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04章 湖潮回

204章 湖潮回


  “时间紧迫,大家并肩子上,有什么招就不要藏着揶着了。”胡千山大喝一声,祭出六颗火珠,每颗火球如同红透的铁块,却又比绕红的铁块温度高上千百百,百丈之内,低阶的炼气修士被这惊人的势力逼迫得仿佛要窒息一般。便是那积水中的妖龟,此时极为不安。

  六颗火珠气势惊人,在空中环成一个圈,朝体形巨大的虎纹妖龟轰然砸去。在接近妖龟的刹那,火珠圈变成一条直线,接连砸在妖龟的一点上。哪怕是同样筑基后期的修士,以身体也挨不住一颗火珠,但妖龟的壳却坚硬无比,六颗砸在上面,只是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小凹限。相对于妖龟庞大的体形而言,这点小破损根本算不上什么。

  严铁林的土黄长枪也绽放出丈许长的惊人枪芒,扎向虎纹妖龟左后脚的那个洞,他认识到凭虎纹妖龟惊人的防御,便拣妖龟软弱的地方下手。不过虎纹妖龟的速度也不慢,身体略微一偏,便用坚硬无比地外壳挡住了枪芒。

  吕田霖的黑拐原本布往妖龟的头,可妖龟只是一缩便避开了要害,等黑拐被龟壳震退的时候,虎纹妖龟又伸出头来,沉进了池水之中,妖龟张口一吸,吞进了大量的血水之后,又猛地张嘴一吐。

  一道巨大的飓风刮出,那被虎纹妖龟吸进去吐出来的血水都变成了一道道锋寒的利箭。数百上千道。密密麻麻,这分散的攻击自然是奈何不了筑基修士,可突然出现的箭雨对炼气修士却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虽然有不少筑基修士打出一道道土墙,法力形成的光幕挡住了不少冰箭,可仍然有好几十人被冰箭射中,非死即伤。

  “原来这只孽畜在乎的是它的那些子子孙孙。严兄,吕兄,咱们之前都想岔了,找这只老龟妖下手,不如找它的徒子徒孙下手,或可引蛇出洞。”胡千山抬手虚空一划,面色残忍地狞笑一声,六颗火珠接连打进水里,几十只低阶的妖龟被炸飞到空中,被火珠直接撞中的更是直接给轰成了碎片。

  严铁林心领神会地一枪也挑在了水池之中,又是十好几只低阶妖龟被挑飞出水池,被其他筑基修士逐一击杀。

  愤怒地巨大虎纹龟妖仰首咆哮,虽然这些人族修士无法击破它的防御,奈何不了它。但它在速度上比起这些筑基修士也要逊色一些。同样奈何不了对方。

  眼下胡千山,严铁林,吕田霖为首的筑基修士大肆挑这些低阶妖龟下手,惹得巨大妖龟怒吼连连,那如山的身躯终于开始移动,愤怒地扑向最近的一名筑基修士,张口吐出一只巨大冰球,恐怖的冰寒直接将冰球所过之处的低阶炼气修士直接冻成了冰雕。而那名筑基初期的修士也倒了大霉,接连祭出两件法器都不管用,催动法力极力抵挡冰球的侵袭。但身体仍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一层薄霜。巨大虎纹龟妖四只脚往水中一滑,笨重的身体像炮弹一般弹出,粗重坚实的龟壳将这名筑基初期的修士直接连人一起撞进了坚硬的岩石中,旁人根本来不及施救。

  “哈哈,到手了!”将巨大龟妖调离之后,胡千山控制火球往池中一砸,周围数丈方圆内的积水瞬间被蒸干,里面露出一块磨盘大小的五色石。

  陆小天冷眼旁观,这只大妖龟还知道保护自己的徒子徒孙,相比之下,几大家主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驱赶他们这些低阶修士送死,只会吸引大龟妖的一部分注意力。不过这种事在修仙界中实在常见,倒也用不着愤怒,只要不波及到自己就行了。

  吼,巨大妖龟又撞了回来,此时已经得手的胡千山,严铁霖,吕田霖几人身形暴退而回。

  “所有人,立即撤出礁石洞,返回湖边。”临走之前,胡千山还是提醒了众人一句。

  “走!”陆小天反应不慢,原本随着混战的进行,他与吕锋,吕辉几人便越来越接近岸边,甚至没等胡千山开口,只是看到几人后撤,陆小天便暗中招呼了吕氏兄弟。从水中一跃而起,尽快逃离这个鬼地方再说。

  陡然间,一阵地动山摇般的震动传来。在场所有人面色一白,还以为这个礁石洞要坍塌了。

  “不好,潮汐回通天湖了,快走!”在场一名白须老者经验丰富,一语道破震动的来源。在场所有人面色发白,潮汐回湖。如果不能赶在潮汐冲回之前上岸,这条小命估计就要交待在这里了。一时间所有人争先恐后地往外逃。

  在场还有千余人,逃得最快的自然是那些筑基修士,低阶的炼气修士想要甩脱龟群的纠缠却并不容易。

  轰地一声,背后巨响,陆小天沉着脸回望了一眼,那只巨大虎纹妖龟庞大的笨体再次飞跃出数十丈,厚重的身体直接拦在了大半修士的前面。

  好险!陆小天心头一跳,这只巨大妖龟应该也是感应到了潮汐回湖,之前它因为身形受限,行动迟缓所以被胡千山几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摆了一道,一旦湖水重新海灌注进来。巨大妖龟便如鱼得水,不再受地形限制,反倒是这些人族修士,在水里战力大减。一增一减后,这些人族修士都不再是它的对手。这只大妖龟实力已经达到六阶,便是有融水珠,在水中也远不是这只妖龟的对手,只是如果御剑直接从湖面飞离,那么吕田霖,胡千山这几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很快便会将之前吕金荣与胡彬的死联系在他身上,特别是吕田霖丧子之痛下,很可能不顾一切地来追杀他,几个筑基后期修士在侧,哪怕是七星阵,也无法将他们尽数击杀。那种情况太危险了。只有用最快的速度逃至湖边,继续以一个炼气后期修士的身份混迹在队伍之中,否则处境极为艰险。

  后方,被巨大虎纹妖龟挡住的数百炼气修士,还有几名倒霉的筑基修士拼死往外冲,根本不惜代价,毕竟留下来也是死路一条,巨大妖龟张口接连咬死了两名筑基修士,吐出的冰球将上百人直接冻面冰雕,不过在大量修士悍不畏死的情况下,仍然给逃出来了一百几十人。

  后方的惨烈已经没有人去注意,所有人都忙着逃命。逃离虎纹妖龟的攻击仅仅是一个开始,只有逃到了湖岸边上,才算是大功告成。

  筑基修士驾御法器而行,低阶的炼气修士亡命奔逃。与来时的意气风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呼!一些筑基修士出了礁石洞后,便御剑飞到了空中,还有闲暇的时间看自远处倒灌而回的湖潮,如天边的一条白线,翻腾而来。虽然下面还有大量的低阶修士未曾逃出,但至少已经不危及自己的性命。当然,除了那些还有至亲混迹在下面没有逃出的。不过这也不算太大的问题,他们无法救出所有人,可对于最重要的少部分,还是没问题的,法器也可以搭载好几个。

  陆小天与吕氏兄弟混杂在数百人群中,当初三大家族,还有大量散修,进入礁石洞中的炼气修士足有三千余众。此时出了礁石洞的不过五六百余人,而最终生存下来的,还不知能剩下几个,回湖的潮汐,已经近在眼前。

  “快!”

  现场乱作一片,争先恐后的向岸边逃去。此时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的筑基高人也开始援救下面的炼气修士。不过三十多名筑基修士此时也只活下来了十七人,剩下的十几人全部殒落在了礁石洞内。只有几十人顺利地逃到了岸边,还有一百多人被筑基修士及时救起。剩下的都被在滔天的湖潮所吞没,转眼间便被浪潮卷得不见了踪影。

  “好险。”吕锋,吕辉,陆小天此时站在湖岸上,看着被卷走的同阶修士,不胜唏嘘。

  “经此一事,我们三大家族元气大伤,想要恢复元气,也不知道要等到哪一日了。”严铁林看着湖岸上稀疏的人群叹了口气道。不止是炼气修士,就是作为家族核心的筑基子弟,此时也损失近半。

  胡千山说道,“只要能开启道藏,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些低阶修士已经派不上多大用处了,我看让他们自行赶往望月城,事不宜迟,咱们则立即前往混元道藏的所在地。”

  吕田霖沉着一张脸,将目光从众多低阶散修中收回,反反复复将这些人都打量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何不妥之处,难道那名潜伏于众人之中的黑手真的死在了这场湖潮之中?

  看着胡千山与严铁林带着各自的家族修士腾空而起,吕田霖一挥手,与吕家的筑基修士也紧跟着御空而去。

  剩下的一百几十名炼气修士,早已经心胆俱丧,大多数打算听从家主的吩咐赶往望月城。毕竟能从这场灾难中生存下来的都赚了不少,险死还生后,暂时也没有了继续再冒险的兴趣。

  “你们两个可记得当初混元道藏的大概位置?三大家族的筑基修士都离开之后,三人脱离了大队伍。陆小天看向吕锋,吕辉两人道

  “事关我们兄弟二人筑基的大事,自然是不敢稍忘。”吕锋咬着牙道,“虽然在吕家呆了十几年,甚至还改了姓,但这吕家可丝毫没把我们两兄弟当自己人看,修炼上的事,还是只能靠自己。”

  “也好,那咱们便走吧。”陆小天一挥手,裂地刀飞出,吕锋,吕辉两人在一股无可抵抗的巨力下,随着陆小天一起飞到了体形急剧放大的金刀之上。

  “这,这,这是,陆,陆道,不陆前辈!”吕锋两人结结巴巴了一阵,怎么也不敢相信跟他们一起这么久,之前从淤泥里逃出来,像个泥人一样的陆小天,竟然会是一个筑基修士。这,有些太让他们匪夷所思了。

  “怎么,很意外吗?”陆小天端坐在裂地刀的另外一端道。

  “自然是意外得很,陆前辈既然有如此修为,当初便可直接被家主奉为最尊贵的客卿,为何会混迹在我们这些低阶修士之中?”吕锋脑子终究转得稍微快一点,很快壮着胆子问道。

  “原本只是想跟着队伍回望月城,没想到通过你们的口中得知了混元道藏。我的目的,自然也是进入混元道藏了,既然你们记得位置,那是再好不过。”陆小天淡笑一声说道,事实上胡千山那十几个筑基修士在天空中飞过留有大量的灵气波动,如果是三个筑基后期的高手,他可能捕捉不到对方的踪迹,不过十七个筑基修士里面,也有不少相对修为较低的,一路追踪过去,也不算太难。吕锋与吕辉两人不过是他的一个后手,万一没有追踪上,也可以依靠这两人找过去。

  “记得,记得,之前多有冒犯陆前辈之处,还请前辈见谅。”吕锋连忙点头,想到之前把陆小天诓出住处,并且语出威胁的事,吕锋,吕辉两人忍不住一阵狂汗,威胁一个筑基前辈,这估计是他们两个这辈子干得最大胆的一件事。

  “无妨,不知者不罪,再说若不是你们,我也不知道混元道藏这么件事。只要我能进去,自然少不了你们两兄弟的好处。在道藏里面如果有筑基丹这些我用不上的东西,都可以给你们两兄弟。”陆小天将剩下的一瓶回元丹扔给了吕锋,也许混在三大家族的修士群中混元道藏的事他迟早都会知道,不过这两兄弟提前找他,使得他回了一趟望月城取火蛟鳞甲,有这件极强的防御法器,陆小天自然有更多的把握。

  “多谢陆前辈!陆前辈如此厚待我们两兄弟,我们自然要效犬马之劳。”吕辉接过丹瓶面现喜色地连连道谢。

  吕锋也大是点头,他们在吕家呆了这么久,也没得到太多好处,相反跟着陆小天,便一人得到了两颗回元丹,而且跟陆小天是没有利益冲突的,陆小天需要的灵物不是他们两人能染指的,听到陆小天给出的承诺,两兄弟心头狂喜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