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12章 返回
  没有妖丹,只是这一块浅金透明的棱形晶石。』』天』籁小说WwW.⒉不过握在手里,感受到里面的灵力波动,身上会有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

  砰!因为拿到这块晶石,略一分神,背部便被石俑扫了一腿,骨头传来卡嚓断裂的声音,放在以前,被攻击惊人的石俑如此近距离的攻击下,以他的肉身肯定会撑不住,不死也得重伤。不过现在,断掉几根骨头,对他而言,不算致命的伤势,甚至对他继续作战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栽倒在地上,翻滚出一大截的6小天单手往地面一撑,一个跟斗翻起来,再次与剩下的两只石俑大战一团。

  一个半时辰过后,6小天神色冷峻地拧下了最后一只石俑的脑袋,获得了第三颗金色水晶。以前他可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人形石俑的妖兽,更不知金色水晶作何用途,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凡品,先不管他到底用来干什么的,6小天直接将其收进了结界内。前后将三只石俑击杀,他也受了不轻的伤势,担心留在此地还会招惹来更厉害的妖兽,而且身上用来修炼,疗伤的丹药都不多了,还得回去再炼制一批出来。

  6小天有一个感觉,呆在沙暴中已经三年多,在丹药从未停过的时间里,更是在沙暴中日夜不绰的修炼,他离突破到筑基中期的时间恐怕不远了。之前他只试着炼制过几炉寒枫丹,后面还得大量准备这种丹药,反倒是培元丹,暂时不宜准备得太多。

  刚后退出百余丈,远处的沙暴中又是一阵涌动,几个新出现的石俑狐疑地向6小天的方向看了看,只是6小天运用敛息术,提前趴在地面,身上盖着黄沙,跟普通的石头没有太大的区别。空洞木讷地眼神只是从6小天上方一扫而过,便又缩了回去。

  半晌后,6小天从地面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来他猜得没错,这沙暴中还有更多的石俑,想要穿过这片区域,恐怕还要清除这些石俑才行。想到这些石俑强大的攻击与防御力,6小天有些头疼,只是对方挡在他寻找出路的道上,就算这些石俑再强,他也得想办法将其一一清除。只是这个过程也许会很久。

  带着这些想法,6小天重新退出了沙暴的区域。

  “出来了,出来了,6道友出来了!”青丹宫的邱志杰看到黄沙中出现的朦胧身影,欣喜若狂地一阵大叫。

  “什么?”温甫,潘新等人均是不可思议地看着似乎有伤在身的6小天,眼前这个年轻人便像一个谜团一般,原本他们不无6小天要么已经离开,要么便是死在了沙暴中的想法,久久不见6小天的身影,他们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没想到此时竟然还能看着6小天回来。

  而此时的6小天也有些意外,除了温甫这七人,竟然还出现了另外两波人,一波是十人的散修队伍,里面竟然有两个筑基后期修士,其中有一人6小天在望月城的拍卖会中还见过。他们与青丹宫的修士靠得较近。

  另外一波戴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黑皮狼头帽,袒露着一边肩膀,看装扮,应该是天穹界天狼宗的修士。只有十人,不过跟在场的青丹宫加望月城散修加起来十七人和平共处,也算是一件奇事。不是双方商量好,便是这天狼宗的修士实力卓。看来在他进入混元道藏以后,又有其他修士分批进来了。整个混元道藏中的形势变得更加的复杂。

  6小天在打量这些人的时候,也引起了天狼宗,还有十多名散修的震惊,在他们的认知里,哪怕是筑基后期修士,也无法在沙暴中呆得太久。尤其是天狼宗的人,更是愤怒无比地紧盯着散修与温甫等人。

  “温兄,怎么回事,这沙暴之中如何会又出现一人,莫非是金丹修士不成。”林洪想到刚才潘新等人的反应,看来他们早就知道从沙暴中走出来的这名年轻人的存在。

  “林道友不要见怪,之前之所以未走漏风声,是担心那些天狼宗的修士狗急跳墙,跟咱们拼个两败俱伤,现在此人回来了,咱们想要拿下天狼宗的修士,也易如反掌。”温甫嘿然笑了一声说道,当初这两波修士先后进入此地,他便对潘新等人说明了其中的要害,事实上从目睹6小天亲手杀死六名异域修士,见识过6小天的冷静与手段,他们几人都不相信6小天会如此轻易地死在沙暴中。

  “原来如此,不过此人看上去也只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能不用任何防御手段便能立足以沙暴之中,可见是一名极为厉害的炼体修士,可就算如此,加上此人难道就能对天狼宗的修士稳操胜券不成?”另外一名筑基后期修士杨群略有怀疑地说道。

  “这点杨道友恐怕就有所不知了,当初此人在炼体术上还没有现在这般成就,就一力诛杀了包括一名筑基后期,两名中期,还有两名初期的南荒修士。自己仅受了点轻伤,丝毫不影响行动。”潘新想起当初的惊人一战,仍然心有余悸地说道。

  林洪,杨群两个后期修士听后,顿时一脸震惊,一力独战六名南荒修士,而且对方的修为他还要高得多,这种情形下,仍然要将对方尽数诛杀,手段不能用一般的霸道来形容了。

  只是没有亲眼所见,他们怎么都不相信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能做到如此地步,道听途说,终究心里不太踏实。哪怕是天狼宗那个面色如玉的少年狼啸,一力敌住他们三名筑基后期的修士联手,已经让他们惊为天人,而听温甫,潘新所说,似乎这个从沙暴中走出来的年轻人也同样不简单。

  “如此说来,这个叫6仪的修士倒是成为了咱们与天狼宗修士争斗的关键了。”杨群嘿嘿一笑,他不是傻子,尽管再难以置信,可温甫作为一名跟他实力相当的修士,还有另外五人,没有拿此事开玩笑的必要。

  “如果此人能加入我们的阵营,压制天狼宗的修士是绰绰有余了。当然,在此之前,得先跟他达成共识才行,这样的人,必须跟他好好商量才成。”温甫说完,已经腾空而起,带着一大群修士向6小天迎面而来。

  “6道友,一别数年,我还以为你已经离开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温甫大笑着向6小天道。

  “想要离开此地,可没这么容易。”6小天摇了摇头,瞥了一眼如临大敌的天狼宗修士,淡声说道,“你们是不是想拉拢我对付这些天狼宗的人?”

  “6道友真是目光如炬,早听说6道友手段过人,若是得6道友相助,除掉这些天狼宗的修士对于我们易如反掌。这些异域修士在望月修仙界活动越来越频繁,但凡我望月修仙界的人,务必清除这些入侵者。”杨群颇为煽动地说道。

  “怎么,你们之前跟我们斗了几场,没能占到便宜,现在还想再大打出手吗?”天狼宗领狼啸冷笑着说道。

  “是又如何,你敢说你们天狼宗的人进入望月修仙界不是意图不轨?”林洪怒声说道。

  “既然想要动手,那便趁早吧,不过这次咱们不死不休。”狼啸语气阴森,一挥手,身后的九人已经纷纷亮出兵刃,他也算是想清楚了,这里终究是望月修仙界的地盘,进入混元道藏的望月修士也远比天穹与南荒的修士要更多,时间越往后推,双方的实力对比只会越拉越大。既然如此,还不如趁着现在还不算太悬殊的时候,殊死一搏。

  “我没有闲功夫跟你们闹,你们以为灭了对方任何一方,在此地就没有敌人了?”6小天面色淡然地走到了一边。

  “6道友此话是何意?”温甫奇道,“莫非沙暴中还有其他的威胁存在不成?”

  “有一种浅金色的石俑,比起正常的人要大上一些,可以在沙暴之中行动自如,实力,比起筑基中期的修士,还要稍强一些。普通的法器难以一次击破其防御。我同这些怪物大战了一场,没讨到多少便宜。”

  “什么,如此强大的石俑?”温甫,潘新等人顿时面色煞白,6小天的实力他们是亲眼见识过的,哪怕不动用剑阵,只凭那套弓箭,便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也忌惮非常。连6小天都讨不到便宜,普通的法器难以击破其防御,那得有多强横?

  “数量有多少?”杨群道。

  “数量不明,我杀了三只,又出现了几只,我便退回来了,也许只有那几只了,也许还有更多,谁知道呢。”6小天耸了耸肩。

  在场的人一阵默然,如果换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如此说,恐怕会让人笑掉大牙,可单凭6小天从沙暴中走出来这一点,已经让任何人不敢小视。

  “6道友进入沙暴中已经有数年之久,这么长的时间,难道没有现离开这里的方法?”潘新显然关心的还是这一点,至于是否真的跟天狼宗的修士见阵仗,在离开面前,都微不足道。

  “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才勉强适应沙暴里的环境,也许穿过石佣控制的区域,也是尽头,也许不是,不过后面总得再去试试。”6小天心里有些失望,他之所以说出来,是想通过这些人的口中,看是否有人知道这种石佣是什么妖兽,是否有什么弱点。结果显然这些人也不知道。看来这混元道藏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神秘一些。

  “不知石佣出来的地方离这里有多远?”天狼宗的狼啸出声问道。

  6小天道,“大概五十多里。”

  在场的人均是倒抽了口冷气,哪怕是温甫这样的筑基后期,也只能走出四里左右,便因为法力过度消耗不敢再深入进去,6小天已经深入五十多里,两者的差距可想而知。

  “对于炼体修士而言却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艰难。”6小天摇头道,普通的筑基修士,必须时时刻刻运转法力维持防御灵罩,面对那些锋利的黄沙,一刻不停,没有休息的时间,法力自然消耗得快,还要担心走得太远回不去,所以根本无法走得太远。但对于炼体修士而言,只要身体达到了足以承受法器直接攻击的地步,能活动的范围便大了。他也是在突破至太昊战体的第二层之后,才深入到如此距离。

  “炼体修士,恐怕至少也是四阶的炼体修士才能达到如此地步吧。炼体修士百中无一,而如此高阶的炼体士更是稀缺,哪有6道友说的这般容易。”林洪苦笑一声,心里对于6小天更是忌惮不已,大多数情况下,低阶修士很难向高阶修士挑战,便是因为高阶修士的法力远比低阶修士纯厚。法器,战技挥出的威力要大得多。但在修仙界中,永远没有绝对的,冰风雷,这些实力雄厚的异灵根修士,或者是同样罕见的炼体士。

  “既然6道友不愿意与我等联手除去天狼宗的修士,不知道6道友是否能答应我的一个不情之请,当然,作为交换,我是绝对不会让6道友吃亏的。”温甫说道。

  “说说看吧。”6小天抱着试试看的兴趣。

  温甫刚要张口,地面便传来了一阵震动。来源处正是沙暴里面的方向。

  “不好,是那些石俑。”6小天隐隐看到竟然有六七十具石俑。

  “6道友,你怎么把这些石俑给招到这里来了?”潘新有些气极败坏,连6小天都难以对付,更别提他们这些人,远远看去,六七十具石俑,对于此处的他们,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这里方圆也就百里的距离,逃都没地方去逃。

  “有这功夫,想想该怎么保命吧。”6小天冷冷一笑,心里没有丝毫负担,别说他并非有意把这些石俑招惹过来,便是故意的又能如何?之前这几人还不是坐视他与南荒的修士大战,想要坐收渔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