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95章 错过

  那枯瘦鬼修身上确实有不少好东西,大笔的灵石,还有二十多件法器被他留了下来,以后到了望月城能换不少灵石。?还有一件隐匿气息的金边黑袍,他披上之后也可以扮作鬼修,掩盖住原来的气息。除此之外还有一块邪风石,邪异无比,是鬼修一类修士突破鬼侯,晋阶相当于人族金丹修士七阶鬼帅的重要物件。再加上陆小天此前搜集的七夜冥古花,陆小天不禁看了一眼帝坤,这家伙也算好运气,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搜集了几种凝金果。帝坤却是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自己就将它需要晋级的东西搜集好了。看来帝坤的机级也是不浅。想必以帝坤的资质和现在的实力,成为七阶银尸的机率应该不小。

  “这样啊。”肖三娘与葛长亭两人脸上一阵失望,毕竟像陆小天这样信守承诺,还对他们两个鬼修没有坏心思的人族修士太少见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在陆小天这里得到了不少好处。陆小天以后如果不来,自然就没办法得到更多了。

  “陆公子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差遣我们两人的地方,尽管开口,只需要一道传音符,我们两个必定会鞍前马后,任凭陆公子驱驰。”失望过后,葛长亭立即拍着干枯的胸脯道。

  “再说吧,如果有合作的机会,我再找你们便是,现在修仙界混战,你们作为鬼修,自己也小心一点。”看到葛长亭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陆小天忍不住一笑,无论如何,留一条退路总是好的,万一哪天帝坤又受到伤,或者其他什么事,眼前的两个鬼修总还是有些用处的。否则靠他自己去炼制阴煞火精救治帝坤,估计要到猴年马月。术业有专攻,鬼修的活计并不是他实力高强一些就能轻易做得来的。

  哌哌

  不远处响起一阵黑鸦的叫声,陆小天凝声望去,甚至看到远处的山头着了火,浓烟密布。一只黑色的小火鸦似乎受惊似的如箭一般飞了回来,落在陆小天的肩膀上,啄了啄自己的羽毛,一脸高傲地扫了帝坤和两个鬼修一眼。

  肖三娘与葛长亭同时脸色鄂然,除了灵智看上去有些突出之外,也没看出眼前的小黑鸦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明白为何陆小天会对这只小黑鸦如此另眼相看。

  陆小天苦笑一声,小黑鸦在灵兽袋中呆不住,放归山林之后,隔三岔五的要整出一点幺蛾子的事出来,他也见怪不怪了,好在这小家伙总是转到外面去疯,让他也清闲了不少。现在的小火鸦已经能放出小火球,杀伤力最为低弱的那种初阶法术,好在这山林的溪河山涧之中也有一些水系和冰系的妖兽,否则这一年多下来,恐怕已经被这小火鸦给烧秃了。

  帝坤也颇有些高冷地扫了小黑鸦一眼,然后不屑一顾,虽然帝坤已经失忆了,不过对于小黑鸦仍然没有一丝好感。似乎有着一种本能的厌恶。

  同葛长亭与肖三娘两人道别之后,陆小天骑上一匹灵马,消失在山林之中。

  两个鬼修对视了一眼,也返身回到了阴风谷,外面局势紧张,他们又从陆小天这里得了不少好处,眼下提升修为才最重要,并不愿意出谷去趟外面的浑水,而外面的那些修士,除非是鬼修,一般也不愿意到阴风谷这种地方来,便是陆小天,这一年多也是居住在谷外,并不愿意在谷内久留。

  迷雾禁地外,一个白衣丽人,戴着一个白色的斗蓬,孤身行走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

  “嗯?”白衣丽人忽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抬头看去,空中竟然还随风飘荡着不少鹰羽。

  是飞骑部落,白衣丽人隐蔽在斗蓬后的眼神陡然间变得跟剑一般锐利,这个白衣丽人正是东方仪,事实上陆小天当时回迷雾禁地雪岭中的藏身之所时,东方仪还没有离开迷雾禁地。而是醒来之后,实力锐降,外出寻找一些疗伤用的灵物。因此才错过了与陆小天碰面的机会。而待东方仪回藏身之所时,能感受到陆小天遗留下来的气息。知道陆小天暂时还没有事,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

  直到现在一年半过去,东方仪的伤势还远未好彻底,只是现在暂时恢复了行动能力,但因为压制体内异己力量的缘故,实力已经跌落金丹期,只相当于筑基后期修士的水准,不过以她一个金丹修士的根底,哪怕实力大损,只要不遇到金丹修士,其他的危机大多也能应付过来。

  迷雾禁地里面虽然有些灵物,不过却也有不少厉害的妖兽,一次碰到黑甲虫潮,若不是她见机得快,侥幸逃回了雪岭,估计便是她,也得栽在那虫潮里面。意识到迷雾禁地也不是久留之地,只有回到宗门,才能尽快将伤势养好复原。于是东方仪离开了迷雾禁地。她之前见识过飞骑部族的厉害,于是也小心地选择了跟陆小天一样的方式,在地面赶路,大多借助一些山高林密之地,不易被飞骑部族发现。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胜在稳妥。

  想不到这里竟然还遇到了两个歇息的飞骑部族,看样子他们是受伤了,在此处稍家休整。

  东方仪一对美眸中寒光闪过,比眼中寒光更快的是一把飞出去的剑影。

  噗地一声,那原本在树下休息的两只一只五阶,一只六阶灵鹰的身体,还有一个修士也被一剑斩成了两截。

  乌持回过神来时,脖子上已经一凉,一把锋利无比的飞剑已经贴在了脖子上。

  “这,这位道友,饶,饶命!”乌持声音结结巴巴,哪里想到自己竟然会碰到如此可怕的敌人,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同族便已经死了,两只灵鹰也相继殒命。

  “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问你点事,就看你知不知道了。”东方仪冰声地道。

  “什么,你问,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乌持打了个寒颤道,仅管不知道对方是否说的真的,不过生死控制在别人手里,此时却是由不得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