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27章 难度
  但与之相对的,收获大的同时,付出的艰辛却是丝毫不差。天籁小说Ww『W.⒉别说五颗凝金丹,而且要每一系的都有。对于普通的筑基后期修士而言,得到一颗凝金丹都需要莫大的机遇。更何况还是五颗,要求还是每系一颗。便是一个金丹修士,想要弄到如此多的凝金丹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筑基修士。

  至于阵婴篇,根本不用看,估计与阵丹篇也有些类似了。6小天心里一阵苦笑。他与那些天份高的修士不一样,结丹的几率低得可怜。想要结丹,必须要反复尝试多次才有可能成功,如果按混元经中的功法,凝结阵丹,一次就需要五颗凝金丹。试个数次就需要十几二十颗,甚至更高。也就是说单凭手上的凝金丹还不够,还得收集五系凝金果,或者是相应灵物的根茎部位用来在结界内种植。培育出大量的凝金果用来炼丹。

  收集五种灵物,更是让人头疼。套用世俗凡人中的那一句话,尽信书不如无书。好在混元经对于凝结金丹的属性没有什么要求,6小天决定还是先将其中的一种凝金果弄到手,大量炼制这种凝金丹之后,尝试冲击金丹期。如果尝试失败,再考虑难如登天的阵丹。

  用法阵,聚五行之力,在丹田内聚阵成丹,真是闻所未闻。不过6小天并非迂腐之人,并非抱着必信的态度。而且现在他不过是筑基四层,距离九层的修为还远得很。就算有赤竹珊瑚炼制成的丹药配合,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他还有大量的时间去准备,而且以他此时的实力,只要不碰到金丹修士,筑基修士已经很少有能奈何得了他的存在。低调一些,在修仙界多寻觅一番,终归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6小天回头一想,现凝结阵丹倒并非不可能的事,五颗凝金丹的药力并非普通的修士所能承受,恐怕也只有六阶巅峰的炼体士才能扛过去,否则换个普通的后期修士,没有丝毫悬念,要被五丹之力直接撑爆身躯,只有炼体士的肉身强度,才能勉强承受。而那些金俑体内的浅金色水晶则让一个修士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高阶炼体士的地步。还有他修炼的太昊战体,以及之前得到并已经开始修炼的裂神秘术,都与混元道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己自从踏足修仙大道时开始,冥冥中似乎便有一根若有若无的线将他们牵在一起。

  天边十数道人影闪过,6小天陡然惊醒,自从混元道藏开启到现在,已经有如此多派别的势力分别进入其中,恐怕消息已经传了不知道有多远,也许会有更多门派的修士赶来。现在他已经在混元道藏中收获颇丰,已经没有再留在此地的必要,还是先行离开想办法回到灵霄宫,消化一下这次所得的灵物。尽快将修炼度提升上去。

  6小天又换了一副装扮,变成了一个圆脸道士御风而行。

  “那里有一个落单的人,咱们快追。”那十数道人影很快现了6小天的踪迹,都是恶灵谷的筑基修士,至少有一半都是筑期中期与后期修士。

  比起当初碰到的那些人,现在出现的修士修为明显要高了更多。

  “只是一个普通的中期修士,哪里用得着咱们如此多的人劳师动众,许师弟,你带两人追上去截杀了此人便是。”为那名黑恶壮汉不屑地说道。

  “也是,龙师兄你们先行一步,待我与两位师弟诛杀了此人,再与你们汇合。”许洪波点头带着两名师弟从众人之中分出来。

  6小天往后看了一眼,看到追过来的只有区区三人,心里一阵好笑,驾御法器加快了几分度。

  “这小子,逃跑的度倒是挺快!”许洪波三人看到6小天的度又增加了几分,不由有些气极败坏。

  追了一阵,许洪波现任凭他如何加快度,都追不上眼前那人,后面两个师弟由于法力不经,已经掉队,许洪波心里一寒,看一眼前这个家伙不仅仅是个筑基中期的修士这么简单。单凭他一人,想要击杀此人并非易事,搞不好还要被其反噬一口,在修仙界中闯荡多年的许洪波本事并不算多强,本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想法,自己也便放弃了追赶。嘴里大叫晦气,返身与两个掉队的师弟汇合,许洪波不知他的放弃实际上是救了自己一条性命。

  算这几人识相。虽然从筑基修士手中直接进行掠夺,赚取嫌石的度会更快,不过只要这些人不刻意犯在他的手里,6小天也不会如此行事。而且此时也不是他能任意行事的时候。

  只是6小天没能想到才与这些恶灵谷的修士分开不久,双方又照面了,不同的是这次被恶灵谷修士追逐的还有五个古剑宗的修士,其中就有之前照面过的金月,还有骆远两人。

  为的古剑宗修士虽然也是筑期后期的彪形大汉胡达宏,一柄方天画戟舞得豁豁生风,使得恶灵谷的修士不敢过于逼迫,不过相比之下,恶灵谷的十数名修士中却有三名筑基后期修士,五名中期,剩下的都是初期,相比起古剑宗的五名弟子,显然恶灵谷的修士要占据绝对优势。虽然胡达宏一柄方天画戟力能力敌两名后期修士不落下风,但好虎架不住群狼,双拳难敌四手,面对恶灵谷的众修士前仆后继,胡达宏一时间也难以支应。

  “你们这帮杂碎,莫非真以为恶灵谷地处接近南荒之地,便可以肆意妄为,可以随意屠戮我们古剑宗的弟子,若是此事一旦为我宗门所知,便是恶灵谷的高层,也护不住你们。”胡达宏一戟横扫,厉声大喝道。

  “嘿嘿,那也得你们宗门知道此事才成,只要你们都死在这里,自然就没有人知晓,也没有人来寻我们的晦气了。”黑恶修士施剑怪笑一声,手中一根法杖与胡达宏的方天画戟硬拼数记,虽然被连连迫退,但退而不乱,而且还有许,陈两位师弟从旁协助,就算古剑宗的修士实力强横,但以一敌三还力有未逮。他们稍微耗费一点时间,其他人足以将古剑宗剩下的四个修士围杀,到时候也加入围攻的行列,古剑宗的这几人一个都逃不掉。

  “哼,小人得志,你们等着,青山不改,绿水常流,今日我若不死,他日必定双倍奉还。”胡达宏怒极,看着手下的几个师弟,暗下决断,带着这几个拖油瓶恐怕是逃不掉了,他孤身一人逃走,还有几分机会。两相其害取其轻,虽然是同门,但在保命的情况下,他也必须要有所取舍了。

  骆远心里咯噔一声,对于胡宏达这种犹豫的眼神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以前同他组队的人想要单独逃走时,都是这般犹豫的神色,胡宏达在时,虽然被恶灵谷的修士所压制,但好歹还能苟延残喘,一旦他走了,那三个后期修士任何一人腾出手来,他们剩下的这四人都会遭受灭顶之灾,转瞬间便会被对方击杀。毕竟同门虽然重要,但远不如自己的性命来得紧要。

  骆远看出胡宏达有逃走之意,6小天自然也看得分明,在胡宏达想要只身逃走的同时,空中传来一阵流水之声,正是6小天百试不爽的招式,冰魄玄音,十余名恶灵谷的筑基初期修士顿时一片呆滞,6小天甩出大片风刃,这些初期修士身体毫无反抗之力便被并不起眼的风刃大卸八块从空中掉下。

  施剑,许洪波还有其他筑基中期及以上的修士均是一脸恐惧地看着身后,不得不说6小天的这种出场方给人带来的震憾力是无与伦比的。至少恶灵谷的这些修士都被震住了,甚至一马当先的施剑略一分神下,也被胡宏达的方天画戟险些开膛破肚。

  在不暴露体修底细或者是动用火蛟弓箭的情况下,想要同筑期后期修士相抗衡,必须得借助炽炎离火剑才行。6小天毫不犹豫地换上了炽炎离火剑,朝许洪波扑去,之前还被对方追了一阵,现在居然再次碰面,也只能怪这家伙不走运了。恶灵谷的许洪波眼中明显带着一丝躲闪之意,未战先怯,显然是被刚才6小天先声夺人的举动给惊到了。

  6小天动手没多久,一道皎洁如月色般的剑光从天外激射而来,直接击杀了恶灵谷一名筑期中期修士。

  6小天略微一阵诧异,没想到骆清竟然也在此时出现了。之前一直在骆清身边的宗盛与陶风两人倒是不见了踪影,看来应该是出了其他什么变故。

  “6大哥!”骆清神情一怔,虽然无法从6小天的外貌进行判断,但6小天手上的炽炎离火剑她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先击杀了这些人再说。”6小天回了一句道。

  “哈哈,我倒是谁肯雪中送炭,原来是6兄弟,没想到6兄弟的修为竟然高明到了如此地步。”骆远闻言大笑出声,他对这个妹妹再清楚不过了,能让妹妹如此称呼的,除了以前交情不浅的6小天还有谁来。在他的眼里,便是同门师兄弟,也远不如6小天来得可靠,在以往数次并肩作战的过程中结下的交情,比起尔虞我诈的宗门之内,更为可靠,否则换个其他的修士,也未必会在这种情形下出手相助,对于妹妹骆清的实力,他十分清楚,力敌一名筑基后期修士绝无问题。再加上6小天此时露出来的攻击能力,再加上恶灵谷的修士在6小天的袭杀下已经损失不少,骆远顿时心中大定,“这些恶灵谷的杂碎,想要以多欺少,现在让他们好看。”

  炽炎离火剑与许洪波的法器短棍在空中激的碰撞,许洪波的法力远较6小天更为雄厚精纯,但炽炎离火剑的威力却抹平了双方之间的差距,两人斗了一阵,许洪波心下稍定,丹元法器虽然难弹,但双方的修为差了好几层,虽然仍然没有战胜6小天的把握,但好歹不会落得跟那些已经殒落的同门一般下场。

  不过就在许洪波心下稍定,一根血红色的绳索悄无声息的从许洪波身后缠绕过来。

  许洪波暗道不妙,回棍想要击退缠绕过来的缚妖索,但他可没有6小天这般能分心二用,同时控制两柄法器灵活作战的本事。法器短棍刚抽回一段距离,炽炎离火剑又迫近过来,许洪波惊骇下连忙又回挡炽炎离火剑。下意识的他想要抽身而退,又挡了那把澎湃着热力的火红长剑一记之后,许洪涛百忙之中扫了一眼整个战场,其他人各自被古剑宗的修士缠住,根本无暇抽身,眼前的这个与他斗法的圆脸道士虽然修为不高,但依仗丹元法器之利,再加上神出鬼没的手段,他一时间也抵挡不住。

  “古剑宗的人实力太强,抵挡不住了,诸位师兄弟快退。”许洪波手忙脚乱的抵挡了一阵,出于同门之谊,逃离之前,许洪波大喊了一句。

  “可恶!”施剑正与古剑宗的胡宏达斗法正酣,古剑宗修士向来以战力见长,施剑施展浑身解数抵挡得颇为辛苦,看到许洪波竟然率先逃走,不由低骂了一声。虚晃一招后,也抽身而退。

  另外一侧,许洪波惨叫一声,给缚妖索缠了个结实,浑身上下的精血以肉眼可见的度被缚妖索吸缚而走。转眼间便变成了一具人干。

  “啊!”一声惨叫,另外一名筑基后期修士分神之下,被骆清一剑削下了级。只有实力稍强的施剑惊慌失措地逃走,剩下恶灵谷几个筑基中期修士被念怒之下的骆清,胡宏达冲进去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左劈右砍,不过片刻的功夫便殒落殆尽。

  “骆师妹,你这位朋友实力可谓强劲之极,若非他相助,恐怕就是你及时赶至,咱们也是一场苦战,你还不与我引荐一二?”击杀了剩下的恶灵谷修士,胡宏达也没有兴趣去追击其他人,长笑一声看向骆清与6小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