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72章 一人一刀, 一骑绝尘

372章 一人一刀, 一骑绝尘


  (嗯,这个章节懒得分了,从救东方仪到这里三十多章,已经水了很久,跟飞骑部族的战争到这里也差不多了,二合一章节。??  ?壹看  书  )

  看到族亲一个个这样惨死在银发青年的刀下,夸森心痛得直打哆嗦,也许刚才不应该对那金丹女修也动手,至少这银发青年下手不会这般狠厉无情!金丹女修现在仍然是毫发无损,但是他夸氏部族的修士却是损失惨重。刚才情急之下,对金丹女修一起出手,非旦没能起到牵制银发青年的作用,反而彻底激怒了对方。

  一阵闷雷滚动,银甲女子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已经回过神来,跃马持枪,向陆小天疾追而去,她心比天高,虽然也不太看得起夸部族的筑基修士,但彼此间总算有些渊缘,她带着这么多夸部族的修士过来,非旦没能留下银发青年,反而连她自己都差点被击伤,而夸部族的修士更是损失惨重。以银甲女子的高傲,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必须将这银发青年留下来才成。只是让银甲女子无比气馁的是,那帝坤的速度竟然丝毫不在踏雷飞马卢鸿之下。而且那帝坤身上的煞气还要更甚几分,连卢鸿都颇有几分忌惮。

  数十名夸部族的飞骑战士,竟然连阻挡银发青年片刻都办不到,银甲女子不禁银牙暗咬。

  眼前再出现了一波乌氏部族的修士,身后追击而来的乌氏部族先后射箭,陆小天头也不回,再次祭出寒荒印,挡在身后,好在法珠技能并不需要消耗法力就能瞬发,否则面对这种困境,哪怕是他拥有如此多的防御手段,也扛不过去了。

  巨大的寒冰大印凭空落下,挡在了陆小天的身后,将陆小天与帝坤严严实实的挡住。

  只是乌氏部族射来的火雷重箭数量不少,单凭一只寒冰大印,绝对无法全部挡住。几乎只是唿吸间的功夫,那寒冰大印就被汹涌的火雷重箭射爆,炸成无数碎冰。

  与此同时,又一个寒冰大印从空中落下。

  “该死,这银发青年身上到底有多少异宝!”看到眼前这一幕,无数乌氏部族的修士,青氏部族修士纷纷大骂,眼前的银发青年无疑已经是一个筑基后期修士,法力精纯无比,而且还是个惊人的六阶体修。

  那寒冰大印至少中阶法术,居然能做到瞬发的地步,除非对方还是个六阶的巅峰的法修,只是这么多情况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修士身上。这银发青年就算再天才,打娘胎里就开始修炼,能达到现在的地步都已经是惊世骇俗。这种瞬发的中阶冰系法术,只可能是某种宝物附带的。金丹女修,或者银发青年,任何一个人身上的一两件宝物都足以让一个筑基修士受用无穷,这些蜂拥上前的乌氏与青氏部族更显得疯狂了。

  只是青氏部族却显得有些郁闷,在这种远距离的攻击上,乌氏部族,或者是夸部族,明显要占优势。他们得飞得再近一些,才能施展攻击。一看书?  

  再次祭出的寒冰大印被火雷重箭毫无悬念的碎成冰渣,不过有了这短暂的拖延,帝坤陡然爬升了高度,避开了大多数火雷重箭的射击。陆小天头也不回,执刀反手往后面一绞,几支威力最大的火雷重箭被其绞落。

  另外也有几支火雷重箭再次命中其背部。背部的巨大冲击造成巨痛的同时,也让陆小天的鲜血难以压制的从嘴间溢出,落在身前东方仪雪白的衣裙上,更显得艳红。

  “杀,那银发青年受伤了。”前面再次出现的一支乌部飞骑战士二十余人兴奋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如此大功,自然归他们乌氏部族所有。

  陆小天杀得兴趣,帝坤心意相通的朝着对方迎面直冲而去。二十数支火雷重箭,迎面而来。身后已经达到两百多人的几族飞骑战士更汹涌追来,黑压压一片。

  只不过看到陆小天竟然迎着那二十几支火雷重箭冲去,难免心里又是咯噔一声。

  “不好,他要借助你乌氏部族的人逃开!”银甲女子很快反应过来,一旦陆小天冲进这二十多名乌族修士里面,后面的人必然投鼠忌器,担心会伤到自己人,毕竟乌氏部族在这里力量最为雄厚。谁敢轻易误伤,在此时夸部族也死伤惨重的情况下,根本无人能够抗衡。

  “乌持这个蠢货!”乌毕心里大骂,但乌持却是族长的次子,就算是死,也绝不能是死在他的手上。

  对于这银发青年,所有人都忌惮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筑基修士之中,在场这么多人,无人能出其右不说,心智更是一绝,哪怕在是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仍然能在第一时间选择最为有利的打法,几次看似不可能度过的危机,都让银发青年巧妙的破解了。此人可怕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那份机智沉稳,一旦此时逃脱,日后祸患无穷!

  噼落眼前不少火雷重箭,陆小天也再次受到创伤,只是体修在这种恶战中的优势也体现出来了,就算是受到创伤,但这些飞骑部族的修士想对陆小天造致命伤也不容易,毕竟最具威胁的攻击,都被陆小天所拦截了。

  只要给他们一定的时间,就算是耗,也能将陆小天耗死,只是陆小天却在努力为自己创造一条生路。再次闯进乌持这二十几个乌族飞骑的队形之中。

  锵锵!两个后期修士,在金色的刀芒之下,一死一伤,血洒空中。

  后面的中期,甚至两个初期修士身体也在冰魄玄音的攻击下再次定格在空中。

  陆小天冷哼一声,不需要再用副神识控制青风帆,倒是让他腾出了一定的余力,一手挥动着裂地刀的同时,副元神控制着炽炎离火剑飞快的在空中激射而过,虽然同时控制两柄丹元法器,对于法力的消耗很大,但那是指激烈斗法的时候,这种一面倒的屠杀,碰不到什么反抗,消耗的法力却也不多。

  炽炎离火剑再收次回来时,空中已经炸开十好几朵血雾,灵鹰,乌氏部族的飞骑战士在空中解体,还有几个家伙因为位置稍远一点,陆小天要努力保持后面追兵的距离,也懒得去管他们了。再说,还要留几个阻挡后面的攻击。

  只是等这几人回过神来,看到空中的惨象时,不免面色煞白,转眼之间,二十多人,又成了这般惨烈的模样。

  “混蛋!”无数乌氏部族的修士看到眼前的一幕,无不惊怒交加。想要将复仇的火雷重箭射出,却又以还有几个受伤的族人挡在前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银发青年凿穿拦截族人的队伍扬长而去。

  便是青氏部族与夸部族,脸上也绝不好看,银发青年的存在,不仅仅是乌氏部族的耻辱,而是整个飞骑部族的耻辱。

  一大群飞骑部族在后面穷追不舍,陆小天且战且走,仅管他竭尽全力,仍然不时被后面乌氏部族射出来的火雷重箭,还有夸部族投掷出来的风火离合枪击中,使得他身上的伤势一再加重。

  乌氏部族与夸部族只要逮着了机会就会攻击,便是那青氏部族,也施展了一次秘法,其座下的赢绿妖蛇忽然吐出大量的毒囊,那毒囊的速度惊人,竟然后发先至地赶到了他的前面,再轰然爆开,大量的毒液洒下,陆小天惊闻连忙祭出防御灵罩,不过那毒液却对防御灵罩有着极强的腐蚀作用,由于毒液的数量不少,防御灵罩很快被彻底腐蚀穿,如同雨水一般落下,让人根本无法抵挡,闻到了毒液中的腥臭味,闻着便让人感到一阵微微的眩晕感,陆小天心头一惊,以他的修为尚且有这种感觉,可知这东西必然剧毒无比,连忙服下一颗百毒丸,然后又在东方仪的嘴里塞了一颗。至于帝坤,对于这种毒液根本不屑一顾。

  后面追击的飞骑部族看到青氏一族的蛇毒竟然也无法对这银发青年造成多大影响,反而那喷洒在空中的毒液对除了青氏部族以外的乌氏部族,夸部族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唯有那银甲女子毫无顾忌地冲了过去,其他人却不得不选择绕开那片满是毒液的区域。

  陆小天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又多逃了一段距离,乌氏部族对青氏部族不由怒目相对,对此,青氏部族也只能铁青着脸无言以对。

  再次冲破了两支飞骑部落的阻拦时,陆小天身上的伤势又重了些,原本外面的衣衫已经破烂不堪,里面的红色鳞甲大面积的露出来。

  两百多飞骑部族,闯入,各种灵禽遮天蔽日,如此大的动静,惊得那些低阶的火蝙蝠密密麻麻四散而起,远远望去,只见头顶的阳光都被遮掉了大半,这难以数计的火蝙蝠,面对外来的闯入者,纷纷发出愤怒的叫声,十分刺耳。

  陆小天扭头看了身后追击的飞骑部族一眼。

  银甲女子,还有所有的飞骑部族,看着那不计其数的火蝙蝠惊声而起,四周吱吱声一片,除了火蝙蝠的叫声,便是火蝙蝠扑动翅膀的声音。哪怕是他们,看到眼前的场景,都禁不住一阵头皮发麻,与眼前的火蝙蝠种群比起来,便是他们这两百多飞骑战士,也有一种滴水面对江河大海般的感觉。

  便是座下的灵禽,对于眼前的一幕也感到本能的畏惧,不由自主地放下了速度。此时那银发青年却回过头来,嘴角那丝笑意分明是对他们的嘲讽,确实,飞骑部族调动如此多的人手,围追堵截,损失无数的情况下,还被银发青年带着重伤的金丹女修逃到了此处,对方确实有嘲讽他们的本钱。

  “以为逃到这里便算是完了吗?我就不信你真的敢闯入那火蝙蝠种群之中,现在交出那金丹女修,束手就擒,归顺我飞骑部族,我可以作主,饶你一条性命!”银甲女子银枪朝眼前的银发青年一指,清喝一声道。

  对于银甲女子的擅作主张,乌氏部族顿时一脸不满,一阵议论纷纷,只不过银甲女子明显是夸氏部族的人,而眼前的情形下,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若是那银发青年闯入火蝙蝠群中,被火蝙蝠给杀死,这功劳他们自然也就得不到了,牺牲了那么多部族,都没能奈何得了对方,还是那些火蝙蝠群杀了他,这种结果谁都接受不了。

  如果能逼迫得这银发青年束手就擒,也算不错,后面是杀是剐,还是是他们飞骑部族说了算?而银发青年与金丹女修身上的宝物也可以得以保留,不至于陷在火蝙蝠群里。

  那火蝙蝠群已经惊动,层层叠叠地朝这边扑过来,留给银发青年的时间明显已经不多了。

  一边是受俘,一边是受死,对于惜命的修士而言,尤其是极有可能成为金丹修士的存在,眼前的银发青年如此强横,按理说成为金丹修士的可能性远远高过其他人,自然会更加惜命。

  只是让众人错鄂的是,陆小天此时脸上仍然是几许许嘲讽的笑意,也并未答话,只是略微仰首,双眼微眯地看了那如同天塌下来一般的火蝙蝠群。扫了众人一眼之后,轻拍了一下帝坤的脑袋,没有犹豫,也没有恐惧,速度不疾不徐,但却坚定无比的朝那无尽的影星群轻驰而去。

  所有人喉咙一阵涌动,看着那衣衫破烂,露出大片鳞甲,身形依旧挺拔的银发青年。

  金刀翻飞,飞至那银发青年附近的火蝙蝠被绞成碎片,红色的是血,金色的是刀,满头飘舞的银丝,是一种狂放不羁的孤傲!

  那已经真正遮蔽天空的火蝙蝠群压下,给人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两百多飞骑部族,无人再敢前进一步。似乎也未能让那银发青年变色,更未能阻止那银发青年前进的步伐。

  此时没有飞骑部族的人再前进,只有那银发青年,一人一刀,一骑绝尘!

  “可惜了,能输在此人手上,也不算冤,撤!”银甲女了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原本那不相信的神色化作一缕婉惜幽幽一叹,不再管乌氏部族与青氏部族的人,带着夸部族的战士怅然离开。

  随着陆小天没入那无穷的蝙蝠海之中,那原本的仇恨变成了一股敬意,身处不同的阵营,身为异族,大多数飞骑战士也被银发青年的无畏与傲气所征服。当然,也有乌毕这样一脸愤恨的神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