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48章 揭开

  黑烟过后,古剑宗的一名青衣男弟子一枪挑中的6小天支离破碎,而同时,6小天手持金色灵剑,一剑从其背部透心刺入。

  “孟师弟!”古剑宗的一名精英弟子看到师弟身体失去生机倒地时,悲恸欲绝,双眼愤恨地紧盯着6小天。

  “6师兄真是太厉害了。”传送阵外,几个灵霄宫的弟子纷纷欢呼雀跃。汪凝梅,冷巧玉的注意力完全从罗潜转移到了6小天的身上。

  罗潜心里一阵苦涩,当初6小天便是用这招击败了他。从头到尾,6小天都并未展示出太强的战技,跟上次在灵天峰域击败他别无二致,不一样的是这次双方都用的是法器。从实力上看,古剑宗的这名孟姓精英弟子明显比起之前的曲比要强了一筹,6小天仍然毫无损的将其拿下,哪怕6小天并没有施展出多强大的战技,他却不能将6小天视作普通精英弟子对待了。就算用了法器雷枪,只怕他也未必能稳操胜券。

  至于古剑门弟子仇恨的目光,冷巧玉,朱玲几人并不是太在意,毕竟上了擂台便要分出生死。6小天难道要站着让对方杀掉不成?

  不过此时的6小天注意力却根本不在这些古剑宗弟子的身上,而是再次紧盯着将传送阵上血肉吸附过去的黑色光团,在几场比试中,他刻意引导了几次攻击,包括曲比,还有这个孟师弟的长枪法器攻击在上面,在传送阵旁边吸食血液的黑色光团都纹丝不动,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攻击一样。

  “可惜,6师兄就要被传送走了,若是上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碰到6师兄,跟他一个小队。”冷巧玉咂了咂嘴巴说道。

  “也许苏师姐与罗师兄,吴师姐有这个希望,咱们?也要有这个命上去才能考虑别的。”朱玲闻言面色一黯,虽然在场精英弟子不算多,三百多各派修士中不到十分之一。不过每十名修士厮杀到最后一人,才能被传送走,哪怕不抽到精英弟子做对手,也无法保证自己能连赢数场,若是抽到了,只能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听到朱玲的话,在场祝冷巧玉,汪凝梅,另外几名男性弟子都一脸灰败之色,几经磨难,也许他们大半真的要尽没于此地了。

  不过就在传送阵上闪起微弱的光芒,要像之前一样将6小天传送走的时候,6小天忽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一脚跨出了传送阵。

  “6,6师兄怎么出来了,他不走了吗?”在场的人顿时都惊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6小天为何会在几经大战之后,忽然选择退出,吴妍也禁不住呐呐出声。

  “谁想走,谁走吧,这个机会我让出来,度要快,传送阵已经开启,否则恐怕时间稍长,就要失效了。”6小天注意到传送阵在吸食了孟姓青年的精血之后,因为他这个出人意外的举动,开启的度明显比起之前的几次要慢了几息。禁不住嘴角一跷大声说道。

  果不其然,几个靠得最近的修士纷纷冲向传送阵。两人一前一后,分别冲进了传送阵中,而另外几人冲上前进,却被6小天祭出黑蛟剪,直接被骇然击退。

  这些人不明所以,不过传送阵光芒闪过,冲进传送阵的两人便失去了踪影,消失不见。

  所有人顿时呆住了,传送阵竟然能同时传送两人!

  苏晴,吴妍等灵霄宫门人同时朝6小天簇拥过来。

  “6师弟,这,这是怎么回事?”苏晴等人一肚子疑问,忍不住问道。

  “6兄,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不妥来了?”袁昊,还有其他几个门派的精英弟子纷纷拨开前面汹涌而动的朝6小天围过来。其中袁昊一马当先,别人也不敢跟他挤。

  “别告诉我你们就没看出一点不妥。”6小天并没有看这些人,而是继续打量已经恢复正常的传送阵。

  “倒是有些疑虑,不过却没有像6兄这样洞若观火。6兄能放弃传送走的机会,想必已经彻底看出其中的蹊跷之处了。”袁昊嘿然一笑道。

  “我跟你们一样,知道其中有鬼,但不知道这个鬼出在了哪里。你们想走的继续比,免得我耽误了你们。”6小天摇头道。

  “6师弟,你真是急死个人了,有什么问题直接说,非得这样藏着揶着,吊人胃口吗?”苏晴不像其他人那般有定力,直接问道。

  “这个传送阵,应该有人在暗中操控。”6小天反复思量,最终还是决定拆开摆在所有人面前的疑团。

  “什么?传送阵有人在暗处操控?这个人是谁?不会是危言耸听吧,咱们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谁又有机会控制不被别人现?”周围顿时再次闹腾起来。

  “如果你们不信,尽可以上去继续比试,比赢了传送走就可以了,何必浪费时间听我啰嗦。”6小天淡然一笑,走离了传送阵一段距离。

  “闭嘴,想上传送阵比试的,尽管自己上便是了。谁敢再出言不逊,别怪我不客气。”

  袁昊目光严厉地扫视了周围一圈,周围没有敢于与其正视的,毕竟独孤寒一走,此处没有人能是烈阳剑袁昊的对手。

  “6兄,在场的人都想出去,不过这传送阵明显有问题,你既然现了什么,咱们众人合计一下,看能不能找出问题所在,安全离开这里才是正禁,6兄你觉得呢。”袁昊郑重地看向6小天道。

  “是啊,6师兄,如果能不通过比试就离开这个地方,无疑是最好的。”吴妍也说道,哪怕她身上有法器,便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在血腥的拼杀中胜出,安然离开。

  “也罢,那我就直接挑明吧,传送阵有人控制是肯定的。只是那人手法颇为高明。最大的问题出在石碑上,这座石碑分明是新刻不久的,你们可以自己仔细看看。”6小天站在石碑前慢条斯理地说道。

  “没错,还真是,这石碑线条分明,确实像是新刻不久的。”

  可血色禁地已经被封印了数千年,根本没有人进入,哪怕是元婴期修士也没有如此长的寿元,如果石碑已经有几千年,这上面的刻痕一定被风化了少许,或者是蒙了不少灰尘,如何会这般干净清晰?

  在场的人都不笨,经6小天一提醒,顿时反应过来。意识到这座石碑是新刻不久的。同时,所有人心里禁不住一阵阵的寒意,有什么东西能活这么久的?

  这些外来的弟子,连如何进入这鬼地方都是稀里糊涂,又如何会知道此处传送阵?

  “是了,对方为什么要刻这块石碑,明明传送阵可以一次性传走两人,为什么石碑上面却写着十取其一?”魔阳门的精英弟子杨开悚然一惊,不少人都跟他一般面无血色,若真是如此,这立石碑之人用心可就不是一般的险恶了。

  “也许不是人,而是某种嗜血的妖鬼之物也说不定。之次咱们不是杀了不少的血影妖蜥吗,也许是某种类似,灵智极高的妖物。”6小天冷冷地又补充了一句道。

  嘶,在场的人顿时倒抽了口冷气。朱玲等人胆子稍小的更是心中惊骇,忍不住稍微站近了一点。

  “吸血类的妖鬼之物,倒不无可能,否则换作人类修士,也不可能能在禁地中活上几千年。这鬼地方竟然能生存那些血影妖蜥,有别的妖物也是很正常的。只是这妖物竟然想到这一招,未免也太可怕了一些。”

  “就是,什么妖物能有这种智慧?想到如此阴毒的办法?”

  “必然是什么千年老妖,或者是修行了数千年的鬼物!”

  在场的人越是议论,越是害怕,毕竟能在血色禁地中生存这么久的必定不是人族,而且能有这般灵智的,哪怕是血影妖蜥也远远办不到。

  “6,6师兄,在隐藏在暗处的黑手真的有这么厉害吗?”汪凝梅等几个女子脸都吓白了,虽然是修仙之人,不过少女碰到这种妖鬼,特别是隐藏在暗处的可怕事物尤为觉得可怕。

  “是啊,6兄,这隐藏在暗处的妖物你有什么看法?”袁昊目光闪动,倒是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在里面,不过多少有几分疑虑。

  “这妖物灵智与常人无异,甚至更加狡猾。按之前的那些血影妖蜥来看,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中生存,必然实力不弱,甚至比我们之前遇到的血影妖蜥还要强得多,难对付得多。毫无疑问,对方立这块石碑的目的,便是要我们自相残杀,他好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我们的精血。如果这妖物真有横扫一切的实力,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吗?并且,传送阵在这妖物的控制之下,能传送到哪里,也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也许是这妖物的控制之下。咱们这么多人在一起,也许对方有所顾忌,不过一旦分开,等这妖物吸够了精血,大势一成,后面谁能肯定自己有对抗他的实力?”

  6小天补充着说道,他确实有这个担心,能控制住传送阵,并且在几百人的眼皮子底下不被人看出来,这分本事,确实让他想想也觉得可怕。单独,或者是几个修士,哪怕是他跟苏晴几人联合起来,也未必是对方的对手。因此哪怕引起一部分人的忌惮,也在所不惜了。

  “当然,这也不过是我个人的猜测,我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传送走,脱离这个困境,又被传送到另外一个被别人控制的困境。你们如果有谁想继续比试离开的,尽可以上去。”6小天摊了摊手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怎么上去。”罗潜虽然对6小天心里一直警惕,不过也不得不承认6小天此人心思确实缜密异常,此时让他去选,他也不会选择上传送阵再进行比斗,并不是他畏惧,事实上只要不抽到袁昊,或者是苏晴这种战力强的修士,其他人,他总有信心一战的。

  “就是,不上去了,我们跟着6师兄走!大不了出不去,老死在这里,总好过惨死在妖物的手里。”朱妍,祝遇春等这些普通弟子,本来在比试中能胜出的希望就微乎其微,现在忽然间有了另外一条路可走,自然就对义无反顾的选择站到了6小天一边。

  “对,大不了出不去,娘的,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这只妖物找出来,杀了这只妖物,自然就可以传送走了。妖物不死,谁知道会被传送到哪里,陷入死境亦未可知!”

  “好,老子也不走了。”四周的修士群情激愤。

  “6兄,你有把握把这只妖物找出来吗?”袁昊问出最为关心的问题。

  “没把握,总得试一试,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也许只有这只妖物能控制传送阵也说不定,可能找妖物找出来杀了,咱们同样逃不开这里,若是如此,到时候你们可别把气撒在我头上。”6小天耸肩道,“不然的话,你们就各行其事好了。”

  6小天嘴上虽然如此说,不过目光却在在场的众精英弟子面上扫来扫去,对于普通修士,他倒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之前的血影妖晰,普通修士对其伤害不算大,更何况隐藏的妖物可能要厉害得多。他真正在意的是这些各派精英弟子的态度。这些人才是真正挑大梁的。

  “既然如此,那之前你为什么要杀死我们门派的孟师兄?”古剑门一名长相秀气的女弟子愤怒地道。

  “对于贵派弟子的死我也很抱歉,事实上在他死后,我计算过时间,从我踏出传送阵时起,传送阵启动的时间比起之前几次要慢了大概两到三个瞬息,显然,这妖物就隐藏在附近,而且对方因为我不寻常的举动,也有些诧异。也是直到此时,我才能确定下来。如果不是知道在传送阵周边一直有人盯着,我刚才就已经离开了。”6小天眼皮子一抬说道。

  四周的人顿时愰然大悟,同时看向6小天的目光多了几分敬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