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24章 反击
  “咦,刚才那家伙怎么好像没动了?”修士控制法品御空飞行,会留下强弱不一的法力波动,灵气混乱的地方,很容易便会被冲掉。也有些地方保留的痕迹会稍微长一些,当然,追踪者修为的高低对于空中残留的法力波动感应灵敏程度也不一样。不过此时,追逐而来的沂水双煞,还有三个道人,以及远远跟在后面的两个元星宫的筑基后期修士都能明显的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法力波动停留在了某一处静止不动了。

  “谁知道,不会把人给跟丢了吧,过去看看。”三个道人中的青年道士脸上有几分不耐,一提气,身体便脱队而出,“连沂水双怪都不怕,难道咱们的胆子会比沂水双怪还要小不成?”

  “事情有些不对劲,退!”与沂水又怪,还有三个道人比起来,元星宫的两个后期修士就显得谨慎多了,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都察觉到了对方眼里的严重不安,身形暴退。

  嗖嗖....

  数支火蛟箭破空而来。

  “不好,那小子要杀咱们?”沂水双煞惊恐地大叫着,倒飞而回,至于那三个道人,看到空中咆哮而来的火蛟,那股无可匹敌的气势,像是要毁天灭地一般。

  “分开逃!”年长的道人毕竟有经验一些,须发在风中凌乱的飞散,道冠也在慌乱中掉落,一副仙风道骨的形象倾刻间全无,只是此时连命都快保不住了,谁还顾得上保持风度。

  另外两个道人如梦初醒,立即各奔东西。

  只是陆小天存了心思等这几个家伙,要杀掉几个震慑其他人,又岂会放任他们肆意离开。

  当头的两支火蛟箭直接射死了所谓的沂水双煞,三个道人中也殒落了两个,只有那个年纪最长,阅历最为丰富的老道人见机得快,逃过一劫,当然,这也是陆小天要收回射出的四支火蛟箭的缘故。毕竟火蛟箭数量有限,每一支都弥足珍贵,不能轻易丢失掉。

  元星宫的两名筑基后期修士安川与甘林两人心有余悸地往后看了一眼,正巧对上陆小天遥望过来的眼神,纵然已经是筑基后期,但对于那恐怖的丹元法箭,两人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安师兄,咱们要不要再追上去?”甘林见陆小天再次远遁,跃跃欲试地问道。

  “不必了,若无其他强者协助,咱们两个就算勉强跟上去,恐怕都难逃那可怕的一箭,真不知道什么时候筑基修士中竟然出了这般可怕的存在我们竟然没有听说过。”安川心有余悸地摇头道。

  “难道就这么让他走了,他身上很可能有凝金丹。”甘林犹自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你能挡得住对方一箭?”安川反问道。

  “这....”

  “此处已经是非之地,以咱们两师兄弟的实力,恐怕也难以在如此鱼龙混杂的地方讨得了好,我看不如咱们两个先行离开,通知师门,召集更多的师兄弟前来,否则宝物没能拿到手,人恐怕就已经殒落在此地了。”安川沉思了一阵说道。

  “可这混元道藏颇为诡异,进来容易,想要出去,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容易也要找,难道要被困死在此地不成?而且这里人太多,强者倍出,咱们两个的实力也不过排在中上游,离最厉害的还差得远,去别的地方,反而可能得到些好处。咱们师兄弟一场,我最后再戏你一句,你不走,我可要走了。”面对这个本事不大,贪心不小的师弟,安川终于显得有几分不耐烦。

  甘林仍然有些不甘心,但也知道师兄所说的在理,心里挣扎了一阵,看着已经破空而去的师兄,无奈地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追了上去。

  一柱香的时间后,一名衣着普通的大胡子精瘦中年,与一个神情颇为狼狈的年长道人一起回到了混元道藏的几座宫殿所在之处。

  “东方道友,刚才可多亏你了,若不是你出手相助,贫道恐怕已经被那几只妖鹏围攻至死。”年长道人叫尤如风,此时一脸后怕地说道。

  “尤道长客气了,在下也是碰巧路过,不怕尤道长笑话,在下的几位师兄弟都已经殒落在此地,现在正是势单力孤,强敌环视下自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刚才出手救尤道友,也是想后面多个照应。”

  这位自称东方毅的大胡子黑衫中年,自然也就是戴了千幻面具的陆小天,他在远处兜了一圈,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便取出千幻面具,改变了自己的身上的气质,不过只身返回,难免会让其他人怀疑,于是他便顺手救下了陷入三只火系妖鹏围攻的尤道人。这尤道人自然就是此前在陆小天手下侥幸逃出的那个年长道士。此时再次拣回一条性命,也算是他运气不错。

  “应该的,应该的,贫道现在也是孤身一人,正好与东方道友结伴而行。”尤如风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心里懊悔不迭,这次去追那个可怕的年轻修士,不仅损失了两个师弟,两次差点殒落,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尤道人,你不是去追那个手上有凝金丹的年轻修士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对了,你的发冠到哪里去了,还有你那两个师弟呢?”回到混元宫的几大石殿附近,剩下的几十个筑基修士里面,有一个留着八字胡,一副员外打扮的胖老者调笑道。

  “贫道这副神情,自然是吃了大亏回来的,连命都快丢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毁不当初,就算那年轻修士手里有凝金丹,贫道侥幸拿到也没命享用。当初也不知怎的,脑子一热便追了出去,还赔上两个师弟,真是让猪油蒙了心。”

  尤如风心里大骂不矣,这王员外本地世俗国度的一个普通的小财主,竟然也混到了筑基期,对方的手段比他要高明一些,旁边还有一个看上去像是知书达礼的道侣,若是两个师弟还在,自然不用给他们好脸色,此时两个师弟已经殒落,他活了一把年纪,知道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自然不会逞口舌之利。

  “东方道友,这土财主手段比我要高明一些,还有个道侣,此前与贫道多有不合,此地事了,恐怕这土财主是要找我的麻烦,到时候还望东方道友能襄助一二。”嘴上客客气气,不过私下里,尤如风却是给陆小天传音道。

  “这是自然,尤道长与我一见如故,现在要抱成团才能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生存下去,我岂能坐视尤道长受人欺负而置之不理。”陆小天态度坚决地回音道。

  “多谢,多谢,待出了此地,贫道必然要盛情感谢东方道友一番。”尤如风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此时剩下的四十几名筑基修士注意力都在剩下的几座石殿上,倒是没有想到之前从丹药殿中出来的陆小天此时又换了身面皮重新混了过来。

  陆小天的眼神在几座石殿上扫来扫去。法器殿,对于筑基修士而言,再厉害的法器也不过是丹元法器,至于元婴老祖所用的灵兵,就是给筑基修士,恐怕还不如一把普通的兵刃来得好使。单是丹元法器消耗的法力就如此恐怖,更何况元婴老祖用的灵兵。

  而且祭炼丹元法器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并不是刚得到手便能发挥其应有的威力。所以从法器殿出来的修士,纵然厉害,也不用多忌惮。

  倒是这傀儡殿与灵符殿,特别是灵符殿,厉害的灵符到手之后马上便能使用。六阶灵符,相当于筑基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非同一般。如果是超越六阶灵符的存在,恐怕能横扫其他筑基修士。还有傀儡殿。

  陆小天深吸了口气,纵然眼下他的实力在筑基修士中已经足够强横,但这混元道藏太过神秘,如果不是亲至,谁也无法预料后面会发生些什么。如今只有静观其变了。

  大约又等了半个多时辰,陶风,宗盛,还有一个火离教的筑基后期修士张兰同时从法器殿里面被传送出来,三人脸上均是有些按捺不住的喜色,想必这次在法器殿里面所获颇丰。这两人运气倒是好,竟然被同时传送进了法器殿,而且都毫发无损地走了出来。以这两人的实力,若真的是舍得拼命,对付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也不在话下。更为离奇的是,陶风与宗盛两人站在一块就算了,就连离火教的张兰,似乎也同这两人达成了某种协议。也许是这三人觉得在法器殿取了宝物,出来后难免受到其他修士的窥视,所以打算联手。

  只是骆清却还未出来,陆小天略微有些担心,毕竟这混元道藏中凶险异常,若是骆清碰到像狼啸一般的高手,恐怕会凶多吉少。

  “宗兄,这丹药殿竟然已经在坍塌掉了,看来凝金丹是与咱们无缘了。”陶风叹了口气说道,虽然他在法器殿里面收获了丹元法器,但却只能拿去交换灵石或者其他东西,他是风系修士,得到的丹元法器与他修炼的功法并不搭配。而且他手里有冥风尺便已经足够了。在他的眼里,如果能传送进丹药殿要划算得多。

  “丹药殿?别人早就走了,在你们半个时辰之前就拍马走人,现在想要凝金丹,不容易噢!”尤如风叹了口气道。

  “哦?在场这么多人,难道坐视那丹药殿里面的人从容离开?”陶风一脸诧异,宗盛,还有离火教的张兰也是惊疑无比。

  “道友有所不知,那从丹药殿里面出来的人虽然年轻,但颇为凶悍,里面同时还有另外两个筑基后期修士,跟他一起逃出来,被他用一套丹元法器组成的弓箭射杀了一人,另外一人也重伤而逃。几无抵挡之力。此人身上确有异宝,或许有凝金丹也说不定,可他走时,我们一起有六七人追过去,又被他回头击杀了四人,说起来惭愧,贫道两个师弟毫无招架之力就殒落了。”尤如风哀声长叹道。

  陶风几人倒抽了口冷气,两个筑基后期修士加起来也不是其对手,一死一伤,另外追击的六七人也被杀了四人,这是如何的凶悍?修士之间斗法,想要击败对方容易,但真正击杀,却不是件易事。听这老道的口述,这些人竟然是没有多少招架的能力。在场数十名筑基修士中,不乏后期修士,竟然连追过去的勇气都欠奉。真是匪夷所思。

  “何止如此,此人还有一套剑阵未曾施展,听我的师兄所说,这套剑阵名为七星剑阵,等闲数名筑基后期的高手想要围攻他,多半也是要被此阵击杀。我就见他亲眼使用过一次,那一战,他独自一人便击杀了六名南荒修士。”此时人群里的一个青年修士大声说道。

  陆小天沉声望去,这才发现竟然有两人有些眼熟,是青丹宫的修士,看来温甫也进了石殿之中,之前没有细看,这两人混在人群之间,倒是没有发现这两个家伙。陆小天心里有些暗恼,这些家伙,真是饶舌。

  “什么,七星阵?不可能吧,传闻中动用七星阵要以伤害自己的神识为代价,他要是动用了七星阵,斗法还能如此厉害?”在场的人倒抽冷气的同时,立即也有人质疑道。

  “就是,动用一次七星阵对神识的伤害,若没有灵丹妙药,便是数十年也难以尽复,更别提与人斗法。”

  “不信就算了,反正我见过,此人还是个极为厉害的炼丹师,使用七星阵有什么好奇怪的?”青年男子哼了一声道。

  “想不到筑基修士中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人存在,若是异域修士,还真是个大麻烦。若是望月修仙界的人,这样的实力,足以在修仙界扬名,为何我们从未听说过有此号人?”宗盛不解地说道。

  “修仙界中的苦修之士何其多,有这么几人也不奇怪,只是此人离开已久,现在我们就是想追也来不及了。”火离教的张兰倒是一脸可惜。

  宗盛与陶风对视一眼,闪过一丝嘲讽,若不是形势所迫,他们才不会与这个家伙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