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89章 越国

  胡羊村,此时最热闹的自然要属陆老三家了。自从石青山回到胡羊村后,有石青山这个武林高手调教,村里的的年轻人都会几手把式,胡羊村的情况便改善了很多。生活自然也提高了不少,陆小天的父亲排行老三,不仅他这个儿子回来了,而且病了不短时间的陆老三也已经全愈,几天的的时间已经恢复到往日的强健,听陆老三所说,这病还是自己儿子治好的。

  传闻陆小天常年在外学艺,如今一身医术惊人。陆家大摆宴席冲喜。陆小天的大哥也回来了。由于家里宅子不够,陆小天实际上是住在了石青山的家里。

  石青山看着宅子里拳风四射的儿子,乐得合不拢嘴的同时,心里更是震骇无比。当初他修炼到一流好手可是花了好些年,但陆小天只是在这里住了些时日,这儿子的武力值已经能追上老子了,缺的只是些对敌和江湖经验。便是那个生性喜静,而且对练武没有什么兴趣的女儿,内劲之强也比儿子不弱多少,只是武技上差了不少。这点也是陆小天说起时,他要求的。作为一个老江湖,虽然退隐胡羊村多年,不过石青山知道外面的险恶,有些自保之力是何其重要。

  “你们那类人的手段真是难以想象。”看着远处练得起劲的儿子,石青山感慨不已地道,“我能达到如今的地步经历过好几次险死还生。多少个日夜的磨难才能增进一点修为,这小子一个月的时间就赶过了老子十几年,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连自己儿子也要羡慕,你怎么当爹的。”旁边的美貌妇人是当年石青山的师妹徐瑶,笑着戳了石青山一下。

  “心里总是有几分不平的。”石青山认真地点头。

  “这个包裹你拿着。两个小瓶里装的灵液是给我的三弟和小妹用的。到时候你转交一下。”陆小天递给石青山一个包裹。

  石青山身体一僵,“小天,你要走了?”

  “嗯,我走的路跟你们不一样。”陆小天点头道。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亲自交给他们?”石青山问道。

  “他们两个年纪还轻,没有见识过外面的险恶,若是让他们知道我有这个手段,觉得我可以依赖,以后说不定会招至灾祸。人这一辈子,总是要靠自己的,我能护得了他们一时,护不了一世。”

  陆小天摇头,“除了两个装灵药的小瓶,里面还有一个绿色的丹瓶,用来疗伤的,一个蓝色的丹瓶,用来恢复功力的。一个小木盒,是用来自保用的,万一碰到类似黑铁令背后的敌人,你按一下木盒上的按钮,里面布置的机关可以自动应敌,只能动用三次,三次之后,便会报废。”

  “可以用来对付黑铁令背后的人?”石青山夫妇满脸骇然,他们都是从当初那场大动乱中存活下来的武林人士,对于那些传闻中的修仙者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北凉国地处偏远,很少有修仙者愿意到这里来,通常能来的等级都不算高,用木盒中的禁制对付是足够了,不过这是最终用来自保的,不可稍有泄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点你要谨记。”陆小天点头,木盒中隐藏的是十数条傀儡蛇,是这一个月以来用低阶寒铁木打造的。用来对付筑基期以下的包括炼气大圆满的修士都足够了。

  “放心,非到生死关头,我绝不会动用。”石青山闻言凝重地点头。

  “此次离开,再会也不知道是何时,青山大哥,保重!”

  耳边还回荡着陆小天的话,但眼前陆小天已经御刀而去。踏剑凌空,真的是传说中的仙人手段。石青山夫妇怔怔地看着转眼间已经消失在天边的小黑点。

  “你也保重!”良久之后,石青山回过神来低声说了一句。

  越国都城,车水马龙。虽然越国与北凉国交界,但比起北凉国要繁华了许多,由于水运发达,都城处于三条江河的交汇处附近,码头往来商船如云。使得越国都城平都人口几达数百万,往来人群如织。世俗凡人所造的都城比起望月城规模也要大了数十倍以上。毕竟就是望月城,城池虽然不小,但定居的修仙者也不过数万,除了各派招收弟子时,很少有过十万的时候。

  哗哗......

  为首一名气势非凡的中年将军带着数千铁甲精骑,后面还有大队的步兵沿着街道疾进,前进的方向赫然便是在越国权倾一时的异姓王镇南王王府。

  “奉旨平叛,闲杂人等全部避让,违者与叛逆同党论处。”为首将军内力深厚,大声疾呼之下,里许内的人都能清晰入耳。

  哐,富丽堂皇的镇南王府大门洞开,为首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颤着声音率众出迎,整个镇南王府数千号人,尽毕跪地,“罪臣戴安恭迎对旨!”

  “镇南王沐浴天恩,不思报效朝廷,反行谋逆之事,罪大恶极。奉圣上口谕,废镇南王,诛连九族,王府上下,全部收押大牢,秋后处斩!”

  中年将军的声音震得瓦梁颤动,让整个镇南王府上千人面色苍白,不少武者已经刀剑在握,准备殊死一搏。不过中年将军伸手一招,数百悍卒已经手持弓弩对着镇南王府一行人。

  “圣上还授予本将军另外一道口谕,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王爷,反他娘的!”不少武士已经提刀起身,横竖逃不开一死,自然有人想要铤而走险。

  “放箭!”中年将军手往下一压,数百弓弩齐声射箭。

  镇南王戴安老泪纵横,身形剧颤。他戎马一生,岂不知此时圣上已经起了必杀之心,自从他被调离军职,整个都城军队尽在朝廷控制之中,王府已经被重兵团团围住,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眼见得王府前是血流成河的场面,不过让人惊骇无比的是数百支利箭竟然静止在了空中停滞不前。一名年轻人凌空而降。

  “仙人,是仙人!”在场所有人看到御刀飞来的陆小天惊呼出声,便是那些前来围剿镇南王府的士卒,也纷纷跪拜在地。

  “仙人在上,岂乃我越国国事,是否有冒犯仙人的地方,还请仙人示下。”中年将军向旁边的副将打了个眼神,副将心惊胆寒之下,缓缓退出军阵,施展轻功朝王宫赶去。

  “其他人我就不管了,不过张子忠夫妻及其子女我要带走。”陆小天说道,他也没想到这次越国之行还会惹上这些麻烦事,经过一番打听,他得知张阳的儿子已经取了镇南王的女儿,入赘到了镇南王府。刚赶来就遇上了这摊子事,因此也就只有出手阻止了。

  中年将军顿时一脸难色,这个手段了得的仙人指明了要带走几人,但他接到的王命是要全部拿下。自然不能轻易答应,只是凭他们哪里能够与仙人相抗衡。不过好在听说王室中也有踏上仙道的人,正好此时也回来了,镇南王府这边距离王宫也不过两条街,以副将的功力赶回王宫也不过片刻的功夫,相信很快便会有所回复。

  “草民不过一介下人,已经派人返回王宫,如果仙人与镇南王有渊缘,想必圣上会遵循仙人的要求。”中年将军拖延着时间道。

  陆小天点头,降到地面,对着镇南王府一干人道,“你们中谁是张子忠?”

  “我,我是。”一名英俊非常,看上去也有几分气度的中年男子勉强保持着镇静站出来道。

  “把你的子女找出来,我受你父亲所托,如果你的子女中有修仙资质,愿意跟我走的,我可以带走。不愿意走的,我可以保下来。”陆小天束手而立,既然来了,不过是些世俗凡人间的恩怨,便是被安上了谋反大罪,他也不需要顾及什么。

  “哪里来的散修,竟然敢插手我越国内事。“陆小天正迟疑的时候,一道暴喝传来。几道惊人的灵压相继传来。

  陆小天面色一惊,没想到在越国还能碰到筑基修士,而且一来便是八个。不过很快,陆小天脸色便古怪起来,因为有几个他甚至还认识。

  中年将军见到自己这一方的修仙者也赶了过来,顿时松了口气,他一个普通人,对上这高高在上的仙人,心里的压力别提有多大。

  “陆师兄!”吴妍一脸惊喜地叫着,后面还有罗潜,苏晴。还有一个灵霄宫的青年男子,从血色禁地中出来时见过一次。另外四人都是魔阳宗的弟子,三男一女,刚才出声喝斥他的正是为首一名气息稍强身梁颇高的青年。

  “陆小天,当初等了你那么久,始终没见你出来,总算是筑基成功了。对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苏晴看到陆小天,也是一脸喜意。

  “我的资质比起你们都要差一些,筑基自然也就慢一些了,我欠灵霄宫一个炼丹师的人情,受其所托,要帮忙照看一下他的后人,所以才来了这么偏远的地方。倒是你们,怎么也到越国来了?”陆小天诧异地道。

  “这里都能碰到你,真是太巧了,我们自然是一路游山玩水,沿途去了好些国家的都城,想不到凡人的生活也这么丰富多彩,比起灵霄宫可有趣多了。”苏晴看上去格外高兴,说起来仍然有些意犹未尽。

  陆小天闻言苦笑一声,他到现在已经几次险死还生,恶战连场,对方却是一路游山玩水过来。都是相隔没多久出山历练的筑基修士,怎么区别就这么大呢。

  “原来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陆道友,我是陶风不过陆道友既然是修仙之人,这世俗凡人自己的事就不必插手了吧。”为首那名魔阳宗的高个青年陶风一笑道。

  “不过是几个世俗凡人,既然陆师兄受人之托,免除他们一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这几人也与灵霄宫的炼丹师有些渊缘。”

  吴妍一听陶风看似客气,但明显拒绝陆小天的态度,立即旗帜鲜明的站到了陆小天这边道。

  “吴师妹此言差矣,若是我们这些修仙之人动不动就要插手世俗之间的事务,这世俗岂不是要乱套了。”陶风淡声说道。

  “陶风,难道这点面子都不给吗?”苏晴皱眉不高兴地说道。罗潜虽然对陆小天向来不感冒,但门派有别,这种情况下难得也没跟陆小天唱反调。而且眼前的陶风明显也是苏晴的仰慕者,威胁也是不小。

  下面的中年将军听得暗自叫苦,这些仙人转眼间竟然分成了两派,他可是见过仙人出手的,一旦打起来,搞不好会毁掉半个都城。早知道他就应该答应放掉王子忠夫妻子女了,要是都城受损严重,他简直难辞其咎。

  “苏师妹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不过久闻陆道友大名,号称是血色禁地各门派中第一炼气修士。想必如今筑基之后手段同样了得,一直无缘一见,现在既然碰到了,难免有几分手痒,不知陆道友是否愿意赐教,只要陆道友与我打一场,不论输赢,这个面子我都给了,如何?”陶风爽朗一笑,看似客气,但实际上却不无挑衅之意。

  陆小天眉头一皱,没想到过来搭救个王阳的后人还能碰上这么一摊子事,早知道这么麻烦,他便不会答应了。现在已经是受人之托,中途而弃却也不是他行事的作风。

  “一点小事何须陆大哥动手,陶风你要是手痒,咱们来打一场如何?”

  陆小天正要应战,一道轻灵的声音响起,几道人影再次从远处破空而来,其中为首的那名鹅黄裙女子隐隐间似乎有一种月光的灵动脱俗。跟在她旁边的那一名年轻人也是蒙面而来。另外有三人都是古剑宗的筑基修士。

  “是古剑宗的弟子,为首那个好像还是月灵剑体,颇为厉害,上次只有陆师兄你得到的筑基丹比她多呢。”吴妍在陆小天旁边小声地说道,“陆师兄什么时候认识古剑宗的人了,看样子交情还非常不错。”

  陆小天也有些摸头不知脑,当初离开望月城,他也只在血色禁地中碰到过古剑宗的弟子,但这个拥有月灵剑体的女子却是一直都没有见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