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14章 背后出手

314章 背后出手


  对于修仙者之间普通的仇杀,陆小天懒得去管,也管不过来,不过眼前被围的这一家子他刚好认识,竟然正是将七星阵卖给他的那一家子,能在这里遇上真是有些巧。看样子那秃头老者受伤不轻。

  陆小天心里一动,中提到的五行阵丹,上面有五行阵法的注解,陆小天看过几次,不过他从未接触过阵法一道,而且五行阵法晦涩难懂,看了几次看不懂,暂时也就放下了,寻思着什么时候找个懂阵法的人问一下,可一来他的事比较多,到四处险地寻找灵物,二来他也没有碰到过合适的阵法师,如果能有个懂阵法的人给他讲解此道,比起他自己钻研无疑要容易得多。

  阵法跟炼丹一样,但阵法之道甚至比炼丹更需要一个好师傅,就算是炼丹,如果他不是有结界可以不断地催熟出各种灵物,并且往往一种丹药重复炼制数十,甚至上百次,以他以前在炼丹上的造率真,早就倾家荡产了,恐怕此时连炼气大圆满都没能达到。这一世都只能在炼气期厮混,在修仙界生存环境这么残酷的地方,估计想要得个安生也不容易。

  不说下面一家子是阵法世家,对他后面研究五行阵法肯定会有所帮助,便是从对方手里取得的七星阵数次救他于危难,陆小天也不会弃之不管,毕竟替他们挡下眼前这一劫也算不得一件多麻烦的事。至于眼前的数人,一听便是一些修仙家族的人,改头换面一下出去自然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哈哈,老秃子,没想到你的厚土阵会被老子如此轻易就给破了吧。”那双手抱胸的矮胖男子一脸嚣张的笑意看着眼前的一家四口。

  “我与你赵家堡的人无怨无仇,为何要这般苦苦相逼?”秃头老者呕了口血,里面甚至带着内脏破损的小块,可见此时秃头老者受伤之深了。

  “你与我无怨无仇,不过与我那未过门的妻子却有血海深仇,赤秦岭张家可曾有印象?”矮胖男子冷冷一笑道。

  “原来是赤秦岭张家的帮手,怪不得,怪不得,既然如此,当初得罪张家的人是我,与其他人无关,你放他们走,我束手就擒。”秃头老者叹了口气道。

  “爹,我们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逃走,咱们还有七星阵,大不了,跟这些家伙拼了!”扶着秃头老者的男子一脸仇恨之色,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神像是要杀人一般。

  “七星阵?”矮胖男子身后其他六人听到这三个字,顿时面色一变,同时往后退了数步,显然七星阵的威名让他们心惊胆寒。

  “吓唬鬼去吧,就凭你们手上那套有缺陷的七星阵,压根挡不住老子帝岩刺!”矮胖男子嘴里不屑地说了一声,然后向旁边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老子上。不上等着回去老子收拾你们。”

  “大家伙,并肩子上,宰了这几个家伙。”旁边一个跟随矮胖男子多年修士相对服从性强一些,第一个响应,提着手里的法器长刀便向前狂奔过去。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后面的人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畏惧了。

  “我跟你们拼了。”那年少气甚的青年再也按捺不住,便想冲上前来跟这些修士拼命。

  “征儿,退下!”扶着秃头老者的灰衣男子喝斥了一声,让其妻子扶住父亲,面对扑过来的六个筑基修士,还有后面矮胖男子坐镇,他们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灰衣男子抛出几个阵盘。

  嗡地一声,阵法被激发,里面一道道剑气喷勃而出,只是里面剑气的数量与犀利程度比起真正的七星阵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对付一名寻常的筑基后期修士也差不多了。

  被阵法罩住的六名修士面色一惊,竭力抵挡四面掩杀过来的剑气。

  围攻上去的这六名修士都没有超过筑基中期,就算是冲进了阵中,也讨不了好,不过看到那矮胖男子取出一把土褐色的尖刺,一脸狞笑的时候,陆小天知道自己再不出手恐怕灰衣男子也撑不了多久,眼前的七星阵明显只是依照七星阵打造成的普通阵法,虽然威力也算不俗,能让灰衣男子应付好几名同阶的修士,但对付拥有丹元法器的矮胖男子还有些不够看。

  “征儿,走,快走,阵法交给我主持。”看到矮胖男子祭出的帝岩刺,秃头老者面色大变,急得又呕吐了一大口血。

  “走得了吗?”眼见得灰衣男子施展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七星阵,矮胖男子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那种筑基以下第一杀阵,他便不会放在眼里。

  土褐色的帝岩刺同刺出的毒针,在阵法生成的光罩上连刺数下。随着帝岩刺的每一次冲刺,阵法生成的光罩都会剧烈的颤动一下,如此反复,承受了帝岩刺八下重击之后,阵法的光罩轰然溃灭,几块阵盘不堪重负地冒起了一阵黑烟。

  此时被阵法内剑气弄得手忙脚乱的六个修士顿时浑身一轻,没有了那些扰人的剑气,眼前的这对夫妇作为阵法师,也不过是待宰的羔羊罢了,至于那个炼气大圆满的青年,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拿正眼去瞧过,毕竟一个炼气修士,在他们眼里跟蝼蚁差不多。

  只是这些人陡然间感觉到一股骇人的剑气从天而了降,这股剑气炽热得连他们呼吸都觉得难受。矮胖男子实力最高,反应比其他人要快上一筹,帝岩刺急忙舍弃了灰衣男子这个目标往后格挡。只觉一股大力从对方从刺岩刺上疯狂涌来,让其心口极其难受。

  未等他反应过来,脖子处一凉,一柄黑色的飞剑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处,上面森冷的剑意让他感觉到只要他敢妄动一下,立马会被这柄剑割断脖子。

  “是,是哪位道友,背,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矮胖男子第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吓得连说话都有点带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