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59章 决裂
  “锵!”裂地刀与烈阳剑激烈的交锋了一下。天籁小说Ww『W.⒉小天迅拉开了与袁昊之间的距离,讶然看向袁昊,“现在居然对我动手,你有必胜我的把握?”

  嘴上虽然如此说,好在他从未放松过对袁昊的警惕,在血色禁地中尔虞我诈的事多了去了,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同门的手里,何况袁昊还跟他是不同的门派。

  6小天对于其他修士一直都有所防备,只是没有想到袁昊会在此时,这种情况下动手。因为修炼了裂神术,主副元神刚分裂不久,两派修士临昨夜都在附近驻营,他生性喜静,而且修炼裂神术,不宜有其他修士在侧,于是在不远处寻了一处山洞,独自修炼。另外也好避开吃味的罗潜。

  这段时日以来,在外面又汇合了一部分修士,古剑宗有二十几名修士在外面,灵霄宫的修士则接近了四十人,无论在数量,还是精英弟子的质量上,都压过了古剑宗。而且两派修士离这里都并不算远。袁昊在短时间内拿不下他,他完全可以冲过袁昊的阻挠与其他灵霄宫的修士汇合。

  “有没有,试过之后你就知道了,连独孤寒都殒落在你的手里,想必你手里的灵物不在少数吧。正好我的家族也需要一些筑基丹,只能拿你开刀了。其实烈阳剑,并不是我的全部实力。我真正的杀手钳是烈阳双肱剑!剑是你的裂地刀,也只能挡住其中的一把。”

  袁昊嘿然一声,伸手一招,竟然又祭出了一把跟烈阳剑体形气势都相差无比的法器,烈阳双肱剑他自然是最近几天才完全祭炼的。毕竟是两把十分难得的法器,而且是成套的,祭炼需要通过特殊的手法,所以花费的时间比较长。到最近几日他才完全祭炼成功。

  6小天心中了然,眼看着离开血色禁地的日子将近,他们马上要赶到附近的一个数百人的修士据点。眼前已经是袁昊最后的动手机会。若是他死了,没有了主心骨,以袁昊双肱烈阳剑的实力,便是苏晴与吴妍这些人,也奈何不了他。这个盘算倒是真不错。

  “6师兄,苏师姐跟古剑宗的弟子闹脾气,现在都快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正在两人剑拔弩张,战斗一触即之迹。祝遇春没头没脑地在山洞口大喊了一句,然后直接钻了进来,便看到已经快动手的两人,顿时惊声道,“袁昊,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跟6师兄打起来了?”

  “没什么,想要我手头上的灵物而已。”6小天冷冷地说道。

  “哼,既然你来了,也一起留下来吧。我不在意多杀一个。”袁昊冷哼一声,其中的一柄烈阳剑朝祝遇春直刺过来。

  祝遇春怪叫着祭出了两把白色灵刀,没支撑两下,便直接被在烈阳剑搅碎。

  6小天眼中闪过一丝讥诮,用裂地刀挡住另外一柄烈阳剑的同时,青銊法器打向袁昊的脖子。

  袁昊恼怒地哼了一声,不得不控制两把烈阳剑同时与6小天对战。

  祝遇春低喝着再次祭出两把灵刀,斩向袁昊。此时袁昊被6小天缠住,一柄烈阳剑与裂地刀拼得不相上下。另外一柄与6小天的青銊激斗虽然占了上风,不过至少还要五六下才能斩断青銊。暂时根本无法回防。

  “6师兄,你看好了,我怎么杀了袁昊这家伙。”

  一见袁昊竟然抽不出身来,祝遇春顿时大喜,两把灵刀迫近。只是这两把极品灵刀在快要砍到袁昊身上时,却陡然从其身边一绕,用更快的度射向6小天的胸口。

  “都这个时候了,不必再装了。”袁昊呵然一笑,“6小天,你怎么也想不到祝遇春竟然是我古剑宗的人吧。”

  “确实没想到,不过你以为两件极品灵器就能伤得了我?”6小天冷笑一声,直接祭出了星灯法器。两把极品灵刀打在灯幕上,毫无悬念的被弹了回来,灯幕可以扛住法器的攻击,不过两把极品灵器的威力也是不小,只是让灯幕稍稍暗了少许。这种程度的攻击,同时挨个四五下也没问题。当然,换成法器同时来个几下也是扛不住的。这盏星灯比起苏晴的金钟防御法器差了不少。毕竟他家里可没有一个金丹期长辈在。

  “防御法器!”袁昊与祝遇春两人瞳孔同时一缩,眼中更是露出一丝贪婪之色,进入血色禁地中的各派精英弟子中,攻击类的法器绝不少见,但防御法器却是凤毛麟角,在关键时候能抵得上一条性命,其珍贵程度,自然远非普通法器可比。

  “极器灵器不行,那法器呢?”祝遇春脸上狠色毕露,取出一对棕色大锤,豁然也是一对法器,“总之你今天必死无疑。”

  袁昊此时也是信心满满,他的两柄烈阳剑已经能稳稳压制住6小天,现在又多了一个祝遇春相助,过对方一截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6小天,之前在营地他负责带队巡逻,随便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开片刻,暗中知会了祝遇春,便是为的等这一刻。

  “你的实力很强,不过可惜。”6小天看到祝遇春祭出的法器大锤,丝毫不感到惊讶,反而脸上带着一丝戏谑。

  “可惜什么?”袁昊看到6小天脸上毫无惊慌的神色,不由心里有些打鼓,外面根本没有其他修士赶过来,他不清楚6小天到底有什么凭借,竟然毫不在意眼前的危险。

  “可惜你的修为终究差了一些。”6小天淡然一笑道,他之所以拖到现在没动杀招,无非是想看看祝遇春到底在耍什么把戏而已,对于祝遇春,他早就怀疑上了。在之前的绝地中,他拣到的那块破布就是祝遇春身上的,只是此时的祝遇春还未察觉自己留下的破绽而已。

  “找死!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同时应对四件法器的同时进攻。”袁昊脸上一怒,没想到6小天竟然敢轻视于他。

  “袁师兄,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别跟他废话。”祝遇春想到之前6小天面对危机时的种种应变,忍不住一寒,只是他想不通的是6小天在此种情形下还能有什么凭借。

  说完,祝遇春便当先擂动双锤向6小天打来,几人的战斗经验都何其丰富,刚才6小天的灯幕虽然挡住了他的极品灵刀,但灯幕也有些不稳,如果是法器,威力大上数倍,足以攻破其防御。

  6小天自然不是小瞧袁昊,而是袁昊的修为确实差了一些,如果换成是独孤寒,在看到祝遇春的瞬间,他便会马上选择突围。眼前的袁昊确实厉害,而且修炼的天赋远在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年轻修士之上,仅仅是炼气十层,便将其他的炼气修士都比了下去。

  可终究只是炼气十层,只要修为比他低上数层,战力再强,在他面前,也无用武之地。

  面对四柄法器同时猛攻而来,6小天嘴角微跷,伸手一指,流水击石,清脆圆润的声音乍泻而出。

  “冰魄玄音!”神识攻击,无影无形,毫无征兆。听到流水声的时候,便已经晚了。

  祝遇春是炼气大圆满的修士,几乎没受到什么影响,不过看到袁昊竟然出现失神的状况,顿时大叫一声不好,连忙控制着双锤试图拦住6小天的攻击,给袁昊争取一点时间,同时心急如焚地喝道,“袁师兄,快醒醒!”

  “你觉得自己救得了他,想想你自己吧!”6小天面无表情地冷哼一声,裂地刀,青銊与祝遇春的双锤法器缠斗的同时。一把弯刀飞刻着弯过一道诡异的弧度,斩向祝遇春的级。

  “你,你竟然能同时控制三柄法器!”祝遇春顿时双目圆睁,一脸难以置信,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竟然会再现这种违背常识的事。不过他也算是反应极快,一见事不可为,身体竟然凭空向右挪移了数尺。弯刀擦着他的身体划过,不过锋利的刀气仍然将他的左臂给斩了下来。

  祝遇春惨叫着身形暴退,锋利的刀气不仅割断了他的左臂,还搅得他体内的法力一片翻腾,幸好刚才挪开了数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袁昊也已经恢复如初,同样一脸的惊恐,虽然他不知道6小天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不过他能醒悟到刚才自己失神了,神识在刹那间陷入一片浑恶,无法自持。在面对6小天这样可怕的对手面前,短暂的失神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若不是刚才6小天的主要注意力放在祝遇春身上,此时他已经身异处。

  回过神来的袁昊惊恐交加之下,做出跟祝遇春完全一样的决定,向洞口暴退。

  6小天眉头一皱紧追了出去,也许是其他的修士意识到袁昊离开的时间已经有点长了,在四处寻找他,找到了6小天所在的山洞边上。此时看到袁昊与断了一臂的祝遇春两人同时提着法器疾退而出,而6小天则满是杀气地紧追了出来,顿时禁不住惊呼出声,一直以来相安无事的几人,为何会兵戎相见,而且看起来还是袁昊与祝遇春两人被撵着杀了出来。

  更为离奇的是袁昊控制的竟然是两把烈阳剑,而祝遇春竟然也有一对双锤法器在头顶悬绕。如此强悍的两人竟然被6小天杀得失魂落魄的逃走。

  这边离奇的一幕很快将附近古剑宗与灵霄宫的弟子都招惹了过来。

  “袁师兄,你怎么?”

  “6师兄,这,这是怎么了?”

  原本一直处于合作状态的两派修士顿时对峙了起来,苏晴,吴妍等修士震惊无比的同时,也第一时间选择了支持6小天,直接祭出了兵器,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架势。

  袁昊直接退入了古剑宗弟子的人群中,倒是祝遇春则面色灰败无比,收起双锤法器,竟然选择退入古剑宗一侧。

  “袁兄,还有深藏不露的祝师弟,不打算说些什么吗?”6小天扫了一眼退入古剑宗弟子中的两人。

  祝遇春心里悔死了,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么戏剧性的变化。也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参与到算计6小天的事情中来,现在他是进退两难了,看苏晴,吴妍,甚至罗潜等人怒视他的目光,祝遇春如坐针毡。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想要动手,尽管放马过来。”袁昊嘴上虽然如此说,但脸上的惧意如何都掩饰不住。

  “6师兄,到底生了什么事?”苏晴面色犹疑地说,其他人也一脸狐疑地看来。

  “也没什么,只是见6小天身上灵物比较多,刚好我又跟袁师兄以前认识,所以想要寻个机会对他下手,只是被他识破了而已。”

  祝遇春断了一臂,失血过多,此时面色有些苍白,事已至此,后悔也没什么用了,事情一旦败露,他想要再在灵霄宫立足已经根本不可能,暂时只能依靠古剑宗了。

  四周顿时陷入一片死一般的沉寂,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凝固了一般。

  所有人,包括自以为了解6小天的苏晴与吴妍在内,都一脸骇然地看着6小天。袁昊的实力他们是清楚的,在进入血色禁地中的数千炼气修士中都是最为顶尖的一批高手。烈阳剑的威力不是普通法器能比的。6小天的实力,在与腐尸狮鳄妖一战中已经展现无疑,同样操作两柄法器的同时,还有一身出神入化的法术。

  也许比起袁昊还要强上一线,但也应该强不了多少。可眼前祝遇春头顶上还悬着两把法器大锤。两人联手之下,竟然被杀得大败而逃,袁昊一脸惧意,看上去已无战心,祝遇春更是断了一臂,鲜血淋漓。眼前的一切已经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好你个袁昊,枉我们一起并肩作战了这么久。竟然包藏祸心。还有你祝遇春,竟然勾结其他门派的人想要谋害同门。吃里扒外,我饶不了你们。”

  苏晴震骇之后,气得面色青,对于这种临阵倒戈,阴谋算计的事,她是深恶痛绝。吴妍,朱玲。甚至罗潜,之前在玄冰门蒙宇手里吃过大亏,此时古剑门的竟然也来这一招,如何不让他们同仇敌忾?不过不同的是,蒙宇算计成功了,只是被6小天破了局,而现在,哪怕是祝遇春倒戈,以她们一方的实力,仍然据有压倒性的优势。

  特别是见袁昊与祝遇春两人竟然联手也不是6小天的对手手,在不可思议的同时,更是信心爆满。

  “没错,交出袁昊和祝遇春,否则别怪我们动手了!”吴妍等人纷纷祭出法器,面带煞气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