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69章 叱咜莲火

369章 叱咜莲火


  (呃,竟然超过150票了,加更吧,尽管昨天只有一百二十多票提前加了,今天达到条件,还是加一更吧,明天的标准还是150推荐票。后面标准会逐渐提高,不过锤子也是个讲理的人,不会将标准订得太高。希望书友们看在锤子还算努力的份上继续支持。)

  十数支风火离合枪迎面而来,实力有强有弱,而夸森更是机警非常,有了之前的教训,还有听说了关于银发青年的厉害之后,立即做出有针对性的攻击,出手之后,立即带着部族后撤,摆出一副出手即撤,层次防御的架势。

  陆小天心里虽叫苦一声,但此时也不得不赶鸭子上架,现在想要再转道去迷雾禁地也已经来不及了,飞骑部族根本不会给他足够的时间。而近在咫尺的火蝙蝠种群是他唯一脱身的希望,只是在此之前,要彻底击穿夸部族的阵型再说。

  十多支风火离合枪先后狂飙而至,如此威势的攻击下,在场这么多飞骑部族的修士,没有几个有信心在如此攻击下安然无恙。

  陆小天眉头微皱,心神一动,帝坤便自发的飞到了青风帆的前面,如此一来,夸部族的修士就算想要攻击到金丹女修也势必要先过他这一关。

  在这种密集的攻击下,火蛟弓已经不足以应付,陆小天再次服下丹药,手中的裂地刀金芒闪烁,如同幻影一般接连噼动。

  砰砰几杆标枪接连冲击在陆小天的身上,也有三杆刺向帝坤,其中两杆被帝坤恼怒地用爪子拍落,还有一杆射中其额头,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陆小天噼出的刀芒也只来得及斩落其中攻击力最强的几支风火离合枪,倒不是他无法击落所有的攻击,而是银甲女子已经杀到,时间上并不容许他这样去做,因此面对这样的攻击,陆小天也不得不做出取舍,承受其中几乎相对不强的攻击,好在以他的体格,再加上火蛟鳞甲的强悍,也能撑过去。

  一杆银枪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从陆小天的后心扎过来,而后才踏雷飞马飞奔时那种闷雷滚动的声音,银甲女子的出手速度已经超过了雷声的传递。白马银枪,这声势骇人的一击,在体形修长曼妙的银甲女子身上施展出来,更有一种莫名的英气。

  那银枪,如同要刺破长枪,上面枪芒暴闪,银甲女子已经看出陆小天不仅体格非凡,是一名极其厉害的体修,并且衣服破洞中漏出来的红色鳞甲同样不是凡品,哪怕是她手中银枪,想要一击将其刺透也未必能办得到,不过对于她而言,未必要一击穿透鳞甲,像她这种层次的高手,只要将自己的力道打进去,便是眼前的银发青年再是彪悍,也未必能扛得住。

  银甲女子虽然是骑着踏雷飞马,但并不是一个有骑士精神的人,事实上在修仙界中,大多数人都是以消灭敌人为第一要务,像夸森之前的举动,在修仙界里面虽然不是独例,但也绝不多见。换作是陆小天,也多半会选择这种省力的打法,所谓的公平,那只是弱者的乞讨罢了。银枪女子这一枪的角度十分刁钻,从着陆小天的左侧腋下胁部直刺而来。

  “锵!”陆小天裂地刀在手中迅速地抛换,左手持刀,几乎都不怎么看,那裂地刀便有如神助地噼中了枪尖。

  松尖处涌来的大力让陆小天有些惊讶,便是帝坤,身形也禁不住微微晃了晃,陆小天手腕处微微一麻。

  倒是那踏雷飞马,健壮的马蹄也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好大的力气,看来你在体修上的造诣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高一些。”银甲女子感到自己手腕有些酸麻,不由有些惊异,不过脸上更多的是兴奋,“这样也好,好久没有痛痛快快打过一场了,如果你的实力太弱,未免也太没意思。”

  事实上陆小天的震动也是不小,眼前这个银甲女子实力之强劲,是他生平仅见,他虽然是单手,但体修力量加上法力的重叠,对方竟然也勉强接了下来,这对于他而言,还是第一次在筑基修士身上碰到。恐怕只有之前那个使炎魔妖刀能挡住帝坤的苗天才能与之相比了。

  “叱莲火!”银甲女子娇叱一声,手中银枪化作无数枪影,那枪影之上,隐隐有青色的火焰跳动。

  不过陆小天却省悟到,这并不是什么青色火焰,而是一种开始化若实质的枪意,对方在此道上的造诣竟然比起他才领悟不久的刀意还要深一些。看上去手中这杆银枪也绝非凡品,如此威力的攻击,银甲女子看上去竟然还尤有余力。

  陆小天清啸一声,心里也燃起无数战意,手中裂地刀数次噼出,没有招式,他自出道以来,并未刻意修炼过战意,比起银甲女子那妙至毫巅的枪法,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不过陆小天却依靠更为强大的神识,再加上对危机的感应,能隐约感应到这无数枪影中,哪一道是实,哪一道是虚。

  而陆小天虽然不会任何厉害的刀法,但一刀一式之间,都是一往无前的无畏战意,每次出刀,都一往无回。

  在众飞骑部族的观战中,银甲女子与银发青年强得离谱,甚至这两人快到了连刀和枪都让他们看不太清楚的地步。

  而那纵横的刀气与枪意,竟然让他们有些不敢靠拢,这种层次的争斗,就算是想要插手进去恐怕也绝不容易。

  银甲女子面具后面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汗,虽然她法力比面前这银发青年还要深厚一些,而且枪法比起对方的刀法更不是一个档次,但这银发青年却每每能挡住他的杀招,纵然有少部分挡不住的,也奈何不了他身上的鳞甲,还有六阶体修那变态的防御能力。

  银发青年的刀法在她眼里可谓粗糙之极,但也简单之极,没有任何招法,只有最为基本的噼,砍,削等动作,但在这银发青年手里使出来,却胜过无数使刀多年的修士,简单,连贯而有效。

  更让银甲女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这一个连刀法都不通的人,竟然领悟出了刀意。而眼前这个银发青年的力道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刀势连绵,普通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他,而厉害一些的攻击,由于势太强,又无一例外的被对方迫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