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98章 追赶

  “总算是把陆道友盼来了。”王德峰一脸笑意地看着陆小天进来。

  “我的火蛟鳞甲呢?”陆小天开门见山地道,事关混元道藏,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望月城,若不是这件火蛟鳞甲,他都懒得回来。

  “已经炼制好了。道友且看。”王德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木盒,打开木盒,里面一股惊人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怕道友笑话,我虽是王氏兵器坊的掌舵人之一,在望月城也见识了不少好东西,但能与这件火蛟鳞甲相提并论的还真找不出一两件。不知道友随诺的稀有丹药在哪里呢?”

  陆小天扔给王德峰几个丹瓶。

  王德峰迫不及待地打开丹瓶一看,一双眼睛顿时睁得滚圆,三颗筑基丹,一颗驻颜丹,还有一颗养魂丹,最大号的丹药是些下品的培元丹,相对普通一些,但胜在量多。至于前三种,就格外罕见了。

  “陆道友,这些丹药的价值可有些超出了几套法器的炼制费用。多出来的我以灵石支付如何?”

  “灵石支付?道友觉得我会缺普通的下品灵石吗?”陆小天反问一句道。

  “不知道友想要什么,我一定都会尽量满足。”王德峰拍着胸口说道。筑基丹,驻颜丹,还有养魂丹,无一不是珍品。后两者的珍稀程度甚至比起筑基丹还要罕见,他看中的除了这几种丹药之外,更多的是陆小天手上握有这些丹药的渠道。

  “我身后的那几个人需要上品灵石,你帮我折换成上品灵石即可。”陆小天想了一下道,通常状态下,筑基修士用中品灵石不错了,不过一旦动用丹元法器,中品灵石也支撑不了多久,而且相当于筑基期的傀儡,必须要上品灵石才能持久作战。他手上中品灵石有不少,可上品灵石并不算多。他自己没有时间来收集这些,只能通过王德峰这个在望月城颇有势力的人物。

  “上品灵石?那可是稀罕货,哪怕是我们筑基修士,就算是有,通常也会自己收藏起来。”王德峰脸上露出一丝为难地道。

  “我给你的丹药也不是随处可见的地摊货,我只要上品灵石,当然,与凝金丹相关的灵草,我身后的人也很感兴趣。”陆小天道。

  “你们连凝金丹都能炼制?”王德峰一脸震惊地道。

  “只要有灵草,总是能炼制出来的。”扔下这句话,陆小天出了王氏兵器坊然后直接出城往回赶。

  “裂地刀!”原本正在跟两个师兄弟说话的袁昊看到空中一道金光闪过,狭长的双眼闪过凛冽的杀机。裂地刀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自从筑基之后,他没有一刻曾忘记过其主人带给他的耻辱。

  “袁师兄,骆师姐她们很快就要过来了。咱们是在这里等骆师姐她们,还是先回望月城?”旁边一个比袁昊长几岁的青年男子,但实力逊于袁昊,称呼袁昊为师兄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了。

  “骆师姐?”袁昊嘴角一抽,骆清是年轻一代弟子中唯一可以跟他相提并论的存在,月灵剑体并不比他的纯阳剑体差上一分,只是他的烈阳双肱剑如今已经今非昔比,是成套的武器,就算骆清比他率先筑基早几年,可如今真动起手来,他未必也就怕了骆清。

  只是对方资质不逊于他,修为比他还要高上一些,在古剑宗其他弟子眼里,论资排辈,身份都要比他高上一点,袁昊对于骆清也十分好奇,气质非凡,虽然整日蒙着一张面纱,但仍然能感受到对方的清丽脱俗,倾城之色。只可惜就算是他也无缘一见,只是听说骆清竟然与陆小天交情匪浅,而且一年多前,还在陆小天面前揭开过面纱,想到这里,袁昊心里更不是滋味,不管如何,陆小天一定要死!

  “袁师兄?”旁边的龚新又唤了两声。

  “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你们先去跟骆师姐汇合,等我办完事情之后,会回来找你们,用不了多久。”不待龚新几人多说什么,袁昊便祭出烈出剑,破空而去。

  “袁....”龚新想要再说几句,袁昊已经消失得只剩下一个小黑点,袁昊的速度他也跟不上,再说对方实力远比他更强,跟得上也拦不住,只能作罢。

  “龚师兄,你说袁师兄这么心急火燎地是去干什么呢?我还从未见袁师兄这么失态过呢。”旁边另外一个鹅蛋脸少女好奇地问道。

  “能干什么,自然是去寻仇了。”龚新耸肩道。

  “寻仇?袁师兄可是咱们新晋筑基弟子中的跷楚,就是那些修为更高的筑基修士,对袁师兄也是礼敬有加,谁这么不开眼敢得罪袁师兄?”鹅蛋脸少女一脸不解。

  “咱们门派一般是没有这么不开眼的,不过别的门派可就说不定了,袁师兄再厉害,但也是有克星的。能让袁师兄这么生气的,自然也就只有灵霄宫的那个修士了。”龚新看到这位俏丽师妹一脸的好奇,大为满足了心里的虚荣感,正好此时袁昊也已经离开,他的胆子自然也就放开了。

  “龚,龚师兄你是说那个叫陆小天,跟骆师姐交情深厚的那个?”鹅蛋脸少女陡然醒悟过来,一年多前,骆清罕见的摘下面纱当时在场的可不是只有骆远,骆清两人,骆清又是古剑宗的风云弟子,是以后来事情很快就传开了。

  “除了那个陆小天,自然是没有其他人了。”龚新见师妹靠近,闻到鹅蛋脸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禁不住心里一荡。

  “什么陆小天?”

  一道清冷地声音骤然响起,龚新吓了一跳,被人接近到如此距离内都没发现,对方若是意图不轨可就麻烦了。待他抬起头来时,只见一名穿着浅绿色长裙的少女,面蒙薄纱,顿时松了口气,连忙行礼道,“骆师姐,何师兄,江师兄。”

  来人竟然是骆清还有另外两个同门师兄,还有两个蛮兽宗的弟子。其中两人竟然气息比起骆清还要强大几分。

  “袁昊呢,你刚才所说的是怎么回事?”骆清秀眉微促,没有理会龚新对这个叫黄英的师妹有什么想法,袁昊与陆小天两人的恩怨她再清楚不过,刚才听到龚新提及,原本平静的心境顿时泛起一层涟漪,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心静如水。

  “刚才有一道金光自空中闪过,我,我听袁师兄说了什么裂地刀,然后紧跟着追了上去,让我跟黄师妹先跟师姐汇合。”龚新如实说道。

  “往哪个方向去了?”骆清追问道。

  问明了方向之后,骆清二话不说,也紧跟着袁昊的方向追去。

  “程兄,看来贵宗的骆师妹可真如传闻中的那般对这姓陆的小子着紧得很呐。”蛮兽宗的洪盛比起正常人略微突起的两只眼睛闪过一丝异色,向旁边的程朴章说道。

  “骆师妹,你与那陆小天的交情,我倒也是知道一些,不过终归是宗门有别,希望骆师妹还是要适当与此人保持一些距离。”程朴章紧随其后,用一副劝诫的口吻说道。

  “程师兄,我的事,自有分寸。”骆清眉头一皱,出于客气,只是淡声回复了程朴章一句。

  程朴章心头暗恼,只不过骆清已经有了一位金丹期的师傅,就算不卖他面子,他也束手无策。

  洪盛听得心里暗笑,这程普章也算是个自命清高的家伙,被一个筑基不久的师妹这般顶一句,也不知对方心里作何想。倒是这几人都是古剑宗筑基弟子中颇有来头的人物,却给一个灵霄宫弟子牵动,正好也去见识一下这灵霄宫的弟子是何等人物。

  “真是阴魂不散!”自从修习了千竹教的明神术之后,又有养魂丹这种对神识助益一等一的灵丹之后,陆小天的神识之强早已经超过同阶修士,至于修为比起他还要弱一些的袁昊刚追击没多久,陆小天便发现了他的踪迹。

  既然迟早都需要来个了结,择日子不如撞日子。陆小天冷哼一声,飞了上百里之后,在一边江边的滩地停了下来。

  “陆小天,你竟然还敢在此等我,好胆。”袁昊清啸一声,红光闪过,御剑悬浮在陆小天的前面,双手环于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陆小天道。

  “你敢追来,不知道是夸你不知天高地厚,还是仗着其他同门给你的勇气。”

  陆小天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袁昊,时过境迁,袁昊不仅已经筑基,而且实力已经巩固,看样子在筑基一层里也能排到中上游,也许过不了两三年,便能突破到二层了。按照眼前的情形,恐怕不出五六十年,便可以修炼到筑基巅峰,这种速度是十分可怕的,他虽然现在已经是筑基三层,但都是几次三番用命拼来的,更是借助了与东方仪的合欢,否则以正常的速度,此时修为比起袁昊也强不了多少。而这一年多,在大量培元丹的堆积下,他的修炼速度虽然不慢,但比起袁昊,恐怕也不会更快,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陆小天,你休得狂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袁昊自诩为天之骄子,便是门中修为比起他要强得多的筑基修士,也对他以礼相待,他何曾受过这种羞辱,而眼前这人却是真正让感到刻骨铭心地一阵恨意。

  “是谁的祭日还说不定,今天只要不是有人救你,你必死无疑。”如果是对于翁之翰,黑袍老者那样的人精,再多的言语都动摇不了对方的心智,眼前的袁昊天资有余,但也是因为天资,天幼便养成了一副骄狂性格,哪怕是在同门面前,努力保持以礼相待,但实际上内心也会自视清高,认为高人一等。现在他便是要戳穿对方这张脆弱的脸,扰得对方失去分寸。

  “死!”袁昊气得面色发青,别人的讥讽他可以不在意,但陆小天的言语却如刀枪利箭,撕开了他薄弱的面皮,将他戳得血淋淋的。

  恼羞成怒下的袁昊直接祭出了烈出双肱剑。两道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极品法器,由于是成套的双肱剑,又跟他自幼修炼的功法吻合,发挥出的威力倍增,但消耗的法力跟普通修士使用一柄法却相差不大。便是同时面对双们的敌人,他也有信心一战,至于陆小天,不过比他早筑基几年而已,自从当初在血色禁地出来之后,他专门打听过陆小天的情况,陆小天得到数十颗筑基丹,在灵霄宫也是轰动一时,打听关于陆小天的状况,并不需要付出多大的精力,并弄清楚了关于陆小天的一切,一次资质极为普通,且毫无背景的修士而已,跟骆清一样,散修出身,可能有一些机遇,得到过一些法器和丹药,凭着雄厚的积蓄,所以能在炼气期压倒其他修士。现在他们都已经筑基,以前最让他忌惮的手段也不管用了,这样的陆小天,还何惧之有?

  冰魄玄音!

  陆小天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修为比他低上两层,解决这样的对手,不过片刻间的功夫而已。

  不过很快这丝笑意便凝固在了脸上,几乎在他出手的同时,袁昊的身体上浮起了一层浅金色。袁昊竟然丝毫不受影响,仍然控制着烈出双肱剑左右向他夹击而来。

  陆小天一阵惊讶,没想到对付低阶修士无往不利的冰魄玄音竟然第一次失效了。看来对方身上有阻挡神识攻击的宝物,真是出人意外。

  “怎么,那一招不好使了是吗?除了那种神识攻击之外,你还能再玩点花样出来吗?”

  看到陆小天意外的表情,袁昊得意地哈哈大笑,当初他便是栽在陆小天这一招手里,否则哪怕当初陆小天在炼气大圆满时能同时控制三柄法器战斗,凭他的烈阳双肱剑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而现在,在双方都已经筑基的情况下,陆小天同时使用三柄法器等于是找死,筑基修士斗法,可不是讲谁控制的法器越多越好。回宗门之后,他便将自己的遭遇跟师傅说了一遍,凭金丹修士的阅历,自然能判断出这是种厉害的神识攻击,因此提前给了他一件专门防御神识攻击的法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