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14章 奇峰突出

114章 奇峰突出


  此时对方已经祭出两柄法器,一把在跟缚妖索缠斗,一把青色飞刀击向他的金色飞剑,两相搏斗下,金色飞剑起不到奇兵的效果,6小天正要收回金色飞剑,换成黑蛟剪。天』籁『小说Ww』W.』⒉眼前阔鼻修士忽然惨叫一声,胸口竟然透出一把尖刀。然后整个人被人踢出,鲜血大量从胸口涌出,其背后露出另外一个身穿七星服,竟然也是元星宫的修士。

  “是你,段影,你,你竟然不顾同门之谊,偷袭于我,为什么!”阔鼻修士口中鲜血狂吐,跌在地上费力地挣扎着撑起上身,震惊且怨恨地看着对他下手的人竟然是他在元星宫的师弟。

  “你在元星宫便一直压着我,若是你还活在世上,哪怕这次得到了紫萝参,好处也是你拿大头,我不过能得到点残羹剩饭。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除去你。”

  段影双颊略陷,鲜血正顺着手里一柄三棱尖刺流到草地上。

  阔鼻修士怒道,“做梦,紫萝参四周有大量的妖兽,没有我,你也得不到!”

  “做梦的是你,等我拿到你身上的法器,带宫内弟子取得紫萝参,也不过唾手可得。”段影嘿然一笑,人影一晃,度惊人地朝离得较近已经失去控制,跌在地上的青銊抓去。

  6小天刚才在冷眼旁观这突然出现的变局,几乎没有丝毫犹豫,便将青色飞刀抓在手里。两人各自又得到一柄法器,不过对于他来说,阔鼻修士那件防御法器星灯才是关键,攻击法器他已经有几件了。

  几乎同一时间,两人一同掠向已经倒地奄奄一息的阔鼻修士。

  砰!缚妖索与段影的三棱尖刺对撞出让人震耳欲聋的巨响。转眼间便激烈交锋数十记。巨大的力道震得两人同时倒退十数丈。地面,四周的树木被激荡的法力撞击得坑坑洼洼,一片狼藉。

  段影大叱一声,祭出一把碧光莹莹的螺旋飞钩,朝6小天颈部旋转而来。离6小天不过一丈多的地止,飞钩陡然分开,一分为三。度极快,如此近的距离上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

  6小面色一惊,急忙放弃了对金色飞剑的操控,任其跌落在地面,一拍储物袋,祭出黑蛟剪。依仗着黑蛟剪绝的度,撞开一只飞钩,剪坏一只,另外一只飞钩已经击破他的护体灵罩,打在他的右肋处。6小天疼得眦牙咧嘴,痛叫一声,一口鲜血吐出。同时手指对着黑蛟剪一指,贯注法力下,黑蛟剪化作一道黑光,直取段影级。

  “两件法器。”同另外一名元星宫弟子战伤一团的范青惊叫出声,原本阔鼻修士陡然亮出几件法器,他便以为这次必然凶多吉少,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元星宫竟然出了个同门,将阔鼻修士偷袭至死。

  战局扑朔迷离,可更让他难以相信的是,藏得最深的是6小天,竟然也有两件攻击法器,似乎还有件极品的防御灵甲,一个望月城的普通散修竟然在七年多成长到如此地步。哪怕是这个叫段影的不偷袭,恐怕这一战也有得打。

  段影也骇了一跳,原本见6小天只取出了一条缚妖索,和一柄金色飞剑灵器,而且其用偷袭的手段使他师兄吴天的星灯在遭受攻击后,防御力大减,未完全恢复之迹,正是他偷袭的绝佳时机。

  可没想到6小天竟然一直在藏拙,明明已经有两件法器,这把厉害的黑蛟剪却一直未动用。而且他的飞钩竟然被6小天的灵甲挡住,段影懊悔不迭,早知道就让他跟吴天拼个两败俱伤再出来拣便宜了。

  “现在才知道,太晚了。”6小天轻叱一声,对方的飞钩倒是颇为犀利,打得他吐血,此仇怎能不报!

  段影惊慌地控制两只没有损伤的飞钩抵挡,接连被黑蛟剪剪断。而他的三棱尖刺此时正与缚妖索在空中斗得难解难分,段影想召回三棱尖刺回防,不过被在缚妖索卷住手柄处,根本无法抽调回来。

  段影又分别祭出一柄灵器飞刀,一只飞轮。都被黑蛟剪一一剪坏。逼迫无奈下,段影手持从吴天处抢来的青銊来抵挡。只是青銊之前是吴天的法器,他才刚得到手,并未经过祭炼,根本无法青銊的威力。对撞了数记,段影右手酥麻,几乎无法抬起。骇然之下,段影转身拔腿便逃。

  另外一名元星宫的弟子见形势急转直下,分心时被范青一剑刺穿了胸口,范青一番恶战终于斩杀了对手,眼珠子一转,觉得形势不太妙,竟然也转身飞奔与段影完全相反的方向。在范青看来,6小天实力已经今非昔比,此时不走,后面难免沦为6小天手上的玩偶,随人摆布,这不是他想要的。

  “想走!”6小天对范青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没有丝毫信任,早就预防到他这一手,在其刚刚起步的时候,便弹出六七颗铁荆棘种子。

  范青吓了一跳,使出浑身解数劈开了几根疯涨的铁荆棘,三阶的铁荆棘如果是野生状态,实力堪比炼气大圆满修士,在法力的强行激下,实力要差了不少,不过范青之前好不容易从阔鼻修士手里逃到到此处,击杀刚才的元星宫修士又消耗了大量的法力,强弩之末下,被剩下几根铁荆棘缠了个正着。

  范青惨叫着奋力挣扎,不过铁荆棘却越收越紧,上面的尖刺扎得范青体无完肤。

  段影匆匆往后看了一眼,还未来得及看清楚范青的惨状,身后一道黑光已经逼近,森冷的杀意迫体而来。噗,黑蛟剪穿胸而过。段影艰难地低头,胸口已经破开一个大洞,血涌如柱。

  6小天大口喘气,同时操控两柄法器对于法力的消耗确实十分惊人,刚才这场厮杀看似不长,不过惊心动魄,奇峰突转,不比以前任何一场战斗稍差。若不是之前那阔鼻修士被偷袭至死,恐怕到现在也未必能分出胜负。

  四周狼藉一片,6小天收起几人的储物袋,还有散落在地上的法器,几件灵器都已经受损,特别是那几只颇为诡异的飞钩,竟然也破损,6小天感觉有些可惜。

  “6,6道友,求求你,赶紧把我放开吧。”不远处范青已经浑身鲜血淋漓,痛苦地呻*吟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