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64章 双方的算计

264章 双方的算计


  “杀,杀了他,夺凝金果!”看到陆小天骤变的脸色,在场的所有修士都为之兴奋起来。眼神狂热无比地看着陆小天。此时的苏晴被其中的一巨傀儡护起来,苏晴身上有四只凝金果,陆小天也有两只,只要杀了眼前这个黑面青年,单是凝金果便有六只空余出来,还有那两具巨大的傀儡也会成为无主之物,任意得到其中的一具傀儡,对于在场的人而言,都可以一跃成为筑基修士中的顶级存在,亲眼见识了刚才傀儡的威能,他们都明白这种傀儡的战力可丝毫不比一个拿着丹元法器的筑基高手来得差。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一时间,已经反应过来的众人,近二十柄法器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杀气冲天的朝着陆小天杀奔过来。封死了陆小天的每条退路。

  罗潜看着眼前的一幕,一颗心顿时凉到了谷底,他不是庸人,自然也看出了黑面修士的弱点所在,看到熟悉的土人傀儡,罗潜心头一热,心里已经隐隐感觉到此人便是陆小天,除了陆小天,等闲的修士,不过一面之缘,就算刚才取凝金果时有少许合作,又岂会冒着生命危险再留下来,就算换作是他,如果不是苏晴,恐怕他也转身就走了。

  “快,快退!”苏晴此时被土人傀儡轻托起来,看到陆小天的险境,病态的脸上不由急出一丝血红。虽然此时眼前的黑面青年看上去陌生,不过土人傀儡她跟罗潜都见陆小天使用过,除了陆小天,同门之中,还有谁会在这种处境中毫不迟疑地留下来?

  看着疯狂涌来的众人,在罗潜与苏晴惊骇的眼神中,陆小天冷哼一声,做出一个让常人无法理解的行动,他并没有驱使傀儡向前,或者后撤,而是自身舍弃了傀儡,竟然孤身向众人轰击过来的法器冲去。

  “找死!”众人看到这般情况,顿时大怒,一个人竟然狂到了如此地步,大多数机关傀儡师因为要将资源大部分投在傀儡的制作与修理上,本身就算修为提升上来了,但抛却了傀儡之后的个人战略却是比正常的修士要偏弱的,除了极个别妖孽的存在,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条定律,可就算是再妖孽的人,只身面对十好几个筑基修士的全力攻击,中间还有程韬这个控制着碧蛟珠的顶级高手,不仅不退,反而舍弃了最强的手段,孤身上前,这种狂妄的行为无疑触怒了每一个人。

  只是这些人愤怒的同时,眼中更是带着一丝疯狂,黑面青年自己找死,眼前的傀儡和凝金果已经成为了无主之物,至于剩下的一个雷系修士孤掌难鸣,能逃出去已经算是不错了,两只瞿猫虽然也厉害,但刚才这几个已经示范过对付瞿猫的办法,他们就算再不济,后面腾出手来,也足以对付瞿猫。

  苏晴眼中闪过一丝绝望,哪怕是她爷爷给她保命的金光甲,已经是筑基修士中顶级的防御法器,但也无法同时承受这么多人的攻击。更何况眼前为她遮风挡雨的人,神情一片愰忽间,眼前的黑面青年,跟陆小天的身形重合起来,苏晴心里更是一阵莫名的抽痛。

  “死吧!”数以百计的碧蛟咆哮着将附近的空间几乎笼罩起来,程韬厉笑着看着眼前必死的黑面青年。不得不说,眼前的黑面青年确实厉害,想出了对付瞿猫的办法,自身的实力更是隐藏得这么深,单独面对的情况下,他也不是对手,对于这样的人,程韬心里也有一丝嫉妒,欲杀之而后快!

  此时距离最近的一柄黑斧法器已经只有一个拳头距离的陆小天,眼看着便要被巨斧斩在身上,但陆小天脸上却浮起一阵诡异不屑的笑意。他已经是双元神,但也绝对无法在控制两只傀儡的同时,再进行如此高强度的作战。但眼前的形势有些超出预料,数十名修士都眼谗他们得到的凝金果,苏晴身受重伤,如果这些人在围攻他的同时,再攻向苏晴,哪怕是他,也无法照顾过来。两具傀儡先声夺人,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出,将苏晴救下来,护在中间。震住在场这么多修士。

  让这些修士认识到傀儡的厉害,然后将这些人的注意力再吸引到自己身上,认识到击杀自己比击杀傀儡要容易得多,肯定会舍难就易,选择从薄弱的陆小天着手。如此一来,在后方的苏晴就相对安全一些了。金人傀儡与土人傀儡看似护在苏晴身边,但陆小天只有双元神,在前冲的时候,已经只能控制一具傀儡,如果剩下的人注意力分到苏晴身上,以土人傀儡的防御,一时间这些人也奈何不了,但苏晴却无法护得周全。

  于是陆小天以身涉险,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迎着十好几个修士的攻击冲上去。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扯过来。

  从刚开始苏晴摘凝金果,再到现在受伤,陆小天挺身杀出,过程凶险无比,但实际上整个过程加起来的时间也并不长。局势已经数度变幻。陆小天的主动出击,这些人在奇峰突出的变故中,也极少有反应得这么快的,就算有一两个,在大多数都已经冲着陆小天而去的情况下,也不想势单力孤地挑战两只巨灵神一般的傀儡。之前这两只傀儡便是一起动的,谁知道他们一两个冲上去的时候会不会遭到迎头痛击?

  苏晴有金光甲,防御力惊人,优点是可以全身无死角的全部都保护起来,而陆小天有火蛟鳞甲,论起防御力,火蛟鳞甲取自于七阶的火蛟妖兽,远比金光甲要强,只是火蛟鳞甲也有弱点,头部这种要害部分暴露在外面,而且一些法器的攻击,能挡住刀枪之利,却无法完全挡住法器透过鳞甲从力道上对身体的冲击。有些力道大的,恐怕用不了几下便会骨头断折,伤及肺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