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93章 提升

  “这就有些棘手了,这样,你给他传音符,就说我可以只收取他少量的炼制费有,但需要火蛟的脊椎,作为交换,我可以将他的火蛟箭都添加一些禹金进去。进一步增加火蛟箭的攻击力。”严郁臣一拍大腿,痛下决心道。

  “禹金!”王德峰大吃一惊道,“当初你得到的也不过一小块,一直舍不得用,竟然拿舍得拿出来作交换?”

  “没办法了,给那个人传音符吧。”严郁臣也是一脸肉痛之色地挥手道。

  收到传音符的6小天正在结界内用灵石催熟乌犀草,过五百年份的乌犀草与结界内的另外几种草药调和,可以配制出乌火之毒,刚好可以涂在火蛟箭上,相得益彰,乌火之毒并不是一种烈性毒药,但极为顽固,想将其完全清除,非得有数百上份的乌犀草做药引,或者金丹修士出手才能完全将其拔除,否则就算用其他解毒丹保住一条性命,但也会持续腐蚀丹田,在毒药彻底拔除之前,想要再提升修为,只会事倍功半,如果袁昊能中他一箭,就算没能杀死对方,如果能损伤到对方的丹田,也是个很不错的方法。

  “这个条件,倒是有些诚意了。”6小天冷笑一声,收起催熟的乌犀草,带着火蛟的肉身再次来到王氏兵器坊,与姓严的炼器师一番讨价还价后,6小天没再作多想,便将火蛟交给了对方。

  春去秋来,转眼间又是一年多过去,位于望月城西的僻静小院中,拳风豁豁,腿影如山。几乎没有停歇过。哪怕已经布置了几层禁制,偶尔路过一两名修为较高的筑基修士,也不由感到禁止之中一阵阵汹涌澎湃的力道,几乎没有穷尽一般。

  利用结界的大量灵药,辅以蛟血,蛟肉炼制的血魄丹,6小天的横练金身迅修炼到了第三层巅峰。距离第四层也不太远了,第四层是实力堪比筑基一层的体修。之前哪怕是6小天到了筑基期,肉身也是十分脆弱的。没有法力的保护,哪怕就是凡人用的刀剑,也能对他造成一定的伤害,现在只要有法力运转,他已经能直接用肉身去承受极品灵器的攻击。仅管与四阶的体修仍然天差地远,不过毕竟来日方长,而且6小天也并不是打算以体修为主。肉身的强化只是想在以后的争斗中,不那么容易受伤,毕竟修炼《横炼金身》的时间还不长,想在短短数年内便能到与筑基修士抗衡的地步未免太不现实。

  停止横炼金身的修炼之后,6小天伸手一挥,一张通体火红,散着强大气势的长弓,还有三支火色晶莹长箭悬浮于空中,正是一个月前从王氏兵器坊取回的火蛟弓箭,这套弓箭花费了他近一年的时间才等到。由于弓箭的原因,防御用的鳞甲现在也还未到手。至于炽炎剑半年前就已经拿到了,滴入一小滴丹元之后,已经将其初步炼化,成为他的第一柄丹元法器,炽炎离火剑。

  不过相比之下,将这套火蛟弓箭炼制成一套丹元法器则麻烦许多。炽炎离火剑由炽炎晶这样的天地灵物打制而成,而炎蛟弓箭则是由妖兽的角,骨,箭反复祭炼而成,比起炽炎晶多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妖兽气气,想要完全炼化变为己用,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不过也因为丹元与这套弓箭都是出自火蛟,炼制成丹元法器消耗的丹元反而要少一些。除了将弓炼成完整的丹元法器之外,另外他还从剩下二十几支由火蛟骨打制成的骨箭中,选出了三支炼制成了丹元法箭。仅管完全将其炼化还需要一段时间,想要挥出应有的威力更需要反复的炼化,但6小天对于这一套弓箭心里还是有着不小的期待的。

  炽炎离火剑与火蛟弓箭都需要反复的祭炼。不过炽炎离火剑已经能派上大用场,只是在不断祭炼的过程中,挥出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大。

  数个时辰后,6小天将炽炎离火剑与火蛟弓箭收起,这段时间以来,他每天都要花上数个时辰,以后会慢慢减下来,不过每天至少也要花上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对其进行反复的祭炼。所以法器对于一个筑基修士而言,并不是越多越好,特别是威力尤甚的丹元法器。如果是两件,对于一个筑基修士每天花上三个时辰,便会让筑基修士有难以承受的重担,毕竟筑基修士也要自己修炼,需要去赚取丹药提升修为,如果将大半的时间都浪费在祭炼丹元法器这种事上,日长月久,反而会拖沓修炼的度。

  6小天拥有主副元神,可以节约一倍的时间,还能自己炼制丹药,才会有这个闲功夫。否则换个普通的筑基修士,根本承受不起。当然,单是一件丹元法器便已经是绝大多数筑基修士倾尽所有也未必能得到了。两件,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6小天也是靠东方仪才能击杀七阶火蛟。否则现在也不可能拥有丹元法器。

  “6师弟,宫门下了新的任务,来城门处一会。”一道传音符自院外飞来,6小天打开,上面传来了荀修略微严肃的声音。

  按理说现在出山历练,为期三年的任务才刚刚结束,灵霄宫不应该这么快便派任务才是,莫非又出了什么大事情?6小天眉头一皱,出了院子,径直赶往城东。

  此时田静,宋虎两人也在,看两人身上的样子,几年的时间过去,虽然还是筑基一层,但修为已经稳固,气势沉凝了不少。只是两人眼里也带着跟他一样的疑惑。

  “事情有些紧急,咱们边走边说吧。”荀修直接抛出自己的飞行法器,其他几人也给纷跟上。

  荀修边飞边说道,“说起来6师弟你在魏国立了大功,给我们仙宫找到了一个中大型的火系灵石矿脉,还未来得及回仙门领取奖励,我现在把你叫出来有些不合情理,不过正是由于现在确实身边急缺人手,6师弟竟然能从地焰山逃出来,想必实力不低,应该能帮得上忙。”

  宋虎与田静两人听得大吃一惊,为宗门现了一个中大型的灵矿脉,这种功劳可是灵霄宫数百年未有过的。整个望月修仙界大部分灵石矿脉都被现得差不多了,现在就算是小型的灵矿脉都不多,更何况是中大型的。想不到6小天竟然能现一个,若是回到宗门,恐怕奖励的灵石至少是数以十万计。也许还有其他的宝物。对于他们这些才刚筑基的修士,置办一件衬手的法器,还有购买增进修为的丹药已经是绝大的开销,手里哪里还有太多的灵石。哪怕是一个正常的筑基中期弟子,平时能有个十多万灵石也绝对称得上是富有了。

  看着田静和宋虎羡慕的眼神,6小天一耸肩,现火灵石矿脉的过程可不怎么美妙,当然,除了跟东方仪在一起的时候。

  “根据掌门来的传音符,近几年来,天穹与南荒两域的修士频频进入我望月修仙界刺探情报,现在灵霄宫范围内负责西元国出现异常的灵气波动,很可能是远距离的传送阵,已经有一个小队的同门赶过去了,现在只有我们几人离得最近,所以掌门传讯,让我们过去看看。是否有异域修士传送过来。一旦现传送阵的踪迹,立即凛告。”

  异域修士,宋虎与田静两人眼里闪过一丝兴趣,他们筑基后苦修了三年多,现在根基渐稳,正好要找一些对手磨砺一下。没想到眼前就来了机会,而且还有荀修这个资深的筑基中期修士,6小天的实力应该也不弱,四个人一起行动,应该没有多大的危险才是。

  连灵霄宫都注意到了这边,看来天穹与南荒的修士活动更加频繁了。这种时候还是少擅自行动的好,避免落单碰到异域的修士。6小天心里盘算着。

  从望月城只飞了一天多,便来到了西元国北部的平原地带,天气阴沉,这里一马平川,田里的庄稼绿油油一片,不时可以看到赶着耕牛劳作的农人。偶尔有农人抬头因为目力的关系,也许只能看到头上隐约的几个小黑点。

  闻到一阵血腥味之后,几人下降高度,一个村庄数百口人惨遭横货,浑身漆黑,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小伤口,像是被某种毒虫噬咬过的痕迹。

  “咱们来迟了一步。”荀修检查了几具尸体,面色凝重,“看样子应该是南荒善御毒虫的修士所为,毒性不低,不过好在来之前我已经准备了不少解毒药,时间仓促,也来不及通知你们,到时候你们谁若是缺少解毒灵丹,我多少灵石买来的,便收你们多少灵石便是。”

  “竟然连世俗之人都动手,这些人真是丧心病狂。”田静怒声道。

  “有些修习了邪异功法的,杀性确实偏重。而且南荒的一些毒物修士,很多都需要人的精血,有这种行径也不足为奇。”荀修摇头道。

  接下来一连赶到数个村庄,都是如此。几人的心情也不由抑郁了几分,6小天目光一闪道,“咱们几人御空飞行目标太大,这几处村庄的人死得都不算久,后面我们直接在地面进行搜索,避免被这些狠毒的异域修士现,甚至中了对方的埋伏也说不定。”

  “也不过是对些世俗凡人下手,咱们有四名筑基修士,荀师兄更是筑基中期,怕个什么,难道这些异域修士真的大胆到在各派的眼皮子底下大动干戈不成。”宋虎不以为然地说道。

  “6师弟说得在理,别说我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多少筑基后期一个大意也要送了性命的也比比皆是,就你这副狂妄的性子,真不知道你如何能从血色禁地中出来的。”荀修对于一个修为远低于他的自然没有多少客气,冷看了宋虎一眼,佝偻的身体迅向远处掠去。

  宋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过在荀修面前还不敢炸刺,只能低眉顺眼地跟上。

  顺着异域修士在村庄留下来的气息,几人一路追踪了数日,一阵激烈地拼杀打斗让几人精神一震。

  “是苏师姐与吴师姐她们。”田静看到几人面色一喜。

  此时罗潜,苏晴,还有吴妍等四名修士与五名头上扎着黑羽,额头涂着黑色条纹的异域修士战在一起。地上还躺了一名在灵霄宫的弟子,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早就没有了气息。

  “这是南荒的鹰羽门,度极快,你们当心。”荀修沉喝一声,一掌朝拍向最近的一名敌手。

  “是你们,6小天,快来帮忙!”苏晴此时与罗潜两人合战对方三名弟子在,承受的压力最大,看到6小天一行人之后,面色大喜地叫道。

  6小天二话不说,直接祭出裂地刀,直取一名高健的鹰羽门弟子。

  五名鹰羽门的弟子看到又来了一波敌人,不由面色一惊。“走!”为一名黑羽门弟子气极败坏,大喝一声道。

  “走得了吗?”荀修嘿然一笑,已经凌空一掌拍至对方胸口。黑羽门弟子眼中厉色闪过,一刀迎上,,想要将荀修的手直接斩下来,用血肉之躯硬接他的利刀,真是找死。

  不过就在这名黑羽门弟子一刀快要斩实的时候,这才现荀修手上竟然多了一双肉色的手套。在他想要抽刀而回的时候,荀修已经抓住了这把法器长刀,另外再出一掌,以肉眼难辨的度直接一掌拍在对方胸口,这名黑羽门弟子惨叫一声,如同坠石般,落向地面,在地面砸了一个深坑,元神刚逃出来,被赶上来的宋虎用灵网网住绞杀成了碎片。

  想不到这荀修看上去如此佝偻瘦弱,竟然是一名如此厉害的体修,真是出人意料,6小天心里纳闷了一声,手底下丝毫不慢。裂地刀并没有使劲全力,但攻击的角度十分刁钻,刚好封死了高健鹰羽门修士的退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