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80章 蜈魂战珠

380章 蜈魂战珠


  噗!两人几乎同时吐血,事实上陆小天遭受的打击始终还是要多一些,毕竟没有双腿借力,要处于一定的劣势。????壹?看书

  凭借着身上的火蛟鳞甲,多少挡住了一部分的重击。但这只能解决少部分问题,毕竟此时两人已经是近身相搏,所有的招式都已经不再管用,有的只是用最快,最有力的攻击击中对方的要害。

  沙霸想要挣脱,但是陆小天自从抓住沙霸的肩膀之后便死死将其拽住,不能彻底的击倒他,沙霸休想再拉开距离。

  两人此时已经不再像一个修仙之人,而是跟世俗的凡夫俗子打架斗殴一般,再无半点修仙者的风范,交替着在地面打滚。

  在这种几乎没有其他防御的拼杀下,两人都受创极重,这种短距离的拼杀,除了个人的实力之外,便是个人的意志力了。沙霸自然也算是极为凶戾的狠人,身上的肋骨处处寸断,嘴角不断有鲜血涌出,仍然咬牙坚持。

  原本以为眼前的银发青年实力强绝,但却未必有他能忍,却没想到从始至终,银发青年在受到打击更多的情况下,仍然死缠着他不放。

  叫变色蜥的修士看到眼前惨烈无比的一幕,再看到平时让他们无比畏惧的沙师兄在此时也并未能稳稳占据上风,而他的师兄师妹尽皆死在了傀儡与帝坤的合击之下。

  此时也是有伤在身的变色蜥阴冷的眼神一阵变幻不定,看到土人傀儡再次杀奔过来,不由骇了一跳,此时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如何还是这巨人傀儡和帝坤的对手,虽然逃走以后可能被沙霸这个魔头报复,不过不逃走却肯定是死定了,再说,沙霸能不能从那可怕的银发青年手里活下来,还难说得很。??壹?  ?看书  W自己这一逃,再有这土人傀儡与帝坤,说不定沙霸也是死定了。转眼之间,变色晰便作出了决断,直接转身便逃,他相信在未解决沙霸的情况下,此时银发青年也应该顾不上他。

  叫变色蜥的修士身形几个跳跃,但消失在远处丰茂的灌木之中。土人傀儡与帝坤此时才算是彻底的腾出手来。

  而此时,陆小天与沙霸仍然在进行着惨烈的厮打。

  “死!”沙霸尖叫着一拳砸在陆小天的胸口,卡嚓数声,被击中的骨头至少断成了几截。

  陆小天立即不甘示弱的还以颜色,一拳朝沙霸粗肥如蟾的脸上打来,沙霸的头往后微仰。避开了要害,不过鼻梁骨却被陆小天这一拳几乎直接打平。

  沙霸发出一阵惊天的怒号声,看着眼前陆小天的眼神即是惊惧,又是愤怒,还有滔天的杀意。

  刚才与陆小天的一番厮杀中,他全身上下几无一处不是伤,而眼前的青年伤势只会比他多。但直到现在,银发青年仍然没有露出一丝怯意。沙霸自己却有些退缩了,因为他怕自己后面一个不留神,因为身上剧烈的疼痛导致攻击乏力,被眼前这青年趁机打垮。

  真是有些不理解,眼前这银发青年看上去也不算大,如何会有这般可怕的意志。沙霸自然是不知道陆小天修炼裂神秘术那种深入灵魂的痛楚更甚这数倍,而当初他在混元道藏中,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体修提升到六层巅峰,除了浅金色石俑体内的金色水晶能极快的修复身体,并且对于体修修为的提升极为有利之外。陆小天在那狭窄的通道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与石佣近身搏斗,身体已经不知道遭受了石俑多少次打击。可谓是千锤百炼,才有成就六阶巅峰体修的成果。陆小天的意志,早就在修炼与无数次生死磨难间磨炼得坚不可摧。

  陆小天在体修上的境界,可谓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中间经的痛苦与枯躁,还有那看上去让人绝望的石俑,都成为了陆小天的磨刀石。而沙霸虽然也是个狠人,借助与摩诃血蟾的合体之后,实力已经能与陆小天相提并论,虽然修炼这种功法让他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但这种走截径让自身实力大幅度提升的方法,虽然省却了他大量的时间,但也缺少了陆小天走到六阶体修的千锤百炼。

  因此在这种血腥搏斗中,虽然沙霸的实力更强一些,但在气势上已经不折不扣的输了几分。

  此时陆小天也是因为伤势过重才被沙霸挣了开去。

  不过看到帝坤跟他用副元神控制的傀儡一左一右,与他呈三角形地将沙霸围在中间,陆小天微微一笑,只是这笑意却牵动了胸口的伤势,陆小天不断地咳,捂着嘴的手上面满是血迹。如果眼前这彪形大汉实力仅只于此,那么这场激烈的斗法也是结束的时候了。

  不过就在此时,沙霸却是再度厉啸出声,其满是鲜血的大嘴一张,吐出一颗青黑色的珠子,那珠子里面似乎有一只气秘格外强大的青色蜈蚣在里面游走,单是隔着这么远,陆小天也能感受到一股扑天盖地的强大气息。

  陆小天面色一惊,眼前的一切超出了他的预料,其他他不知道沙霸这次动用的是什么古怪的邪异秘法,只是单从这只青黑色的珠子的气息来看,竟然远远超过了之前彪形大汉的气息,便是他,也感到一阵心惊胆颤。这种感觉只有面对金丹级的修士才有过。虽然比起真正的金丹修士要差了不少,但对于此时的他而言,哪怕是极少一部分的金丹威能,也足以要了他的要命。

  筑基修士与金丹修士的鸿沟,便如炼气与筑基间的差别,一阶之隔,天差地远。

  陆小天仿佛感到随着那青黑色珠子出现时,四周的空气都为之沉凝了下来。

  “能逼我动用蜈魂战珠,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沙霸一脸狰狞的笑意,齿语之间,不无对陆小天的恨极之意。

  “蜈魂战珠?”陆小天听得一怔,他也算阅览群书,但也未听闻过这种古怪的战法。只是从眼前的沙暴对着那青黑色珠子弹出一道气劲,青黑色珠子释放出青黑色蜈魂之后,便掉落在地面的草丛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