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39章 支走

  归根到底,狮鳄妖比起6小天的实力相差太远,骨爪被土人傀儡阻止之后,炽炎离火剑携带着毁灭的气息斩断了狮鳄妖的尾巴,6小天伸手一招,将盛放着七夜冥古花的灰色盒子吸入手中。天籁小说他能感受到盒子上有一股强大的吸扯力,是来自于那面黑镜,不过6小天冷笑一声,灰色盒子一闪即逝,进入了储物袋中,彻底割断了灰盒与黑镜中的神秘联系。

  黑镜的另外一侧,一身绿甲,绿色长披风,骨骼头深陷的眼眶中,紫火闪烁不定的绿甲骨骼盛怒无比,伸手一拍,身侧的一座十余丈高大的小山化作齑粉。但这还不足以挥他的愤怒。虽然眼前的这个小子每次见面时实力的提升度都让他十分吃惊,但相对于他而言,仍然弱小得可怜。但正是眼前这个弱小的人类,却每每坏了他的好事,这株七夜冥古花与普通的种类不同,对他也有大用,是他机缘巧合下才现的,并且安排了狮鳄妖,绿猊,三只骷髅头作后手,又能吸纳七夜冥古花中的一部分力量,实力远比五个筑基巅峰的修士来得更为强大,可谁能想到赶到这里的六人筑基修士虽然修为不高,竟然三个都有丹元法器。难道人族之中,丹元法器如此珍贵的东西都已经开始泛滥了吗?由于通道不够稳定,最多只能传送他极小的一部分力量过去,无法传送到对面,绿甲骨骼空有一身本事,眼睁睁看着自己想要的东西落入对方之手。不过此时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骷髅头所化的烟雾已经触及到了6小天的休表,如此近距离之下,防无可防。只要骷髅头将这个惹人厌的6小天击杀,那个难缠的雷系修士也受伤再身,收拾眼前这几个家伙还是有机会的。

  “什么?”很快,黑镜中的绿甲骨骼一阵失色,骷髅头所化的烟雾明明已经侵袭到了6小天的体表,可6小天的身体却隐隐散出一阵红中带着丝金黄的光芒,衣服下的红鳞隐现,将烟雾挡在了体外。

  骷髅头对于6小天体内强大至极的血肉贪婪不已,但也急得不行,对方的防御太强,他根本不得门而入。

  6小天对于这种变化也不太清楚,总之将其归于太昊战体的防御力。看来太昊战体的防御不止是那些法器刀剑,对于鬼魂内的攻击也有着这般奇效。

  此时苏晴在罗潜的帮助下恢复如此,将侵入体内的灰雾驱逐出来,她与罗潜同时看到被6小天逼退的灰雾,大吃一惊的同时,却也无法现6小天身上的异常,对于其中的厉害关系自然也就无从得知。

  骷髅头所化的烟雾奈何不了自己,6小天大喜的同时没有了顾忌,将炽炎离火剑的威力激到了极致,熊熊的烈焰是用法力激出的至阳之火,对于阴邪的鬼物也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又是从丹元法器上激出来的。被炽炎离火剑上火焰焚烧到的烟雾骷髅头也痛叫不已,转眼间灰雾稀薄了不少。

  灰雾骷髅似乎没有了之前的凶悍,难道是因为那株七夜冥古花被收起来的作用?6小天心里有些猜测,这样才能说得通,鬼族虽然难缠一些,远比普通的同阶修士更厉害,但能轻易碾压拿着丹元法器的他们,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

  “这些该死的骷髅变弱了!”很快,战斗经验也十分丰富的苏晴与罗潜都现了眼前的转变,振作精神与6小天一起围攻这几只骷髅,由于已经化成了虚体,又没有了七夜冥古花,三个持有丹元法器的家伙,再加上罗潜的雷电之力,没过多久,罗潜用雷枪灭杀了一只灰雾骷髅头之后,6小天也用炽炎离火剑斩杀了一只,而剩下的一只也被苏晴的鱼鳞金鞭所绞杀。

  一场离奇的遭遇,损失了两人。除了6小天得到了七夜冥古花外,其他人恶战连场,都有一定的损失。

  黑镜消失,几只骨骼头也被击杀之后,四周的阴煞气息转眼间竟然消失得干干净净。众人心里一阵诧异,在黑镜消失的地方,隐隐出现了一道亮光,走近一看,裂缝竟然通往一处颇为广阔的天地,联通了另外一个地方,之前众人以为此处是一块绝地,黑镜消失之后,此处便显露了出来,更有扑面而至的浓郁灵气。

  “走,去看看,这是个什么地方。”苏晴眼神一闪,未等众人答复,便迈出几步,从裂缝的狭小通道中穿过。

  胡瑞宁用征询的目光看向6小天与罗潜,6小天只当是没看见,嘴角略微一跷,便提步紧跟了上去。

  穿过裂缝,眼前的天地豁然开朗,一片天高气清之状。蓝天白云,绿草如茵。

  “别忘了咱们还有巡视玄叶城附近异域修士的任务在身,沿途赶路已经花费了不短的时间,现在就快到玄叶城,咱们是否先去城里报备一下?”胡瑞宁建议道。

  “报备什么,宫门只交待了要来玄叶城,咱们到时候多斩杀几个异域修士的脑袋,便足以交差,好不容易来到这个神秘的地方,岂能空手而归。”苏晴撇嘴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去不去由你,反正我是不去的。”

  说着苏晴看向罗潜与6小天,看到两人略微点头,欣喜的一笑,比起外人,有他们两个的支持足矣。

  “好吧,那便听从苏师姐和两位师兄的吩咐。”胡瑞宁无奈地说道。

  6小天虽然是跟着苏晴,不过却暗自注意到苏晴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脸上隐隐带着一丝惊喜的神色,想到离开灵霄宫前苏洪涛所言,6小天心里一动,难道?6小天并不能肯定自己的猜测,不过多想无益,原本这次跟苏晴一起来,他便打定了主意要跟着对方。如果他所料不差,苏晴应该是现了与凝金果有关的线索了,想到凝金果,6小天心里也没有来由的一阵兴奋。看来这次识破打误撞,虽然与几只骷髅头一番大战,却也不是丝毫没有收获。

  几人在空中飞掠了一阵,偶尔可以看到地面奔跑的野兽,或者是几种低阶的灵兽,以他们几个此时的实力,便是一般的四阶妖兽,估计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只是这地方也有些古怪,一连在附近转了几天,山山水水看了不少,低阶的灵物也有一些,可就是没有现太有价值的东西。

  如此一来,夏瑞宁先有些不耐烦了,沉声说道,“此次出来并不是游山玩水的,我要先去玄叶城与仙宫的其他师兄弟会合,如果几位想迟些回去,就恕我不奉陪了。”

  “废话真多,要走直接走便是,谁还愿意留你不成。”

  苏晴双手抱胸,懒得理会夏瑞宁,说话的是罗潜,在乎瑞宁最后将目光看向6小天,现6小天一脸玩味地看着他,似乎在等着看他的笑话一般,对于6小天而叶,只要跟着苏晴便是,是否真的去玄叶城,并不重要。原来这些人里面,他早已经是孤立的一个。在乎瑞宁不由有些恼怒,铁青着脸二话不说转身疾飞而去。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会支持我。”看到夏瑞宁负气而走,苏晴一脸欣喜的笑意。

  “不说这些了,现在闲人已经离开,后面不用再带着我们在附近兜圈子了吧。”6小天征询的眼神看向苏晴。

  “你怎么看出来的?”不止罗潜脸上带着一丝疑问,更吃惊的还是苏晴本人,原本她以为已经做得足够好,没想到6小天竟然早就看出来了。

  “蒙的,没想到还真有这么回事。”6小天耸了耸肩。

  “你,真狡猾。”苏晴没想到6小天竟然是在诈她的话,不过她脸上没有丝毫气恼,反而带着一丝赞赏之意。6小天让她看中的并不是战力的高强,而是那种智珠在握的睿智与冷静的独特气质,才是真正让人着迷的,而那些自恃外表英俊的,修仙者之中,不乏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之流,但金玉其外的人她看得太多了,对于那些自恃外貌过人想跟她讨亲近的,苏晴有着一种打心眼底的厌恶。

  “之前不方便跟你们说,是因为有外人在场,现在死的死,走的走。我也不瞒着你们两,此行是为了凝金果。不过找到凝金果之后,我要优先去取,数量过三只的情形下,多的归我,你们两个全力协助我,有没有问题?”苏晴紧盯着两人道。

  “师妹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罗潜听到凝金果的消息之后,先是一惊,然后理所当然地道。

  “没问题。”6小天暗道果然不出所料,只是这么重要的事情苏晴竟然跟他们两个开诚布公,显然也是对他们两人绝对信任的。

  “那就好,咱们走。”苏晴闻言松了口气,开心一笑,罗潜的心思她一清二楚,看上去心高气傲,但为人却也忠正耿直,并不是有坏心思的人。对她是没话说,相反,在大多数人眼里平凡低调的6小天想法要更多一些,只是对于6小天的人口,苏晴也信得过,只要6小天答应了,绝不会反悔。若是寻常的小事,苏晴自然不需要这般要两人郑重其事的保证,只是事关凝金果,爷爷苏洪涛更是再三交待,苏晴也先打了个埋伏。

  夏瑞宁离开之后,三人的气氛就和谐多了,虽然罗潜对6小天仍然有几分抵触,不过这也算是内部矛盾,一旦遭遇外敌,以三人数次并肩作战的经历,又是同门,关系自然也就牢靠无比。而且三人的修为都已经不低,各自都有一柄丹元法器,便是普通的筑基九层修士也远不是对手,而苏晴,罗潜更是知道6小天手里还有一尊六阶巅峰的土系傀儡,攻击强大,防御能力极为变*态。筑基期内,恐怕也难有敌手,之前的鬼侯巅峰的骷髅头不也被土人傀儡追着打。

  虽然人数少一点,不过苏晴与罗潜便是颇有信心。比起当初刚筑基便领到外巡任务时的筑基一层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心态了。

  只是三人刚从原地离开不久,一道熟悉的影子如同鬼魅一般,又回到了原地。感受着空气逸散的淡淡的法力波动,这个影子站定,露出的面容竟然是之前找借口离开的夏瑞宁。

  “老子一走,这小贱人就跟那两个小子有说有笑,显然在谋划着什么。且跟上去看看,这几个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若是图谋什么宝物,老子再带人来个黄雀在后。若真是游山玩水,等老子的人来齐之后,设下陷阱,再围杀这三个人,夺得几人身上的丹元法器,不止回去了大功一件,而且还是一笔横财。”夏瑞宁脸上毫不掩饰的一阵贪婪,此时四处无人,也根本不用掩饰什么。夏瑞宁在原地做了一个不起眼的暗号,看上去看是普通的野猪跑过时在酥软的草丛中留下的足迹。恐怕别人就算看到了,也难以现什么。

  只是夏瑞宁不知道的是苏晴三人离开之后,6小天偶尔也会不经意地往后看上一眼。

  “6师兄,你在向后看什么?”苏晴原本就有些注意6小天,自然也现了6小天的举动。

  “没什么,只是觉得之前夏瑞宁的举动有些奇怪而已。”6小天漫不经心地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就是喜欢疑神疑鬼的,对了,我记得几年前,咱们跟异域修士的那场大战,你离开前还说让我小心荀师兄,丢下这么句奇怪的话就走了,后来也没见荀师兄把咱们怎么着。”苏晴蹶着嘴说道。

  “倒也不尽然,荀师兄虽然没对咱们怎么样,不过我却听说,与荀师兄一起去其他地方执行宫门任务的师兄说,有几名师兄弟也惨遭横祸,根据他们的描述,死状跟宋虎都差不多,显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说起这件事,罗潜一脸凝重地看着6小天道,“你是不是现了什么,死的可都是宫门内的师兄弟。若真有什么,应该早些消除隐患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