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29章 搜索

  抵达望月城,骆清有些不舍地随着古剑宗修士队伍离去,6小天让吕氏兄弟自己寻了个去处,自己难得的松了口气,每次冒险之后,6小天总会什么事都不做,只是静下心来休息一下。天『籁小  『说

  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两天多,6小天才醒转过来。精神上的疲惫彻底恢复。

  吕氏兄弟两人一直在6小天的院子外侯着,6小天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将这两人的筑基丹炼制之后,再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修炼生涯。

  从吕氏兄弟两人手里取了炼制筑基丹的灵物,6小天便直接开始升炉炼丹。用来炼制筑基丹的灵物在结界内至少有十多份,都是原来他给自己准备用来炼丹突破筑基期的。只是没想到后来他在血色禁地中的收获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他直接用那些丹药便成功筑基,这些原本准备的灵物反而用不上了,后来筑基成功之后,他一直忙于修炼,又几经历险,也没功夫处理这些灵物。趁着现在难得的空闲下来,6小天打算将这些多余且还有些价值的灵物都分开处理一下。

  筑基丹在修仙界的价值自然不用多说,每一颗流出去都会引起一些炼气修士的疯狂,至于那些修仙家族,也会不惜成本进行屯积。

  吕锋与吕辉两兄弟也算了得,竟然准备了整整两份筑基丹的各种灵草。

  再加上6小天自己原来剩下的,一起有多达十七份。中间6小天一刻不停地进行炼丹,一起炼制了十七炉,成丹达到了十一炉,筑基佬丹过六成的成丹率,传出去足以让那些高级炼丹师都为之瞠目结舌。

  “你们两个进来吧。”结束了最后一炉丹药的炼制后,小院的禁制忽然打开。

  “前辈!”吕锋,吕辉两人心情忐忑地在小院外一连等了数日,心情的复杂自然不必多说,毕竟筑基对于一个炼气修士而言同,不仅是实力的暴增,地位的急剧提升,同时多了近两百年左右的寿元。

  “你们的运气不错,两炉丹药都炼成了,四颗丹药,各自接着吧。”6小天伸指一弹,两个丹瓶分别落入吕氏兄弟手中。

  “这,这真的是筑基丹!”吕氏兄弟打开丹瓶,看到里面圆润饱满的丹药,先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然后面色狂喜,一脸肃穆与感激之色地跪倒在地,对着6小天顿便拜,“多谢前辈成全,他日若能侥幸步入筑基大道的殿堂,再为前辈鞍前马后,前辈但有所命,无所不从!”

  “起来吧,这是你们自己的机缘。”

  6小天单手一托,两人便感受到一股难以抵抗的巨力,身体不受控制地从地面起来。不管如何,总算是因为这两人身上先得到了混元道藏的消息,并且在混元道藏中可谓收获丰硕。给这两兄弟炼制一下筑基丹也不算什么大事。

  “关于我给你们两人炼丹一事,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你们可明白?”

  “一切谨遵前辈吩咐,此事绝不会让第四人知道,若有违背,晚辈必遭天打雷霹,”吕锋,吕辉两人连忙立下毒誓。

  “好吧,你们两个去准备筑基的事,我也要闭关了。”将筑基丹交给对方之后,之前欠的一些情份便算是还完了,6小天下逐客令道。

  “前辈无偿帮晚辈两人炼制筑基丹,晚辈两人实力低微,无以为报,唯有铭记在心,不过在混元道藏中,晚辈两人倒是碰到了一件颇为诡异的事。也许对于前辈以后会有一定的帮助。”吕锋想了一下,取出一块黑色石头。

  “留影石?”6小天眼睛一眯,伸手将留影石摄入手心,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初出茅庐的普通低阶修士可比,自然知道留影石是什么作用。

  “这次可多亏了这位前辈,否则凭咱们两人的实力,当初能否走出通天湖都不好说。6前辈看上去年纪不大,但已经是筑基高人,而且还有如此厉害的炼丹术,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出了6小天的院子,吕辉感触良多地说道。

  “6前辈看上去待人冷淡,实际上却十分守信,而且不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只要咱们不打什么歪脑筋,6前辈也不会对咱们刀剑相向。在修仙界这种人心险恶的大环境中,6前辈还能有如此心态真是难得。”

  吕锋深以为然地点头,否则换个心机厉害一些的炼丹师,别说炼制不出筑基丹,就算炼制出来,也绝不会将四颗筑基丹全部交给他们两兄弟。多一颗筑基丹,总是多一分成功筑基的保障,6小天的这份礼给得不可谓不重。

  “玄叶城已经一切布置妥当,我们的人会分批按计划进入,你们那边可不要提出走漏了风声,让其他人有所察觉。否则功亏一篑事小,你们自己性命难保事大。”

  “你放心,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

  留影石上的灵力快耗尽了,中间的几个人影十分模糊,不过看上去却像一伙人在密谋着什么大事,对于玄叶城,6小天有几分认知,离南荒不算近,但却是望月修仙界在南部一个极为重要的城池。若是失去玄叶城,恐怕整个望月修仙界的南部都将陷入危机之中。失去了南部的屏障,望月仙城将直接陷入到异域修士的兵锋之下。

  6小天正琢磨着如何把这个消息送抵灵霄宫高层,毕竟他也是望月修仙界的一份子,现在整个望月修仙界的生存环境还算尚可,一旦异域修士入侵,四处一片战火,到时候就是真的生灵涂炭。两个修仙界之间的大战,哪怕是筑基修士,夹杂在其中也算不得什么。6小天自然不希望望月修仙界的环境变得太过糟糕。

  不过正在他琢磨着是否该立即回灵霄宫的时候,留影石已经变作飞灰。这下好了,就算回灵霄宫,恐怕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毕竟就算是留影石还在,凭着里面模糊的影像,也并不是很有说服力,若是消息不属实,他也吃罪不起。

  “看来还是只有静观其变。”6小天回过头一想,考虑了其中的一些厉害关系之后,悬即苦笑着摇头,现刚才想的并不现实。

  不过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南荒与天穹界修士的活动日益频繁,几大势力之间肯定会有摩擦,区别只是战斗的规模到底会有多大。无论如何,像他这种在宗门内并不太受重要的人,一旦战事打响,成为炮灰的几率不低,至少宗门会选择保住核心弟子,而现在就跟宗门表露出自己在炼丹上的造诣,自然可以获得最为核心的保护,但这种以失去自由为代价的交换却并不是他想要的。

  这些年他在各大险地求生,也并没有真正的安逸过,无论何种情形,最终能靠得住的还是只有自己的实力。

  6小天略一盘算,现自己的实力在筑基修士中已经算是极为强悍了,体修已经达到了六阶,相当于筑基后期,实际上比筑基后期的战力要彪悍不少,再加上他有炽炎离火剑,以及威力更大的火蛟弓箭,还有趁着回来的这段时间,已经祭炼完成的裂地刀,三件丹元法器。另外还有回天丹这种能在极短时间里回复法力的丹药。还有骆清给的六阶傀儡,七星剑阵,火蛟鳞甲,在筑基修士中,实力可谓强悍到了极点,不过6小天仍然还有些不满意。在他看来,除了六阶体修的实力外,其他多少都有些外部因素的作用,而且自己的修为相对而言还是低了一些,可惜的是暂时还不能第二次修炼裂神秘术,否则他的实力还**增一截。如果他的修为提升上来,法珠技能可以挥的威力也会更大。

  “赤竹丹!”

  6小天心里主意一定,只有这种可以大幅度提升修炼度的丹药,配合筑基中期使用的寒枫丹,还有后期使用的紫阳丹,才能让他的修为用更快的度进行提升。

  原本他从金俑的石洞中脱困,身上的灵石已经消耗殆尽,但是殒落在他手里的筑基修士为数不少,单是筑基后期便有几人,初期,中期加起来过了二十人,此时6小天的身家,比起大多数筑基修士都来得更为富裕。暂时自然也不急着去挣取灵石。

  反复炼制赤竹丹,没多久,6小天便炼制出了成丹,相对于赤竹丹,寒枫丹的炼制相对要容易许多。寒枫丹原本便是筑期中期修士精进修为的极品丹药,每日服用寒枫丹,6小天的修炼度已经能比得上大多数天赋极好的修士,毕竟就算是天赋再好,像6小天这样把丹药当豆子嗑的情况也是极少的。再以赤竹丹辅佐,原本6小天每日最多只能炼化一颗寒枫丹的药力,现在一天能炼化三颗寒枫丹的药力。如此快的修炼度,6小天自信哪怕是袁昊,骆清这样天资绝众的天才修士,度也不会比他更快。甚至还要慢上一些。

  两年后,一只两丈余高身着厚甲的青色巨人傀儡一手持重锤,一手持土黄色大盾。以流星赶月般的度向顶着大盾向一棵十数人合抱,数十丈高大的铜芯木撞去。轰地一声,这棵参天大树轰然倒塌,压倒了一大片树木。

  几乎相同的时间,一只体形相近的金色巨人持双手重剑,从树林中冲出。一剑斩向青色傀儡的头部。青色傀儡大盾向前一顶。

  土黄色大盾上面一阵光芒闪烁,剑盾交击,土黄大盾溅射出大量的碎土,不过随着青色傀儡胸口的上品土系灵石一阵光芒闪动,土黄色大盾上面受到的破损又在极短的时间里得到了恢复。

  青色傀儡与金色人形傀儡双方之间一番激战,闹出的动静不小,片刻之后,便先后有十数道筑基期的人影先后赶至。

  这些人竟然都是朝他赶过来的,隐藏在暗处的6小天暗自警惕,收起两只傀儡悄然隐退,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敛息术修炼得日渐精湛,筑基期的修士很难再现他的具体位置,至于对金丹修士有多大的效果,他也不算太清楚。

  “怎么回事,刚才还有两具傀儡在大战,怎么转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最先赶到的一名红蓝裙妇人一脸诧异。

  “也许是千竹教的余孽察觉到咱们的到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自己先斗起来。现咱们之后提前一步远遁了,这些家伙真是机警得很,可惜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若是咱们这些人联手,应该能拿下这两人,能控制六阶傀儡的修士,如果将其击杀,咱们都是大功一件,不提从对方身上的缴获,便是联盟的奖励也足够咱们支用一段时间了。”另外一名黑须老者一脸可惜地说道。

  此时6小天已经去而复返,不过他是扮作一名同样从望月城出来的普通筑基初期修士。从混迹的队伍里面,只是三两语便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自己早该想到,6小天自嘲地一笑,转眼间他在望月城已经呆了两年多的时间,在赤竹丹与寒枫丹的帮助下,他修炼的度突飞猛进,才两年多的时间,便从筑基四层提升到了筑基五层,在筑基修士中再也不是垫底的存在,6小天自忖按这个度下去,修炼到筑基巅峰,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收集足够的凝金果。

  而在这两年中,改变的不仅仅是他的修为,还有整个望月修仙界的局势。出现在望月修仙界的异域修士不仅次数更加频繁,而且数量也更加增多。显然是他在望月山脉中练习两只傀儡作战的战术时,惊动了其他筑基修士,惹得这些人以为他是千竹教的修士,所以群起而来,准备痛打落水狗。只不过可惜6小天的警觉性异于常人。提前一步离开了,否则就算能解释清楚也少不得一通麻烦。

  6小天一阵迟疑,跟着大多数扑了个空的修士一起回到了望月城,6小天正要回到租下的小院落,却碰到大队的仙卫沿途搜索过来。负责带队的竟然是两个筑基后期修士,这在往常可见不到如此阵容。

  “站住,你是什么人?”为的山羊须老者喝住转身意欲离开的6小天。

  “进城的时候不是查过了吗?什么时候望月城会质问城内的人了?”6小天止步回头,这一队筑基修士此时已经警惕地看着他,不过他自然没有丝毫畏惧。

  “此一时,彼一时,今时不同往日,我接到命令,可能有异域修士混进望月城,所以要逐屋搜索,排察城中的任何一人,任何一个角落。”山羊须老者见6小天修为远比他要低得多,语气里便带着一丝颐指气使。

  “灵霄宫筑基修士,6小天。”6小天将代表着灵霄宫弟子身份的腰牌扔给了对方。

  “原来是灵霄宫的高徒,失敬。”山羊须老者知悉6小天的身份之后,这才有了些敬意,不管如何,宗门弟子比起散修,总是有一些优势的。

  “这种搜索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这可说不好,全凭上面的意愿行事,只要没有达到目的,特别是后面异域修士活动日渐增多,这种排察可能一直会持续下去。”因为6小天的身份,山羊须老者这才多说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