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19章 各施手段

219章 各施手段

  6小天控制着寒荒印与打向自己的链锤硬撼了数记,单凭寒荒印竟然无法扛住这种程度的冲击。天籁小说Ww『W.』⒉不过他还可以控制裂地刀,在寒荒印被击退的时候,裂地刀补上,如此反复几次,黑色链锤打出的气劲也被击破。

  相比之下,陶风这个风属性的修士要慢了一拍,陶风尺冷哼了一声,他的冥风尺若不是在水底这种环境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制,挥出来的实力不会比骆清与6小天弱上分毫。

  “岂有此理!”光膀大汉没想到自己大威力的一击就这样被破坏掉了,勃然大怒的同时,眼神中也闪过一丝凛然,眼前的三个家伙,包括那个召唤也石猿的宗盛,虽然都只是筑基四层,但却是同阶修士中的佼佼者,挥出来的实力,便是三两个同阶修士,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看来想要全部收拾这些人,还得花费不小的代价。而且眼前这批人数量可不少。连他都挡不住,更何况驼岭八怪中的其他人。

  想到这里,光膀大汉给其他人传音,片刻后,驼岭八怪的队形似乎因为骆清,陶风,6小天等人的带头冲击,破开了一道小口子。陶风,等人冲了出去,骆清,6小天与随后杀上来的宗盛等人也杀了出来。

  不过等他们逃出不远,光膀汉子狞笑一声,骑在青蟹上一阵疾冲,将撤离的队伍拦腰冲断。蛮兽宗,魔阳宗各有一名弟子被截断。至于那几个剩下的南荒与天穹界修士,之前打着让6小天等人开道的想法,度慢了半拍,有两人刚从黑水区域穿过来,好巧不巧,迎上光膀汉当头一锤。费力招架,被驼岭八怪中的其他人趁机杀了上来,至于黑水区域里面的人,根本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出来时,便遭到了迎头痛击。转眼间,便有两个南荒修士,还有蛮兽宗的一名弟子被驼岭八怪击杀。

  另外几个天穹界的修士吃惊下,仓惶后退,身后的水中隐隐有些波动,那些妖兽杀过来了。几人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身上便被某种东西射出数十个大大小小的破洞。鲜血与四周的湖水染成一片。

  “该死!”宗盛看到他的一名师弟也被驼岭八怪拦截住,顿时双目喷火。带着石猿反身便要杀回。事实上驼岭八怪度更为惊人,在他们之前,便对被截断的几人一阵扑杀,蛮兽宗的那名修士在几人的围攻下,可没有光膀汉子的本事,手忙脚乱下,被其中的一名独臂老者偷袭到背后捏断了脖子。

  “这些人在水下的度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此时无论是宗盛,还是陶风都变了脸色,如果是在6地上,这驼岭八怪的度尚且不放在他们眼里,现在是水下,所有人的度都受到了一定的压制,但对方看起来却是行动无碍,现在他们已经只剩下了七人,与对方人数差不多,但这驼岭八怪实力颇强,尤其是那名光膀汉子,可以同时力敌骆清,陶风,6小天数人。真打起来他们占不到便宜。可能全部都要殒落在这里。

  6小天目光闪动,这驼岭八怪除了光膀汉子,其他人的实力不会比他们更强,甚至有两个筑基初期,也能有这般度,从方才的交手来看,并不全是水系修士。唯一的解释是这些人应该也有融水珠一类的宝物。若真是如此,在水底下与驼岭八怪斗法,不止斗不过,真要是法力消耗过多,后面可能逃跑都会是个麻烦。

  “离开湖底。”宗盛一咬牙,向湖面冲去。

  “想走,没门。”光膀大汉厉喝一声,脚往湖底一蹬,人已经如同炮弹般向湖面弹射,后先至的挡到了宗盛的上方。

  驼岭八怪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利用赤竹珊瑚附近的不知名妖兽击杀掉一部分敌人,再他们自己动手解决一部分。做着杀人越货的勾当,只是这光膀汉了的实力太强,又有类似于融水珠这灰的宝物,可以在水底活动自如,所以哪怕是实力与之相当的,也难免要吃些亏。

  这驼岭八怪,6小天倒是不放在眼里,只是到现在他还没能摸清楚赤竹珊瑚附近妖兽的底系,在他的认知里,可记不清楚哪种妖兽在水里近乎能完全隐形。不仅肉眼看不到,就是神识也捕捉不到对方的踪迹。刚才之所以摆出一副逃跑的样子,不过是不想在事情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遭受腑背受敌的处境罢了,并非真的怕了驼岭八怪。

  “宗兄,6兄,骆师妹眼下形势这般危急,咱们若还是各怀心思,恐怕真的无法离开此地了,咱们的师弟师妹们,恐怕也没有一个能离开此地。”虽然被挡住了,宗盛与陶风脸上却没有出现太大的惊慌,而是沉声向6小天等人说道。

  “既然如此,那便全力以赴,各施手段吧。不肯出力也没关系,呆会分战例品的时候可不要嫌少。”宗盛被光膀大汉一锤迫回,没有丝毫恼怒,反而冷着一张脸说道。

  “月影分光剑!”骆清更直接,清叱一声后,那把飞剑化作数百上千道剑影,朝光膀大汉疾飞过去,同时骆清嘴里一阵神秘的咒语,之后,骆清身上的气势暴增。便是隔着数丈的6小天也有些心惊,若论本身实力,哪怕他有主副元神,再加上寒荒印,凭着骆清此时表现出来的实力,恐怕他也不是骆清的对手,月灵剑体,果然非同寻常。数百上千道剑影,真真假假,光膀大汉挥舞着链锤,空有一身力气,每每打到虚处。凭着骆清此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力压他和陶风等人一筹。

  “骆师妹好厉害的手段。”陶风与宗盛两人也是一脸吃惊。

  “6兄,你可分心二用,便与其他师兄妹挡住这其他几人,我与宗兄,骆师妹合力收拾此人。”吃惊过后,陶风面色一狞,虽然光膀大汉厉害非常,但他们几人都是门派新晋弟子里精英中的精英,除了自身的天赋惊人之外,又是倍受金丹老祖照顾的那种,手段自然远非寻常的筑基修士可比。

  陶风厉喝一声,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在冥风尺上,冥风尺上面的青色光晕炸开,变成乳黄透明的颜色,转眼之间,光华大作。丹元法器的气势冲天而起。

  “风系丹元法器!”宗盛面色骇然,冰风雷属性的修士少,同样,这三系的妖兽数量同样稀少,而且实力往往比起普通的金丹妖兽更强。击杀一头金丹期的妖兽原本便是绝难之事,而风系妖兽自然就更不用提了。那尺子上的颜色竟然是一种封印,封住了冥风尺本来的强横气息。

  “嘿嘿,宗兄,你可要拿出些本事来,不然呆会战例品我可就要多分一些了。”解开了冥风尺的封印,陶风面色一狞,手里的冥风尺还没有注入法力,便自动的轻吟出声。

  “去!”陶风伸手一点,冥风尺化作一道流光,穿过层层剑影,毫无花巧的打在黑色链锤之上。哐地一声,之前强横无匹的链锤竟然被这一尺击得倒卷而回,光膀汉子用了不小的力气才扯住。

  “哈哈,好,这些异域修士,以为来到望月修仙界仗着点实力便能为非作歹,我们便联手斩了此人!”宗盛大笑出声,一张灵符拍出,打在石猿的身上,石猿仰咆哮,硕大的手掌擂着胸口,砰砰作响,大手挥动搅得湖水中暗波涌动。

  宗盛本身也提着丈许长矛挺身而上。

  光膀汉子虽然之前占了上风,此时也禁不住吃了一惊,眼前这几个家伙虽然修为比他低上一些,但底蕴颇深,手段都是不凡,每一个放到任何门派中,都是同阶修士中出类拔萃的存在,哪怕是在南荒的大宗门中,这里出色的弟子也找不齐一两个,而眼前一出来便是数人,与这几人战斗比起同时跟七八名普通的筑基中期弟子打还要棘手得多。

  陶风,骆清,宗盛三人与光膀汉子战在一起,一时间未落下风,纵然光膀汉子已经是筑基后期修士,但面对这三人,应付得也颇为狼狈。

  “杀!”驼岭八怪,剩下的七人里面,除了玄衣侏儒受伤之外,其他的六人都战力完好,还有一只相当于筑基期的青蟹。而此时6小天这一方,加上金月,陶静与宗青已经只剩下四人,在人手上只有对方的一半,玄衣侏儒就算受伤,但本身还能挥出大半的战力。

  “嘿嘿,现在把身上的储物袋交出来,待会还能留你们一个全尸!”之前那个颇为凶悍的独臂老者狞笑一声,贪婪的目光在陶静与金月两个女修士曼妙的身体上扫来扫去。

  “找死!”金月怒斥一声,伸手朝着独臂老者拍去,十数道白色丝线从大袖中飞出,朝独臂老者缠绕过去。这些丝线看上去单薄一扯便断,实际上可割裂金石,便是法器斩在上面,轻飘飘的不受力,也难以斩断,若是被其缠上,十条命也要被捆缚至死。

  宗青与魔阳宗的陶静此时也各自找上了对手,或者说被驼岭八怪的人给缠住了,他们每人都要同时面临两名对手,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若不是旁边有个6小天,足以跟陶风等人一较高下的人,恐怕此时他们也没有苦撑下去的决心。

  6小天心里略一沉吟,这些赤竹珊瑚可以提高数倍的修炼度,对于其他修士而言,赤竹珊瑚数量有限,用完了就没有了,也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但他在结界内却可以源源不断地进行催熟。之前与那些金俑战斗的时候,身上的灵石消耗一空,以他的资质,此时没有了灵石催熟草药,身上修炼用的丹药也已经耗尽。此时修炼的度慢得让他难以忍受,恐怕寿元耗尽,以眼下的度,能修炼到筑基后期都不错了。想要成就金丹大道,完全不可能。毕竟凝金丹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需要他消耗大量的时间去收集一切与结丹有关的物资。不可能全部都用在修炼上。有了这些赤竹珊瑚,他的修炼度才能与那些修炼天才相提并论,甚至尤有过之。

  想让他放弃,那是不可能的。那几头水里的妖兽似乎并没有冲出黑色水域的打算,此时6小天心下稍安,面色一沉下,收起了裂地刀,红光闪过,炽炎离火剑一闪而出,转眼间穿过数十丈的距离,出现在驼岭八怪中高瘦青年的面前,同时6小天身上一道影分身朝暴露女子飞扑过去。

  “丹元法器!”高瘦青年面色大骇,以他的实力,可没办法对抗拥有丹元法器的修士,之前6小天与老大动手时的情形他便看过,哪怕没有丹元法器,他也不是6小天的对手,必须要有人帮手才可能扛得住。好在他们一方在人数上占优势。只是没想到事情的展竟然远在他们意料之外。

  高瘦青年想要逃走,寒荒印凌空落下,朝高瘦青年头顶笼罩过去。根本避无可避,高瘦青年惊骇下急忙用尽全力想要挡住头顶的寒冰大印。但分神之下,炽炎离火剑已经穿心而过。击杀了此人,6小天心里一动,将此人的储物袋摄取过来,打开里面一看,除了一些灵物外,果然有几块上品灵石,这驼岭八怪以杀人越货作营生,身家比起普通的修士要丰富一些。

  此时暴露女子也不过才击散了6小天的影分身,其他人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6小天便已经诛杀了一人。如此恐怖的实力,比起与老大战斗的那三人,不差分毫,甚至尤有过之。没想到这个一直沉默少语的青年才是这些人中实力最为可怕的一个。

  “好,想不到6兄竟然如此神勇!”

  那边与光膀大汉大战的陶风余光瞥到远处的一幕,心头剧震的同时,禁不住哈哈大笑,原本他以为自己有冥风尺这件丹元法器在几人的实力当中,必然可以力压其他几人,没想到6小天竟然也有一件,至于骆清,手上那把银白长剑虽然看上去威力不及丹元法器,但坚固程度一点也不差,而且与她修炼的功法相配合,挥出的战力虽然没有压过他,不过陶风知道自己的情况,骆清动作轻盈,显然法力的消耗不大,而他的冥风尺使用时,对于法力的消耗如同长鲸吸水一般,时间稍长,他肯定比不过骆清。

  至于宗盛,作为一名御兽师,那只石猴在灵符的刺激下,也丝毫不弱。几个门派的精英,竟然都碰到一起了。尤其是那个6小天,当初在血色禁地中能务压古剑宗的袁昊一筹,看来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单从眼前来看,6小天使用丹元法器的消耗似乎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