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73章 千竹教

173章 千竹教


  “虽然这融水珠价格也不低,能避免一场恶战也是值了。天』『籁小说Ww”

  6小天将色泽变暗不少的融水珠重新收好,没想到这玩意刚买下来便派上了如此用场,用来在水中逃逸,倒确实是件很不错的宝物。至于之前那头章鱼妖兽,只是三阶,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将其铲除,算不件什么大事。自然也不用事后留下来,接受那些村民的顶礼模拜。

  咦?6小天正欲离去,忽然看到几里外一阵飞沙走石,法力四射。这动静绝对是筑基修士弄出来的。不过观其气势,对方的修为恐怕也不比他高多少。

  原本抱着对争端敬而远之的态度,不过转念一想,修仙之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若是事事都想着退避三舍也是不成的。

  于是6小天将自身法力的波动调整到最低,开始朝打斗的中心接近过去。

  行了数里,6小天藏身于一处小土坡后,看到一个御剑白衣男子此时身上染血,正与一只两丈余高铜人机关傀儡战作一团。一个满脸腊黄的中年男子坐在铜人的肩膀上。

  机关铜人手持一柄法器大铜锤,舞得虎虎生风,力大势沉,大铜锤一击之下,将白衣男子打得吐血击飞出数十丈远。

  “居然敢挡我的道,真是不知死活,若不是大爷有些寡人之疾,没注意中了你的圈套,早就将你收拾了,还能让你等到现在?”腊黄中年骑在机关傀儡上狞声一笑,“也罢,等本大爷先解决了你,再去享用你的夫人和你的同门。”

  惭愧,经腊黄中年这么一提醒,6小天四下搜寻之下,这才现草丛间竟然还躺着两个妙体横陈,衣不蔽体,其中一名娇艳女子已经不着片缕,此时满脸绯红,眉带春色,显然中了腊黄中年的手段。而且这名女子他还认识,正是以前在望月山脉中与他一起组队过,身材惹火的王媛。6小天何曾见过如此香艳的场面,玉体横陈的场景,让他喉咙一阵干涉,咬了一下舌尖才将目光移开。

  “你做梦,等我的两个同门师兄赶来,你插翅难飞。”白衣男子挣扎着从地面重新站起来,还没站稳,铜人傀儡一锤砸下。白衣男子再次狼狈奔逃,铜锤打在地上,炸出一个数丈方圆的深坑。巨大的冲击让没飞出多远的白衣男子再次受到波及,跌跌撞撞地在地面翻了几个跟头才止住。

  “做梦?你以为你那两个同门师兄还能活着干到这里来吗?”腊黄中年嘿然笑道。

  “南武国是我们虚天门的所辖范围,三个筑基弟子都死在这里,我虚天门的金丹老祖一定会前来视察,你们这些千竹教的余孽迟早都是死路一条。”白衣男子惊怒交加地叫道。

  以炼制傀儡而出名的千竹教?听说早已经被众门派赶出了望月修仙界,已经进入南荒。6小天心头一震,想到万年前望月修仙界的一桩大事。当时古剑宗还不是望月修仙界的第一大宗门,而是千竹教。据传千竹教有一尊化神级傀儡,横扫四方,想要一统整个望月修仙界。接连击灭,降服了十数个门派。后来不知何故,化神级傀儡毁于一场雷云风暴之中。被整个望月修仙界剩下的数十个仙门群起而攻之,最终千竹教损失惨重,率残部逃入南荒。

  “可惜这一天你是已经看不到了。”腊黄中年冷哼一声看着摇摇欲坠的白衣男子,厉喝道,“去死吧!”

  在腊黄中年的操控之下,铜人傀儡一锤挥出,不过那只大锤却打了个弯,从铜人傀儡手里飞出,砸向6小天的头顶。

  竟然被他现了,6小天略微惊讶。看来这个腊黄中年倒不是个简单角色,就算是在作战时,仍然保持着对四周的警惕。只是这铜人傀儡虽然厉害,不过还没有到完全碾压他的程度。

  6小天冷哼一声,裂地刀陡然炸开一团金色锋芒,刀锋暴涨十数倍,直接斩在那黄色大锤之上。

  同时整个人从土坡后蹿出,另外一柄金色飞剑飞出,直接刺向那铜人之上的面色腊黄中年。

  那铜人傀儡竟然伸手一拍,直接拍在金色飞剑之上。

  啪地一声,黑色飞剑寸寸碎裂,里面露出一支黑色飞剑,气息豁然强大了十数倍。正是6小天给黑色飞剑重新炼制了剑外剑身。如此近距离下,6小天不信对方未必还有招能撑下来。

  果然,腊黄中年面色一惊,不过就在黑色飞剑距离对方只有数尺时,腊黄中年竟然分出两个人,同时从铜人傀儡的肩膀上一左一右飙射而出,姿势完全一样。

  “傀影术!”6小天惊呼一声,他在望月山脉中杀死的那个大额怪人所得秘术竟然与千竹教的人有关。两个完全一样的人影,6小天跟其他人一般,都稍稍一怔,只是这一怔的功夫。

  铜人傀儡已经再次一拍,将黑色飞剑拍飞。

  这铜人傀儡竟然如此厉害。黑色飞剑虽然不及裂地刀锋锐无双,才浅浅地在对方掌心留下一道白印。但终究也是一件威力适中的法器,以肉身硬扛法器,他现在可已经是筑基修士了。

  “你竟然知道傀影术,看来你果然与我千竹教失落的秘术有关,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小子,就算现在你逃走,也要面对我千竹教永远止境的追杀!除非你将获得与傀影术一切有关的东西全部都交出来。”

  腊黄中年唯恐座下的铜人傀儡有损,召回铜锤之后。挥锤便击飞了金色飞剑。不过对于裂地刀,他也不得不打起几分精神应付。6小天吃惊,他心里何尝不是惊骇不已,这青年看似年轻,竟然有如此阴险的手段,剑中藏剑,而且气息根本让人感觉不到丝毫异常,若不是傀影术让对方失神一瞬,他现在恐怕已经身异处。不过好在他已经侥幸应付过来,而且还从对方嘴里得知千竹教失落在外的传教秘术的消息,也算是因祸得福。

  6小天看了白衣男子一眼,对方此时已经受伤颇重,原本只是一口气支撑着,此时看到竟然杀出一名救兵,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强提的一口气泄下,整个人便颓然倒在地上昏死过去。看来与其联手的想法是完全落空了。

  将与傀影术有关的一切都交出来,恐怕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与傀儡娃娃有关吧。相较傀影术,傀儡娃娃才是让金丹修士也为之疯狂的宝物。只可惜大额怪人已经用掉了,他得到的只是傀儡娃娃的炼制之术。

  6小天哼一声声,他可从来不会将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心慈手软上。刚才试探了一下,这个铜人傀儡也不过与他正常的实力相当。毕竟裂地刀也是件极为厉害的法器,对方也只是个四阶初期的傀儡师,仅此而已。

  此人还有同党,时间绝对拖不得了。6小天眉头一拧,伸手凌空向上,然后陡然翻转,那巨大的铜人傀儡罩下。

  腊黄中年正要操控着铜人傀儡挥锤朝6小天打来,只见对方冷冷吐出“寒荒印”几个字,翻手之间,一只数丈见方,上面遍布着神秘符文的寒冰大印凭空出现,从头顶上砸落下来。寒荒印出现的一瞬,地面便因为这四方大印上带来的奇寒出现了一层厚厚的冰晶,并且迅地向四周漫延开去。

  “该死,这是什么法术?”腊黄中年打了个寒颤,连忙给自己施加了一个火灵罩,用来抵御这种奇寒。他虽然也是筑基修士,不过主攻机关傀儡,战力大半都在身上这只铜人傀儡之上。他的身躯可扛不住如此奇寒。他能肯定,这只任空出现的寒冰大印绝对不是什么法器造成的。是一种极为厉害的中阶法术。见所未见。必须打碎这大印。

  腊黄中年一咬牙,控制着铜人傀儡,一锤向上砸去,正中那寒冰大印。

  轰地一声,势大力沉的一锤如同打在一座小山之上。上面碎裂了一层厚厚的冰块,不过巨大冰印上法力一阵环绕,碎裂掉的冰块重新又涨了出来。铜人傀儡双手持锤顶住寒荒印,力大无比的傀儡,竟然也无法将这大印击飞。

  法珠技能中的寒荒印果然厉害无比,丝毫不需要额外的准备便能瞬的法术,6小天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寒荒印”先消耗的是法珠里面蓄积的法力,虽然此时与对方的铜人傀儡继续僵持,但6小天丹田内的法力却是一时无损。

  当然,铜人傀儡消耗的是眉心那块上品灵石,腊黄中年暂时也没有额外的消耗,只是始终需要神识操控铜人傀儡。可此时已经分割出副元神的6小天在控制寒荒印作战的同时,完全有能力分心二用。

  嗖!在寒荒印与铜人傀儡僵持不下的时候,裂地刀化作一道金光直接斩向腊黄中年的眉心。

  腊黄中年吓了一跳,没想到6小天施展如此厉害法术的同时,竟然还可以丝毫不受影响的控制那把犀利非常的金刀。铜人傀儡作战虽然不需要消耗他的法力,但也需要神识控制。他倒是还有余力控制其他的机关傀儡,但也绝不能如同眼前这名青年这般轻松。

  此时铜人傀儡被寒冰大印压下来,根本无法脱身,腊黄中年面色剧变之下,再次控制铜人傀儡出一圈土黄色的光罩,只是光罩并没有挡住裂地刀片刻,便被一刀穿过。

  腊黄中年神色惊慌,取出一件短刀法器勉强挡住了裂地刀,只是他一个机关傀儡师用兵刃搏斗终究是差了少许,而且分心之下,铜人傀儡的巨大体形也被世大冰印给镇压得身体一矮。

  最终,在腊黄中年分神之下,裂地刀一刀穿过了他的胸口,沉重的尸体摔倒在地上,他的元神却从失去生机的身体里逃了出来,“小子,你毁我肉身,又得到了我千竹教的传教秘术,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千竹教也会将你们找出来抽筋扒皮!”

  腊黄中年的元神小球度比起裂地刀还要快上一筹,6小天也追之不上,对于这种情况,6小天并不感到意外,机关傀儡师要操控傀儡,元神通常比同阶的修士要强上几分,而且与炼气期修士不同,筑基修士的元神已经得到大幅度的强化,肉身殒落之后,也可以离体一段时间,只是在这段时间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躯体夺舍,仍然逃不过魂飞魄散的下场。

  千竹教,早就被赶出了望月修仙界,想要杀回来,也要看望月修仙界的数十个门派答不答应。6小天冷哼一声,至于找他报仇,也不止千竹教一个了。倒是这个铜人傀儡着实不错,6小天将腊黄中年尸身上的储物袋取下,然后将铜人傀儡收进储物袋中。

  一场打斗虽然激烈十分,不过爆的过程却非常短暂,王媛与另外一名同门之前中了腊黄中年的手段,被下了些春药,被6小天施展的寒荒印的奇冷冻得恢复清明,连忙三两下将衣物穿好。

  王媛脸上略微有些羞色,且带着丝媚意地看向6小天,跟她现在的那个道侣比起来,6小天无疑要强多了,只是让她诧异的是,她看6小天倒是觉得有几分面熟。

  这女人性子倒是跟以前一样,为了自己想要的,不惜牺牲自己的色相。6小天刚才的一点躁动此时反而平息了下去。

  “师弟,你怎么搞的....”不远处,两个人破空飞来,为一名中年短衫汉子,后面一个皮肤与腊黄中年差不多的男子一前一后。

  “糟糕,这家伙的同门来了。”6小天面色微变,直接转身便走。

  王媛与另外一名女子也吓得花容失色,甚至来不及去救白衣男子,两人对视一眼之后便各奔东西,分开逃也许还能逃得一条性命,聚在一起,生还的机率至少要降低一半。

  不过逃了一小段,让她们两人稍微心安的是两名千竹教的人直奔6小天而去,并没有将精力浪费在她们这两只蝼蚁上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