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74章 横尸遍野

174章 横尸遍野

  一路御刀飞行的6小天心里直叫晦气,从灵霄宫到望月城是一路顺丰,无风无浪,但才出望月城,先是被古剑宗寻仇的人从后面跟上,紧接着又遇见这几个千竹教的弟子。天籁小  说WwW.』⒉若不是对方几个人是分开的,恐怕他现在情况会更坏。先逃一阵,若是这两个家伙真一路死咬着不放,狗急也有跳墙的时候,说不得后面只有回过头来跟对方拼上一拼了,呸呸,应该说是被逼上绝路,狗急跳墙几个字用在自己身上可不怎么合适。

  看来当初真应该就呆在望月城,或者是等到田静,宋虎处理完琐事再一起行动,否则此时也不会陷入孤身作战的境地。

  让6小天失望的是身后两名千竹教的人似乎并没有放弃的意思,好在两人追击的度也不比他快。

  “岳师兄,怎么办,这小子度不慢,咱们两个又不以度见长。这样下去恐怕追不上。”牛景泰踩着一柄飞剑,面现焦急之色。

  “可惜我的雷鹰傀儡被虚天门的那个家伙击伤了,否则要追上这小子也不过是片刻的功夫。这小子实力不弱,连陶师弟都殒落在他手里,只来得及逃出元神。咱们两人必须合力才有取胜的把握,事关千竹教传教秘术,不管怎么样,都要追下去,现在教主之位空缺,师傅正在与白副教主争夺掌教之位。咱们两人若是能把此人逮住,师傅登上了掌教之位,还怕少了咱们的好处吗?”岳松咬牙先是咬牙切齿,然后又分析了其中的要害道。

  “可惜这次只有咱们师兄弟三人到了望月城。”牛景泰愤愤然道,“这样子咱们可追不上对方。”

  “若是其他人也来了,这功劳,咱们还能独吞吗?”岳松翻了记白眼,“这小子只有一人,耐力有限,你先到我的剑上来,由我御剑飞行,你则闭目养神,咱们轮流负责追击,这小子就算有再多的灵石补充,但御剑对神识的消耗,也根本无暇补充,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这样御剑飞下去。”

  牛景泰顿时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他们两个可以轮流休息,但对方却没有休息的时间。

  岳松飞剑上虽然多了一人,但一百多斤的重量,对于筑基修士而言,没有太大的影响,仍然能一直紧咬着6小天的尾巴,一路追上去。

  不过随着追击的时间越长,岳松与牛景泰两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们已经轮换了几次,在前面御刀飞行的6小天度却一直不见稍慢半分。两人不由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他们御剑飞行得太久,神识都会疲倦异常,必须要轮换着休息。对面的6小天元神究竟如何强大,才能做到这般地步?

  “如果此人是千竹教弟子,其实力恐怕能横扫任何同阶修士。陶师弟栽在他手里真是一点都不冤。”牛景泰阴沉着一张脸道。

  “就算元神是同阶修士的数倍,也有个限度,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跟咱们耗下去。”岳松一咬牙,继续坚持。

  6小天的神识自然没有同阶修士数倍那么强,就算强上几倍,也不可能坚持如此长的时间,只是刚好他修炼了裂神秘术这种极为罕见的神识功法,分割出主副元神之后,可以相互交替着控制飞剑,轮换着休息,否则早就因为神识消耗过度不得不停下来了。

  只是这两个狗皮膏药倒是颇为烦人,甩也甩不掉,看来实在不行就只能再打个弯飞回望月城了,否则一直这样逃下去也不是个事。

  只是这样一口气飞出了数千里,6小天如此盘算着时,却陡然下方一片阴森的煞气直冲云宵。世俗国度什么时候有了一片如此鬼气阴森的地方?

  6小天吃了一惊,控制着裂地刀下降高度,现下面四处都是一片不毛之地,仍然被火焰焚烧的村落,遍地的尸骸,残肢断壁,光是露在地面的尸体,一眼望去便是数以十万计。有平民的,也有世俗士兵的。看下面四处的战马残尸,到处锈迹斑斑的刀枪剑戟,还有残破的军旗。看来这里是世俗国度进行过惨烈的交战。

  又一路飞了上百里,在几座山岭的险峻雄关之上,城墙下的尸体几乎堆得快与城头平齐。在距离雄关近一点的平原大城,他看到了数十万的平民四处横尸,应该是遭到了战胜一方的屠城。

  半个时辰后,那座城头,城墙之下满是尸骨的雄关竟然又出现在了眼前。6小天眼神陡然间变得凝重起来,他刚才一直朝前在飞,但又兜了回来,只能说明一个严酷的事实,他迷失了方向,在世俗国度,让一个筑基修士迷失方向,是件极为诡异的事。

  就在他诧异间的功夫,雄关的城头上,几具尸体似乎动了几下,莫非诈尸不成?或者是有幸存下来的人,6小天再一眼看去,尸山中爬出几具森森白骨,而从凡人的尸体上,冒出一点绿色尸火,向雄关附近的密林中飞去。

  6小天施展灵目术一眼看去,只见密林间,两个身披黑袍的家伙,各自左手托着一只蓝色小瓶,从尸体上冒出的绿色尸火似乎受到某种牵引,不断地向蓝色小瓶中飞来。而那几具从尸堆中爬出的白骨骷髅也一步一趋,来到两名黑袍人身后,与他们身后的数十具白骨汇聚在一起。

  这此战场如此浩大,出现一些鬼修也不足为奇,只是不知道这种战争到底是世俗国家为了争夺疆土,还是鬼修别有用心的推动?6小天心中一寒,他在灵霄宫以前一些修士传记中就曾看到过一些有关的记载,尸气越重,死人越多的地方,往往也倍受鬼修喜欢。只是鬼修所出现的地方都象征着死亡与灾难,所以往往会受到其他门派的敌视。很难在望月修仙界生存,只有一些死域,才是鬼修的天下,这里已经俨然是一片小型的死域。

  不过鬼道的功法一直在修仙界存在,有些肉身被毁,或者不甘魂飞魄散转入轮回大道的修士转修鬼道功法。因此望月修仙界虽然对其敌视,但也无法将之禁绝。

  世俗国度方圆千里之内,处处烽火,满地尸骸,逐渐转变成一片充满着死气之地,哪怕是他一个筑基修士看来,内心也震骇不已。以此地死气之浓郁,便是他也极难再感受到空中灵气的波动,感观大受影响。出现什么厉害的鬼物也绝不稀奇,6小天虽然有心返回望月城,但人生地不熟之下,闯入此地,受此地死气影响,竟然一时间失去了方向,在找到出路之前,只怕暂时也无法离开。

  不过这复杂的地形还有死却倒是为他提供了一定的掩护,可以遮掩住他御刀飞行时造成的法力波动。当务之急,还是先甩开身后那两个千竹教的人再说。6小天略一思索,便降落在地,遁入了下面雄关之下的藏密山林之中,并且潜进了一处山石掩盖之地,将身上的法力波动收敛到最低。

  “咦,那家伙到哪里去了?”岳松与牛景泰两人从空中降落下来,他们一路追过来,倒不是一直有看到6小天的背景,事实上在他们更换休息的时候,6小天往往能趁着他们交替的人手多跑出一段。只是每个修士催动自己法器的同时,造成的法力波动都不一样。两人能循着这股波动一直不远不近地坠在6小天后面。

  只是进入到此处之后,原本那不算太强的法力波动很快便被此地的死气给淹没,就如同雨水冲刷了行人在路上的足迹一样。

  岳松与牛景泰两人分别动用灵目术,同样也看到了密林处的两个鬼修及身后的数十具骷髅。

  “不好,筑基修士,快去通知师傅。”密林处的鬼修几乎也在同一时间现了岳松与牛景泰,神情慌乱无比地带着数十具骷髅向崎岖不平的幽深山道处逃去。唯恐两人追上来。

  只是的岳松与牛景泰两人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这两个鬼修与骷髅身上。岳松只是冷哼了一声,便一左一右,开始继续搜索,此地虽然鬼异,不过他们两个筑基修士,倒不至于怕了两个普通的鬼修。

  这片死域倒也并非完全没有用处,至少暂时甩脱了千竹教的两个家伙,6小天暂时松了口气,呆在这种地方让他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好在他已经习惯服用丹药来修炼补充灵力。否则只怕会更不习惯。

  6小天琢磨着现在出去搞不好又会撞到那两个家伙,而且这片大战过后造成的死域占地如此广阔,上面的修仙门派竟然一无所知,还赶在各派筑基修士纷纷出山历练的时候也未见其他门派的修士赶来,就由不得6小天不觉得奇怪了。也许是负责巡视的筑基修士去别处游山玩水,并未正常巡视。也许是跟他一般被困在了此地也说不定。

  打铁还需自身硬,不管如何,还是暂时先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再说,6小天可是一直都记得刚得到的那具能力敌他的铜人傀儡。

  《傀儡机关术》《明神决》

  《傀儡机关术》里面介绍的是一些傀儡制作与操控之法。有的神识强的能同时控制两头机关兽灵活作战,对付同阶的其他修士确实能占不少优势。

  《明神决》则是强化神识的。从炼气期到金丹期的功法都有,颇为完整。6小天特意在灵霄宫的藏书殿中找过类似的功法,基本上只有修炼至筑基期的。看来千竹教这种注重神识功法的教派在神识类的功法上比起其他门派确实更为完善。

  除此之外,便是铜人傀儡身上的几个零部件,一旦铜人傀儡受到损伤,可以及时进行修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炼制傀儡的材料,数百块中品灵石和几块上品灵石,还有一些修炼,疗伤所用的丹药。

  这部傀儡的炼制之术可以一直炼制到相当于筑基后期的傀儡。上面介绍到筑期用的几种傀儡的炼制材料五百年份以上的铁杉木,或者寒铁木,质地十分坚硬的灵木,只要他愿意,甚至可以用灵石催熟到上千年份。

  不过傀儡的炼制不是一两日可以完成的,钻研进去恐怕也不是三两年能将技艺提高。这炼制傀儡的事完全可以交给望月城,或者是灵霄宫擅于炼器的作坊去做,而他只要学习一些比较简单的修补之术,可以偶尔更换一下零件,然后精通对傀儡的操作,方便直接用于作战便可。因此真正有大用的是《傀儡机关术》中的傀儡操控之术,还有《明神决》这部可以强化神识的功法。

  《明神决》一起分为九层,一到三层是炼气期的功法。以此时6小天的功底,修炼起来相对容易。只用了十数日的功夫便修炼到了第二层,虽然并未感觉到神识比起之前强大多少,不过却明显要凝练了几分。尤其是比主元神稍弱的副元神,受益颇多。

  “嘎嘎,没想到望月修仙界竟然有这样一处死域,虽然不比修仙者,不过这些世俗凡人胜在数量多,倒是有些用处。”就在6小天修炼明神决,并且熟悉傀儡操作之法时,一道血影至空中闪过,血影中隐隐出现了一只骷髅残影,度虽然不算太快,但行踪飘乎不定,十分诡异。

  而此时,在距离山上雄关百里外的一座深山破庙之中,一名双眼凹陷颇深的黑衣老者,面容枯瘦,形如厉鬼。五指瘦如枯枝,此时黑衣老者双手展开,一团绿火从眼前的尸堆滚过,数百具尸体化为灰烬。

  “我的阴噬尸火总算是要炼成了。”双眼凹陷的老者出一阵难听之极的笑声。

  “师,师尊,不好了!”片刻之后,一名黑袍男子神色惊慌,胸口淌血,跌跌撞撞地逃了过来。

  “什么事,你倒是受伤了?我的那个二徒弟呢?”双眼凹陷的老者葛长亭一双眼睛散着渗人的绿光。

  “有两个筑基修士闯入此地,二,二师弟逃跑不及,被他们杀死了。”黑袍男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噢?是吗。”葛长亭听说二徒弟身死的消息,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嘴里低声沉吟了几句,“两个筑基修士,连这个不成器的大徒弟都能逃脱,想必也高明不到哪里去,正好用来祭炼我的阴煞尸火。这死域对我还有些用处,若是那些仙宗门派闻讯而来,倒是件麻烦事,先宰了这两名筑基修士,能拖多久是多久。”

  说完,葛长亭大袖一卷,将黑袍男子卷起,然后双手一振,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向黑袍男子所说的方向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