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43章 接连围攻

343章 接连围攻

  纵然是虎落平阳,但金丹修士的余威也足以震慑筑基修士。.更新最快

  “不对,这金丹修士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只是在强撑。”那弯刀五色华服青年眼神锐利,看到东方仪的流火冰盾在挡下二十数支重箭之后,出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停顿,仅管十分短暂,寻常修士根本无法察觉,但有胆子追击金丹修士的都不是泛泛之辈,眼光何等毒辣,哪怕是一瞬间,也让在场的人发现了。

  “为死去的部族战士报仇!杀!”粗壮老者脸上惊色尽去,再度萦绕起杀机,弯刀青年一提醒,他也同样察觉到了,诛杀一名金丹修士,他们部族得到的好处难以估量,而且对方杀死了他们的部族成员,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

  黑鹰与青鹰两队飞骑再次在空中交错,箭矢如雨而下。

  “刮躁!”东方仪面色终于萦绕着一丝怒气,再次伸指弹射出数道剑气,只是剑气离体,原本就不甚高好的脸色再度苍白了几分,空中又有数名飞骑战士惨死当场,灵鹰的尸体打着转在空中落下。

  嗖嗖嗖,箭雨突袭至前,流火冰盾接连遭到重击。

  砰!在飞骑部落的联合绞杀下,流火冰盾虽然坚固,但也架不住火雷箭矢连绵无尽的射击,不知道挡了多少箭矢之后,一支重箭破盾而入。

  在一只洁白无暇的手闪电般移来,抓住了箭矢,只是箭矢射击时的强大冲击力仍然入肉三分,鲜血再次从伤口涌出。

  东方仪清冷的面庞上没有一丝痛楚的神色,直接将手中的箭矢朝那青鹰领队壮汉伸手一抖,这支重箭比来时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没有筑基修士能挡得住金丹修士的含怒一击,惨叫声响起,重箭接连穿过了那只六阶灵鹰,还有上面粗壮汉子的身体。

  一人一鹰,相当于两名筑基后期修士,此时再次殒命当场,金丹威能,竟至如斯!

  “涛儿!”粗壮老者看到被箭矢反杀的壮汉,悲愤欲绝的大叫,状若疯虎地控制着鹰下灵禽拼命般地朝东方仪冲来。

  其他飞骑战士也一副疯狂状,打到现在虽然他们给金丹女修一定的创伤,但自身也殒落了好几人。

  “好一个女子,好一个金丹修士,受到三名金丹修士的围攻,尚且击杀一人,重伤两人,而且还能逃至此地,想不到望月修仙界,竟然还有此等人物,若不是我等刚好途经此地,一旦让她逃回去,待其恢复,又是我们联盟的一大威胁!”弯刀华服青年看到东方仪绝美的风采,哪怕是敌人,此时也忍不住赞叹道。

  “不过现在飞骑部落合剿此人,我们怕也是插不上手。”一名背插长刀的中年心有不甘,背上那长刀给人的震慑力格外突出,那长刀之上似乎有无数裂纹,只是这些裂纹并不会让人感到这把刀即将破碎,反而是给人一种更为浓重的威胁。

  另外一名面容秀美的粉衣女修腰若扶柳,身体轻盈,手上拿着一条青色绳索,气息也不在炽炎离火剑之下。

  “飞骑部落的人虽然单人战力并不算强,但合战之术确实非同一般,便是我们三人联手,在对方的围攻之下,也要吃个大亏,不过这金丹女修虽是强弩之末,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飞骑部落自以为胃口好,想吃下这块肥肉,但却过份高估了自己的牙口。一口咬牙去,纵然是飞骑部落,也要绷得满口断牙。咱们还有的是机会。”

  弯刀青年嘿然一笑,双手抱胸,对于眼前的战局并不太关心。似乎一都不担心眼前的大功被飞骑部落的人抢走。

  “那咱们便等等看吧。不好,飞骑部落那老头拼命了!”粉衣女修面色微变。

  只见十数只鹰禽纷纷振翅,大量的鹰羽如一幕密不透风的狂风骤雨朝东方仪激射过去。粗壮老者更是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支更为粗大的火雷箭矢,上面火光与雷光交织,竟然隐隐也达到了丹元法箭的可怕气息。

  “受死!”粗大的重箭挟带着粗壮老者的无尽怒气在十多支重箭中破空向东方仪射去,便是旁边离这支火雷箭矢近一些的鹰羽都被焚为灰烬。

  相当于二十几名筑基修士的同时出手,对于平时的东方仪而言,自然没有多少威胁,只是此时接连受创之下,东方仪实力锐减,面对这狂暴的攻击,东方仪也意识到这次恐怕真的撑不过去了,但她秀眉一扬,金丹修士的威严,不容亵渎,哪怕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也绝不会坐以待毙!东方仪娇叱一声,鲜红的莲舌一伸,一把冰扇吐出,那冰扇在空中一展,转眼间变长数尺,对着周围横扇过去,冰冷刺股的寒风凭空涌起,甚至连附近的一缕碎云都为之卷动,那些如刀劲射的鹰羽如同秋风中的落叶,纷纷在冰扇的挥动中失去了方向,有的甚至倒卷而回。有两名靠得较近的飞骑战士大受影响,甚至被倒卷回的鹰羽割伤。

  便是那十几支重箭也大受影响,如果再连续扇动几下,哪怕是这些箭矢,也势必会失去攻击力。只是此时东方仪的嘴角血丝再次逸出,冰扇动作也为之凝滞,十几支重箭再次恢复了狰狞的獠牙。

  “动手,这金丹女修撑不住了。”弯刀华服青年暴喝一声,他们尾随至此,自然不是想看着飞骑部落的人如何击杀这个敌对的金丹女修,无论对谁,一旦击杀敌对的金丹修士,获得的好处都难以估量。

  “飞蛇盘索!”粉衣女修娇叱一声,所中的青索嗡地一声抖出,青索的一头,出现一个转动的飞盘,上面有无数锋利的刀齿,只要给这些刀齿绞到,便是金石也要被绞得粉碎,何况是人的血肉之躯。

  “千羽刀!”那背刀汉子不甘示弱,背后的长刀一拔,手腕一颤,那柄长刀破空如电,朝东方仪直斩过去。

  弯刀青年看到眼前这惊人的攻势眼神一闪,并没有急于攻击,反而欺身进入那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中,疯狂突进,一也不怕被这狂暴的攻击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