刚出黑水寨矿洞时碰到的那个吴姓女子。实力也颇强,这女人有病不成,附近这么多人,竟然对着他来,不过单是程潜,也是一个筑基前辈的子弟。吴姓女子虽不知道身份,能叫程潜表弟,显然也不会简单,两人6小天都招惹不起,只得摸了一下鼻子,自认倒霉地退了开去。他在铸剑峰订了一间石室,算时间,也该轮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