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3章 出手

  “免礼吧,你很不错,一介散修出身,短短七年多,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比起仙宫很多精心调教的弟子还要好。天』『籁小说Ww这次将古剑宗与青丹宫也比了下去,给我们涨脸了。”雷万天和颜悦色地道。

  “多谢雷老祖夸奖。”6小天心里暗道,这两个老祖叫他来不会就为夸他几句吧,肯定还有别的正事要提,至于门派的奖励,已经定下来了,没有必要再叫过来说一番,而且还是同时两人。6小天心里一动,莫非是为了他的筑基丹?对方之前还不知道他这么一号人,此时已经知道他入门的时间,看来已经查过他的资料了,只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

  “6小天,这次你为仙宫做出的贡献不小,兑换的筑基丹数量也了所有人的预计,你手里的筑基丹满足你筑基还会有大量的剩余,不知你对剩下的筑基丹如何处理有什么打算没有?”霍玉明进入主题道。

  果然,6小天心中了然,拱手道,“晚辈资质低劣,筑基恐怕要用到不少筑基丹,至于筑基之后,节余多少,暂时还没想过要如何处理。”

  霍玉明说道,“嗯,按理说,这些筑基丹是你用命换来的,其他人无权干涉具体用途,不过考虑到筑基丹事关一个门派的兴衰,是绝不能流落到其他地方去的,就算换取其他灵物,也只能在灵霄宫之内,这点你要明白。”

  “是,谢过前辈的提醒,晚辈谨记在心。”6小天点头说道。

  雷万天与霍玉明两人对视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讶色,显然没想到6小天这个小家伙在他们两人面前还能如此沉得住气。

  “是这样的,老夫两人也有不少子嗣也快到了筑基的年龄。你身上的筑基丹肯定有不少节余,看是否能让一些给我们,当然,我们也绝不会让你吃亏,可以拿出等价的东西作为交换,你看如何?”既然6小天如此沉得住气,雷万天心知他们不开口是不行了,于是直接将问题挑明了。

  “晚辈还缺一些用来自保,防守,或者是逃跑的手段,不知老祖手上可有这类宝物?”

  见两人开口之后,6小天心里一笑,同样是交易,让对方提出来他才能占到主动,他能兑换如此多的筑基丹,恐怕很快会在灵霄宫引起一阵轰动,随之伴随而来的便是大量的不安好心,筑基丹如此重要的异宝,在他一个普通修士的手里。怎么能不引起别人的觊觎,哪怕是他已经成功筑基,也同样会沦为别人的目标,毕竟整个灵霄宫数百筑基修士,都需要筑基丹提供给后辈子弟。便是灵霄宫的筑基修士都会对他抱有一些想法,更何况出了灵霄宫,还有其他门派的修士,这些人可未必会对他客气。所以拥有一些保命的手段,对于他而言,是最为重要的。

  “老夫手里有两颗雷珠,相当于金丹初期修士一击,不过这雷珠得来颇为不易,你觉得值几颗筑基丹?”雷万天虽然想要筑基丹,不过以他的阅历如何会看不出6小天的小心思,自然也不会被6小天牵着鼻子走。

  “晚辈见识浅薄,以前做梦都没能想过能拥有筑基丹,相当于金丹修士一击威力的宝物更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自然也无法知道其价值,雷老祖阅历丰富,见多识广,远非晚辈能相提并论,相信雷老祖也不会让晚辈太吃亏,随便给一个大致相偌的价格就可以了。”6小天谦逊地说道。

  雷万天鄂然一声,原本他是想让6小天出价,没想到这小子又将皮球踢了回来,若是传出去让人知道他一个金丹老祖欺压一个为灵霄宫贡献不小的炼气期弟子,难免不大好听。只是这小子确实太滑头了一些。

  “这样吧,雷珠的威力不小,按理说,价值比起筑基丹多一些,也不算离谱,但得来不易,就算是你以后筑基成功,雷珠都是难得一见的保命手段。从这方面考虑,雷珠便是格外珍贵了。除了你雷老祖这个雷系修士能偶尔弄到手之外,便是灵霄宫其他金丹修士,包括我在内,也没有此等宝物。两颗雷珠换你八颗筑基丹,你应该不吃亏吧。”霍玉明觉得皮球这样踢过来踢过去,终究是浪费时间,于是直接开口定价道。

  “不吃亏,不吃亏。多谢老祖成全。”6小天连忙拜谢道,原本他已经做好了出点血的准备,现在看来,这两个金丹老祖也是讲道理的,正如霍玉明所说,按灵石来算,也许他吃了点亏,不过对于他而言,两颗雷珠,等于多了两次保命的机会。远不是八颗筑基丹能比拟的。他在结界内还有大量的灵草,就算手上没有筑基丹,也可以自己炼制。

  雷万天与霍玉明两人总体还算公正,6小天也识趣,接下来的交易没有了之前的试探就顺得得多了。

  小半个时辰后,6小天满意地离开了飞鸢战船上的小楼阁。

  “咱们两个老家伙,差点让一个炼气期的小家伙掏空了家底,说出去恐怕没人信。”6小天离开之后,雷万天盘算了一下空间戒指内的自己的家当,不由哭笑不得的说道。

  “为了各自家的那些小辈,也没办法了。不过这买卖倒也划算,就是不给家里的小崽子们用,选择出手也是有得赚的。倒是6小天这小子,年纪虽轻,但心性着实难得,宠辱不惊,遇上咱们两个老家伙还能进退自如,若非资质太差了一些,老夫都想收其做亲传弟子了。”霍玉明想到刚才6小天的表现,叹了口气,一脸可惜地说道。

  “是啊,资质如此低劣,按理说想要修炼到炼气大圆满,至少也是七老八十,甚至穷其一生,也未必能够做到。不过他仍然能在七年多的时间,达到如此地步,还能力压古剑宗的袁昊一筹。看来这小家伙身上也有不少秘密呢。”

  雷万天也有些可惜,他虽然在收徒上要求不是特别严格,但总不能资质太差,而且他是雷系修士,在灵霄宫中,已经有了中意的弟子人选。6小天并不在他的名单之上。

  “谁能没点秘密,无非是得到了哪个修士的遗藏,用大量的灵石,丹药强行将修为堆上去的罢了。或者有种能精进修为的灵药。但修炼一途,最忌根基不稳,到了筑基期,能让修为暴涨的灵药跟毒药一样,而且以他的资质,这辈子能筑基成功已经是侥幸到顶了,难道还能像获眼前这般把凝金丹像筑基丹一般当豆子嗑?”霍玉明摇头说道。

  “也是。这小子能走到今天也是出生入死,虽然家底颇厚,但都是他用命换来的。”雷万天点头。

  出了小楼阁的6小天松了口气,跟两个金丹老祖谈交易真不是件轻松的事。不过对于此次收获他还是很满意的。除了留给自己的十颗筑基丹外,其他的全部都换成了用来保命的宝物和灵石。诸如用来保命的雷珠,用来逃跑的千里神行符。一套上乘的炼体功法,还有为数不少的锻体材料。

  用霍玉明的话说,本来他也舍不得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只是后人中并没有能受住锻体这份苦楚的,留在身上也没什么大用,包括霍玉明以前在筑基期用过的不少灵物都一起卖给了6小天。功法里面还包括了不少霍玉明的炼体心得,弥足珍贵。6小天清楚自己的潜力。一旦进入筑基期,他很快又会沦为筑基修士中的普通一员。好在这次从血色禁地中出来,所获不小。有了一定的根基,不用像在炼气期一般,一切从零起步。除此之外,他还向霍玉明与雷万天兑换了大量的灵石,其中就甚至包括几块上品灵石和大量的中品灵石。

  可以说以他此时身上拥有的灵物,根本不是一般的筑基修士能比的,不过6小天也清楚,以他的资质,想要提升修为,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需要大量的上等丹药去堆积,身上的灵石看起来挺多的,真等筑基成功之后,他提升一层的修为消耗的灵物往往会是同阶修士的数倍不止。未必能支撑到他修炼到筑基后期。

  当然,筑基丹要等回到门派之后才能放,而两个金丹老祖交换的灵石与宝物已经先给了他,到时候放筑基丹的时候就直接扣除,这也是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具备可比性,对方根本不担心他会反水。

  几经生死磨难归来,飞鸢战船上的炼气弟子在感慨世事无常,以前不少熟识都殒落在血色禁地之中,稍后又各自谈笑风声,双眼中满是对未来的渴望。除了个别修士之外,其他基本都得到了兑换筑基丹的灵物,他们回到灵霄宫后都可以尝试着去筑基。也许是因为他们劫后余生,那些筑基前辈对于他们的举动也并未出言制止,于是在战船上的炼气弟子也更放开了一些。

  “6师兄,你可真是厉害,日后小弟在灵霄宫就全靠6师兄罩着了。”彭大用一脸崇拜,看着6小天的眼神如同高山仰止一般,从骨子里毫不掩饰的露出一鼓巴结之意,他知道6小天厉害,但绝没想到竟然远他的想象。而且6小天身上有如此多的筑基丹,筑基是毫无疑问的事。

  “是呀,6师兄,听她们说都是因为6师兄带队,他们才能收获这么多灵物呢,可惜我没那个运气,早早地与6师兄失散了,否则也可以多兑换几颗筑基丹。”

  田静满是可惜地说道,当初最早跟6小天在一起的是她和白关杰那一批弟子,在6小天带队的早期,也是数次化险为夷,有不少收获。后来被迫分离也是因为时运不济,刚好陷入被人前后夹击的窘境。

  “相比起那些殒落的同门,咱们的运气已经算是不错了,有什么事等回灵霄宫之后再说吧。弄不好,你们在我前面筑基也说不定。”6小天耸肩一笑。

  “6师兄总是这么谦逊,不过谦逊过头可就是骄傲了哟。”吴妍笑颜如花的信步走了过来,被其他几个男修士围着老不自在,还是呆在6小天旁边安静一点。

  本来几个对吴妍有意思的男修见她与6小天走到了一起,不由有几分迟疑,犹豫着终究是没走过来。6小天心里一笑,还真是实力为尊,如果不是这些人知道自己击败过袁昊,力压古剑宗与青丹宫的顶尖弟子,为灵霄宫立下大功,恐怕未必会对他有多客气。

  飞鸢战船的度比起来时还要快了几分,也许是众炼气弟子归心似箭,看到那片熟悉的山峦,隐隐在望的灵霄宫主殿时,飞鸢战船上的炼气弟子忍不住欢呼出声。

  此时在灵霄宫主殿的广场上,不少人已经侯在那里,事实上在飞鸢战船回来之前,雷万天与霍玉明便通过传音符将情况大致交待了一下,家族子弟殒落的,家人并未到主殿广场来迎接,避免了悲伤的气氛。能在此时来主殿广场的,都是在战船上有亲属的。

  “爹!”

  “爷爷!”

  船上诸如苏晴,罗潜,扈剑明等弟子纷纷兴奋的向侯在战船下方的亲人打招呼。

  像彭大用,6小天这些无亲无故的此时看到这热切的场面,也不禁心有所感。

  “都出来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回老家去看看家里的父母兄妹。”田静红着眼眶道。

  “是啊,之前不觉得,现在倒是挺想他们的。”彭大用也惹有所感。

  触景生情,6小天的思绪也飘到了远在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的北凉国,一晃十数年过去,也不知道家人是否安好,不过他是极坚毅的性子,很快收起了这份乡愁笑道,“等筑基之后,咱们也难得轻松一段时间,介时再回去看看,安顿一下家里人便是了。”

  “正是,6师兄说得有理。不过筑基丹下来还要等上半个月,还真是让人难熬啊。”彭大用搓着双手,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