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90章 提醒
  “陆小天,你什么时候跟古剑宗的人有这般交情了。”苏晴皱眉问道,二话不说便替陆小天接下挑战,这种情谊,哪怕是灵霄宫的师兄弟中也是不多见的。

  我哪里知道,陆小天嘀咕了一声,心里也直犯迷糊,不过出于客气,他仍然拱手说道,“这位道友咱们可曾认识?”

  “哈哈,陆兄弟,你可真是了得。我从未服人,对你是真的服了。不过任你智计百出,现在你也猜不到我们是谁吧。”跟在鹅黄裙女子身边的那名高大男子扯掉面上蒙着的黑布,大笑出声,露出熟悉的一张脸。

  “骆兄,原来是你们两兄妹。”陆小天颇为意外,眼前的人是骆远,这名女弟子叫他陆大哥,自然只可能是骆清了。

  只是当初他进入灵霄宫前,他们两兄妹还未收集多少灵物,而且资质也不算特别出众的那种,竟然加入了古剑宗,而且骆清还是月灵剑体这种古剑宗最为出色的弟子,他自然也就没有往骆远兄妹两人身上想过。这两兄妹不仅进入了古剑宗这样的第一大仙宗,更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双双筑基成功,在万千散修之中也算是一件奇事了。

  “陆大哥,好久不见。”鹅黄裙少女揭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语笑嫣然,惊喜无比的俏脸,眼波流转之间,让在场的人都失去了几分颜色。

  “确实时间不短,当初在古剑宗的飞天战船上,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你的反应,回去可是想了好久,也没能往你们两兄妹身上想。”陆小天脸上也颇有些好友重逢的喜悦,看到骆清掀起面纱的这一刻,陆小天也不由有些惊艳的感觉,十余年未曾蒙面,当初的青涩少女此时已经亭亭玉立了。

  “我妹妹还特地让我把脸给蒙起来,说要给你一个惊喜,要是太早被你看出来,岂不是有些无趣了。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骆远哈哈大笑。

  “陆师弟你在灵霄宫向来深居简出,没想到竟然与古剑宗的高徒有这般交情,真是让人意外。”

  罗潜自然是不愿意屈居于陆小天之下的,在血色禁地中,他后来一直没有直接跟陆小天说过话,便是避免向陆小天低头,现在筑基抢在了陆小天的前面,算是扳回了一城,有了率先进入筑基期的经历,罗潜的信息自然也就重新竖立起来了。毕竟以前炼气期再厉害,到了筑基期之后,基本上得从头开始,至少在他看来,陆小天在炼气期的一些手段,都是难以持续到现在还能管用的。此时虽然也有些吃惊骆清的娇艳不逊于苏晴,但看到两人的交情如此之后好,罗潜莫名的松了口气。

  “你们怎么也会来越国了?”苏晴很不满眼下的氛围,打断了罗潜这种寒喧的话出声问道。

  “说起来有些蹊跷,我们也是下山历练,原本以为没什么事,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几个元魔教的弟子,对方来到望月修仙界的地面,似乎另有所图,一番激战下,斩杀了其中一人,追踪另外两人,一路来到了越国,没想到会在此地碰到你们,也真是凑巧。”说着骆清眼中带着一丝笑意。

  “天穹修仙界的元魔教?”陶风,罗潜等人吃惊道。

  “不错。”骆远点头道,“对方来望月修仙界目的并不单纯,所以我们才不依不饶,一路追击了数千里。”

  “元魔教的弟子也出现了?”陆小天眼神沉凝。

  “陆大哥你碰到过?”骆清奇道。

  “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刚好我也碰到过一个精通蛊术的南荒修士。交手之后都没能讨到便宜。看来咱们望月修仙界平静得太久,怕是要热闹起来了。”

  陆小天稍一思索,还是决定说一下,不止南荒修士,现在连天穹修仙界的修士也搅了进来,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少。单是一个南荒,望月修仙界尚可应付自如,如果连天穹修仙界也搅进来,形势就有些危殆了。望月修仙界虽强,但以一敌二,还有些免强,如果能早做准备,能避免相当多的死伤,也许自己面临的危局就会少一些。

  “什么,连南荒的修士也出现了?”在场的人悚然一惊道。

  “如此说来,岂不是立功的机会到了,这次出仙宫我们还没做多少事,若是能把南荒,或者天穹修仙界的探子给逮到,回去仙宫定然会有嘉奖。”苏晴眼睛一亮道。

  “不管是南荒,还是天穹修仙界的修士,手段都颇为诡异,不如咱们结伴而行,若是碰上这些异域修士,打起来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如何?”陶风眼睛一亮提议道。

  “你刚才不是还要跟陆大哥打上一场的吗?”骆清冷眼道。

  “跟异域修士比起来,又有这位师妹调解,我要是再坚持,岂不是不近人情了,此事不提也罢。”陶风打了个哈哈干笑道,这么多人力挺陆小天,他就是再不开眼,也不会自讨没趣。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答应过别人,要将他的后人妥善安置,有灵根的要带回灵霄宫,怕是不能跟你们一起了。”

  陆小天想了一下拒绝道,去追击几个天穹修士他并不感兴趣,此时他已经获得了火蛟妖丹,完全可以炼制一把火系丹元法器。另外有火蛟大量的精身与肉身,他也可以进一步将横练金身修炼到更高的境界。更重要的是望月修仙界很可能面临一场大的动荡,这些年的出生入死让陆小天的危机意识十分强,正如当初进入血色禁地一般,他要全力以赴。

  面对这次可能的动荡,他也必须要尽快完成诸多准备。他已经提升到了筑基三层,短时间内指望修为的再次提升并不现实,倒是在体修上还有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另外再获得一柄丹元法器,实力无疑会暴涨一截。所以将时间浪费在追踪天穹修士对于陆小天而言是很不划算的。

  “陆兄真是一位信人,让人佩服不已。”陶风巴不得陆小天早些离开,于是紧接着奉承了一句道。

  “真没劲。”苏晴低声嘟嚷了一句。

  “这样啊,那好吧,可惜我还有宗门任务在身,否则便跟陆大哥先一起去望月城了。”

  骆清一脸惋惜地说道,此次他除了追踪天穹修士之外,另外还收到宗门秘令,寻找一个叫青宇的师兄。已经与宗门失去联络很长一段时间了,对于这样一个有望晋阶金丹的筑基弟子,古剑宗是十分重视的。

  见这些高高在上的仙人似乎已经达成了共识,下面的中年将军也松了口气。不多时,一位年轻的王储赶来,迅速地处理了此事,不止放过了王子忠夫妻子嗣,更赦免了整个镇南王府所有人的死罪。

  “就这样放过了镇南王一家?”中年将军不甘心地看着十多个仙人破空而去。

  “不然你以为要如何处理?想不到镇南王府竟然跟这些仙人有些瓜葛,王子忠的一对子女都去了仙人的地方,把镇南王府都给剿了,难道就不想着以后了?”王储此时也一脸阴鹜,但面对这些飞天遁地的修仙者却毫无办法。

  离开越国之前,陆小天与骆远兄妹聊了很多,骆远更是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陆小天离开之后,他们在望月城的几度险死还生。最危险的一次两兄妹被六七名同阶修士追色,坠入一处瀑布,醒来之后,骆清似乎觉醒了某种能力,修炼速度变得奇快无比,重新测了一下灵根,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九十一点,骆清便将自己所获得的灵物全部给了骆远,对比各宗门任务所需要的灵物,发现竟然刚好凑足了骆远所需要的份额,于是两人便一起进了古剑宗。

  “说起来真是惭愧,若不是我妹妹的照顾,恐怕我现在还没办法筑基。”说罢骆远苦笑一声道。

  “每个人的仙缘迹遇都不一样,骆兄能够筑基成功,这份机缘不知道让多少门派的炼气修士只能仰望。万千大道,殊途同归,哪管他用什么方式达到的。真要是让你去为了筑基丹而奔波的时候,说不定你便不会那么享受这个过程了。”陆小天苦笑着摇头,骆远这番话明显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多少人为了一颗筑基丹送掉性命,骆远竟然还在这里感慨没能靠自己的本事得到。

  “说得倒也是,当初为了完成加入门派的任务,我就是在望月山脉逗留了好几年。”想到那段艰苦的日子,骆远也是脖子一缩道。

  “说起来还得多谢陆大哥当初留给我们的那些东西,若非陆大哥给我的丹药,还有用来换取疗伤药的灵物,恐怕我们在望月山脉中也早就支撑不下去,也不会有现在的光景了。”

  骆清一对明眸在陆小天身上扫来扫去,发现这些年下来,陆小天的相貌并没有变化太多,变的只是气质没有以前那样沉凝,而是多了一丝随性与淡然。

  “别人的帮助只能帮得了一时,你们能有现在,靠的是自己的努力,倒是这次你们追击天穹修士要注意了,渗透过来的异域修士也有极其厉害的,凭咱们现在的修为还对付不了。如果有可能,你们最好能通知古剑宗修为更高的筑基中期,甚至后期的修士。”想到之前的皮包骨中年,陆小天提醒道,若不是对方为了击杀古剑宗的青宇伤到了根本,他可没办法轻易击杀此人。骆远与骆清跟他交情都不错,他便没有隐瞒,当然,来与两人相会前,他也跟苏晴,吴妍提到了此事。

  “陆兄弟放心,我这妹子出宗门之前,她的师傅给了一些保命的手段,等闲人伤不到她。”骆远闻言一笑道。

  “这样,那是我多虑了。”陆小天点头想想也是,像骆清这样天资卓绝的弟子自然是门派的重点保护对象,能当骆清师傅的,自然也是金丹修士,给弟子一些防身用的宝物无可厚非。

  “不管怎么样,也要多谢陆大哥的提醒,不过算时间,陆大哥筑基也有一段时间了,袁昊自从回到古剑宗后,一直闭关修炼,以他的修炼速度,估计也应该筑基了,古剑宗有一位金丹老祖收了他做弟子,筑基丹是肯定能得到的,陆大哥此次回灵霄宫可能要先去望月城落脚,有可能碰到袁昊,此人手段不简单,陆大哥也要小心才是。”骆清说道。

  “我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背吧。”陆小天摸了鼻子一下道。

  “这可说不定,袁昊此人睚眦必报,视血色禁地一行为最大的耻辱,就算陆大哥你避着他,但只要有机会,袁昊一定会找你的。袁昊的裂阳双肱剑只有到筑基期之后,才能发挥出其应有的威力。双肱剑联合起来,恐怕威力仅次于丹元法器。我恐怕也难以力敌,要不陆大哥还是跟我们在一起,碰到袁昊,他也不敢妄自动手。”

  说到袁昊,骆清的脸色也凝重起来道,只是要求陆小天留下来的时候,骆清脸上仍然隐现一丝不明显的红晕。

  “该来的始终要来。真到了那一刻,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陆小天拒绝了骆清的好意,在望月城袁昊也不能动手,如果真到了野外,袁昊还敢追来,他也不介意趁着现在袁昊羽翼未丰,尽早除去这个威胁。袁昊虽强,可毕竟才刚筑基,仍然被他克制得死死的。就算对方已经找到防御冰魄玄音的办法,但两层修为的差距,陆小天也有信心能稳压他一头。

  “妹妹,陆小天跟袁昊的问题可还真是棘手得很呢,袁昊毕竟是同门,若真是争斗起来,咱们也不好明面上直接偏袒陆小天。”待陆小天离去后,骆远有些犯难地挠着脑袋道。

  “不管如何,只要给我撞上了,我便不会让袁昊轻易对付陆大哥。”骆清神情坚定地道。

  与骆远兄妹分开,回到苏晴等人下榻的皇庄,与几人简单的道别之后,陆小天便带着王子忠的一对儿女踏上了返回望月城的路。

  “这个陆小天,看似谦逊,骨子里其实比谁都傲,总是一副独来独往的样子,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看着陆小天带着两人御剑离开,苏晴没好气地说道。

  “陆师兄比不得咱们,什么都得靠自己,自然更忙碌一些,不过能为了一个承诺不远万里来到越国这么偏远的地方,甚至不惜跟魔阳宗的人起冲突也要履行谎言,这份执着,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呢。”相比之下吴妍反而一笑道,“只是可惜陆师兄有事在身,不能跟咱们一起四处游历了。”

  “爱走便走,谁稀罕。”苏晴哼了一声道。

  “说不定人家古剑宗的骆清姑娘便稀罕呢,想不到那骆清跟陆师兄交情这么好,听语气,想必以前在望月城的时候,同陆师兄一起在共过患难。”吴妍一脸憧憬地道。

  “共患难,我们在血色禁地中也算共过患难,也没见他对咱们有多热情。不管他了,越想越来气。”苏晴哼了一声,一跺足,回了自己的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