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03章 怒极

  “陆道友,你可算回来了,之前一直看不到你的身影,真是急死人了。”吕辉等了好一阵子才看到去而复返的陆小天。一脸焦急地道。

  “刚才碰到了两只寒蠓蛛,费了些力气才摆脱逃回来。你们这么着急,可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吗?吕锋道友到哪里去了?”陆小天说了一句。

  “岂止是有事情发生,是大事,要命的大事。外面的筑基前辈又在这边调人了,我猜,应该是其他地方碰到了什么问题,幸好陆道友你跑到这么深入的地方。否则咱们已经被征调出去了。”吕锋从一溜小跑过来,面色不太好看。“不过恐怕也躲不了多久,咱们也要被征调走了。”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怕个什么,又不是靠着咱们几个。”陆小天嘴上如此说,却是想起吕金荣殒落前好像发过传音符,想来其他筑基修士认为寒蠓蛛的巢穴已经被搜索得差不多了,才会从这里调人走。不过调了一批又一批,显然吕锋猜测得没有错,应该是遇到了大麻烦,只是连三大家主都无法解决的麻烦,还有三家族二十多名筑基修士,这些人都摆不平,还要大量的炼气修士做炮灰,真不知道是什么危险。陆小天嘴上如此说,心里却也难得的有几分忐忑。

  暗自盘算着是该继续呆在这危机四伏的礁石洞中,还是偷偷离开。毕竟好处已经捞了不少。可一想到混元道藏,他又打消了这个主意,现在他已经是筑基三层,一直修炼的混元经,他也对比过灵霄宫的其他功法,相对他这种低劣的资质,委实找不到更合适的了,不说混元道藏里面可能蕴藏的结丹机缘,便是为了混元经的后续部分,他也是要继续冒这个险的。

  正如吕锋所说的那样,很快又有两名筑基修士前来调遣他们这些炼气修士,也许是对吕金荣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回应有些疑惑不解,两名筑基修士开始深入巢穴,但没有多久便一脸慌张地跑了出来。他们两人只是远远地看到几人的尸体便惊慌而退。连吕金荣还有另外四名筑基修士都横死在内,更别说他们两个筑基初期。两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通知三大家主。

  没有多久,吕田霖便暴躁如雷地赶了过来。

  “荣儿,我的荣儿!”吕田霖抱着吕金荣的尸体,悲恸欲绝的声音震得整个寒蠓蛛巢穴都有些轻微的震动。

  几只冰蜂蝎再次从寒潭中飞出,围着吕田霖一阵乱飞。

  “找死!”吕田霖气极攻心,一只黑拐在空中挥得虚影重重,偶尔有几道厚重的气劲打在附近洞壁上,大块的岩石如同豆腐般被打碎,可见盛怒之下的吕田霖出手何其可怕。

  只是吕田霖出手虽然可怕,但却每每扑了个空,根本打不到几只冰蜂蝎。反而平白消耗了大量的法力。三只冰蜂蝎也是异常恼怒,先来了五个人族修士搅了它们的清净,被它们都蜇死了。后来又来了一条大蜈蚣,怎么蜇都不管用,还把它们守了不知多少年月的灵草,十几块灵石都抢走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凶狠的家伙,抢完东西也就算了,竟然还让它们不得安生。几只冰蜂蝎的怒火也不比吕田霖差上几分。只是吕田霖已经是筑基后期的高手,远非之前碰到的敌人可比,凭它们的速度一时间竟然也难以近身。

  不过柔不可守,刚不可久。吕田霖含怒出手,虽然威势逼人,但时间一长,难免法力接济不上。手里的黑拐出现了短暂的凝滞。冰蜂蝎虽然是妖兽,但也已经堪比筑基修士,对于战机的捕捉极为精准。一见吕田霖动作慢了几分,三只冰蜂蝎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扑近。蝎尾上的冰针连蜇几下吕田霖的护身灵罩光芒一阵幻散。吕田霖大吃一惊,情急之下将黑拐挥动到极致,虽然迫开了两只冰蜂蝎,但仍然给剩下的一只找到了机会。

  “吕老弟,小心。”胡千山听到这边的恶耗,也马不停蹄地赶来,正好看到吕田霖的险境,挥手打出一颗火珠,补上了吕田霖露出的破绽。

  “好险!这几只畜牲好生厉害!”吕田霖惊出了一身冷汗,趁势脱离了战圈。

  三只冰蜂蝎见又来了一个如此厉害的人类修士,见机不妙,纷纷躲进了寒潭之中不再露面。

  “吕老弟,眼下既然已经发现了咱们想要的东西,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眼下距离潮汐回湖不过半个多时辰,留给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胡千山一把拉住想要将寒潭搅个天翻地覆的吕田霖劝诫道。

  “话虽如此,可杀子之仇,不可不报。”吕田霖语气阴森地道。

  “金荣的死我也很心痛,而且我胡家也损失了两名族人,不过他们几人的死未必就是因为这几只冰蜂蝎。”

  “胡兄此话怎讲?”吕田霖疑惑地道。

  “你可发现金荣,还有另外几人的储物袋都已经不见了,而且胡彬的死因是喉间的剑伤,并非是死在冰蜂蝎的手里。”胡千山说道。

  吕田霖面色一惊,他方才是怒极攻心,以至于竟然忽略了如此明显的破绽,此时经胡千山这么一提醒这才发现确实有诸多不妥的地方,不过他也不是三岁的小孩这么容易糊弄,很快又摇头道,“就算胡彬是死于其他人之手,但金荣另有另外三人身中冰蜂蝎的寒毒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除了胡彬以外,金荣几人死于冰蜂蝎的攻击不假,但这未必就不会是别人布下的局,利用冰蜂蝎杀死他们几人,再循机夺取财物。而且这寒潭深不见底,便是我在此处呆得太久,法力的运转也大受约束,半个多时辰,恐怕也奈何不得这几只冰蜂蝎,与其将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之上,不过回过头来全力去对付那只虎纹妖龟。难道在吕老弟的眼里,金丹大道比起现在复仇来说不值一提,若是如此,我便不奉陪了。”胡千山面现怒色道。

  “也罢,此事暂时放在一边,等此间事了,我定要将那潜伏进来的居心不良之徒揪出来挫骨扬灰!”吕田霖一番犹豫,权衡利弊之后,终于做下决定。

  “好,解决了最重要的事情之后,我必定与吕老弟一起将这名潜伏进来的凶手逮住!”

  为了安下吕田霖的心思,胡千山说话时打了个埋伏,在他的眼里,只有金丹大道才是最重要的事,哪怕胡彬兄妹是他的亲侄,也不值一提。

  倒是那名处心积虑混进队伍中的敌人,居然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进退自如,而且还不动声色地杀了胡彬,拿走了几人的储物袋,这份本事倒着实不可小视,搞不好便是哪个门派的修士,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得到打开混元道藏的钥匙之后,他便第一时间赶去开启道藏,否则真等那些仙门大宗反应过来,别说吃肉,恐怕汤都没得喝了。至于帮助几个死去的后辈复仇,他压根暂时就没想过,只是那名潜仗起来的人手段颇不简单,私下里他还得留点心眼才是。

  在吕田霖与胡千山的亲自带领之下,剩下所有的炼气士都被赶往一处石林水洞,此处恐怕是整个礁石洞中最为低洼的地方,潮汐冲向海底,这里仍然留下了大量深达数丈的积水。水底散落着为数不少的灵石,还有一些发着光的湖贝壳,或者游鱼,虾蟹之类的。不过更多的是一些低阶,背上长着虎斑条纹,鄂下生有利齿看上去颇为凶悍的妖龟。这些妖龟在水里游戈,不时警惕地看着即将入水的大量人族修士。之前已经暴发过激烈的战斗,水里浮着不少的龟尸,还有大量人族修士的尸体。

  “娘的,怪不得把咱们这些人都调集过来,竟然是要下水同这些虎纹妖龟作战,这些妖龟看似阶位不高,可顶着一张龟壳,又是在水里,可不好对付。”吕锋看着水里黑压压的龟群,心里有些发寒。

  “能有什么办法,二十几个筑基前辈在后面虎视眈眈,可由不得咱们不下去。”吕辉经起之前在寒蠓蛛巢穴时面色还要难看几分,跟蛛群作战好歹还是脚踏实地,现在却要下水同水里的妖兽打,还没动手,自身的实力先削减几分。看着数丈深的积水飘浮着的数百具尸体,心情委实难以好起来。

  “排在最前面的百人队,立即下水,所有家族成员,一视同仁,若有延后者,立即处死!”一名严家的筑基修士杀气腾腾地说道。

  尽管不少家族的旁系子弟此时后悔生在几个家族中,但此时在筑基修士法器的驱赶下,却没有人敢违命。只得纷纷趟下已经充满了血腥味的积水之中。此处积水的温度算不算低,以修仙者的体质完全能撑得住,可死亡带来的森寒比起之前在蛛巢中还要阴森几分。

  这些人族修士一经下水,成群的虎纹妖龟立即扑了上来。虎纹妖龟在岸上的速度十分笨拙,可在水底灵活度已经不亚于普通的人族修士。再加上那坚硬的龟甲,哪怕是极品灵器,三两下也无法将其击碎。在水里,一只虎纹妖龟足以顶得上几名炼气修士。好在为了避免炼气修士崩盘,剩下的二十几名筑基修士各自控制着法器也加入了战团,以法器之利,撕开虎纹妖龟坚硬的外壳还是办得到的。

  锵锵.....陆小天手里的灵器,还有吕锋,吕辉兄弟二人的刀剑分别斩在虎纹妖龟坚硬的外壳上被纷纷弹回。

  “好强的防御能力。”吕锋吃了一惊,眼见得另外两只体形相近的妖龟游来,吕锋,吕辉两兄弟甚至想要拔腿就跑。

  嗖嗖....虎纹妖龟吐出几道水刺,刺穿了吕辉的大腿,鲜血将水染得更红。此处的积水早已经浑浊无比,若非运用灵目术,简直无法在积水中与龟群作战,

  “二弟,退!”吕锋吃惊地叫了一声。

  “后退者死!”吕锋的话音未落,后方的筑基修士盛怒之下,已经接连斩了二十多名逃上岸的炼气修士,不管是散修,还是三大家族的低阶成员,此时都被逼得没了退路。刚接住吕辉想要退上岸的吕锋苦着一张脸,重新又杀了回来。

  “咱们小心一些,不要冒进。”陆小天掏出两粒铁荆棘种子,自从进入筑基期之后,他主没有动用过了,不过现在既然是伪装,却也正好用得着。

  两根铁荆棘藤,哪握是在水中,也同样坚韧无比,在陆小天的控制之下,迅速缠住了两只游过来的虎纹妖龟。虎纹妖龟顿时惊怒,伸出头想要咬断铁荆棘藤,却被上面的尖刺扎得痛叫不已,陆小天趁着虎纹妖龟痛叫的同时,一剑削下其脑袋。

  吕锋两兄弟喜出望外,有样学样的解决了另外一只。然后三人又合战剩下的一只妖龟。

  那督战的筑基女修原本眼神凌厉地扫过想要后撤的吕锋,吕辉两人。待看到陆小天与两兄弟合力解决了两只妖包,又缠住了另外一只后,虽然三人合战一只,并且瞧出他们有意往队伍后面转移。不过看他们三人相对其他修士贡献也算不小的份上,严家的筑基女修也就没有再进行苛责。毕竟其他两三名修士在水里往往才能缠住一只妖龟。陆小天三人就已经击杀了两只。

  感受到那名娇小的女修视线移开之后,陆小天心里也松了口气,不管如何,被人盯着总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既然这名筑基女修默认了他们的举动,后面便好办得多了。

  “吼!”一道巨大的吼声震得人不少近一些的炼气修士神智昏沉。一只小山一般的巨大虎纹妖龟从水底撑起了四脚,撑动的水浪将低阶修士与妖龟都冲到了一边。

  陆小天眼皮子一紧,这气势,比起筑基后期的修士只强不弱,怪不得三大家主还要把他们赶过来做炮灰,不过很快陆小天又松了口气,这些筑基修士注意力转移,他暴露的可能性就低多了,收走了几人的储物袋,事后想想,陆小天也觉得有些不妥,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算将储物袋放回去,里面的东西空空如也,毛都没剩下一根。别人同样会起疑。现在看起来,胡,严,吕三大家主如此孤注一掷,应该是找到想要的东西了,离混元道藏又近了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