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06章 争执, 挤兑

106章 争执, 挤兑

  由于四处都现了不少灵物,没多久,进入禁地的各门派修士便分散开来。天籁小说WwW.⒉避免在开始就陷入争斗。

  同6小天一个小队的除了钱叙以外,还有钱大礼的弟子,刘步昌。记名弟子丁北。便是这两人最为敌视6小天。

  另外还有六人。分别是周越,田静其他筑基前辈的记名弟子。白关杰,卢云,孟甜,赵臣四名跟他一样,以散修背景进入灵霄宫的弟子。

  几人穿过一片树林,沿途现了几块成片的一阶,二阶灵草,不过此时已经没有人去采。行到一道山崖下,从一处黑黝黝的山洞中传来一阵奇异的迷人香味。

  “是养魂草!气味如此浓郁,至少有数百年份的药力了。”走在前面的刘步昌闻到这阵奇艺的香味之后,脸上先是一阵迷醉之色,然后失声叫道。

  6小天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养魂草,也是炼制裂神刃的一味主药之一。

  “养魂草?”钱叙闻言度惊人地蹿前前来,挡在其他修士前面,低声道,“步昌,丁北,你们两个进去,将养魂草采集,小心一些。”

  刘步昌与丁北两人对视一眼,略一点头便蹿进了山洞之中。他们三人两个是钱大礼的弟子,一个更是钱大礼的儿子,同进同退。早就规定好所得灵物的分配比例。可一旦为其他同门所得,他们可就分不到了。

  “钱队长,这恐怕不合适吧,咱们是一个小队,现在你看到有好处就马上想独占,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咱们小队的人岂不都是在为你收集灵草了?我们没有好处,又何必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血色禁地?”田静秀眉微促,先不悦地说道。

  “就是,如果钱队长想要利益独占,小队不如早些解散了事。”

  其他人脸均露出一丝不快的神色,年份几百年的养魂草,对于金丹老祖也是有不小价值的,这次进入血色禁地的众弟子,收集草药的价值和数量直接关系到筑基丹的获得,按照比例价值五万下品灵石的草药便可以以兑换一枚筑基丹。钱叙几人一开始看到好处便想抢头,就算几人实力强劲,可一旦关系到筑基丹,其他人心里便不会这么好受了。

  “你!”钱叙脸上闪过一丝戾色,不过看到小队的众成员都一脸不满,不得不暂时忍下来道,“小队中实力我最强,自然我具有优先权,后面若是碰到其他灵物,会安排你们上的。”

  听到钱叙的话,其他人脸上都是一脸不快的神色,不过看到钱叙亮出一把黑剪,散出法器的气息后,众修士脸色大为震惊的同时,认识到在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也只有暂时忍下来了。

  “钱老怪果然给了钱叙法器,而且还是黑蛟剪。”6小天瞳孔一缩,在黑水寨矿洞中,他在这把黑蛟剪上吃过大亏,可谓是刻骨铭心,不过如果下次再面对黑蛟剪,他绝对会让其持有者大吃一惊。

  就在小队其他成员心情不爽的时候,山洞内突然传来两道惊叫声。

  不多时,刘步昌,丁北两人相继狼狈地逃了出来。丁北腿上还咬着两只黑色的二阶妖蝎。一片血肉模糊。

  锵锵....周越,孟甜两个靠得近的直接抽出灵刀,斩在尺许长黑色的蜂歇上,竟然出类似金属交击的声音,虽然将妖蝎斩杀,不过从两人脸上的吃惊之色,还有刚才的声音也可判断妖蝎外壳的防御惊人。

  “怎么回事?”钱叙面色不好看地问道。

  “里面黑洞洞的,大量的妖蝎。这些妖蝎单个实力并不强,只是防御惊人,度特别多。”受伤的丁北匆匆止血后,惊魂未定地说道。

  “看到养魂草没有?”钱叙追问道。

  “没有,快看到了,不过大量的妖蝎涌出来,还未来得及再仔细侦察,便力战不支,只得退出来。”刘步昌脸色苍白地摇头,显然刚才他也吓得不轻。

  废物!钱叙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不过他必须还要有信得过的人,否则单靠他一人,在血色禁地中行动多少也有些不方便,也无法完全压服小队的其他成员。

  很快,钱叙阴险一笑,伸手一指6小天道,“你,6小天,进山洞看看怎么回事。”

  “钱队长实力高强,又有法器在身。为何自己不进去,或许进去了便能立刻将养魂草采集起来也说不定。”6小天耸肩挤兑道。

  其他人禁不住一阵轻笑,他们不敢轻易得罪钱叙,但不代表对钱叙的作法满意,钱叙比他们在场的人年纪都要小,只不过有个筑基前辈的爹。而且法器在手,确实比他们要强,但不代表这些人便心里服气。特别是刚才钱叙想要抢先取得养魂草的作为,更是体现其以前在灵霄宫时的横行霸道,恐怕也不是一两天养成的习性了。

  钱叙脸色一怒,威胁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抗命不成?虽然你我是同门,不过若是不服从,可别怪我将你逐出小队。让你单独在禁地中作孤魂野鬼!”

  “你是队长,将谁逐出小队自然是你说了算。灵物该怎么分配也是你说了算。自然不用在意我们这些人的感受。”6小天呵然一笑,“有好处的时候,立即安排自己的人去抢。现在好处没捞着,遇到危险,立马把自己的人撤下来,然后换别人上。钱队长可还真是将自己人跟外人分得清楚。既然你要将我逐出小队,仅管开口便是,与其在外面作孤魂野鬼,也总好过现在就死在矿洞中。”

  “6师兄说得不错,总不能有好处就往自己怀里揽,遇到危险就让其他师兄妹上,若是如此,小队不如早些解散地好。”田静先响应着6小天的说法道。

  6小天讶然看了一眼田静,这名娇俏少女一直表现文静,没想到竟然有如此敢为的一面。

  “那你说该怎么办?”钱叙吸了口气,显然在压抑心里的怒气。

  “丁强与刘步昌两人进去尚且狼狈败退,一人负伤。明知里面如此危险,你还叫我一个人进去,不是叫我送死是什么,你既然做为队长,有危险的时候自然也第一时间挡在危险前面,不是有好处的时候第一时间挡在队友的前面。现在有危险,我也不推辞,不过你刚才的行为,确实太过卑劣,不拿出实际行动弥补,难以让人心服,我敢进去,就看你敢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