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17章 脱困而出

217章 脱困而出

  《过年啦,辞旧迎新,祝书友们多收压岁钱!甩掉过去的包袱,迎接新的一年!》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真是不开窍,陆小天嘴角一跷,真有意思,金光闪过,裂地刀来到脚下,陆小天御刀而行,之前他倒是没有想到,现在终于意识到了,现在他的身躯力量已经足够强大,石雕在空中也无法再奈何得了他,倒是不用像之前那般在地面跟石俑群硬撼了。

  陆小天收起炽炎离火剑,换上火蛟弓箭,同时控制裂地刀往地面急坠。

  挽弓搭箭,嗖嗖嗖。仅凭肉身力量便轻易拉开了火蛟弓,几支中箭的石雕在地面砸出一道道深坑,溅起大量灰尘。趁着剩下的石雕吓得四处乱飞的同时,陆小天取出丹元火蛟箭,搭在弦上。地面的赤金石俑也许是感受到了空前的威胁。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奋力地前行,想要躲避掉这致命的一箭。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丹元火蛟箭离弦而出,夹杂着一种爆裂,似乎要撕破虚空的声音。正中赤金石俑的头颅。轰地一声,赤金石俑的脑袋炸成无数块细小的碎粒。

  赤金石俑一死,剩下的石俑大部分纷纷逃走,逃走的方向竟然是陆小天之前进入过的石洞,那根本就是一处死地,不过也有几具石俑有些犹豫,想来拉走赤金石俑的尸体,甚至其中的一具努力敲打赤金石俑的胸口,似乎也想要得到赤金石俑体内的晶石。根据陆小天在石洞中与石俑长期作战的经验,这些石俑只有在还存活的时候才会有强大的实力,一旦被击杀,石俑原本坚实的身躯也会开始变软,最终蜕变成一堆普通的石头。

  赤金石俑的身体原本坚实无比,可被陆小天击杀之后,身体也开始蜕化,被普通石俑击打几次之后,竟然开始出现裂纹。

  浅金石俑石质的脸上看不出喜色,不过从其更加频繁的动作来看,哪怕是这种石头,对于变强也有着一种本能的追求。

  不过陆小天如何能让对方得逞,他再次射出几只普通的火蛟箭,将打赤金石俑主意的几只浅金石俑都射杀在地。眨眼间的功夫,陆小天已经坠落在地,伸手用力,打破已经布满裂纹的赤金石俑胸口,取出一只赤金色的透明晶石。

  “里面蕴藏的灵力比起浅金的晶石倒是庞大得多,得需要的时候再用,不能浪费了。”陆小天珍而重之地将晶石取了出来,然后又收回火蛟箭之后,取走了其他浅金石俑体内的晶石。此时他身上的灵石都已经消耗一空,没有足够的灵石催熟寒枫丹,现在已经进入筑基中期的他,修炼速度慢得惊人。他得想办法去换取一些灵石,这些石俑体内的晶石是外界没有的,如果能拿出去拍卖,估计能卖个不错的价格。

  至于另外的石俑,为何会纷纷逃进石洞中,难道之前他呆过的石洞还有什么秘密不成?陆小天心里闪过一丝疑问,赤金石俑已经被他击杀,剩下的石俑已经对他造不成太大的威胁,身形一晃,陆小天便已经蹿入了石洞之中。他的石俑比起普通的石俑更快,没多久,通过狭窄的通道,他便来到了石洞底部相对宽敞的区域。

  而此时在石洞底部已经只剩下五六只石俑,之前的近百具竟然都不知到哪里去了。而在这五六具石俑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漩涡,剩下的石俑竟然张嘴吐出了体内的结晶,与漩涡融汇到一起,漩涡中产生一股巨大的吸扯力将在石俑都吸附在其中。

  这次真的是自己作死了,陆小天虽然不想进入其中,也同样感受到了这股巨大无匹的吸扯力。不过以他已经堪比是六阶炼体士的实力,自然没有这么容易被吸扯进去,以他的性格,不喜欢在没有丝毫了解与认识的基础上冒然进入到一个他一点都不了解的地方。尤其是这个地方还可能是石俑真正的巢穴。

  感受到那莫大的吸扯之力,陆小天抽出炽炎离火剑插进地面,一把抓住剑柄,对抗着金色漩涡造成的吸扯力。刚开始他还能对抗,不过到后面,那吸扯的力道越来越大,身后的石洞竟然在坍塌,陆小天面色一变,哪怕以他的实力,被活埋在这厚实无比的山体下,仍然是凶多吉少。

  真是活见鬼,陆小天骂了一声,从地面抽出炽炎离火剑,一头扎进了金色的漩涡。金色的漩涡中并没有出现任何风险,反而是一股掺杂了金木水火土的纯和灵气,在远处的空中,似乎有一朵五色的云霞悬浮在天迹,让陆小天不禁想起当初三大家族开启混元道藏的那块五色石。果然是代表五行之力。

  那五色云彩之下,山峦一片,其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下,有一座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道观,道观的正门处,正是两个古朴,给人一种圆满,无极之感的混元二字。

  莫非这便是在混元道藏的核心所在?陆小天心头一喜,如果真是如此,倒是因祸得福了。

  一道绿影闪过,夹杂着浓郁的木灵气,陆小天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木系妖兽,生有四脚,双眼的一只半人高大的何首乌,“乌精!”陆小天脸上闪过一丝讶色,乌精是千年份以上的何首乌,吸收天地灵气之后,才有极低的概率开成。这类木系妖兽对于身体上的创伤有着极佳的疗伤,普通筑基修士根本难得一见,哪怕是金丹修士,受到严重的创伤之后,也极为有效。其价值倒是未必在陆小天手上那块赤金晶石之下。

  “前面那位兄台,帮我们挡上一挡,若是捕获了这只乌精,必有重礼相谢。”乌精出现的同时,天边出现几道御剑而来的人影。

  这乌精虽然没有杀伤力,不过速度奇快无比,陆小天倒是想弄上手,不过乌精贼得很,一见到他,立即改了方向,从陆小天的眼皮子底下溜过。

  “咦,陆大哥!”一名气质轻灵飘逸,一席绿裙,脸上蒙纱的妙龄少女颇有几分惊喜地道。

  “骆清。”陆小天看到蒙面少女,略一诧异便回过神来,在他认识的异性朋友中,也只有骆清有这种气质,并且会这般称呼他。算起来也挺巧的,当初在古剑宗的飞天战船上,在越国,还有望月城外都是匆匆一面便各奔东西,现在竟然又碰面了。

  “听语气骆师妹与此人倒是熟络得很。”蛮兽宗的宗盛是个体形粗犷英武的青年,身上披着虎皮短衣,露出两条肌肉发达的胳膊,看上去极为野性。

  “何止是熟,交情可不是一般的深,我看这骆师妹对这姓陆的可不一般,咱们几个虽然都在打骆师妹的主意,不过是相互斗,真要是这姓陆的来了,咱们全都抓瞎。”魔阳宗的陶风面色阴沉地传音道,这段时间虽然他围在骆清左右,但对方对他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特别之处,热脸贴了冷屁股。但一直心高气傲的骆清,一旦碰到了陆小天,则完全换了模样,平时自命清高的他,可接受不了自己比不过一个普通的修士。

  “既然如此,师兄便找个机会给他点厉害瞧瞧。”宗青紧跟在后面冷笑一声道。

  只是转眼间有功夫,蛮兽宗与魔阳宗的各三名修士便达成了一致的认同。

  陶静刚要张嘴提醒,却被旁边的陶风暗地里打了个眼神给制止了。

  “师兄,这陆小天可难对付得紧,听说连古剑宗的天才修士袁昊都再三败在此人手里,你小心一些。”陶静会意地略一颔首,明白了陶风的意思。

  “那已经是以前的事了,当初看到陆小天时,他的修为还不高,不知道此时如何,正好让宗盛试一试他的深浅,就算是宗盛吃些苦头也没什么,正好折折他的锐气。”

  陶风冷冷地传音道,他跟蛮兽宗的人看似交好,但实际上却是各自心怀鬼胎。当初自从越国见过陆小天,看到骆清对陆小天与其他修士冰火两重天的区别之后,陶风便花了一些精力去专门打听陆小天的消息,甚至连袁昊与陆小天在望月城外的一战都给打听到了,出于谨慎的心理,他可没有丝毫轻敌。

  如此也好,陶静点头。

  陆小天有一肚子的疑问,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问,心情十分不错的骆清便叽叽喳喳地将大概的经过说了一遍,她们也是捉到一些零散的消息才陆续赶来的,先后进来了几批,不过听骆清说只碰到了一些普通的四阶妖兽和五阶妖兽,中间获得了不少价值不菲的灵物,才用了三个多月便闯进了这里,陆小天顿时一阵无语,真是同人不同命,他可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进入这里,而且身上的灵石还给消耗个干净。

  “自从越国匆匆一别已经好几年了,陆兄风采依旧,原本还感觉在这混元道藏之中各派势力错宗复杂,自觉势单力孤,现在有了陆兄的加入,总算又来了一大强援。”陶风一脸和善地向陆小天拱手道。

  “陶兄过奖了,我不过一个普通的修士,哪里谈得上是强援。”陆小天回礼道。

  “还算是有几分自知之明。”宗盛没有给陆小天好脸色,冷冷地说了一句道。

  “别人不知道,不过凭陆大哥的本事,想要收拾你还是轻而易举的。”骆清听后,柳眉一扬说道,他们几人都不过是筑基中期,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宗盛几人身上澎湃的强大气息,在筑基四层里面也算是出类拔萃,不过也只是有些威胁罢了,相比之下,陆小天的身上却蒙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气息,似乎气息比起宗盛的要弱了不少,不过骆清却能肯定陆小天并没有表面上这般弱。放在几年前,哪怕是她,想要收拾已经筑基并且拥有烈阳双肱剑的袁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也要打过才知道。”宗盛一听脸上挂不住,沉着脸说道。

  “好了,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陆兄与咱们是友非敌,多个人多分力量,至于相互间的切磋,若是有意,以后有的是机会。”陶风当老好人打圆场,然后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另外一面,“之前一伙异域修士可是已经进入了五行宫,咱们要是落后得太多,等别人吃完了肉,咱们恐怕汤都捞不着了。”

  “五行宫,是怎么回事?”陆小天问道,至于陶风看似充好人的举动他自然是不在乎的,刚才他与骆清交谈时陶风与嘴唇频频抖动,跟蛮兽宗的人传音了好一阵,未必就是在说他什么好话。不过五行宫这一词,他进入混元道藏后还是第一次听说。

  “就是那处山上的道观,看上去只是个普通道观,实际上里面却蕴含着五行,里面环境变幻莫测,我们进去过一次,获得了一些灵物,不过后来遇到了天狼宗修士的追杀,力战不知,才逃出了五行宫。根据我们一路的见闻和判断,这五行宫应该是混元道藏的核心所在了。”骆清解释着说道。

  “那便值得走一趟了。”陆小天闻言后眼睛一亮,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到混元经的后续功法,既然是混元道藏的核心区域,想必会有一些意料不到的收获才是。

  加上陆小天一行九人,魔阳宗与蛮兽宗各三人,骆清,还有古剑宗的一名女弟子金月。不过只有两个是筑基初期,其他的都是中期修士,虽然相较于其他进入到道藏中不少的队伍,没有筑基后期的修士压阵,不过他们九人加起来,实力也算不弱了。而且混元道藏中危机重重,也不是说实力越强的人就一定能收获最多,更为重要的还是在于机缘。就像温甫那几个被黄沙围困住的后期修士,实力绝对不弱,还不在那里磋砣了数年的岁月,甚至南荒的金蚕谷几个修士更是死在了他的手里。只是方才几人提到天狼宗的修士,倒未必不是之前他碰到的那一伙,天狼宗的那个少年,实力可是强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