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86章 嫉妒

  看着6小天已经红的双眼,粗重的喘息,东方仪心里扑嗵扑嗵都跳到了嗓子眼,东方仪此时也吸了几口粉雾,只是她仍然本能的挣扎了几下。?  ?只是更让东方仪吃惊的是,6小天的身体力气奇大无比,她根本反抗不了。

  6小天此时呼吸粗重无比,他修炼霍玉明给的横练金身已经有一年多,在充足的丹药供应下,特别是还用掉了在血色禁地所获的那几颗血蜥妖丹,肉身力量有了大幅度的增长,此时东方仪与火蛟拼得元气大伤之下,实力也下降到了不过筑基初期的水准。从未炼体过的她自然是反抗不了此时已经快失去理智的6小天。6小天觉得身体似乎要炸裂一般,只想找个通道泄。眼前的东方仪本就风华绝代,此时她吸入了几口粉雾,面色越潮红,不经意间出呢喃之声,看在6小天眼里,如何还能忍受得了。哧地几声,在东方仪地惊呼声中,6小天扯开了她身上的遮拦,三两下便露出羊脂般凝白的身躯。6小天低吼着扑了上去。东方仪惊叫着被6小天按在身上,高耸弹软的酥胸已经被一双大手覆盖住。惊乱中,东方仪也分不清自己的双腿是被对方分开,还是主动缠到对方腰上。此时她身子也如火一般滚烫。

  整个石窟内充斥着春意盎然的气氛。岩浆池中不断冒出的气泡涌出一道道的流火,流火将距离岩池不远处两人的影子投映到石壁之上,很长一段时间,一双脚地影子似乎搭在了肩膀上,又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头青丝的女子跪趴在地,娇润丰满的影子如同遭受急风骤雨一般前后颤动。6小天感觉自己像做了个很长的梦,梦城自己似乎搂着一个女子颠鸾倒凤,那女子开始形象有些模糊,后来逐渐变得清晰,豁然便是容颜绝美的东方仪。在他疯狂泄自己内心的躁动时,似乎有一股庞大无匹的灵力在两人之间形成了一道循环。

  不知道过了多久,6小天才趴在早已经瘫软在地的东方仪身上沉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再醒来时,现怀中不着片缕的女子不是东方仪还有谁。6小天心里苦笑不已,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此时神智已经清醒,他可不敢将东方仪当成一名普通的小女子。对方可是修为比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金丹修士。只是6小天心里也烦闷得很,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时的情形,万一要是东方仪醒了,一腔怒火倾泻到他身上该怎么办?两人的身体仍然紧贴在一起,感受到东方仪柔软幼滑的身体,6小天平时也自诩意志坚定,此时仍然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

  “你准备这样僵持到什么时候?”事实上东方仪早就醒了,两人坦承相对贴在一起,彼此呼吸时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原本她打算等6小天先起来,只是没想到6小天与她也是一般反应。

  6小天心里苦笑一声,睁开眼睛道,“你醒了?”

  “刚醒。”东方仪顾不得娇羞,一对玉藕般的手臂撑着起来,瞥见6小天看痴的一双眼睛,禁不住叱道,“你还看。”东方仪原本便在强自镇定,此时在6小天的眼神下又失了方寸,一脚踩在了6小天的手掌上。

  之前虽然胡天胡地,不过6小天也只有现在才神智完全清楚也是才欣赏到东方仪惊人的美态。看到东方仪强自镇定瓦解后的娇羞,6小天鬼使神差地抓住东方仪的小脚一拉。东方仪嘤咛一声,身体失去平衡,再次倒了下来。6小天心头一喜,自然地将东方仪再次压在身下。又是这羞人的姿势,小半个时辰后,东方仪满脸通红,在6小天地大力下半是顺从地跪趴在地迎接着另一波冲击.......

  石窟内再次平静下来已经过了数个时辰。东方仪取出一件衣袍盖在了身上,伸手将岩浆池中的碧炎心莲摄在手里,轻启贝齿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最好尽快离开地焰山,有多远走多远。”

  “我会想办法离开的。”6小天见东方仪双目已经完全回复清明,点头道,对方是金丹修士,虽然有了最亲密的那层关系,但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问,显然是不想以后与他有任何的纠葛。

  东方仪虽然想要跟6小天划清界线,但听到6小天如此干脆的答应,心里禁不住有些着恼。他倒是答应得痛快。只是看眼前这名青年,虽然不算英俊,但长相也有几分清秀,而且性情坚毅,一旦恢复清明之后,双眸中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冷静,倒是在如此年轻修士的眼里甚少看到。若是,若是,想想也不大可能,以她在玄冰门的地位,若是让别人听说她与这样一个筑基修士有过纠葛,恐怕消息没出来多久,6小天便会死于其他金丹修士之手。想到这里,东方仪心里也不禁有些失落。

  “师妹,我说怎么这段时间都没看到你,原来你到这里来了,此地如此狼藉,可曾遇到过什么危险?”两人心思百转之时,一道喜悦的声音响起。

  6小天心里暗自叫糟,听声音,竟然是周家的金丹老祖,在周家营寨的时候,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出周家的金丹老祖对东方仪的意思,现在东方仪跟他好上了,还被堵个正着。便是6小天平时智计百出,可此时也完全没有了主意。

  东方仪眼中也一片慌乱,不过她到底已经是金丹修士,很快又恢复平静。

  周通一脸喜意,他跟东方仪分别进入地焰山中,分开已经有了二十多天。东方仪的绝美之姿不时在脑海中浮现,思念之情千回百转,此时终于再次感受到东方仪的气息,脚下便不自觉地加快了度,只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傻眼了,石窟内一地的白色衣裙碎片,更让他如遭雷击的是爱慕已久的东方仪此时光着双纤细玉足,此时仅仅以布裹身,露出刀削般的双肩与一对玉臂,另外一名从未见过的青年男子此时也还光着膀子。周通再傻也知道之前生了什么,他难以默念地颤抖般的伸手指着前面,“师妹,枉费我对你一片痴心,你,你竟然背着我跟如此一个筑基期的蝼蚁.....”

  “这一切都不过是命运使然,我与火蛟斗法两败俱伤,是此人救了我,合力斩杀了七阶火蛟。没想到是只雄蛟,处理蛟尸的时候不小心刺破了催情囊,于是便生了这一切。而且这也是我的事,与周师兄有什么关系吗?”东方仪虽然不过粗略地裹住了身体,换作平常女性,又被人撞破了好事,恐怕早已经尴尬无比,但东方仪已经完全恢复平静,淡声回复周通的同时,已经将衣裙完全套好在身上。

  “什么?你,我杀了你!”周通闻言,顿时对6小天又嫉又妒,双目通红,几近疯狂,一挥手,排山倒海般的压力朝6小天碾压过来。

  看来这次再无幸免了,6小天叹了口气,对面的是金丹修士,此时他就算是有雷珠在手,也根本无济于事。实力的绝对差距下,再多的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砰!两道气劲相撞,巨大的旋风刮开,6不天站立不稳,向后滑退了数丈才堪堪止住身形。

  “师妹,你,你竟然阻止我?”周通面色扭曲的怒视着东方仪道。

  “我说过他救了我一命,别的地方我管不了,不过在我面前,你最好别逼我出手。”东方仪缓缓取出长剑,语气虽然平静,但态度异常坚决。

  6小天心头巨震,没想到东方仪竟然会出手阻止周通。似乎东方仪现在也已经伤势尽复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我拦不住周通多久,就算你现在离开,他也会找机会去追杀你,你自求多福吧。”6小天诧异的功夫,东方仪的传音在耳边想起。

  “当有一天我不用再抬头仰视你的时候,我会去找你。”6小天神色复杂,明知这话会再次激怒周家老祖,但此时热血翻涌之下,仍然平静地说了一句,然后闪身进了密道,迅远离。

  真是不知死活,东方仪心里好气又好笑,虽然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青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只是听到对方临走前的这句话,心里莫名地舒服了一些,这是一个表面平静低调,但内心十分骄傲的男子。

  周通闻言后更是暴怒异常,想要追上去,东方仪已经莲步轻踱,拦在了洞口处。

  在洞窟通道中高奔行的6小天惊讶地现原本应该虚弱无比的副元神竟然再次恢复正常,并且隐隐还壮大了几分。丹田内的法力再次突破之前的境界,也达到了筑基三层。如此短的时间里竟然再次晋阶一层,想想都有些难以置信,难道是因为与东方仪合欢的原因?思来想去,只有这种可能。只是虽然修为大进,但把周通这个金丹修士给得罪死了,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不过眼下处境虽然艰难,6小天并不后悔。

  在洞府交错纵横的密道中奔行,6小天很快又苦笑一声,这地焰山对于神识禁固的作用让他想出去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毕竟周通也是个金丹修士,行动完全自主,与东方仪分开之后,肯定会来全力杀他。东方仪未必能拦住对方多久,6小天陡然醒悟到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出去的度应该是赶不上周通的。等他转悠出去,恐怕周通已经拦在了他的前面。

  思索片刻,6小天取出从望月城买来的面具,将身上的穿着稍微变换了一些。身上的气息也陡然改变,成为一个皮肤白净,面部狭长的青年,炼气后期的实力。外貌跟进地焰山时,跟在余华后面的刘童一般模样,炼气后期的实力。打量了身上的穿着和气息,确认没什么大的破绽之后,6小天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直接明闯无异于找死,只要不直接碰到周通,凭借着易容的面具还有这身敛息术浑水摸鱼混出去却不无可能。

  进行了一番伪装之后,6小天继续寻找着出去的道路,沿途击杀了一些妖兽。

  十数日后,一支六人的小队散落在石窟的几块大石头上休息。6小天坐在靠角落一点的地方,这支小队是他找出口时,被一群火蝎追赶,他也佯装着被火蝎群所现,然后一起亡命奔逃,沿途还有几个周家的修士死在了火蝎群中,他们六人逃了出来,也算是共过患难,再加上6小天之前对于余华那几个人口里也套了不少话,如果那几人已经全部都死了,自然也没有人怀疑到他是个假冒的。

  “这里面可真是难熬,虽然也收集了一些灵物,但长时期呆在里面也不是个办法,空气浑浊不说,而且火气灵太过浓郁,也并不适合咱们修炼,呆得太久,反而对身体无益。”一名头稀疏的老者黄离谷无奈地咀嚼着块烘烤好的狼肉道。

  “这也没办法,现在都还没找到有价值的灵矿,或者是别的异宝,再说,老祖近些日子脾气似乎不太好,连几个筑基前辈听说惹得老祖不高兴都挨了罚,有一个甚至被废了修为,咱们还能呆在里面喘口气已经是不错了。”另外一名穿着黑色短打衫的中年男子,莫有声叹了口气道。

  “说到底,周家也没把咱们当成自己人看,咱们这些半路出家到周家的人可并不是周家的嫡系。除了火系修士能在这地焰山长呆,咱们这些水系,木系的在地焰山反而受到相当的影响,长期下去,影响修炼不说,反而有损修为,我看,现在咱们获得的灵物都有不少了,既然周家不让咱们轻易离开,我们不如自寻出路。”黄离谷嘿然一声说着,眼神却是向6小天瞟了过来。同时向其他人打了个眼神,其他人略一颔表示知道了他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