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29章 战仙令

329章 战仙令


  “呱…”熟悉的叫声入耳。????

  6小天没好气地往窗户外抛了几颗兽灵丸,这只小火鸦,胃口大得惊人,偏偏对于兽灵丸的要求还不低,自从一次偶然的机会吃到一颗四阶妖兽吃的兽灵丸之后,对于炼气期吃的那种小火鸦便变得不屑一顾了。有了那次教训,6小天就没有再拿出过更高等级的兽灵兽,担心把这只小家伙的胃口养刁。不说普天之下,至少整个修仙界中能像这只小火鸦一般,本身实力平平,却能将四阶的兽灵丸当豆子嗑的灵禽并不多。

  按理说就是普通的小火鸦妖禽,也应该能出小火球之类的攻击,但眼前这只似乎是个另类,除了嘴利一点,暂时还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力。而且还特别会享受,特别能吃苦也就做到了前面四个字。

  不过6小天也知道这只小火鸦也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平凡,至少能让他束手无策,只能看着等死的冰蓝火焰,小火鸦一口就吞下去了,他一个六阶巅峰体修,小火鸦随便两下也能啄破皮。攻击比起顶尖的法器还要厉害。

  也许是火鸦中的一个异种,只是暂时还没有现它的独特之处罢了。不过怎么说,这只小家伙也算是救过他一命,而且虽然刮躁一点,但在枯躁的修炼中,能多一只小家伙在身边闹闹也不错。

  想到这里,6小天无奈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

  得了兽灵丸的小火鸦自顾自地忙开了,此时升起的炭火已经将丹炉烤得微红,6小天照例将几味辅助的灵草扔进丹炉内。

  不消片刻,丹炉内便升腾起了一阵异香,灵物融化成了汁液,在丹炉内随着热力的涌动在缓缓的流动。

  十数种灵物进了丹炉,丹炉内的汁液已经呈现一种浅绿色,6小天按照步骤地将凝金果也扔进去。凝金果融化的时间明显比起那些辅助的灵物要慢上不少,直到最后一味灵物扔进去,木系的凝金果仍然还有一小半未融化。

  哧----

  在火力持续的烘烤下,作为辅助灵物化成的丹液已经先耐不住热力的烘烤,被烤得焦黑一片。

  “凝金丹竟然这么难炼制!”6小天顿时皱起眉头,连凝金果都还未炼化,距离完整的丹液都还差便已经失败了,这种遭遇6小天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过了。无法炼化凝金果,对于6小天而言,甚少碰到过这种情况,唯一能解释的便是火力的问题,此时他用的灵竹炭已经等级不低了,但仍然无法将凝金果炼化。只能说明需要更高等级的灵火。灵霄宫内便有专门用来炼丹之处,抽取地肺之火,或者是修仙界中一些比较少见的火焰,也可作炼丹之用。或者是收集更高等级的灵木炭与灵竹炭,以前只忙着收集各种用来炼制丹药的灵物,倒是忘了最为根本的一点,还真是粗心得可以,6小天自嘲了一声,将炼丹炉与灵物都收了起来,在解决火力的问题之前,再试下去也只是凭白无故的浪费灵物和时间,这种无谓的尝试根本不能让他获得任何有意义的经验。

  想清楚了这一点,6小天直接出门而去。

  “咻…”

  尖锐的啸声中,天空闪过一朵彩色的光芒,光芒轰然炸开,形在一道古朴的长剑,竟然是古剑宗的宗门标志。只是在古朴光剑的周围,隐隐带着一片血红之色,让人感觉到似乎是一股不详之兆。

  紧接着,青丹宫,蛮兽宗,玄冰门,虚天门,还有灵霄宫各派标志相继在空中出现,无一例外,都带有一片血红之色。

  “这,这是战仙令!”

  终于有反应快的修士勃然色变,忍不住惊呼出声。

  6小天也迅回过神来,各大门派都已经出战仙令,只能说明一件事,南荒与天穹两个修仙界已经做足了准备,并且起了对望月修仙界的战争。这场波及几个修仙界的大战将会引起一场多大的浩劫他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涉及到三个修仙界,好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修士的大混战,必将惨烈之极。只要是修仙界的一份子,便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这种混战,一旦异域修士杀奔过来,可不会管你是普通修士,邪修,甚至是极少数的鬼修。在他们眼里,只有自己人和异域修士之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路杀奔过来,必定是尸山血海,相比之下,世俗凡人的国度还可能会太平一些,至于他们这些修仙之人,就算想躲,又能躲到哪里去?战仙令一下,所有看到战仙令的门派修士都必须第一时间往最近的战仙令所之处聚集,否则视为叛出宫门。而这种涉及到修仙界的混战,所有宫门出战仙令的情况下,则视为叛出望月修仙界,被视为逃兵。

  这种情况万一遇到异域修士的追杀,讨不了好,被望月修仙界的修士现,同样也是叛徒,两头不讨好,虽然偶尔也有心存侥幸之辈以为躲在不为世人所知的角落便能蒙混过关,但天下之大,又有谁真能完全躲得过去,哪怕6小天知道的迷雾禁地,不也还是有其他人进去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后面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6小天摇头一笑,担心得太多也没什么用。灵霄宫的战仙令已下,后面迟点再赶过去,也不知陈国老那边是否会有什么变动,正好在阵法上还有些疑问要找陈国老解惑,若是陈国老因为战仙令的问题离开,找不到人去问可就真的是冤枉。

  赶到陈国老的住处时,陈国老一家也是面有担忧之色,毕竟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趁着还有点时间,将问题都向陈国老问了个遍。

  “陈道友,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有什么能帮的地方,我还是会尽力的。”6小天看着数次欲言又止的陈国老笑道。

  “那便多谢6道友了。”陈国老点头,当初他是叫恩公,不过后来在6小天的要求下改了口。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