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88章 除蛊

  “三婶,你家小天回来了!”走到一处修整得颇为宽敞的木头房子前,石青山隔着篱笆叫了一嗓子。

  此时木头房子面前,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与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女,正在院子中铲雪,一脸鄂然地看着外面。

  石青山指着少年与少女道,“喏,这便是你的弟弟陆小宝,妹妹陆小雨。”

  一名面色和譪正端着只陶罐的中年妇人头发间已经多了几许花白,看到同石青山站在一起的陆小天,眉宇之间,依稀与十几年前离开的二小子相似,一种血脉相连的骨肉亲情让和譪的中年妇人双目中不由升起一层水雾,手中的陶罐叭地掉落在地上,中年妇人颤抖着声音看着陆小天,“小,小天,真的是是小天,你回来了?”

  “是的,娘,我回来了。”陆小天鼻子微微有些酸涩。

  “好,好,都长这么大了,成人了。他爹,小天回来了!”妇人眼泪止不住地一阵阵往外涌,看着眼前阔别了十几年的儿子,一时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三婶,小天回来了是喜事,哭什么,你们一家子先聚聚,迟点我再过来找小天。”石青山说了一句,便先行离开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叫二哥!”从里屋走出来一个面色黯淡,拄着拐杖的中年,看上去已经像是五六十的老者。

  “父亲。”陆小天双眼微眯,在父亲的额头上隐隐有一股青气,这可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怪不得之前石青山说请了不少名医也看不好父亲的病,这岂止是病。

  “二哥。”屋前的少女怯生生地向陆小天打招呼,反倒是那个少年,颇有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传说中的二哥。

  “愣着干什么,外面多冷,身上穿得这么少,快进屋烤炭火。”妇人心疼地几步走出来,拉着陆小天的手便往屋里走。

  “哇,二哥走在雪上都没有脚印的。”突然一直打量着陆小天的陆小宝忽然惊叫出声道。

  “这孩子,怎么一惊一咋地。”妇人伸手便要去拍打陆小宝,不过几人经他这么一提醒,再看向雪地时,确实陆小天身后一点脚印都没有。顿时几人看陆小天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陆小在心里有些尴尬,这点他倒是没有注意到,之前进村的时候,村子里的路上来来回回的人走,有不少脚印,其他人也没注意到,屋前的雪有一部分没有清理完,没想到竟然被小子给注意到了。

  “就是青山大哥使用轻功,地面也会留下一点印记,二哥的竟然一点都没有。”陆小宝与陆小雨顿时满脸的兴奋,他们这种一年绝大多数时间都呆在胡羊村附近的年轻人,最是向鲜衣怒马,纵剑江湖的快意生活。

  “小天,先进屋吧。”父亲顿了顿竹拐说了一句,两兄便不敢再吱声了,他倒是从石青山的口中打听了些关于陆小天的消息,对于陆小天此时表现出来的异于常人之处,虽然吃惊,但也还能保持平静。

  “孩子,这些年你都到哪去了,连青山都带了个媳妇从雷刀门回来,现在都有一儿一女了,你这一走,十几年都没有音讯。”围着炭火坐下,母亲便拉开了话匣子。

  “妇道人家知道什么,小天这是出门学本事去了,可有在外面成家?”父亲取出一支老烟杆在炭火上点燃,又转向陆小天问道。

  几人聊了一阵,对于父母的盘问,陆小天只能简单地编了一个故事敷衍一下,毕竟家里出了修仙者这种事,一旦传出去,他们再想保持在胡羊村的这种平静生活就不可能了,而且他也不是没有仇家。于是,陆小天只是说在很远的地方拜了师,回乡看几天后还要回师门。

  “对了,小天,你在外面学了本事,能不能给你父亲看看,几年前,你父亲自打进了一次山后,回来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了。若不是有青山那孩子帮着照应,凭为娘带着两个孩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些年青山也请了不少外地的医生,就是看不好。”听到陆小天又要走,母亲垂泪不已。

  “不妨事,今天我给父亲治一下,再调养几日便好。”

  “真的?”父亲顿时喜出望外,这几年拖着病恹恹的身体,他心里也憋得难受。

  “自然是真的。”陆小天点头,聊了一阵之后,陆小天以治病为由将满是好奇地弟弟,妹妹请了出去。

  父亲一脸紧张,每次石青山请来医生时,他都是一脸希望,到后面又总是失望一场,听石青山以前的讲叙,对陆小天崇拜不已,想来自己这个儿子是学到真本事了。

  “睡吧,一觉醒来,病就会好了。”陆小天让父亲躺在床上之后,伸手在其眉心一按,父亲便昏睡过去。一道细微的法力注入其中,不多时,父亲身体里响起一阵打鼓般的声音。肚皮迅速地胀圆,如同要把整个肚子撑破。

  “还不给我滚出来!”陆小天厉喝一声,开始缓缓加**力的注入,从肚皮上的撑起的胀圆开始向上移动,一直到口部,一只血红色,三寸长的狰狞怪虫尖叫一声,从父亲的口里钻出来,畏惧地看了陆小天一眼后,破窗朝远处飞去。

  “母亲,这三日父亲只能喝粥,每次早上取一滴,滴入粥中,三日之后,便可全愈。”陆小天将一只装着只从低阶灵虫中挤出的汁液塞进了门口母亲的手里。

  “好,好,小天,你要到哪里去?”母亲接过小瓶,见陆小天要出门,急忙问道。

  “出去办点事,办完就回来。”陆小天脚往地面一点,便飞出数十丈远,几个起纵便消失在胡羊村附近的树林上方。母亲揉了揉眼睛,亲眼所见,她才知道这个儿子确实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又是欣慰,又是有些担心,儿子这样出色,注定以后离家越来越远。

  距离胡羊村百里外的一处山洞中,一名枯瘦皮几乎贴着骨头,宛如一具行走的骷髅,此时正惊慌失措的离开山洞,在雪地上疾行。

  “走得了吗?”金光闪过,一名御刀青年从空中落下。

  御刀而来的青年自然是陆小天。

  “不知道友拦住在下所谓何事?”枯瘦中年看到陆小天来得如此之快,面色一变后强作镇定地道。

  “一个筑基修为的修仙者,竟然能在如此荒凉贫瘠之地潜藏,究竟有何目的?”

  事实上看到此人的样子,他陆小天就明白了大半,打量着眼前皮包骨中年,他当然不会点明胡羊村与自己的关系,只是眼前这人已经虚弱无比,看样子跟他之前在池琳兄妹的马场一样,也是出于养伤的目的,只是对方的伤明显比他严重多了,刚好又碰到父亲还有些灵根。所以对父亲用了些手段,倒也无可厚非。如果是不相干的人,陆小天也不会管这趟闲事,但伤害的是自己的父亲,自然就不一样了。

  “如你所见,受了些伤,流落到此地修养。”皮包骨中年由于瘦得已经过于夸张,脸上甚至已经看不出具体的表情。

  “放蛊到别人的身体里吸取养份回馈本身,这种作法与南荒某些门派倒是颇有几分相似,不知你师承何门。”陆小天紧盯着皮包骨中年道。

  “不过一介散修,偶然之下学了些控蛊之术。”皮包骨中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道。

  “是吗?把储物袋打开让我看看。”

  “道友不觉得这个要求有些过份吗?”皮包骨中年不悦地说道。

  “有件事你可能弄错了。”陆小天一笑道。

  “什么事?”

  “我并不是来找你商量的。”说罢,陆小天伸手一指,裂地刀已经电闪而出。

  皮包骨中年面色大变,祭出一把带着异虫图案的古朴黑色弯刀格挡。

  起初弯刀的力道奇大无比,陆小天颇为吃惊,看来这皮包骨中年受伤之前的修为远在他之上。不过脱毛凤凰不如鸡,眼下强一些也不过是强弩这末而已。

  裂地刀与对方力拼十数记之后,便将黑色弯刀击飞,一刀斩断了皮包骨中年的双腿。

  皮包骨中年惨叫一声,怨恨无比地怒视陆小天。

  裂地刀在空中打了弯,便再次斩向在皮包骨中年,他不会容忍对自己家人下手的人还活在这个世上。刷地一下便割下了皮包骨中年的脑袋。

  “想跑,没这么容易。”陆小天冷笑一声,伸手一拖,一道光罩将皮包骨中年团团裹住,里面一道血光四处乱撞,怪叫不止,正是之前他从父亲体内逼出的血色小虫。之所以放它逃走,不过是想顺藤摸瓜找到其主人而已。

  “住,住手,别杀我!”皮包骨中年的元神附在血色小虫上,看到陆小天用法力祭出的先天真火,惊恐地大叫道。

  陆小天没有停顿,这只血色小虫颇为凶悍,将之局促在光照内颇为消耗法力,他并不想节外生枝,强**力的灌注下,直接用筑基修士法力凝结的先天真火蓬地一声,将血色小虫团团裹住。

  “就算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整个望月修仙界都将不复存在!”血色小虫在先天真火中惨叫,挣扎,不消片刻,便被先天真火焚为灰烬。

  “整个望月修仙界都将不复存在?”陆小天悚然一惊,然后又淡笑着摇头,现在他已经是筑基修士,视野远比筑基之前要开阔,望月修仙界的各大门派加起来金丹修士也不少,甚至还有一些不世出的元婴老怪。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不过一个修为比他稍高的家伙,也敢如此口出狂言。

  不过当陆小天将此人的储物袋拿过来打开时,看到里面的一块赤色小牌,面色微微一变。赤色小牌上记录了皮包骨中年的身份,还有关于古剑宗,青丹宫的大量信息,诸如金丹老祖的数量,实力排位。望月修仙界的一些灵石矿脉,甚至包括望月城的城防,散修联盟中的重要人物。

  一个南荒门派的修士,收集望月修仙界如此多的消息做什么?在储物袋中还有一份血蛊的培育方法,与一些养蛊的灵物,毒物。虽然不乏价值不菲的,但对他作用不大。灵石有不少。

  除了皮包骨中年本身的东西之外,还有一个叫青宇的古剑宗修士遗物,看来应该是被这皮包骨中年杀死所得。黑色弯刀与古剑宗的法器长剑非常不错,但比起裂地刀也不占优势。倒是一块灰色,平平无奇,看上去便是一块普通的灰岩,被装在了一个玉盒之中。陆小天是看不出什么名堂,如果丢在地上,陆小天一定会把它当成一块普通的石头给忽略掉。不过被这个皮包骨中年如此珍而重之的收起来,又岂会是一块普通的石头,陆小天将其握在手里用力一捏,灰石竟然纹丝不动,慢慢地陆小天又加大了几分力气,一直到用尽全力,竟然丝毫都没反应,好奇之下的他又用裂地刀在上面劈了几下,竟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陆小天自然是惊讶无比,这般坚硬,且没有一点灵气波动的石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搜索着脑海中关于一些修仙界奇物的介绍,也没有找到关于这种灰石的。

  一时间搞不清楚,陆小天便将其收了起来。在四周又搜索了一阵,也没有发现有其他修仙者活动的迹象,看来确实应该是受伤之后偶然逃到此地的。

  先是千竹教徒进入望月城一带,也许是为了搜寻傀儡娃娃的传承秘术,也许是出于其他目的,现在又碰到了南荒其他教派的弟子,还搜集了大量关于望月修仙界的信息,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回家的路上,陆小天思考着这个问题,再想到皮包骨中年元神被毁前所说的话,他更觉得有几分蹊跷。不过就算南荒修仙界静极思动,这么大的事他也干涉不来,管这么多也没有用,只是山雨欲来,沦为炮灰的注定是那些实力低微的人。他能做的只是尽快增加自己的实力,再说两个修仙界之间的争斗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斗得起来的。自己的实力提升得太快,也确实需要静下心来沉甸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