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68章 后事
  灵霄宫坊市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几间酒楼上也满是消遣的酒客。天籁小说WwW.⒉

  “你们听说了没有,咱们灵霄宫可出了一件千年不遇的奇事。”在一家生意颇为不错的酒楼内,靠窗的酒桌边,一个穿着华贵的青年故意卖弄地道。

  “什么奇事?”同桌的几个酒客纷纷问道。

  “就是上次进入血色禁地获得筑基丹数量最多那个叫6小天的家伙,竟然到现在都还未筑基成功。”华贵青年开心地笑道,“6小天你们知不知道,他原本是望月城的一个散修,跟我一起进的灵霄宫。资质真是有够差的,当初我还得罪过他,听说他从血色禁地中出来的消息后,我可是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也真够衰的,几十颗筑基丹,竟然都失败了,真是浪费了那些丹药,暴殄天物。换了我,早就成功几次了。”

  说着华服青年又是庆幸,又是可惜。

  “就你?现在也不过炼气十一层,想要筑基只怕还得等个几年,还得有筑基丹。”旁边的一个年轻酒客虽然与华服青年认识,不过交情显然不是太牢靠,当下质疑道,“不过就算你到了十三层,恐怕到时候也未必能获得筑基丹。再说,6小天现在还不是没出来露面吗,他的闭关还未结束也说不定”

  “半年的时间,筑基再慢也早成了,哪用等到现在,要是成功了,早就出来招摇过市。只有失败了才会闷不吭声,说不定此时这小子筑基失败,已经无颜见人,夹着尾巴离开了灵霄宫也说不定。”

  华服青年一脸不屑地道,要是他成功了,早就大摆宴席,宴请所有亲朋好友,广而告之,灵霄宫其他新筑基修士,大大小小都会庆祝一番,他进入灵霄宫八年多,狐朋狗友都有不少。附近几个峰域筑基的修士他都知道,更何况同为青莲峰域的6小天。

  “看来要让你失望了,我不用夹着尾巴离开灵霄宫。”一道淡淡地声音从楼梯的走道上响起。

  华服青年几人看去,只见一名相貌略显青秀的青衣青年从楼梯上冒出头来。从其身上传来强大的灵压分明是一位筑基修士,而且听其语气,似乎是来者不善。

  “前,前辈在上,晚辈无知冒犯,还请前辈大人大量,饶过晚辈一马。”华服青年脸色刷地一下变得苍白无比,趴地跪在地上乞求6小天的原谅。虽然已经八年未见,但从眼前衣着普通的青年眉宇之间,他依然能看出眼前这人分明就是他刚才取笑的6小天。想到刚才言语上的冒犯,华服青年额头上冒起一阵阵冷汗。此时懊悔不迭,也顾不得丢脸,直接伸手啪啪啪地扇在自己脸上。

  “前,前辈!晚辈等无端在背后非议前辈,请前辈责罚。”

  另外几人也神情惴惴,一脸不安之色,纷纷向6小天请罪,虽然筑基修士也不能在坊市无端惩罚他们,但前提是他们得占着理上,现在不止背后非议人家,还被人抓了现象,官司打到哪里都是他们吃亏。再说他们背后的靠山比起一个筑基修士可差远了。哪怕6小天不亲自动手,也会有很多人乐意效劳。

  6小天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碰到当初一起拜入灵霄宫的世家子郭允,虽然对郭允他是一丝好感都欠奉,不过此时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人身上,此时还有正事在身,他不耐烦地挥手道,“行了,滚吧。”

  郭允抬起头来,一脸地难以置信,没想到6小天竟然这么轻易地便放过了他。其他人心里多少也有几分吃惊。

  “需要我再说第二次吗?”6小天见几人还愣在这里,脸色冷了下来。

  “是是,晚辈马上就滚.”郭允几人如逢大赦,庆幸地逃出了酒楼。

  “这几个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遇到一个这么好脾气的筑基前辈。”其他炼气修士私下里议道。

  6小天的眼神在酒楼里扫了一圈,目光落到靠角落,单独占了一桌,一个胡子邋遢,浑身是酒气的醉汉身上,直接走了过去坐下来道,“这位便是张阳炼丹师吧。”

  6小天一个人都不认识,他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到这酒楼里来。他在灵霄宫坊市转了一圈之后,并未现合适的炼丹炉。炼丹炉这种东西并不像武器一般量产,每个修士都需要武器,但并不是每个修士都需要丹炉。

  炼丹士用的他看不上,至于炼丹师。整个灵霄宫听说高级炼丹师只有一个,中级炼丹师仅有十几个。初级炼丹师也不过数十人。炼丹师如此少,丹炉自然也就不像灵器,法器那样有着广大的需求。因此获得合适的丹炉比获得合适的武器实际上要难得多。

  他在附近打听了一圈,也只听说有一个叫张阳的初级初级炼丹师,似乎最近出了一点状况,成丹率太低,接连炼废了十几炉丹药。都没有人找他炼丹了。张阳便成天在坊市买醉。于是他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了过来。

  “你是想找我炼丹?你找错人了,现在没人会再相信我,我也炼不出丹药来了,哟,还是个筑基高人,失礼了。”好半晌之后,张阳才睁着蒙胧地醉眼,迷糊地一笑,嘴上如此说,不过对于6小天并没有多敬重的意思。

  6小天也不以为意,炼丹师从来不会以修为论身份,对方以前是初级炼丹师,这个身份在灵霄宫就要比他这个筑基修士要吃香得多,“我自然不是来找你炼丹的,虽然不知道你身上生了什么事,我也不心过问。不过素我冒昧,你现在既然已经炼不出丹药了,丹炉可有卖掉的念头?”

  “想要我的炼丹炉,做梦!”听到6小天的话,张阳失态地站起身来大声道,接着将酒壶往嘴里一倒,却未能倒出半滴酒,张阳擒着手里的酒壶晃了几下,里面空荡荡的,自然是没有任何声响。于是他大叫道,“伙计,快,给我上酒。”

  一个掌柜打扮的中年男子,炼气中期,走到酒楼上先是对6小天施了一礼,然后面色不太好地看向张阳道,“张道友,你在我这里一起赊欠了三十七块下品灵石。小店小本经营,你看是不是先把帐给结了?”

  “还怕我还不起你们的酒钱吗?”张阳一听,顿时大怒道。

  “倒是不敢对张道友这般质疑,只是小店确实赊不起了,张道友既然支付得起,还请你先将之前的帐结一下。”中年掌柜语气平淡地道。

  张阳伸手一探储物袋,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哪怕是一些炼丹材料也已经变卖一空了。他不由颓然坐了回去。

  “这里是四十块灵石,多出的几块给他打点酒吧。”6小天将四十块在下品灵石放在桌上。

  “是,一定谨尊前辈吩咐。”中年掌柜连忙谦恭地道,心里暗道也不知这眼前的筑期前辈跟这张阳是什么关系。幸好之前对张阳还算客气,否则要是被这筑期前辈怪罪下来,他可吃罪不起。

  6小天点头,起身便往楼下走。

  “道友且慢!”

  “想通了?”6小天止住身形,他刚才放下几十块灵石自然是想给张阳一点好感,但也没抱多大希望。眼见得张阳态度有了些松动,他自然有几分高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道友且随我来吧。”张阳叹了口气,径直领着6小天离开酒楼,转过几道弯,来到一处破落的小院内。

  小院内还残留着一些丹药炼废的气味,从培元丹到元气丹这些都有。

  “你看看我的炼丹炉如何?”张阳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通体黑色晶莹,如同黑玉一般的丹炉。

  “昊龙石铸造的丹炉?以你初级炼丹师的水准,有这么好的炼丹炉,没理由炼制不出丹药来。”6小天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这种炼丹炉极为罕见,是炼丹炉中的极品。

  “以我正常的炼丹水准,炼制丹药自然是绝无问题的。但为了获得这只炼丹炉,我花费了近五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得到此炉,但却不小心遭了别人的暗算,被对方追杀,逃进了千年冰窟之中被冻伤了肺脉,现在的我已经对火力的感应已经低到了极点,再过一段时间,可能会完全失去感应力。”张阳脸上带着一丝恨意和痛苦。

  6小天一阵无语,一个炼丹师,失去了对火力的感应能力,那连炼丹士都不如了。

  张阳恨声道,“如果你能下毒誓,替我灭了那人满门,这只炼丹炉,我无偿给你,分文不取。而且是现在就给你。”

  “你的要求我无法答应,其实我倒并不是非要你这只炼丹炉不可,花上一些时间,我完全可以找一些炼器材料,让人给我打造一只出来。”6小天耸了耸肩,虽然张阳的遭遇不幸,但他并非是这种多管闲事的人,他对敌从不手软,但也不会轻易为了一只炼丹炉去灭人满门。

  “你就不想知道对手是谁,对方只是一个世俗国度炼气期的修仙家族,以你的实力,抬手间就可以灭了对方。”张阳连忙说道。

  “我并不是一个正义感泛滥的人,也不想卷进这种与自己无关的恩怨。对于你的要求,我爱莫能助了。”6小天摇头提步便欲离开。

  “等一下。”张阳在背后大叫道。

  “还有什么事吗?”6小天皱眉说道。

  “那咱们换个交易吧,我原本是越国人氏,踏上修仙之路后便远离故土,距今有四十多年了,原本育有一子,你若是能去越国一趟,看看我家里是否有灵根的子嗣,如果有,带回灵霄宫,收其为徒,好生照顾。我这只丹炉也可以交给你。”张阳气势陡然泄了下来道。

  “如果你的家人不愿意又该如何?你自己亲身经历,修仙这条路并不好走。”6小天说道,他并不愿意做强人所难的事。

  “随缘吧,如果他们不愿意也就算了。”张阳叹了口气。

  “这件事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做?”

  “寒气已经浸入我的五脏六腑,已经无药可治了,就算有,现在的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张阳苦笑一声。

  “如果有灵根,我可以带他们到灵霄宫,也可以让他们在我所在的山峰修炼,不过我现在还不打算收徒,你考虑一下。”6小天心里琢磨了一下,这次出门历练的任务,近一些热闹一些的地方已经给前面的修士小队给挑了。剩下一些偏远的地方,张阳口中的越国靠着北凉国。去一趟也不算多麻烦。

  “这,好吧。能得到筑基修士的顾拂,也算是造化了。”张阳思虑片刻,便伸手一托,黑色丹炉飘至6小天身前,“如果你一口答应下来,我反倒有些疑虑,至少看上去,你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我的后事,就拜托你了。”

  原来之前的只是试探,6小天闻言一笑,当然,如果他直接答应,这种试探也未必就是试探了。对于此人最想报仇,还是委托后事。并不关他的事,6小天取了丹炉后便直接离开了。

  青月峰,座落在青莲峰域的东北角地处相对偏僻,灵气分布适中。事实上6小天对于灵气的浓郁程度并没有太多的要求,他修炼所需要的灵力基本上直接从吸收丹药中获得。毕竟凭他的资质,直接从空气中吸收灵气,度来得太慢。靠这个度,他提升一层的修为估计得等到猴年马月。

  不过此时在青月峰脚下,却有一个青年弟子恭恭敬敬地守在那里,从空中御刀飞行的6小天看上去有些面熟。便降落了下来。一看豁然便是以前领杂役时对他颇有照顾的罗康,在罗康旁边,还有一个十五六岁,长相虽不算绝色,但也小家碧玉的年轻少女。

  “6,6师叔!”罗康看到6小天脸上先是一喜,然后连忙行礼道。

  “你怎么在这里?这位是?”6小天问道。

  “这位是家表妹,何丽萍,是,是想送来照顾,照顾6师叔饮食起居的,平时打打杂什么的,都可以。”罗康讨好地看着6小天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