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0章 威逼

  古剑宗的弟子一阵面面相觑,虽然血色禁地中,彼此翻脸的情况绝不少见,但此时他们没有丝毫胜算,真厮杀起来,能逃出去的人恐怕没有几个。天』籁『小说Ww』W.』⒉毕竟最为倚仗的袁昊加上实力颇强的祝遇春都指望不上了。苏晴,吴妍两人也是实力强绝,灵霄宫还有罗潜,扈剑明两名精英弟子。古剑宗一方除了指望不上的袁昊之外,只剩下两名精英弟子。打起来一点赢面都没有。

  “你们还能把我们都杀了不成?总能逃出去几个,事情一旦传出去,出了血色禁地,就算明面上我宗也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但你们真敢结下这么大的仇怨?”袁昊脸上强笑道。

  听到袁昊的话,灵霄宫的众弟子脸上顿时有几分不自然。

  “哼,杀了你们又能怎样,难道只许你们暗算人,就不许我们反杀回来?”苏晴一脸不在意地说道。

  “其实也不需要闹出两派大战,当然,这件事也不能简单的算了。”6小天忽然将法器收了起来道。

  “噢?愿闻其详,若是能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袁昊脸色一喜,其他古剑宗的弟子也大为松了口气,在没有胜算的情况下,能避免冲突自然是极好的,只是他们也担心6小天有什么阴谋,仍然戒备着,避免灵霄宫弟子缓兵之计,趁他们松懈的时候,将他们团团围起来。

  “你不是想要我的灵物吗,只要你把储物袋交出来,还有祝遇春也交出来。这件事就这么揭过。”6小天道。

  “你做梦!”袁昊面色铁青,双目几乎能喷出火来,把储物袋交出来,他进血色禁地这么久,岂不是白忙活了,现在离出禁地的时间不过大半月。又出了一只杀人如麻的绿甲骷髅,他没时间,也没胆子再去四处寻找灵物。他在古剑宗炼气弟子中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若是一点灵物都没带出去,门派内的前辈会如何看他,交换不到筑基丹,就算以他人的资质,也能成功筑基,但时间恐怕也得延后几年。6小天的要求对他不可谓不狠。

  “既然如此,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是一人做事一人当,跟我分个高下,还是要拉上你的同门师兄弟一起落难?那也由得你。”

  6小天哂然一声道,通常情况下,他不愿意去惹别人,但并不代表他好惹,袁昊已经快骑在他头上来了,甚至想要他的性命,6小天自然要以牙还牙的还回去。如果不是眼前二十多名古剑宗的弟子无法一网打尽,总会跑掉几个,他也不会如此好说话。早就直接杀过去。对于袁昊这样一个没有意外注定会成为金丹修士的天才弟子,古剑宗对其重视程度,旁人难以想象。就算在血色禁地中杀了,出去后古剑宗不能明面上算帐,但私下里未必不会对他做出什么。就算他能成功筑基,但相对于庞然巨物一般的古剑宗,仍然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因此哪怕动手,也要抓住对方的把柄。

  古剑宗的弟子彼此间一阵你看我,我看你。不少人下意识的拉开了与袁昊的距离,虽然袁昊代是古剑宗炼气弟子中的一面旗帜。声望卓著。

  但也仅限于他的战力,实际上袁昊此人过于强势,特别是对门派内的其他弟子。此次一直跟他组队的同门修士,前次紫萝参,驻颜果,好处基本上都落进了袁昊的口袋,其他人显有分润。若不是后来与灵霄宫修士合流,6小天提出他们几人不再参与分配,恐怕他们得到的灵物更少。算起来,在收获的灵物上,反而因为6小天得到的好处更多。

  如果是刚进入血色禁地,事事都要靠袁昊这个绝顶高手撑场,自然需要同仇敌忾,现在眼看着便要离开血色禁地,后面他们也不会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去冒险了,暂时自然也就不需要过多的巴结袁昊了。至于陪着袁昊跟灵霄宫的修士火并,自然也就更不值得,一旦动手,铁定自己都要搭进去。

  “袁师兄,灵霄宫的6师兄一路来对咱们也算颇有助益。若是因为其他原因,出于同门之谊,我们这些师弟师妹自然要与你共同进退。只是你私下擅自偷袭人家,想要谋财害命,如此行径,委实让人难以启齿。恕我不能与你并肩作战了。”

  开口的是古剑宗几名精英弟子中的耿昕,此时他不紧不慢的与袁昊拉开了距离,摆明了一副与袁昊不相干的样子。

  有了人开头,其他人有样学样的站到了一边,形势已经很明显了,连平时素来强势的袁昊此时都没有丝毫战意,跟着袁昊没有丝毫胜算。

  “好,冤有头,债有主。我6小天向来恩怨分明,绝不刁难其他人。”

  “苏师妹,吴师妹,你们两个拿下祝遇春,当心一些,此人有些古怪。”6小天一挥手,然后冷眼看向袁昊道,“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将储物袋交出来赔罪,还是要我亲自动手,如果要逼我出手,你的烈阳剑,我也一并收了。”

  “6师兄放心,祝遇春这厮包藏祸心,背叛师门,我绝饶不了他。”吴妍面罩寒霜,二话不说直接祭出法器斩向祝遇春。苏晴也斜跨出两步,与吴妍两人一左一右,钳制着祝遇春。

  袁昊看着6小天祭出了裂地刀与青銊法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自然是不怕6小天这两柄法器的,可是只有他和祝遇春才知道6小天能够同时控制三柄法器,而且还有一盏不用控制的防御星灯法器。

  另外还有一种让他防不胜防的法术攻击。直接让他在短时间内陷入一片浑恶中。之前若不是有祝遇春牵制着,断掉的就不是祝遇春的手,而是他的脑袋了。就算能防住这种诡异的神识攻击,在6小天能驱使如此多法器的同时,还有防御法器,他也没有任何胜算。

  “住手,我给你。”袁昊心里一阵天人交战之后,面色铁青地将储物袋扔向6小天。

  6小天心中一动,虽然他的储物袋里面已经塞得满满的,不过对于袁昊的收获仍然心动不已,是否跟袁昊动手,他并不在乎,当然,能在不动手的情况下,就迫其就范,也是件划算的买卖。

  不过不会所有的事情都顺利,就在6小天伸手接储物袋的瞬间,祝遇春怪叫一声,身上一团黑色的烟雾炸开,腥臭无比。

  吴妍与苏妍恐其有毒,退避了两步,正当两人反应过来时,祝遇春已经身形暴射而走。度之快,让人咋舌。两人反应过来想要次追上去时,祝遇春已经冲出了数十丈,脚下双足如同幻影一般,让人都有些分辨不清。

  “该死,竟然让他给逃了!”苏晴气恼地跺了跺足。她跟吴妍两人联手,竟然仍然被对方给跑了,顿感脸上颜面大失。

  “能从两只血影妖蜥的围攻下逃生,自然也是有些本事的,论实力,咱们这些人里面,能胜过他的也就两三人而已,确实是有些深藏不露,也怪不得你们。”6小天眼神一眯,扫向袁昊,不知是刚才袁昊扔储物袋故意给祝遇春创造机会,还是祝遇春对时机真的把握到了这种程度,见袁昊脸上并无异样,6小天于是开口道。

  听到祝遇春竟然两只血影妖蜥的围攻下逃生,在场的人又是一惊,不过很快就回复过来,毕竟生的一连串离奇的事已经让他们的心里有了不小的承受能力。

  “藏得再深,也没你藏得深。”苏晴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吴妍,冷巧玉几人虽然不像苏晴这般直来直往,不过脸上也是这般神情。以祝遇春与袁昊两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其中任何一人都是同阶位顶尖的修士,尤其是袁昊,两柄烈阳剑,几乎能横扫一切炼气修士了,只是面对6小天竟然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更为怪异的是他跟祝遇春两人联手也被杀得大败亏输。

  6小天有些无语,原想着安慰她们几句,没想到反而惹火上身,真是始料未及,其实他并没有这些人想象中的那样高深莫测,只是冰魄玄音刚好能克制修为比自己低一些的修士。若非如此,就算修炼了裂神术,面对袁昊的烈阳双肱剑,也是讨不了好的。一柄烈阳剑,可以同时对战两把普通法器还有余力。如果在相同的修为下,便是他,也不是袁昊的对手。当然,这些他自然不会向其他人自曝其短。苏晴这些人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自然也就觉得他越的高深莫测。

  既然袁昊交出了储物袋,6小天也没有再过份相逼,双方一时间也就偃旗息鼓了。因为彼此间生了隔胲,两派修士在前往附近的修士据点时,拉开了一段距离。袁昊坠在队伍的后面沉着一张脸,虽然出去之后注定沦为别人的笑柄,心里怨毒不已但也无可奈何,好歹还算拣回了一条性命。

  等着瞧,将来总有一天会让你连本带例地还回来。袁昊扫了前面被簇拥在人群中的6小天一眼。他现在不过十几岁,以他的资质,就算没有这些灵物,筑基的年龄也会比6小天早。山水轮流转,将来总有以牙还牙的一天。

  又过了数日,修士据点的各派修士都在向传送阵的方向靠拢,因为开启传送阵的时间是有限的,必须要十名金丹老祖联手,才能开启如此大型的传送阵,将他们传送进这片洞天福地。一旦错过,以炼气修士的有限寿元,除了老死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

  血色禁地颇为广亵,6小天这些人走过的地方也不过是其中一隅。其他不少人另有奇遇,当然,也有遇到十分凶险的地方。临近离开只有一两日功夫,各派修士都休息下来,回味着这半年来出生入死的日子颇为唏嘘,对比起当初进入血色禁地,好几千意气风的弟子,再到现在稀疏无比的营地,更让让人不胜感慨。

  苍莽的群山之间,数十艘大小不一的飞天战船,飞鸢战船飘浮在半空之中连成一片,给人一种战舰如云的感觉。门派实力强一些,适中都派出了两名金丹老祖,门派实力弱一些的也派出了一名金丹老祖坐镇。数十位金丹老祖,再加上数百名筑基修士,拉出去已经足够撑起一个大型仙门大派。更遑论数十艘各种战船之上,还有为数众多的灵炮,一炮下去,花费灵石数以十万计,便是金丹修士,也难以正撄其锋。

  当初这数十艘战船闯入之入,山脉中成千上万的各种妖兽曾冲击过几次,除了扔下了大量的妖兽尸体外,根本没有任何收获。经过了近半年的经营,这里更是被众派修士打造得有如铁桶一般,水泼不进。

  “霍老怪,你的碧月石可曾准备好了,我说,要换了我是你,早半年把碧月石给我,还可以换个人情。”碧须老怪站在古剑宗飞天战船的船头,隔空向灵霄宫这边喊话道。

  “人都没出来,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霍玉明嘴里不服气地说道,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这次古剑宗的弟子里面,除了一个月灵剑体,竟然还有一个纯阳剑体的弟子。单是一个已经没有赢面,更何况是两个,霍玉明心里是不抱什么期望了,不过这碧须老儿欺人太甚,就算是输,他也绝不会如此爽快的把碧月石交出去。

  “就是,绿须老怪你别得意,血色禁地已经数千年未曾开启,里面究竟有什么变化,咱们也无从得知,我看这有实际,不如有个好运气。”

  青丹宫的黑铁胡老怪看着碧须老祖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气得有些牙痒痒。

  “死鸭子嘴硬。”碧须老祖翻了记白眼,在绝对的实力下他才不相信什么运气不运气的。

  “好啦,时辰到了,现在咱们开启传送阵将这些小崽子们都接出来吧。”古剑宗的另外一名白山羊须老者传声出去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