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72章 七星阵

172章 七星阵


  “确实是对你身上的七星阵感兴趣。天籁『小说Ww『W.』⒉织神丹我自然是没有的,而且也没这么多灵石。”6小天说道。

  “既然这些都没有,那你还跟着我干什么?”秃头老者面现恼怒,原本他已经失望无比,只是没想到6小天一路跟来,让他绝望的心再次燃起了几分希望,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敢戏弄于他,若非这里是望月城内,不允许打斗,他都想出手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织神丹没有,不过养魂丹倒是有希望在近几天弄到手。不知是否可以代替?”6小天道。

  “养魂丹?自然更好,两天成不成?”秃头老者神色激动地道。养魂丹的功效丝毫不在织神丹之下,甚至尤有过之,能有养魂丹自然更好。

  “两天?不一定,这我可打不了包票,你要得如此之急,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实不相瞒,犬子遭遇强敌,使用秘术连续动用了两次七星阵,神识严重受损,现在已经是弥留之迹,现在仅凭着一口气吊着,两日之内还能勉强维持,过了两日随时可能身死道消。”秃头老者神色一黯,“若非如此,我也舍不得将毕生心血炼制而成的七星阵拿出来卖。”

  “原来如此,我也只能尽量在短时间将养魂丹弄到手了。你们住在哪里?我得来丹药之后好第一时间去找你们。”

  6小天问道,养魂丹炼制也颇为不易,差不多也要中级炼丹师的水准才能炼制出来,他现在的水准离中级炼丹师始终还差上一线,两天,对他而言确实是个不小的挑战。

  秃头老者说了地址,6小天便匆匆离去,一旦这秃头老者的儿子死了,自然也就没有再卖七星阵的必要,他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一日半之后,站在一所独立小院前的6小天心情畅快无比,不仅仅是他运气不错,成功地炼制出了养魂丹,另外也是炼丹术的再次提升,让他日后修炼在丹药上又多了几分保障。

  “是你,快,快请进!”秃头老者开门看到6小天时,一脸狂喜。

  “可是道友已经弄到养魂丹了?”秃头老者搓着双手,焦急之情言于溢表。

  “父亲,是不是丹药有着落了?”此时从院子一间房子里开门走出一个罗裙貌美少妇,脸上此时还挂着泪痕。少妇旁边还跟着一个十来岁的男童。

  “已经到手了,只不过你要求的灵石数量确实有些多了。”6小天点头然后说道。

  “不瞒道友说,犬子现在已经到了弥留之迹,只要能救犬子性命我便谢天谢地,哪里还能要求更多,就算只交换一颗养魂丹,我也认了。”秃头老者苦笑着说道。罗裙少妇也是如此神情。

  “我并非趁人之危的人,这里面是两颗养魂丹,另外我再给你们一颗筑基丹,总体上价值差不多,我们便算是扯平了。”6小在摇头,适当的便宜他会占,但趁火打劫的事,除非对方跟他有过节他才会干得干净利索。

  “感,感激不尽,道友日后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在,在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秃头老者激动得嘴唇直颤抖,在修仙界中,他见过太多临阵反水,两面三刀的人,事到临头,关乎儿子的性命,他就算被宰上一刀也只能认了。

  没想到他运气如此不错,此时他儿子伤势颇重,一颗养魂丹也许能救回儿子的性命,但未必能让儿子恢复如初,两颗就绝无意外了。另外还有一颗求之不得的筑基丹,如果折算成灵石,6小天也许稍占些便宜,但对于秃头老者一家人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罗裙少妇要领着男童给6小天磕头道谢,不过被他给拦住了。

  秃头老者让儿媳给倒在病床上的儿子服下养魂丹,原本面色灰败如同死尸的男子脸上明显多了一丝红润,如同游丝的气息也开始逐渐变强,趋向平稳。

  6小天得到七星阵的阵盘之后,秃头老者又给他细心地讲解了七星阵使用的一些窍门,并且还塞了一本书册给他。6小天不由想若不是他多给了两颗丹药,这秃头老者恐怕也未必会如此详尽的将七星阵中的窍门说给他听。

  七星阵,算是得手了,只是使用的代价颇大,非到性命攸关的时候,不能轻易动用。告别了秃头老者,回到住处的6小天一连十余日除了偶尔炼制几炉培元丹和养魂丹,剩下的时间都放在七星阵的钻研上。近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他对七星阵的运用大致已经熟络。

  “不愧是四阶杀阵中最为凶名昭著的阵法。”良久之后,6小天托着下巴,对于别人来说,使用代价特别大,不过对于他而言,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倒是裂神秘术,进入筑基期之后,可以再行修炼,如果继续分割出第二道副元神,七星阵的使用就更为便利了。

  6小天将七星阵书谱收起,一道传音符从院外飞来。

  “6师弟,我是荀师兄,现在手头上有些事情,怕是不能跟你们一起出去历练了,你们几人看着办吧。这出山门历练的任务,早就已经形势化了,你们去哪个世俗国家都是历练。田师妹与宋师弟我也已经通知到,各行其是吧,过三年,回去向仙宫登记一下便是了。”传音符里,荀修的声音显得十分不错。

  6小天记得荀修,田静与宋虎在拍卖会后也交易了几样灵物,看样子是忙于修炼上的事了。

  稍后不久,6小在又分别接到了田静与宋虎的传音符,也是各自有事。

  看来得独自前往了,6小天摸了摸下巴,外出历练的任务他倒不是非要亲自往规定的几个世俗国家跑一趟,不过北凉国老家,还有越国少不得要走一趟。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6小天便离开望月城,沿着当初来时的方向往回赶。比起以前不过一个炼气初期的修士,此时的6小天驭刀飞行,度快了何止百倍。

  凛冽的罡风刮得耳边呼呼作响,一口气飞出数百里,身后传来一阵异样的灵气波动,6小天眉头一皱,似乎有人在后面跟了上来,而且度颇快。

  看着脚下波涛纵横的大河,6小天嘴角一跷,没想到融水珠这么快就可能派上用场了。

  是谁跟着他?6小天有心想直接一走了事,但略一思索,还是搞清楚谁在惦记他来得妥当。当然,这也是他现在有了一定自保能力的情况下。

  钱大礼?又或者袁昊?袁昊现在应该还没筑基,他修炼到炼气十三层还需要一点时间。6小天脑海里翻阅着所有得罪过的人时,一个面色阴沉的青年已经御剑飞了过来。

  “怎么,不逃了?”阴沉青年冷笑着看向6小天道。

  “不知阁下为何从望月城一路追着我过来?”6小天打量着对方道。

  “自然是为了我那死去的弟兄报仇。”阴沉青年森冷一笑。

  “死去的兄弟?”6小天一阵沉吟,应该是在血色禁地中被他杀死的人了,那种人吃人的地方,他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了他。

  “怎么,想不起来了,古剑宗,在传送阵上,死在你手里的古剑宗精英弟子孟浩。”阴沉青年杀气盈然,“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你确定你能对付得了我?”

  “你以为你在血色禁地中能杀死我的弟弟,便能吃定我了?你6小天的名头,我早已经托人去灵霄宫打听过了,不过一名普通弟子而已,只是仗着身上的几件法器,才会在........”

  这人的废话倒是挺多,既然找他报仇,说这么多有个屁用,不好,缓兵之计,6小天面色微变。

  “怎么,现在才反应过来,看来你也不过如此。”阴沉青年看到6小天微微一变的脸色,知道对方已经有所察觉,不过此时天边已经传来了一阵法力的波动,他的同门很快就要来了。

  “你另外还有同伙,但我也不是毫无准备。看暗器。”若非已经有了退路,6小天也不会在这种毫不熟悉的河边等对方。6小天冷笑一声,伸手挥出数十颗罗烟果,对着阴沉青年疾射而去。

  阴沉青年冷哼一声,手中长剑连挥,一道剑幕将这几十只黑乎乎的小圆球击碎,其中散出大量的黑烟。这些所谓的暗器竟然只是些罗烟果,真是狡猾。在这种空旷的地形下,罗烟果想要挡住一个炼气修士片刻都不现实,更何况一个筑基修士。他只是一挥手,一股飙风刮出,直接将黑雾吹向涛涛河面。黑烟散尽,神情冷峻的6小天已经冲向离得最近的一片小树林。

  “想走,做梦!”阴沉青年冷哼一声,只是见对方逃走的度,并不快,阴沉青年没用多少功夫便追了上去,如此轻易就追上了,会不会有诈?阴沉青年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不过身后他的同门师兄已经赶了过来,管他有没有诈,他们都是刚进入筑基期的修士,难道对方还能以一敌二不成?阴沉青年手中长剑御空飞出,直取6小天的背部。转瞬之间,长剑透体而入,不过这个神色冷峻的6小天也支离破碎,原地一点血迹都没有。

  “孟宽师弟,怎么回事?”此时一名身材矮小的青年男子已经赶了过来。

  “被这小子使诈逃走了,刚才四周无比开阔,就算他用土遁术,也逃不了多远,而且土遁术的法力波动绝不可能瞒得过我。”孟宽脸色难看无比地道。

  “这地方如此开阔,除了这片小树林,对方根本无处藏身,八成是逃到了河里。”矮小青年吕荃转身看向宽达近百丈,滔滔流水的河面。

  “河中也有妖兽,就算是水性修士,如此短的时间里,在河中也绝对逃不远。咱们分头追。”孟宽此时也反应过来,立即决断道。

  “这融水珠在水中确实是好用无比。”此时的6小天在水中没有丝毫障碍,感觉跟在6地上别无二致,融水珠将他幻化成一只黑水妖鲵的模样,在水中行进的度比起在空中御剑飞行,也不遑多让。在孟宽与吕荃两人反应过来,分头而追的时候,他已经逃出了一段不短的距离。

  哗哗.....

  在如此宽阔的河流之中,妖兽的数量并不少,孟宽一连击杀了河中的几头低阶妖兽,不过浮起来的只是几只普通的水系妖兽。

  跟丢了,孟宽泻愤地对着滔滔河流斩出了数剑,溅起大量的河水。

  大河之上,一条载着几十人的客船,正往河对岸划去。不过刚驶到河心,船下便出现了了一道巨大的漩涡,紧接着一只巨大的阴影出现了。

  “哇,好大一条章鱼!”在船一个五六岁的女童惊奇地看着船下出现的一条体形比起客船还要大的章鱼。

  “囡囡,回来!”一个年轻妇人面容惨淡,大叫着扑下船。

  哗地一声,巨大的章鱼触手已经将女童卷起。

  “啊,章鱼妖!”整艘客船上的数十人看到如此巨大的章鱼触手纷纷惊骇大叫。

  “妈妈,妈妈!”被卷起的小女童此时被吓蒙了,甚至忘记了害怕。

  章鱼妖的其他触手已经卷住了整艘客船,体形适中的客船在章鱼妖的摇晃之下,如同怒海下的扁舟,随时会倾覆其中。

  “囡囡----”年轻妇人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章鱼妖卷着往口里送,出撕心裂肺般的吼声。

  章鱼妖得意地怪笑,不过那难听的笑声才刚出,一道锋利得让它几乎掀不起丝毫抵抗之心刀气从河底冒起。

  哧地一声,一刀分水,掀起大量的水花,那客船原本被解手卷起,眼看着要失重般地坠入水中,此时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托起。

  客船上惊魂未定的人们还未明白生了什么事,河中已经浮起两半比客船还大的章鱼妖尸。

  哗,一个青衣青年脚踏金刀从河底中冒出,左手轻轻一送,便将惊魂未定的女童送回了客船上。附近倒是只有这只章鱼妖兽,破水而出的6小天便直接御刀破空离开了。

  “仙人,是仙人救了我们的性命!”客船之上,数十名渡河人吃惊之下,纷纷感激地在船板上跪下。年轻妇人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女儿,唯恐再次失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