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30章 传闻

  一个月之后,6小天只给自己留了一颗青霜龙葵丹与一部分回天丹,还有几颗以备不时之需的养魂丹,大量的增竹丹与寒枫丹,还有部分疗伤的药之外。』』『天籁小说Ww『W.⒉

  手上其他的筑基丹,还有多余的几颗养魂丹,以及其他一些用一熟练炼丹之术的丹药全部都出手交给了之前的合作对象,结界内再次聚集了大量的灵石,以及为数不少的上品灵石之后,6小天手里再次屯积了大量的灵石,换了一副装容,用千幻面具改头换面之后,离开了望月城,毕竟他的修炼,还有炼丹都是极为隐秘的事,一旦被人撞破之后,对于向来独来独往的他行动十分不便。略一思索之后,6小天便决定回灵霄宫。

  6小天离开三天之后,望月城的王氏丹药坊,身着绿裙的王燕此时已经是炼气大圆满的修为,拿着手里的一份丹约,王燕来到丹药坊的核心议事厅。里面正端坐着一位黑老者。正是王德峰。

  “二长老,这是一个新的散修想委托咱们丹药坊炼制一颗黑玉续骨丹。主要的灵物已经收齐,还欠缺一些辅助灵物。只是他要的时间有些急,只有十天的时间。”王燕弯了一丝额前的青丝说道。

  “黑玉续骨丹?这可是极为偏门的丹药,而且只有两份灵物,其他一些辅助灵物倒不是什么问题,但加盟咱们丹药坊的炼丹师暂时只有赵丹师,还有那位神秘的6姓修士背后的人有这个实力,不过赵丹师两前就已经回了宗门。暂时怕是来不及了。”

  “不是还有那个6姓前辈吗?将嫌物交给他,应该问题不大。”王燕问道。

  “6道友?共事了这么久,难道你对他还全无了解吗?”王德峰摇头苦笑,“此人神龙见不见尾,刚才我收到了他离开的一道传音符,是他五天之前所。”

  “啊?”王燕顿时一脸失望的神色,“还真是可惜,这个6前辈也真是,每次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离开。咱们的丹药坊依耐此人太过,若是这位6前辈动不动就离开数年,后面还不知道该怎么维持眼下的规模。”

  “是啊,当初咱们正是与这个6道友达成了合作的协议,得到了他提供的丹药之后,咱们两个才在兵器坊的地位急剧提升。直到从兵器坊中独立出来,单独成立丹药坊,可以说是此人提供的丹药一手撑起来的。但凡有本事的人,总是行事异于常人,这位6道友算不上怪异,但行事格外谨慎。这可能与他掌握的丹药资源有关系,小心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王德峰道。

  “此次望月修仙界遭逢大变,也许正是赵丹师与6前辈先后离开的原因,如果没有了这两人坐镇,后面咱们丹药坊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被其他的丹药坊后来居上的盖过去。”王燕忧心忡忡地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好在之前咱们屯积了6道友的一批丹药,隔一段时间出一次货,保持王氏丹药坊的影响力。同时努力培育自己的低阶炼丹士,另外高价招揽其他的炼丹师,也许王氏丹药坊还能一直展下去。当然,你也要做好最好的打算,炼丹师培养非一日之功,以咱们眼下的规模,暂时也还没有这个实力。如果6道友真的有个不测,或者不再出现,咱们丹药坊恐怕不久后真的要关门了。”王德峰苦笑着摇头道。

  王燕也无奈地叹了口气,培养炼丹师比起培养筑基修士还要难得多,而像6小天背后存在的厉害炼丹师,恐怕就是倾尽一个宗门的力量,也未必能培养出几个,更何况他们还只是望月城的一股势力。一旦与6小天的这根线断了,恐怕好日子也已经到头。王燕目光闪动,丹药坊虽然眼下看上去风光无比,但存在着太大的变数,她的资质极为普通,王德峰原本也是王氏兵器坊中的一个普通的长老,但靠着6小天这根线,她们两人为王氏家族创造了大量财富的同时,自身的财力也暗中得到了极俱的提升,在大量丹药的供给下,王燕现在已经是炼气大圆满的境界,并且通过历次的拍卖,交易,私下里提前卖一些消息,现在已经攒下了两颗筑基丹。当然,这两颗筑基丹原本也是6小天提供用来拍卖的一部分,只是她通过内部关系捷足先登了。而王德峰原本只是王氏兵器坊的一个普通长老,最近这些年修为急剧提升,再加上为家族赚取的利益,已经成为仅次于大长老的存在。心里王燕对于6小天还是挺感激的。若没有那个来历神秘的人,她也不会有今日。只是王燕好奇的是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恐怕王德峰也是这般作想。

  “难道现在就真的联系不上6前辈了吗?”不过虽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王燕仍然还有些不甘心地道。

  “自然不是,6道友在传音符里说普通的丹药他已经不再感兴趣,与他联络的炼丹师可能要闭关一段时间,如果不是凝金丹或者同等级的丹药,不用再联系他。就是凝金丹,6道友也给出了相当不错的成丹率,高达三成。”王德峰转颜一笑道。

  “二长老你可真会吊人胃口。”王燕白了王德峰一眼,顿时松了口气,一脸喜色地道,“这下可好了,虽然6前辈不再接其他的丹药,不过凝金丹,还有高达三成的成丹率,以咱们丹药坊现在闯出来的名声,还是会有一部分修士愿意将丹药交给咱们来炼制的。”

  “嗯,情况总还不算太坏。”王德峰点头道。

  一阵阵灵禽的清鸣声自远空不断地传来,远远地可以看到灵鹰,或者是灵鹰不断掠过的身影。还是那片熟悉的山域。灵霄宫主殿高耸入云。

  脚踏黑色飞剑的6小天已经抵达了灵霄宫附近的空域。

  立即便有数名筑基修士从远处飞掠过来。

  “来者何人,非得邀请,不得擅入灵霄宫!”为一名年轻修士看上去有几分面熟,主动出声大喝。

  不过等到再飞近一些,这名年轻修士忍不住面色一喜,大喝道,“6师兄,你怎么回来了?”

  “你是罗康?”6小天之前觉得有些面熟,此时细辨之下,才现确实是在他筑基时,请求到他那座独立山峰的炼气大圆满修士罗康。没想到数年未见,他已经成功筑基了。

  “是的,6师兄,怎么,才几年不见,6师兄就不认识我了?”罗康一脸喜意,并不介意6小天没有认出他。

  “你筑基之后气质改变太大,容貌看上去与以前也有了少许改变,所以一时间没能认出你来。”

  “6师兄好眼力,确实如此,我服用了一颗异形丹,外观和气质都有了些改变。”

  “罗师兄,这位师兄是哪个峰域的?看样子你们很熟。”跟罗康一起的一名年轻的蓝裙女修问道。

  “何止是熟,如果不是6师兄,我可没有今日,恐怕还在炼气大圆满的境界中磋砣岁月,想要筑基一点机会都没有。”想到以前,罗康不胜唏嘘地道。

  “原来如此,看来罗师兄与6师兄是旧友重逢了,一定有很多话要说,罗师兄尽可离去,这里交给我和王师弟两人便可以了。”年轻女修通情达理地说道。

  “那便麻烦余师妹与王师弟了。”罗康点头道。

  “罗师兄之前对我们多有照顾,尽管去忙便是。”王师弟也道。

  “对了,刚才的6师兄莫不是咱们灵霄宫的传奇修士6小天吧。”待罗康与6小天离开不久,王师弟突然醒悟过来说道。

  “不,不会吧,刚才的这个6师兄从气息上感觉修为也就比咱们稍微强上一点。”蓝裙余师妹一脸不可思议。

  “罗师兄虽然大多数时候平易近人,但打心眼底对于那些出身优渥的家族修士没什么好感,除了对传闻中的6小天师兄格外推崇之外,可没见他对哪个人如此客气过,况且数月前罗师兄不是也说过吗,他能成功筑基,完全是6小天师兄所赐。”王师弟语气肯定地道。

  “对啊,没想到我竟然能见到传闻中的6小天师兄,上天真是眷顾我。”蓝裙余师妹突然两眼冒着小星星,一副花痴的样子。

  “是啊,真是没想到,6小天师兄刚筑基便离开了宫门,一去便是几年的时间,虽然一直没有回过宫门,但却在外巡的任务中替宗门现了一座中大型的灵石矿脉。更传闻古剑宗的天才弟子袁昊筑基之后,再次受挫于6师兄的手下,6师兄以一介散修能达到如此地步,确实是咱们这些散修出身里面的传奇。”

  “何止这些,咱们灵霄宫跟6师兄同一批的筑基弟子,哪个不是在炼气期时就被6师兄压制得服服帖帖的,听说6师兄的天赋并不怎么好,甚至在血色禁地为仙宫立下大功,也没有人愿意收6师兄为弟子,但6师兄却凭着自己的本事,连古剑宗的天才弟子都被比下去了,听说灵天峰域的罗潜,被金丹前辈收为弟子,但在外巡的任务中受了6师兄的刺激,回归仙宫后便直接闭关苦练。”余师妹一脸兴奋地说道。

  王师弟有些疑惑地道,“可是方才分明感觉6师兄的修为好像并不高的样子。”

  “你真是笨,如果连你都能窥视6师兄的真实修为,6师兄还能力压那些所谓的天才修士吗?”

  “那倒也是。”

  6小天刚回山门,有很多事都要找个人问一下,正好罗康自告奋勇,他自然不会拒绝。事实上不用6小天多问,罗康重遇6小天,便兴奋地倒竹筒子一般,将这几年灵霄宫生的一些大小事都事都说了一遍。

  原来这几年灵霄宫有不少变化。灵霄宫有一个姓陈的金丹修士坐化了。霍玉明与元星宫的两位金丹修士起了冲突,受伤不轻,一直在闭关。倒是那两个元星宫的金丹修士也没能讨到好,有一个听说去年已经坐化,另外一个也闭关不出。并且6续有三十多位筑基修士死在了与异域修士的斗法中。

  “想不到灵霄宫这些年竟然生了这么多事。”6小天摇头一笑,连霍玉明这样的极为罕见的金丹体修也受了重伤,不过以一敌二,看样子还是元星宫的金丹修士吃的亏更大,不愧是金丹体修,其战力不是一般的同阶修士能比得上的,只是6小天有些好奇,到了金丹修士的境界,很少会做一些无谓之争。而霍玉明竟然与两个元星宫的修士不惜殊死一搏,不知是何宝物,竟然引得三个金丹修士之间如此大动干戈。一般筑基弟子与炼气弟子这间的争斗,只要不是太出格,门派间大多睁只眼闭只眼,但金丹修士之间的争斗往往会动摇一个门派的根基。毕竟殒落一个,都是一个门派的不小损失。相比之下,罗康利用他给予的一些极品攻击与防御灵器在三年一次的门派小比中获得了两颗筑基丹,成功筑基,只能算极小的一件事了。

  “跟这些比起来,还有一件事情颇为轰动,便是6师兄你再次轻易挫败古剑宗天才弟子袁昊一事,听说在外巡的任务中,罗潜与6师兄碰面过一次之后,也回山闭关苦修了。在最近这些年新筑基的弟子里面,6师兄可是被冠上了筑基初期第一弟子的名号,若是知道6师兄回来,不知道会有多少弟子会前来向你挑战。”罗康一笑道,“到时候说不定我还能有幸一睹6师兄的手段。”

  “传言多少有些不实之处。”6小天没想到自己外出这几年竟然还会在灵宵宫内造成这样的影响,不过细想一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当初他在望月城外击败袁昊本来就有不少人在场,而且除了古剑宗的,还有其他门派的人,传开也没什么。至于所说的筑基初期第一高手,他只能置之一笑,现在他都已经是筑基五层的修士了,好在他在混元道藏中的事并不为常人所知,哪怕是骆清也不完全清楚,若是让旁人知道能在他手底下讨到好的筑基九层修士也绝不多见,还不知道这些人会吃惊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