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99章 力压
  若非如此,袁昊也不会这般壮着胆子,敢来直接寻找陆小天。

  怪不得,原来早有准备。陆小天冷哼一声,不过天资再好,筑基一层就是筑基一层,在法力的纯厚上,比起筑基三层有着一定的差距。

  当初血色禁地,他确实得靠着冰魄玄音,正面硬拼之下,哪怕他有主副元神,能同时控制三柄法器作战,但面对品质更高的烈出双肱剑,也未必能稳占上风。最多勉强打个平手之局。

  可到了现在,他不仅法力比起袁昊来得更加雄厚,而且在法器上也毫不吃亏了。更何况随着修为的增加,法珠也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这袁昊既然这么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那就一巴掌将他从空中扇下来,陆小天头微微仰起,裂地刀飞出,迎击一柄烈阳剑的同时,左手往虚空一按,寒荒印凌空自上而下地压往袁昊的头部。

  袁昊跟陆小天面对的其他对手一样,吃惊不小,眼前的这块冰印奇寒无比,而且出现得毫无征兆。袁昊几次闪躲,可始终逃不出寒荒印的镇压范围,仓促之下,袁昊只能控制一柄烈阳剑抵挡裂地刀进攻的同时,再持剑顶住头部落下的寒荒冰印。

  “我说过,如果没有人来救你,你必死无疑!”陆道。

  “你做梦,今天我势必将你斩于剑下。”袁昊没想到虽然有了克制陆小天那种诡异神识攻击的法器,但刚一交手下,便被陆小天压制住了。再听到陆小天的嘲讽,心里更是又气又急,受到干扰之下,难免出了点乱子。只是他这边刚露出破绽,陆小天自然是趁机加大了法力的输出。

  袁昊立即感到头顶上的寒荒冰印沉重如山,压得他身躯一晃,险些就跪了下去。只是以他的心性,就算是死,也不会给陆小天跪下,急怒攻心下,强提法力,勉强顶住了压力,只是这种运转法力的方式让他自身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涨得通红的脸再也憋不住,一口鲜血吐出。

  虽然天赋出众,终究是心智差了一点,陆小天冷笑一声,换作心智坚毅之人,就算落入下风,也绝不会在此时便受了内伤。

  此时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时候,一个天赋如此出众的古剑宗弟子,他可不想留作后患。陆小天凌厉地再次看了袁昊一眼,再次加重了几分法力,这对于受伤之下的袁昊更是雪上加霜,踩着河滩的双脚陷进了泥沙里,但他仍旧死撑着。

  受死吧!陆小天双眼微眯,准备收回裂地刀,祭出炽炎离火剑,不远处已经传来一阵强烈的潜力波动。

  是古剑宗的人!陆小天心里一阵恼怒,眼见得便要大功告成,没想到半路杀出程咬金,虽然冲在最前面的一个蒙面女子应该是骆清,但后面的两个古剑宗,还有几个蛮兽宗的修士可跟他一点交情都没有,这些人一出现,击杀袁昊无异于向古剑宗公开挑衅,便是灵霄宫也保不住他。

  “果然打的好算盘,原来准备了后手。”陆小天冷哂一声,未等古剑宗的人赶到近前,便御剑而起,朝远处疾飞而去。

  “站住,伤了我古剑宗的弟子这就想离开吗?”程普章在后面疾追,怒声斥道。

  “你们古剑宗的作风我算是见识了,先是袁昊在血色禁地中不顾联手之谊,暗地里欲加害于我,只是实力太差,不敌落败,被我教训了一顿。此事之后,不仅不思教训,改过自新,反而变本加厉,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复,今天又无端拦住我,想要将我至于死地,落到这般田地也无非是实力不济。现在你这般蛮不讲理的也想拦住我的去路,莫非也是想动手不成?”

  陆小天冷语相加地道,古剑宗一再逼迫于他,确实让他恼怒非常。

  “岂有此理!”程普章听到陆小天的回话之后,气得暴跳如雷,便要御剑追赶。

  “程师兄,这件事本就是袁师弟与灵霄宫弟子的私人恩怨,我们理亏在前,岂能现在仗着人多就对对方出手?”骆清横眉扫了程普章一眼道。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吧?”程普章虽然明知骆清对陆小天有偏袒,但袁昊与灵霄宫弟子的恩怨他也有所耳闻,骆清此时直接挑出来,在有旁人同样在场的情况下,他心时虽然不爽,但也只能暂时作罢,否则让旁人看了去,多少有些不体面。

  “自然是袁师弟的伤要紧,先去看看袁师弟吧。”骆清说了一句,心里微微一叹,当初在越国与陆小天勿勿一会,没想到再见面时竟然是在这种情形下,甚至都来不及说句话又分开了。

  程普章觉得也有些道理,便与骆清一起降至地面,袁昊原本在咬牙支撑陆小天的攻击,陆小天却骤然抽身而退,更是因为他再次在同门面前狼狈落败,一口怒气没理顺,忍不住又吐了口血,双手撑着地面,才没有倒下。

  “袁师弟,你没事吧?”程普章关心地想将袁昊扶起,却被铁青着一张脸的袁昊一把推开。

  想到他跟陆小天两人动手之前陆的话,袁昊便心里隐隐作痛,这些人虽然前来救了他,但也让他的自尊再次被踩到了脚底,羞愤欲死的袁昊谁都没有理会,直接御剑飞往望月城。

  “终究是少年心性,想要成大器,还需要多打磨一番。”江师兄看着袁昊离开的背影一叹道。

  “玉不啄不成器,只要袁师弟能走出这道心劫,以他的资质,迟早能一飞冲天。只是想要走出来,恐怕也并不是易事,原以为袁师弟已经是人中龙凤,便是筑基中期想要击败袁师弟也要颇费一番手脚。根据龚新所说,袁昊赶过来也不过小片刻,只是这点时间,便在陆小天手里受了重伤,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袁师弟恐怕处境危矣。没想到灵霄宫竟然也出了陆小天这样的鬼才。真是不可小视。”程普章目光凝重地看着陆小天离开的方向,颇为忌惮地道。

  “陆小天此人我倒是知道一二,只是传闻此人资质极为一般,在灵霄宫也并不受人重视,甚至都没有金丹修士愿意收其为徒,可既然是这样一个资质普通的弟子,又如何能几次三番力压袁师弟?真是奇事一件,骆师妹你与这陆小天有交情,可知道此人身上有什么隐秘?”江师兄目光闪动地看向骆清道。

  “我与陆大哥相识的时候还只是炼气期的散修,后来陆大哥率先进入了灵霄宫,我跟兄长机缘巧合,进了古剑宗,也只有在越国见过一次,又如何能清楚陆大哥的近况。不过陆大哥此人向来韬光养晦,锋芒内敛,若非必要时候,根本不会出手,当你认为已经足够了解他,想要与他敌对的时候,很快便会发现,你所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便是当初跟陆大哥一起在望月山脉中历险,我也从未弄清楚过陆大哥实力究竟几何。”骆清一脸追忆的神色。

  “骆师妹,如今你已经是我古剑宗门人,虽然以往与陆小天有交情,但遇事还需谨记,一切以宗门为重才是。”江师兄告诫地道。

  “陆大哥与古剑宗并没有解不开的死结,唯一结怨的也只有跟袁师弟的这件事,真要说起来,宗门不少新晋的筑基弟子还受了陆小天在血色禁地中的照顾。这笔帐又该如何算?再说,袁师弟几次三番找陆大哥寻仇,难道还不许别人反抗了?如果袁师弟真的能凭自己的本事,光明正大的赢了陆大哥,自然让人无话可说。”

  骆清冷笑一声,不再与两位师兄多说,也赶回望月城。

  “错过了一场好戏。”蛮兽宗的弟子咂了咂嘴。

  “陆道友,陆道友,你再不回话,我们便要硬闯进来了。”吕锋,吕辉两人在陆小天的住处外心急火燎,若不是陆小天交待这两天不得闯得他的住处,否则可能导致回元丹的炼制失败。他们早就闯进去了。

  “不是说过了吗,现在还没有超过约定的时间。”陆小天不悦的声音响起,他也才回到住处,虽然这两人已经安排了人在他住处四周,但这些炼气修士自然是防不住他的。

  “陆道友,你可算出来了,我这也是被逼得没办法呀,家主有命,要陆道友紧急炼制一些丹药,原本我是打算再拖一拖,只是这次家主丹药要得有些急,我也束手无策,只能催一催道友了。”吕峰陪笑着道歉,然后又颇为期冀地看着陆小天道,“陆道友,不知回元丹”

  “炼制了一炉,手上还有些剩下的灵物,可以再炼制一番。吕家主要我炼制什么丹药?”陆小天问道。

  “主要是一些疗伤类的丹药,这钥匙遗落在了潮汐洞内,潮汐洞很可能有大量的妖兽,还得有炼气修士吸引其中的一部分注意力,为他们创造机会。”吕锋听到陆小天肯定的回复之后,眼睛一亮,然后又道,“这些是家主交下来的灵药。通天湖的潮汐具体的时日不明,陆道友还是尽快完成为好。”

  陆小天接过储物袋,转身时,不由有些苦笑,当初混进几大家族中不过是为了省事才用了这么个高级炼丹士的身份,在初期确实是省了不少事,没想到现在反而招来了一些麻烦。真是始料未及。

  通天湖,湖水浩翰无垠,波滔万顷,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一处以江河连通汪洋大海的湖泊,陆小天一定以为这是极东之海。

  在平时,偶尔也有小队修士在湖边,或者驾驶灵木打制的巨舟在湖面猎杀湖中灵兽。但极少有大队的修士出现在此处。

  不过在此时,却有以三大家族为首,数以千计的修士在湖边安营。陆小天也随着大队转移到了湖边。

  大量的炼气修士忙活之后,已经开始歇息。不过此时却有数名筑基后期修士在湖边信步闲庭。

  “胡兄,此次我们如此大张旗鼓,会不会惊动了别人?咱们都不过是普通的修仙家族,一旦有仙门大家示掺和进来,事情恐怕就麻烦了。”儒衫老者是严家的家主严铁林,一脸愁容地道,“咱们已经在通天湖附近耽误了不少时日,现在南荒,天穹的异域修士又蠢蠢欲动,赶在这个时间,还真不知道后面是否会横生枝节。”

  在严铁林旁边的铁拐中年吕家的吕田霖也是一名筑基后期的高手,摇头说道,“当初我们得知了混元道藏一事之后,一边进行封锁,另外又放出假消息。外界得知的所谓混元道藏不过是真真假假,此时又值异域修士频频出动,各大门派忙着防备南荒与天穹两域修士。咱们先行一步,等打开了混元道藏先进去寻宝,就算后面消息走漏,只要我们抢先得到宝物,各大仙门再反应过来也为时已晚。”

  “吕老弟说得不错,咱们打的便是这个时间差。凝金丹对于各大仙门而言都是珍奇之物,只有实力最强,最具天赋的筑基修士才可能在门派的比试中脱颖而出,获得奖励。我等虽然也是筑基后期,但与各门派精心调教出来的筑基大成弟子还是有些差距的,现在只要快人一步,分了混元道藏中的宝物再各自隐姓埋名,只要结丹成功,便是那些仙门知道内情也无济于事了。”胡千山冷笑一声说道。

  “可现在潮汐迟迟不至,委实让人担心。”严铁林搓着双手道。

  “吕老弟这个精通天象的人都没急起来,你急个什么劲。”胡千山闻言呵然一笑。

  吕田霖拄着拐杖向前胸有成竹地道,“不错,这几日月色渐圆,牵动诸星之力引发潮汐便在这一两日了,只是那潮汐洞内别有动天,俨然自成一方,妖兽众多。到时候我们三人还需通力合作才是。”

  “这是自然,潮汐洞虽大,但我们也聚集了数千修士,不然要这些低阶修士干什么。”胡千山冷然道。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