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76章 绿甲再现

176章 绿甲再现

  流水击石之声从空中宣泄而下。天籁小说Ww百余具骷髅动作齐齐一滞,6小天面色一喜,冰魄玄音果然生效了。不仅对普通低阶修士和妖兽有效,对这些骷髅也有效。

  这,这又是什么法术?葛长亭惊惧无比,刚才还指挥自如的百余具骷髅竟然齐齐失控,似乎被一波神识影响到了,想要消除这波神识攻击的影响力对他而言并非难事,可难的是同时他要应付空中自上而下压迫而来的凌厉攻击,根本抽不出空来。

  哗,高大一点的骷髅已经被压下来的寒冰大印给压垮了一截,葛长亭逃跑不及,顶着一把弯勾法器,勉力抵挡着寒冰大印。

  金光闪过,裂地刀已经绕过寒冰大印,斩向葛长亭的胸口,一招鲜,吃遍天。之前杀腊黄中年也是这招。

  葛长亭吓得浑身一抖,伸脚一踹,将自己的徒弟踹了出去,他怎么都没能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会如此可怕,跟他战斗比起之前碰到的那两个还要艰巨得多。那两人好歹还被他打跑了,可面对此人,他却只能穷于应付,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事实上葛长亭是被6小天一连串凌厉的攻击给吓住了,6小天虽然厉害,可也很难斗得过岳松与牛景泰的联手。因此在杀了腊黄中年之后才一路逃了好几千里,来到这遍地尸骸的地方。他之所以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压制住葛长亭这名鬼修,因为这百余具骷髅与阴煞尸火配合才是葛长亭的最大手段,阴煞尸火对6小天影响也不小,只是短时间内还破不了6小天的护身灵罩。而百余具骷髅由于等级比起筑基修士要低了太多,被冰魄玄音克制住,根本没挥出多大作用。触不及防下,葛长亭很容易便陷入全面下风。

  哧地一声,被葛长亭踢出去的弟子毫无悬念地被裂地刀一刀两段,尖利的惨叫声传出十数里之远。

  听到惨叫的岳松与牛景泰两人同时变色,“难道是咱们追击的那小子落到了那鬼修的手里?”

  “该死,那鬼修如此厉害,一理他得到我教秘术,凭咱们两人再想夺回来可就难如登天了。走,杀回去,那小子手段非比寻常。鬼修想拿下他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御空飞行过去容易惊动对方,咱们下到地面,过去也用不了多久。”岳松面色一沉,返身往回疾飞。

  “不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搞不好咱们能将两人都同时拿下来。”牛景泰点头同意,而且回去就算讨不到便宜也没什么,他们想走鬼修同样也留不住。

  两人一前一后,只是在牛景泰奔出一段距离之后,陡然间从下面的死人堆里面搭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牛景泰悚然一惊,想也不想,挥剑便往下斩去。灵剑透体而入,脚下的手却仍然死抓着不放,同一时间,在附近一株槐树下,血光一闪,一具绿甲骷髅怪笑着从血光中冲出,眨眼间便飞越过数十丈的距离,骨枪挑开了牛景泰手中长剑。

  未等牛景泰有更多的反应,甚至刚转过头的岳松也根本来不及救援,陡然间从死人堆里爪出一具面色惨白得毫无血色,胸口皮肉翻开,甚至露出了里面的内脏也没有滴血流出的青年,一只手直接捣破了牛景泰的护身灵罩,活生生地插进了牛景泰的胸口。

  牛景泰凄厉的惨叫声甚至压过了之前葛长亭的弟子。

  “牛师弟!”回过头的岳松没想到倾刻之间便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故,牛景泰的元神离体飞出,但却被早有准备的绿甲骷髅挡在身前,绿甲骨骼手中血色大幡卷动,旗幡卷动之间,血腥逼人,似乎有无数冤魂厉鬼在嚎叫。无数只冤魂张开大口争先恐后地朝牛景泰汹涌而来。

  “如果不想就此形神俱灭,你就必须得在我的血隐幡内不停地吞掉其他生魂。”绿甲骷髅渗人地笑着,已经转向岳松,“又一个筑基修士,不错,真是非常不错。”

  看到那个皮肉翻卷,尤如行尸的青年从尸堆中爬出,再加上眼前的这只绿甲骷髅,岳松心胆俱寒,将法力激到最大地步,竭尽全力地向前逃去。牛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连元神都被收走了,恐怕他也好不了多少。眼前的绿甲骨骼比起之前的鬼修还要可怕百倍!

  “想逃?嘎嘎。”绿甲骷髅血色大旗一卷,御空飞行,紧随其后,不过看其模样,多少有点猫戏老鼠的意味。

  牛景泰的惨叫声也犹在6小天与葛长亭的耳畔。

  是之前追击他的人之一,两人联手尚且不敌,这片死域另有其他凶险的存在。6小天面色微变。此地不宜久留。裂地刀斩了葛长亭弟子的之后,再无停滞直取葛长亭级。

  葛长亭急中生智之下,身体一矮,整个人被寒荒印砸地了土地山石之中。地面的阴煞尸火在寒荒印的刚猛一砸之下,向周围翻卷激荡开去。那些还未回过神来的骷髅被纷纷砸碎在地。

  一道吐血的影子从十数丈外的地面再次蹿出,体表,眉骨之上结着一层冰晶,显然被寒气所侵。

  想逃可没这么容易,裂地刀再次一闪,葛长亭好不容易逃过这一击,才刚蹿出地面,便被裂地刀腰斩而过。不过鬼修的生命力到底非普通修士可比,葛长亭怪叫一声,连那些剩下的骷髅也根本无法顾及便向远处逃去。

  还是给这家伙跑了,6小天怒哼一声,刚才那惨叫分明是千竹教两人中的一个。此地凶险无比,如果情形允许,他不介意除掉这名鬼修。可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可没有那份舍弃自己也要除魔卫道的决心。

  眼见得远处两个小黑点一前一后的追赶而来,6小天骇了一跳,追在后面的那个赫然便是血色禁地中的绿甲骨骼,当初开启血色禁地时,在场可是有各派数十名金丹老祖坐镇,绿甲骷髅胆敢逃出来,没理由不被那些金丹老祖现。或者是其另有什么隐藏身形的宝物?

  这只绿甲骨骼太过诡异,走!此时6小天心里只闪过一个这样的念头。单打独斗之下,他可没有丝毫把握,就算他已经今非昔比,可绿甲骷髅能从数十名金丹修士的眼皮子底下脱身,更是非同小可。

  在能避免与其正面交锋的情况下,自然是要极力避免。

  “原来是你这人族小子,看来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几天运气真是不错。想不到这么快就一个蝼蚁变成了筑基修士,不过我看你这次还能逃到哪里去,上天入地,我都要逮住你,看看这次还有谁能救你。”

  绿甲骷髅此时也现了6小天,再次大笑不已,方向一转,竟然舍弃了岳松直接向6小天追来。6小天在血色禁地中识破他的计谋,他差点被数百炼气修士围攻致死,这笔帐自然算在了6小天身上。

  葛长亭此时身负重伤,原本在亡命奔逃,没想到身后又出现这样戏剧性的一幕。之前与它战斗过的两波人竟然先后被出现的一个绿甲骷髅追得狼狈奔逃。刚才他与6小天激战一场,现在受伤不轻,只是他现在绝对舍不得离去,放出去的阴煞尸火还未来得及收回来,还有那近百具被6小天用寒荒印几乎压碎的骷髅是他最强的战力,若是就此离去,他处心积虑数年的成果都付之一炬。

  岳松见绿甲骷髅直接追着6小天而去,大为松了口气。没想到竟然这样侥幸拣回了一条性命,虽然察觉到四周仍有浓重的鬼气,不过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妙。现在孤身一人,势单力孤,不管是绿甲骷髅,还是之前的鬼修,又或者杀死陶师弟的6小天都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等岳松也离开之后,胆子变得小了很多的葛长亭才偷偷摸摸地从密林中的一团黑气中走了出来,那汹焰滔天的阴煞尸火因为没有人控制,四处乱蹿,已经散布在方圆上百里的范围内,将这里变成一片光秃秃,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葛长亭废了好大的功夫才逐渐将这些阴煞尸火才重新收拢,然后低调非常的离开了这片地方。原本他以为初步炼化阴煞尸火之后,同阶之内难逢敌手,现在才知道有些坐井观天,望月修仙界仍然是那些修仙门派的天下,他一个鬼修势单力孤,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岳松与鬼修葛长亭相继摆脱了危机,不过此时6小天的处境却有些不妙,绿甲骷髅一直紧紧地跟在后面,似乎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想法。

  似乎这片死域也没有那么之前那么阴森了,也许与绿甲骷髅与那个鬼修有关。实际上6小天猜测得一点都没有错,鬼修葛长亭吸收了大量的尸火,而绿甲骷髅则用血隐幡将死域内的死者生魂几乎吸收殆尽,他们都知道这片死域在望月修仙略的俯视下注定无法持久,也就没有在此地作长久打算,吸走此地大量的阴煞之力后,便换一个地方,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可恶,要不是吸收了大量的生魂还未来得及重新祭炼,如何能让这小子逃出这么远?”

  绿甲骷髅一路又追了6小天两千余里,仍然追之不上,此时它遭遇了跟之前岳松,牛景泰一样的困境,原本以为可以待6小天的神识消耗得差不多,对方便是他砧板上的肉,可谁想到6小天竟然跟打了鸡血似的,可以一路逃下去。

  血隐幡内吸收了近百万世俗凡人的生魂,这些生魂在幡内彼此吞噬,再佐以修士的血肉,最终能在其中驯养出几个惊世魔头。不过就算是凡人的生魂,数量也太多了,相互吞噬,弱肉强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在将其完全炼化之前,对于此时追击6小在的他来说,反而是一种拖沓了度的负担。未能挥出血隐幡应有的威力。

  不过以为这样就能逃脱他的掌控未免就太天真了。绿甲骷髅冷冷一笑,事到如今,就算损失一些生魂,也要将这小子挫骨扬灰。

  血隐幡一挥,从中释放出数以千计的生魂。绿甲骷髅念过几句复杂晦涩的咒语,最终吐露出“燃魂咒”几字。

  6小天惊闻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空中大量的凡人魂魄似乎被一股邪异火点燃,魂飞魄散,冤气冲天。绿甲骷髅吞掉这些邪火,度增长了几分,两人的距离凭空拉近了不少。

  “糟糕,这样子下去恐怕还未逃到望月城便被绿甲骷髅给截住了。”6小天心头一震,事已至此,他很快便打消了直接回望月城的想法。不过此地倒是离当初古剑宗的弟子追击他的河流不远。

  稍一迟疑,6小天心头便有了主意。

  近百里之后,绿甲骷髅燃烧了几次生魂,眼看着便要追上6小天,岂知6小天竟然一头扎进了湍急的河流之中。这河如此之宽,里面妖兽也有不少。便是水系修士,在没有特殊的宝物辅助,进入河水之中也很容易招致河中的妖兽群起攻之。只不过6小天入水之后,水下并无动静,绿甲骷髅倒是有些诧异。

  “嘿嘿,想借河而遁,小娃娃,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还想逃,你还没这个道行。”绿甲骷髅手中血隐幡再次一挥,数以万计的生魂飞出也纷纷入水,落在6小天刚进进河中的两头。同时绿甲骷髅又放出了一具飞尸,正是此前直接手撕牛景泰的面色惨白无比的那具。

  此时这些生魂沾染了血隐幡内的戾气,入水之后不分目标,咬向靠得近的一切生灵。河水之中几条二阶,三阶的鱼妖,鳄妖,龟妖直接被不计其数的生魂纷纷吞噬。这些妖兽也不甘坐以待毙,施展法术反击,可这些生魂根本杀之不尽,杀掉几个后面又冲上来数十上百个,挣扎不了片刻,便被汹涌而来的大量生魂所吞没。

  这些弱小的生魂自然是奈何不了6小天,在裂地刀的金光乍现之下,被这锋锐刀气波及的生魂纷纷被灰飞烟灭。只是弱小的生魂奈何不了他,却已经让他现出了身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