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96章 诬陷
  更让罗泽无法忍受的是苏晴语气中的那一丝不屑。天『籁小说Ww』W.『⒉

  6小天更是恼怒,除了罗泽的歇斯底里,还有对苏晴这少女的无知,又或者是刻意的挑拨。虽然这女人的容貌是他生平仅见,不过却提不起丝毫的好感。

  “我要你死!”

  罗潜抹了嘴角的鲜血,双目腥红,伸手一拍储物袋,一杆雷光闪砾的紫色长枪再次飞出,在其头顶盘旋。从那杆枪上散出来的惊人气息6小天再熟悉不过,竟然是一柄雷系法器!

  这小子疯了不成。6小天此时不由觉得相当棘手,一旦罗潜动用法器,哪怕罗潜已经是重伤状态,他也必须要动用缚妖索,否则性命难保。以他的实力,根本扛不住雷系法器的全力一击。可缚妖索一出,他的底细很快会被人查个底朝天。

  苏晴一脸好奇地看着6小天,想看6小天又会使出什么样的招式来应付罗泽的法器雷枪,法枪一出,张涛几人惧怕地退到了一边,唯恐失去理智后的罗潜怒火涉及到他们身上。但6小天脸色虽然不好,却绝没到张涛等人那种惧怕的地步。她对6小天的好奇心是越来越重了。却不知6小天此时心里已经将她恨个半死。

  “住手!”正当6小天犹疑不定的时候,一道严厉的声音响起。

  一只丈许见方的黑色巨手从空中一抓而下。竟然直接将罗潜的法器雷枪摄在手中。

  6小天抬头看去,不由微微一惊,两人从空中一跃而下。一个清瘦老者从空中跃下。面如刀削,透过着一股古板与与严厉。竟然是他在望月城碰到过的赵忠。他还是第一次见筑基修士出手,随手一下便能将炼气修士的法器摄入手中,筑基与炼气修士,两字之差,有如天堑。另外一人是与赵忠年纪相仿的黑须老者。

  “赵,赵师伯,齐师叔。”张涛等人面色如土的,心中暗叫苦也,运气竟然如此之差,撞到了平时素以严厉著称的赵伯。

  “你们好大的胆子,在宫门内私斗不说,竟然还动用法器,这是要置人死地吗?”赵忠呵斥道,须皆张,震怒无比。

  “赵,赵师伯,是这青莲峰域的6小天挑衅在先,然后打伤了罗师兄,我们几人不岔,才将其挡住。”张涛连忙倒打一耙,转过来诬陷6小天道。

  “可有此事?”赵忠又盯向6小天,觉得6小天有些眼熟,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是谁,毕竟灵霄宫弟子数万人,有些重名的也很正常。再说他见6小天还是在望月城,中间间隔了近七年。6小天身高模样都变化了不少,已经不是当初的稚气少年。

  “凛赵师伯,齐师叔,晚辈路过灵天峰域,岂有孤身一人向罗师兄数人挑衅的道理。赵师伯若是不信,将罗师兄几人分开,单独询问晚辈是如何挑衅于赵师兄,看他们口径是否一致,便可判断他们是否在说谎。”

  6小天不卑不亢地向赵忠施礼,对于张涛这种无脑的诬陷差点忍不住笑出声,他要是被这种小问题难住,还能活到今日?

  “是这样吗?挑事在先,又诬蔑在后,灵天峰域什么时候出了如此品行恶劣的弟子?如此事当真,宫规处置!”赵忠眯起眼睛又看向面如土色的张涛,不用再进一步问,仅从几人的脸色来看,便可知张涛刚才所言不尽不实了。

  “赵,赵师伯,我,我们可什么都没说,刚才都是张涛信口胡言。”另外几人双腿颤,一见蒙不过去,连忙矢口否认,立即与张涛撇清了关系。

  “好得很,真拿宫规当摆设了。老夫呆会亲自领你们去刑罚殿!”赵忠厉喝道。

  张涛扑腾一声直接吓得跪在地上。

  “好了,赵师兄,不要吓坏小孩子。张涛虽然品行恶劣,不过年轻气盛难免会犯点小错,再说现在罗家的小子还受伤不轻,你看是不是让他先把伤给治一下。再说苏师伯的孙女还在,以苏师伯的家教,这场争斗应该也是正常的切磋。不必深究。”旁边一直未曾开口的黑须老者和声相劝道。

  “苏晴见过赵师伯,齐师叔。”苏晴乖巧地向两人行礼道。

  “嗯嗯,几月不见,苏丫头是越来越乖巧懂事了。”齐姓老者连连点头道,倒是赵忠不像齐姓老者这般能拉下面子,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小伙子很不错,能沉心修炼,竟然把罗潜都打败了,不一般呐。不管谁先动手,私下斗殴终究是不对,你有什么损失,让罗潜负责赔偿,都是同门,此事就此作罢,你以为如何?”

  齐姓老者又看向6小天道,他跟罗潜的父亲交情不错,这件事明显是罗潜挑起,甚至还动用了法器,若只是他来,还可以强力将事情压下去,不过不凑巧,赵忠这个又倔又硬家伙却刚好同路。想要平息事情,还得从6小天这里取得突破才行。

  “齐师弟,若事事和稀泥,以后岂不是人人都可以拿宫规当儿戏了?”赵忠皱眉道。

  6小天听齐姓老者三言两语将罗潜的过错撇开了大半,又询问于他,明里是询问,不过他一个炼气修士,哪里有拒绝的底气,赵忠这样的耿直老者得罪还好,不会起什么坏心眼,齐姓老者这样外表眉慈目善,真存心整他,才是麻烦,而且若真要利用赵忠的严厉整治罗潜几人,肯定是耽误时间,这次池峰小镇的拍卖会也赶不上了。于是他点头道,“齐师叔说得是,罗师兄与晚辈原本只是一点小摩擦,晚辈倒是没什么损失,不用赔偿,现在罗师兄有伤在身,还是尽快去治疗一下的好。”

  “哈哈,年轻人有气度,不错。”齐师叔爽朗一笑,很满意6小天的识趣,如此知道进退的一个年轻人,倒不会是真惹事的,只是赵忠的面子多少要顾及,于是齐师叔转向赵忠道,“赵师兄,只是小孩子们小打小闹,相互切磋一下,也就没必要动宫规了,倒是张涛这小子,言语间竟然敢欺诈前辈,需要重罚,师兄以为如何?”

  赵忠瞪了6小天一眼,不悦道,“既然如此,那便按你说的办吧。”说完拂袖离去。

  张涛吓得瘫软在了地上,只言片语间,他反而成了这次事件的出气桶,6小天冷冷一笑,自作自受。拱手辞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