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6章 领取

  领到筑基丹的众炼气修士一片喜气洋洋,尤其是像彭大用,田静这些散修出身的修士,更是脸上难掩喜色,毕竟选择进入修仙门派最大的目的,便是为了筑基。天籁小说Ww『W.⒉只有拥有了更长的寿元,他们才能在修仙大道上走得更远。

  “最后,再提醒你们一句,得到筑基丹之后,不要急着马上服用,心态不够平和,太过急功近利,都会影响筑基的成功率。”

  派完筑基丹之后,霍玉明又补充了一句。

  “多谢老祖提醒。”众炼气弟子躬身道谢,彭大用等一些修士原本猴急的一张脸,顿时如同泼了一剽冷水下去,热情顿消。

  “这次派出去的筑基丹数量不少,这批弟子的心性也还不错,都是从血色禁地中走出来的,性情沉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看来咱们灵霄宫未来几年之内,又要新添一批筑基弟子了。”看着炼气弟子各自离开的背景,雷万天乐呵呵地笑道。

  “话虽如此,不过有望踏上金丹大道的恐怕不过三五人,好几个资质上乘,心性也还不错的都殒落在了血色禁地中,倒是可惜了。”

  霍玉明摇了摇头,他自然是知道雷万天为何心情不错,不仅收了罗潜为弟子,更不错的是原本性情张狂无比的罗潜经历了血色禁地的洗礼,不再像以前那样呼朋结党,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回到灵霄宫之后,也是潜心修炼。不过半月的时间,在雷系战技上的感悟又精进了不少,虽然雷万天对于弟子的资质要求不如其他金丹老祖高,绝不会反对收一个资质高的弟子。凭罗潜的资质,筑基也是肯定的,雷系修士本来就少,能在有生之年,收一个这样的弟子也确实是不错的。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罗潜之所以有现在的涨劲,除了在血色禁地中的连场厮杀之外,多半也是受了6小天的刺激。

  “倒是古剑宗与青丹宫的这批弟子中,我看过,着实是有好几个不错的,虽然这次在灵物上,咱们灵霄宫占了一定的先机,但古剑宗那个纯阳剑体与月灵剑体的弟子,只要不出意外殒落,十有**是要踏上金丹大道的,青丹宫稍差一点,不过青丹宫拥有的凝金丹数量显然更多,也不需要太担心,眼看着,咱们跟这两大门派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好在咱们这次得到的筑基丹数量更多,矮子里面挑高个,总有几个能结丹,传承灵霄宫衣钵的。”苏洪畴摇头说道,古剑宗这次弟子表现出来的强势,确实引起了别人的一定担心。

  不过金丹老祖担心的事,显然不是此时的炼气弟子能挂念到的。

  “6师兄,咱们筑基成功之后再碰头。”彭大用66小天摆了摆手,看到后面走上来的罗潜,对着6小天打了个眼色,然后乘着灵禽破空而去。

  “这个滑头。”6小天笑骂了一声,虽然在关键时候,彭大用这个乡土气息特浓的同门并不会是两肋插刀的那种,不过此前,钱叙的事对方便提醒过他。而在与罗潜对立的问题上,彭大用也会暗中提醒他一两次,这比起那些助纣为虐,两面三刀的家伙要强了太多。

  “6小天,筑基之后,我会再跟你光明正大的打一场。”罗潜走到6小天旁边,冷冷地说道,对于输给6小天,并且在血色禁地中一直被对方压着的事,罗潜一直耿耿于怀,只是他也知道在炼气期,他无论如何也不是6小天的对手了,只有到了筑基期之后,才有希望再重新一争高下。

  “筑基之后再说吧。”6小天没有再理会对方,跟吴妍打了个招呼,也乘上灵禽直接离去。

  他与吴妍两人一起飞到了石云峰上空后,就分道扬镳,灵禽刚降落没多久,花豹便欢天喜地从丛林中蹿了上来。

  回到洞府,6小天将之前被炸得一片狼藉的洞府内收拾了一遍。

  “这就是筑基丹了。”将丹药瓶里圆润饱满的筑基丹倒出来,闻着上面沁人心脾的香味,6小天心里不由有些感慨,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这么一颗丹药杀得头破血流。在望月山脉中厮杀的那些散修,以为加入仙门大宗之后便有相当一部分希望筑基,但只有经历过之后才知道,便是在修仙门派中,争斗的激烈程度也丝毫不在望月城之下。

  加上从翁之翰手里夺来的那一颗,此时他身上便有了十一颗筑基丹,就算资质再差,成功率不足一成,也差不多了吧。之前炼丹时,他的心境已经调整得足够平静,6小天便没有再浪费时间,直接将筑基丹吞入口中。

  筑基丹入口之后,直接滑入腹中。未等6小天反应过来,一股前所未有的庞大灵力自体内化开,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体内乱撞。体内的经脉在这一刻不断地被撑大。而原本在体内没有疏通过的细小经脉,此时也在灵气的横冲直撞下,开始一点点的撑开。那些淤积在体内,堵塞在经脉内的杂质也在山呼海啸一般的灵力冲击之下,开始排出体外。

  6小天也不知道在这种冲击之下坚持了多久,他已经没有精力去注意时间的流逝,只能在这庞大的灵力冲击下苦苦支撑。

  看来这资质还真是有够差的,6小天一阵苦笑,按藏书殿中那些筑基修士的自述,服用筑基丹之后,丹田的体积会持续撑大,丹田内的元气会逐渐雾化,然后聚气成液。无论是量,还是质,相对于筑基期都会达到一个飞跃性的变化。只是他没想到丹田内甚至丝毫没有出现元气液化的情况,第一颗驻基丹的药效就这么过去了。

  会不会是灵根越差的修士体内杂质越多?6小天心里冒过一个这样的想法,将体内的元气波动调整理顺之后。6小天才开始服用第二颗。

  过程与第一颗的情况有些类似,不过第一颗驻基丹已经打通了体内不少经脉,丹田也被撑开了不少。6小天忍受着庞大的药力在体内横冲直撞,不过体内再也容不下这股庞大的药力。又有一部分经脉被冲开之后,丹田内的元气倒是精纯了不少,但始终没有结雾液化的情况。

  6小天苦苦忍受着这股庞大的药力,直到再也支撑不住,感觉身体随时可能会爆开一般。体内似乎有一道喧泄口打开,左冲右突的庞大药力找到了泄的地方,冲进了结界内。

  随着这大量的灵力涌入,结界内到处都飘飞着青芒,长得高一些的驻颜果树,寒铁木等十数种灵物更容易吸收到灵气,以肉眼可见的度在生长壮大,地面成片的灵草也不断地开花,结果。然后再次生长。如此反复。

  苏洪畴的火元洞府,一道庞大的灵压冲天而起,一个身姿曼妙的少女清喝一声,从洞府内直冲而出,脚踏灵剑,御空而行,满头青丝随风飞舞,美态毕露。

  “晴儿总算是筑基成功了。”苏洪畴一脸欣慰,还有洞府附近的一对中年夫妇,看到苏晴御剑而行的这一刻,脸上都忍不住一阵激动,他们的女儿,比起他们筑基得更早,更加难得的是,苏晴手里的筑基丹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血色禁地中得来的。而且还有大量的剩余,比起他们两人靠着苏洪畴这个父亲成功筑基要强了不止一点。

  “爷爷,父亲,母亲!”苏晴御剑畅快地在空中飞行了片刻,这才转道回来。一脸傲娇且欣喜的神色。

  “哈哈,好,不愧是我苏洪畴的孙女,晴儿你现在还不到十七岁便已经筑基成功,根基很扎实,看来咱们苏家第二个金丹修士的希望要落在你身上了。”苏洪畴放声大笑道。

  中年夫妇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不管如何,也不会嫉妒到自己的亲生女儿身上,再说苏妍表现出来的潜力确实已经大为过了他们夫妻俩。

  “爷爷,我的驻颜丹什么时候炼好给我?”苏晴听到苏洪畴的赞赏后,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不过筑基之后,她最关心的自然是能让她青春永驻的驻颜丹了。

  “呃,现在还早得很,这段时间咱们仙宫内的这些炼丹师都忙着炼制筑基丹,暂时还忙不过来,等让他们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吧,到时候成丹率也高一些。”苏洪畴说道。

  “这样,好吧,那我出去再溜溜。”苏晴的心思很快转移到了御剑飞行上,话刚说完,身影便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转眼间便是数十上百丈外。

  “这孩子。”苏洪畴摇头一笑,苏晴刚筑基成功,完成一个炼气修士到筑基修士的跨跃,自然对于御剑飞行颇为热衷,想当初他筑基成功时,也是一股子劲,等个几天,这股新鲜劲过了之后,便没这热度了,再说御剑飞行也是对筑基初期修为的一种巩固。因此他也就没有加以干涉了。

  苏晴筑基成功后数日,灵天峰域的一座山峰之上,雷光缭绕,一名少年将雷系功法运用到极至,头都变成了紫色,犀利的双眼望去,似乎有一股雷电气息随着眼神激射而出。少年手持雷枪,在空中纵步,一杆雷枪舞得虎虎生风,一击下去,山开石裂。气势骇人。

  “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你,整个灵霄宫这批筑基的弟子中,度比你快的也没有几个。”雷万天虚空踏步而来,抚须而笑。

  “全凭师傅教诲!”罗潜看到雷万天竟然就在附近,心里略微一惊的同时,连忙对雷万天行大礼,不过却被雷万天虚手一托,他整个人便感到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道倒飞而回。

  “免了,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这是我在筑基期修炼的一点心得,里面还附有一两篇功法,你可以择其一种加以研习。”雷万天伸手掷出两只玉简。

  罗潜珍而重之地将玉简收起,再回过神来时,雷万天的身影已经在远处的天迹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罗潜再次对着雷万天的远处的身影俯大拜。

  “儿啊,能获得雷师叔如此重视,看来咱们罗家以后中兴有望了。”

  罗通看着雄姿英,气势沉凝的罗潜心怀大慰,罗家此前在灵霄宫也只是个普通筑基修仙家族,现在不止家族中再添一名筑基修士,而且还被金丹老祖雷万天破例收为徒弟,按眼下的情形,罗潜晋阶筑基,成为雷万天的亲传弟子也只是转眼间的事了。

  罗潜点了点头,收拾了兴奋的心情,目光深遂地看向灵碧峰域的方向。如今筑基已成,待他稳固之后,便向曾经带给他耻辱的那个人一起讨回来,他需要的不仅仅是胜利,更需要在苏晴面前找回他的自尊。

  一个月后,灵碧峰域。吴妍御剑在6小天洞府所在的小山之上盘旋了数圈,面色犹疑。她筑基已经有半个多月了,当初一起从血色禁地中出来的炼气期弟子,大部分已经成功筑基,也有一部分无奈宣告失败的,不过6小天这种情况,虽然她也听说了关于6小天的一些信息,诸如资质不好之类的,但从心底,吴妍是不相信的,就算资质差些又如何,以6小天的筑基丹数量,也肯定会成功筑基。

  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6小天的洞府一直未见动静,她想要去看看6小天,又担心6小天刚好在突破的关口受到打扰,导致对方功亏一篑。还是再等等看吧,不管如何,总归不能让别人也打扰到6小天才是。虽然6小天洞府门口放了一只三阶巅峰的花豹,不过这只花豹只是象征性居多。

  “还是先去苏师姐的洞府坐坐吧。”吴妍转念一想这里是他父亲的地盘,其他人也打扰不到。这些天苏晴也来了几次,跟她问了一些关于6小天的情况,可6小天一直闭关不出,苏晴也只有跺足失望而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