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10章 思量

  石碑上陈列着九块鳞片,八块竖着的,一块逆方向相逆。其中八块上面一片空白,只有那块方向相逆的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陆小天运用灵眼术,才能勉强看清楚,上面的介绍。

  “太昊战体”陆小天看到这几个字时,心里有些疑惑,名字听上去听威武的。看上面的介绍是挺威风的,只是他在灵霄宫的藏书殿中也呆过一段时间,为了找类似于混元经这种易于他杂灵根修士的功法,他差不多是将整个藏书殿的功法都翻遍了,也没有听说过太昊战体这种炼体功法。看上去倒是颇为不凡,只是他已经修炼了横练金身这种一直可以修炼到金丹期的炼体功法,暂时没有必要去改弦易辙。而且此时他也没有有闲功夫去学这种功法,得尽快找到离开的地方才是正理。

  副元神的疗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至少得一年半载才有可能可能复原。将东西粗略地清点了一遍之后,陆小天便开始逐步地向四周搜索。虽然青丹宫与蛮兽宗的七个修士言之凿凿,但终究需要自己反复再搜索一遍之后,陆小天才会下结论。

  以陆小天此时的修为,每天服用培元丹,吸收灵气转化比起单纯的打座要快捷得多,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将这方圆百里的地方来来回回找了个遍,甚至施展土遁术,不时钻入地下,除了浪费了时间和不少法力之外,真的如同那些人所说的一般无二,这方圆百里的地方都被一层神秘的禁制给封锁住了,除了那漫天滚滚,无法看到尽头的黄沙,根本没有其他的出路。

  “嘿嘿,任他手段厉害,还不是跟咱们一样,只有困死在此地?”油滑中年这两天早就将陆小天的举动看在眼里,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你乐个什么劲,我看你就是嫉妒别人实力比你强,巴不得他找不到出去的路。真是烧坏脑子了,他真要是找不到,难到对咱们还有好处不成?”蛮兽宗的另外一个中期年轻女修翻了记白眼道。

  “我是有些嫉妒,这年轻人,论真本事,也未必见得比我高明,委实是他身上的好东西太多了,一个六阶顶级的杀阵。成套的丹元法器。还有堪比筑基修士的蜈蚣傀儡,能挡住法器攻击的顶级防御法器。随便拿出来一件都已经了不得,这小子竟然一个人全部都有。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八成是某个寿元将近的金丹修士将衣钵都传给了此人,或者是在某个洞天福地得到了诸多宝物,否则一介散修,怎么可能在筑基初期就拥有这些。”油滑中年潘新一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样子。

  “你说的倒是不无道理,只是这些东西此时已经在此人身上,便是他的实力,你还能抢过来不成?”温甫说道。

  “那倒不能,我哪有那个实力。”潘新干笑一声道。

  “既然不能,那便把你的嘴巴闭上,咱们现在是一伙,若是你语出不逊,万一让对方听了过去,招致对方恼怒动手,可别怪我袖手旁观了。”温甫面无表情地道。潘新这种人,自己没本事,还眼谗别人,平时也就罢了,明智陆小天实力足以横扫他们这一行人,还嘴碎,不警告他一番,真不知道后面会闹出什么乱子。

  潘新识趣地闭上了嘴,可被温甫这般训斥,面色终究有些不好看,他埋怨地看了远处的陆小天一眼,视线中的陆小天正盯着某处断石处,潘新冷哼一声,一块被削掉了的断石而已,难不成还能看出一朵花来?

  前两天他跟金蚕谷的修士斗法,也是打得一阵飞沙走石,陆小天自然不会对一块普通的石头感兴趣。不过他只是觉得这块石头的断口有些眼熟。

  “石碑!”陆小天略一思索,便想到从金蚕谷修士赵凤山储物袋中得到的那块石碑。将其取出来一对,那断口与眼前的这块石头刚好完全吻合。

  “石碑真的是从此处削下来的。”陆小天将石碑收起之后,面色数变,如此说来,这块石碑在他们这几波人先后进入之前,石碑就早已经存在了。这篇炼体功法又是谁留下来的,用意又是什么?留下石碑的人又在哪里?是否因困在此地寿元已尽殒落,又或者离开了?

  陆小天心里冒起无数个疑问,只是这些问题注定暂时得不到答案。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发现,可这发现却没有多少用处,他心里不由也有一丝沮丧。

  陆小天不信邪,唯恐遗漏了一点蛛丝马迹,一连十天,他都在这方圆百里的山地,丘陵间转悠。但除了那处石碑有些蹊跷外,其他一无所获。

  数日后,陆小天不得不气馁地站在了滚滚黄沙之外,青丹宫的温甫所说不错,这翻滚的黄沙确实非同一般,他离那漫天飞舞的黄沙尚有数十丈,便能感到其中一阵阵的萧杀之气。若是深入其中,只怕更为不堪。

  眼下除了这弥漫的沙域,他已经别无他法,哪怕是刀山火海,说不得也只有试上一试了。陆小天双眼微眯,开始踏步进入漫天翻滚的黄沙之中。

  由于横炼金身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陆小天的身体远比普通修士来得强悍,他也有心感受这种黄沙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于是陆小天没有撑起防御灵罩便走了进去。

  与其说是黄沙,不如说狂风卷挟着大量的沙子。那沙子如同一粒粒长满尖刺的利刃,几乎无孔不入,这点攻击自然无法穿透火蛟鳞甲的防御,只是那些黄沙打在鳞甲上,竟然发出细微类似金石交击的声音。而脸,裸露在外面的手脚,更是被这些黄沙刮得生疼。

  走了不到两百太,额头上便被黄沙刮出一道血痕。陆小天眉头一皱,青丹宫的温甫说得没错,这翻滚的黄沙越深入,破坏力也就越大,他的身体强度,已经能直接抵抗极品灵器的攻击。但依然无法走出两百太,这黄沙,受此地浓郁的金灵气滋养,竟然有了这般可怕的破坏力。陆小天一咬牙,将灵罩撑了起来。黄沙没有直接打在脸上,火蛟鳞甲上,让他身上一轻。只是没走出多远,大概是五十多尺的距离,陆小天额头上便滴下了冷汗。加上之前的步行,一起走了不到两百丈,防御灵罩在无穷尽的黄沙风暴攻击下,灵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弱,若是再往前行,哪怕是他,也只有死在此地的下场。

  不得已,陆小天暂时只有退了回来,站在漫天翻滚的黄沙之外,陆小天面色一阵阴晴不定。想要继续深入,按眼下的情形,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炼制大量的回天丹。当法力消耗过多时,服下回天丹,用最短的时间回复法力。但这个办法是否可取,他也不能完全肯定,越是深入黄沙风暴之中,那飞舞的沙子越是锋利无比。他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回天丹才能走出这里,万一确定不了方向,在这滚滚黄沙之中瞎转修,回天丹再多,也有被消耗完的时候,如果将灵石都用在催熟回天丹,并且消耗完之后还未能出去,那么他就真的是黔驴技穷,只有被困死在此地了。这个笨办法也不是太可取。

  还有一种,则是将炼体术提升到一定的境界,至少将肉身强度提升到能直接承受法器的攻击,不用动用法器,单任肉身的战力,也能与筑基修士相匹敌。如此将黄沙中路径稍作摸索一遍,熟悉了黄沙风暴之中的地形之后,又炼制了一定的回天丹,体格大幅度增强,如此,才有一线生机,只是将身体的强度提升到相当于防御法器的地步这难度并不比一个炼气修士筑基更容易。而且消耗的时间可不是一点半点,动则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也不无可能。

  陆小天神色变幻不定,反复权衡之后,他还是决定采取第二种办法,虽然耗时很长,但总还有些希望。至于第一种办法,偶然性太大,他并不是那种喜欢将身家性命都放在一场豪赌上的性格。而且他身上还有可以用来炼体的灵草,还有金丹级火蛟的血肉。也许将肉身的力量提升到想象中的境界并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也说不定。

  打定了主意之后,陆小天的眼神再次变得清明。看来那个金蚕谷的也已经意识到了恐怕只有修炼炼体功法才能穿过眼前根本无法看到底的沙暴。他忽然托起了下巴,又扫向青丹宫与蛮兽宗的修士,既然金蚕谷的有所发现,这六人未必就真的一无所获。不过反复思量了一遍,若是强逼这些人打开储物袋,恐怕这些人也未必会肯,到时候少不得一场大战。除非他再次动用七星阵,否则难以压服这些人,只是就算动用七星阵将这里的人杀光,极有可能又会有其他的人被空中的风暴卷过来。而他的主副元神同时受创,根本无力再与筑基修士争锋,到时候便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暂时还是观察一下这几人是否有异动吧,修炼炼体功法也不是一两日能完成的。

  有了计较之后,陆小天便有事做了。除了每天从不中断地服用培元丹修炼之外。他还有大把的时间用来炼丹。在这处绝地,他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暂时也不用担心什么无法抵抗的强敌。

  结界内储存的培元丹还有不少,除了试着炼了几炉筑基中期用的寒枫丹,他又炼制了几炉回天丹,当然,最多的还是用来炼体的贝清丹,洗髓丹,用火蛟血肉与其他灵草混合炼制蛟华丹。

  为了更方便地炼体,陆小天索性脱了稍显碍事的火蛟鳞甲,袒露着上身,并不撑起防御灵罩走进了沙暴之中。尖利的黄砂只要时间足够,足以侵蚀一些厉害的法器,陆小天走进去时,浑身上下被无处不在的黄沙吹打在身上,几乎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生疼无比。他很自然地按照炼体功法中的口诀运转法力,抵御着这些不计其数的黄沙冲洗身体。

  “这个家伙竟然还是一个体修!”油滑中年潘新难以置信地看着陆小天袒露着上身就这样直接走进了漫天飞舞的黄沙之中。

  温甫这个炼气后期的修士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从之前陆小天与金蚕谷斗法的迹象来看,陆小天不仅战力极强,而且应该还是一名傀儡师,这些天虽然畏于陆小天的警告,不敢过于接近,但方圆百里的距离就这么大,对于这些筑基修士而言,如同世俗凡人的邻居一般。这种空旷的地方,他们若是居高临下,哪怕隔着十数里,也能将陆小天这边的情形尽收眼底。这几天陆小天炼丹并不避讳他们,温甫作为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特别还是出自青丹宫的人。阅自然是在场这些修士中最为丰富的。一眼便判断出了陆小天炼制的数种丹药,包括他服用过的寒枫丹,还有见过几次的贝清丹,有过一面之缘的回天丹。不过蛟华丹他虽没有见过,但从那惊人的丹药气息,凭他一个初级炼丹师的经验,他能判断那种丹药绝非凡品。哪怕是他,以前他在青丹宫,也只有在金丹前辈的手里才见识过回天丹。但眼前此人,竟然也能炼制出来,温甫得出的第一结论是眼前这个叫陆仪的年轻修士,在炼丹上的造诣,已经是中级炼丹师的水准。哪怕是他,也自叹弗如。

  一个中级炼丹师,在任何一个修仙门派之中,其价值与地位,并不在金丹修士之下。凭着其过人的炼丹本领,再想到其手里的丹元法器,如此也算是解释得通了。

  原本中级炼丹师的身份就足够让在场这些人瞠目结舌,可没想到陆小天竟然还是一个体修。似乎肉身的强度也有了一定的基础,翻遍他们的认知,他们都绝难想象到一个年轻修士能在这么多的领域都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