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92章 处理
  “好吧,不过最好别提出太苛刻的要求。”陆小天深深地看了王德峰一眼,对于这个黑发老者所说的话,他自然是不全信的。

  古剑宗的炼器之道独步整个望月修仙界,他自然是知道的,确实如同王德峰所说的这样,弓箭,还有鳞甲这种并不大众的法器交给古剑宗的人来炼制自然是最好,只是王德峰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未必就不是想试探他的家底,或者说想开出更高的价码。而且像王家兵器坊这样在望月城排得上号的修仙家族,历史悠久的传承了数十代,不断地将自己的血亲送至各个修仙门派,在门派中的话语权未必就很弱。

  “像道友手里有着这么多好东西的主顾我们自然是要尽全力拉拢的,我这就马上给古剑宗的人发传音符,相信很快就会有所回复。”王德峰点头道。

  “不急,我这里还有一块炽炎晶,应该不需要送到古剑宗吧。”陆小天又取出一块红色晶莹的矿石。

  “炽炎晶!”王德峰眼中精芒暴闪,真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手里到底有多少好东西,那些极品的丹药就不说了,同阶的丹药,整个望月城加起来恐怕也没有上次与陆小天交易所得来得多。而眼前拿出来的火蛟尸身,还有这块体积不小的炽炎晶无一不是极品。

  “火蛟身上的材料比较难得,炼制不易不说,不像炽炎晶这般可以反复炼制,一个不好就会灵性受损。我也是担心会让道友蒙受损失,这块炽炎晶,凭我们兵器坊的实力,自然是能够炼制的。”

  “既然如此,那便给我炼制一把炽炎剑,报个价吧。”陆小天将火蛟的肉身收起然后说道。

  “炽炎剑,单是融化炽炎晶这种极耐灵火的炼器材料,便需要用到与三昧真火同等级的灵火,炼制比起大多数法器也要更为艰难,炽炎剑的炼制,需要五万下品灵石。”黑发老者给出价格道。

  五万下品灵石,已经能买一件不错的法器了,但不是每种法器都有资格成为丹元法器,他手中已经有了一柄裂地刀,可惜地是没有金系的丹元。炽炎剑是他能最快拥有一件丹元法器的途径。就算代价大一些,也是完全值得的。

  交付订金,签下契约之后,陆小天便离开了王氏兵器坊。

  陆小天在望月城另外又租下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在小院外面布下防止气息外泄的禁制之后,取出收藏已久的火蛟妖丹,这颗七阶的火蛟妖丹由于与东方仪的火拼品质已经大为降低,虽然此时仍然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息,不过陆小天敢不敢肯定里面是否能提取出足够的丹元,真要是提取不出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这已经是他暂时唯一能获得丹元的途径了,如果真的提取不出来,等炽炎剑,或者那套火蛟弓箭提炼出来之后,也只能在望月城等,看以后的拍卖会上是否会出现火系丹元。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如此快地重新回到望月城。

  伸指一弹,七阶的火蛟妖丹悬浮于身前,上面已经布满了细密的裂纹,让陆小天似乎觉得眼前这颗妖丹再受到打击很可能会阶位下降。幸好当初使用的是七星阵,四面八方的剑气根本不是一颗妖丹能挡得住的,否则恐怕也没有眼前的收获了。

  几道气劲从指间弹出,将悬浮在空中的妖丹绕住,紧接着,更多的气劲不断地加入缠绕火蛟妖丹的序列中。不多时,火蛟妖丹周围已经增添了一道浅浅的华光,将其抽茧剥丝,去芜存精。

  这颗妖丹原本散发的光芒变得更为黯淡,表面的裂纹也越来越多,不过此时陆小天的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喜色,通过灵目术他能看到此时的火蛟妖丹表面已经变成了一层无用的粗壳,而妖丹精华正在不断地内敛,浓缩。如果从数以千记的同系低阶妖丹中提取丹元会是一个十分繁琐的过程,相对来说,七阶的妖丹本来就已经是金丹级,将其提炼出来反而要容易一些。

  半个月后,悬浮在空中的妖丹层层剥开,露出里面如火焰般跳动的两滴丹元,一大一小,陆小天不禁面露喜色,大的相当于一滴半,没想到能提取这么多出来,真是出乎意料。

  手中的一块上品灵石灵力几乎已经消耗殆尽,只剩下一丁点了。连续半个月的提炼,哪怕是输出的法力不多,但却绵长,是个长期的过程,丹元的提取一气呵成最佳。若是中途打断,效果便大打折扣了。

  取出两个小瓶分别将两滴丹元分别装入小瓶之中,陆小天才算是松了口气。

  “对了,传音符。”将丹元收起之后,陆小天这才想起十数日前王德峰给他的回复,不过很快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狮子大张口,晾一晾对方也好。

  算时间罗康应该来到望月城了,陆小天想到王氏姐弟的事,于是出了门,来到两姐弟所在的小院,罗康果然已经等在了院子中。

  “陆师叔!”罗康原本在小院中教王倩与王威两人修炼,看到陆小天进门而来,面色一喜,连忙行礼道。

  “你来了多久了?”陆小天问道。

  “晚辈收到师叔的传音符之后,便立即启程赶来,已经到了五天了。”罗康恭敬地道。

  “这两姐弟便由你带回青月峰安置,她们两人修炼上的事以后就交给你了。”陆小天道。

  “陆师叔放心,晚辈一定悉心教导两人。”罗康连连点头道,他能在青月峰上修炼,已经是受益极大,另外还在青月峰上开辟了自己的一小块灵田,收获的灵草不少,比起以前过得要宽裕得多了。感念到现在的改变,对于陆小天交待的事,自然是十分上心。

  “对了,自从师叔离开青月峰之后,晚辈按照师叔的吩咐,收集了一些灵草的种子。”

  陆小天取过罗康递过来的几个玉盒,里面盛放着不同品种的种子,倒是其中一颗硕大的草种让他眼神一闪,“乌犀草!怎么得到的?”

  “这个晚辈也不太清楚,是从灵霄宫坊市买来的,出手的那人弄得颇为神秘,而且买卖也是有规矩的,一些稀罕玩意不能随意问别人出处,否则别人也不愿意卖了。不过晚辈猜测,应该是哪个修士领了杂役任务之后,从灵霄宫其他师叔伯,甚至金丹老祖的园子里偷采下来的一粒。毕竟像这种种子,那些师叔伯,或者金丹老祖培育到有价值需要等太长的时间,而且一闭关便是几年甚至十几年,少了一颗种子,通常也难以发现。”看到陆小天闪动的眼神,罗康心头一跳,又连忙赌咒发誓,“晚辈发誓,给陆师叔看的园子可是从来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否则----”

  “好了,我不过一问,不必这般紧张。”陆小天摆了摆手,打断了罗康的话,“这颗乌犀草的种子对我很有用,做得不错。不过以后你要注意一些,不要因此开罪了灵霄宫的一些高人,我长期在外,真出了乱子,也护不住你。”

  “陆师叔放心,晚辈只是负责买,又不是晚辈弄出来的,而且每次买得很小心,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罗康连连点头道。

  “门派小比快到了吧。”陆小天问道。

  “只有一年了,晚辈正在为此事全力准备着。若是能夺得一颗筑基丹,能像师叔这般成功筑基便好了。”罗康点头,一脸向往地道。

  “嗯,你给我办事,自然也不能亏待了你,我手上还有些东西,现在用不着了,正好给你。”

  陆小天想到结界内还堆积的一些东西,都是以前击杀的炼气期弟子所得的灵物,本想着有空再出手,只是他一直忙于修炼,再加上结界内的空间也足够大,是以扔在一边也一直没有管过。正好废物利用了。

  “这几滴是寒髓露,当初我自己都舍不得用,便宜你了,里面还有些炼气期回复法力的丹药,就不用卖了,留着自己用吧。这些是冰蚕丝,可以用来炼制冰丝蚕甲,我原来用的已经破了,你自己想办法再去炼制一套吧。这些灵器,你自己挑两件顺手的,给你表妹,还有王氏姐弟各留一件。其余的等小比过后,抽空在灵霄宫的坊市卖掉。”陆小天取出来的东西,在面前堆了一大堆,琳琅满目。

  寒髓露,服用一滴便可在短时间内回复一半的法力,比起灵石还要好用多了,还是好几滴,半法到关键时期,一滴寒髓露简直能直接决定胜负。冰蚕丝,这可是同一时间出的冰蚕丝,要冰蚕食用了百年赤冰桑的桑叶后吐出的丝茧,可以编织出极品冰丝蚕甲。至于陆小天拿出的这些极品灵器,无一不是上乘。

  罗康几乎眼睛都看花了。他现在身上一件极品灵器都没有,唯一衬手的一件上品灵剑也是节衣缩衣凑了好久才舍得买的。但眼前转眼前,陆小天给出的无疑让他实力暴增了数倍。极品的攻击灵器,极品的防御丝甲。还有能快速回复法力的寒髓露,与一大批回复法力的丹药,疗伤药。这简单是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如果放在之前,哪怕是门派小比来到,他也没有丝毫信心能在小比上获得好的名次,拿到筑基丹的奖励。只是眼前陆小天拿出的东西根本是他意想不到的,也完全没有奢望过。

  是以陆小天拿出这些东西时,罗康第一反应是震惊,且难以置信,此时回过头来,扑地跪在地上,颤着声音道,“晚,晚辈叩谢师叔再造之恩。”

  “起来吧,我不喜欢这一套,你也只是凑巧赶上而已。”陆小天一挥手,一股劲风便将罗康托了起来。

  陆小天离开后,罗康仍然激动得不能自已。一件接一件地将眼前的灵物视若珍宝地收起来,唯恐损伤到其中一件。

  “罗师兄,这些东西很值钱吗?”相比起陆小天,王倩,王威姐弟无疑觉得罗康更容易亲近些。

  “你们,哎,自小锦衣玉食,没有吃过苦,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等你们进了灵霄宫,以后了解到修仙界的残酷之后,便知道陆师叔给的这些东西有多珍贵了。”罗康摇头叹了口气,王倩姐弟世俗的身份自然不放在他心上,有些东西只有靠息怕体会,旁人说得再多也未必会管用。

  罗康心里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原本他对灵霄宫的小比只是抱着试试看折态度,但此时哪怕跟那些出身最好的炼气期弟子比起来,罗康也不觉得自己会差多少。陆师叔给他的这些几乎都是炼气期最好用的。武斗台上不能使用法器,凭着极品的攻击灵器,防御丝甲,还有快速回复法力的丹药,在小比之前,这些东西可不光是有灵石便能买得到的。他绝对有信心在小比上拿个不错的名次获得筑基丹的奖励,想到筑基丹对他已经遥遥在望,罗康心里便忍不住的一阵颤抖。真不知道陆师叔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炼气大圆满使用的灵物,而且还都是顶级的。罗康自然不知道陆小天抢了独孤寒,袁昊这些炼气期绝顶高手的储物袋,得到的东西也是炼气修士中最好的,自己用掉的不过是极少的一部分。

  此时,王家兵器坊二楼,一名身体矮胖的半百老者嘟嚷着道,“那个人怎么还不过来,我都在望月城逗留十来天了,连个人影没看到也就算了,竟然连个信都不回一个。”

  “严道友,老实说,上次咱们提的条件太苛刻,对方应该是在考虑别的渠道了。这样吧,下次碰到他过来取炽炎剑的时候,我问一下他火蛟的事。”王德峰苦笑着说道,眼前这个严郁臣提出要火蛟一半的材料作为炼器的代价。也难怪陆小天连信都不回一个了。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我又没说不肯少。你难道就没有对方的住处和其他的联络方式?”严郁臣抓耳挠腮,心里也些后悔,早知道就叫价低一些,也好过直接把对方给吓跑了。

  “对方每次都格外小心,应该是就居住在城里,可每次来之前,都进行过一些伪装,他还得到了一张千幻面具,若非他主动现身,便是修为比他高的修士也未必能将此人找出来。”王德峰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