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396章 信守承诺

396章 信守承诺

  “大概一年半以前,你们飞骑部落围剿一名筑基后基的银发青年,你可知此事?”东方仪问道。

  “银发青年?如何不记得?”乌持顿时浑身一哆嗦,显然是想到了那银发青年的可怕。

  “他怎么样了?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最好不要说谎,否则你会知道死其实是件很快乐的事,活着有时候比死还痛苦。”东方仪凝声道,只是当时她逃走的地方是飞骑部族遮蔽的空域内,别说陆小天一个筑基修士,便是她这个金丹修士闯入此处之后,也受到数人合击,身负重伤,若非遇到了陆小天,险些身死道消。

  虽然通过陆小天留在雪岭藏身之所的气息,东方仪知道陆小天应该还活着,不过她却很好奇当初在那般不利的情形之下,陆小天究竟是如何带她逃出生路,虽然她看到了陆小天的战力超卓,但在飞骑部族的遮蔽空域之内,飞骑部族的人可以源源不断地赶来。

  双拳难敌四手,东方仪自问自己在筑基后期时已经是难逢敌手,以前同古剑宗的筑基绝顶强者比试过也未落下风,但自问也无法做到像银发青年那般,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她甚至都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说起来真是荒堂,一个与她有过合体之欢,并且还冒死救过她两次的男子,她竟然对对方一无所知。

  “不,不敢。我这里有一块留影石,你一看便知。”乌持虽然不知道这女修是何来,不过对方出手偷袭,抬手之间便击杀了他的同伴和灵鹰,显然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哪里敢有半点隐瞒,他在乌氏部族中地位崇高,还有大把的荣华富贵未享尽,哪里舍得轻易去死,当初这银发青年杀得空中血流成河,他开始并未知情,带着手下一些人匆匆赶到,一心想着夺取战功,结果战功没有拿到,甚至连出场都没有多久,便被那银发青年一人一骑杀了个人爷马翻,他也是那银发青年顾不上他才侥幸拣回一条性命。

  当初为了抢战功的时候,他刻意用留影石将现场的情形留下来,结果留下的只是耻辱。当时他也受了点伤,回去养伤,留影石的事情便忘在一边了,没想到这块废物此时还有可以利用的时候。

  由于乌持担心眼前这白衣女子对他痛下杀手,觉得手中这块留影石犹显不足,于是又将听说的一些关于银发青年之前的事一股脑给倒了出来。

  事实上乌持也算当时的局中之人,也听闻了一些关于此人的厉害,对于让飞骑部族闻之色变的银发青年,他算是知道得最为清楚的那批人之一。

  乌持的话在耳边响动,当东方仪听到数波飞骑部族先后拦截时,握着留影石那白晰的手指为之一紧。不过当她将灵力输入进留影石时,已经不需要乌持去多说什么。留影石中,飞骑部族两百多骑,遮天蔽日,数种飞骑混杂在其中,前面又有数十骑阻路,其中一人便是乌持。

  只不过乌持这数十骑,另外的筑基后期修士纷纷被陆小天一路横扫过去。高空之上,杀了个血流成河。

  紧接着,陆小天一冲而过,被杀得心惊胆颤的乌持几个幸存者加入了追击的队伍中。只是看着后面庞大的追击部族,东方仪也能想象陆小天究竟遭遇了何等可怕的恶战。

  飞骑部族,声名赫赫,竟然有人能从数百飞骑的围追堵截下一路杀得血流成河,而此人还只是个筑基修士,还要护着她这个昏迷的人。

  东方仪很清楚的记得陆小天刚救下她时,同样经的是一场大战。

  留影石中影像在迅速的变动,片刻后,那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银发青年,已经经过数场大战,甚至为了保护她,那银发青年不惜用身体硬扛了好几支火雷重箭和夸部族的风火离枪。

  东方仪的眼神不由有些发怔,贝齿紧咬着樱红的下唇,眼睛里只剩下留影石中那狂乱银发下平静而坚定的眼神,所向披靡的金刀。

  至于筑基修士如何能达到这般地步,东方仪作为一个金丹修士也不了解,更不想去了解,她关心的只是那银发青年会如何带着她脱险。看到银发青年不惜用身体挡下风火离合枪吐血的那一幕,便是东方仪,自认为多年的修炼已经让她心如止水,此时心里也不觉的揪了起来。

  到了最后,银发青年也被逼得走投无路,后面是两百多飞骑战士,每一个都是筑基期的高手,而前面哪怕她作为一个金丹修士,看到那如同天塌下来一般的火蝙蝠群,也不禁面色大变。可这种情形下,留影石中的那银发青年,抱着她在那帝坤的背上,仍然面色平静,无所畏惧的冲进了火蝙蝠海中,漫天的火蝙蝠海,后面黑压压的两百余飞骑部族,但却都不及那帝坤背上银发飞舞,衣衫破烂的金刀青年耀眼。

  留影石定格在银发青年冲进火蝙蝠海,被那密密麻麻火蝙蝠淹没的那一幕。

  东方仪手指一指,以她的心志,紧张之下,也险些不受控制的差点将将这留影石捏碎。只是在最后关头,她忍住了,东方仪忽然意识到这块留影石对于她而言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幸好她遇到了,否则将错过一段最为美好的记忆。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现在能否饶我一命?”乌持浑身冰凉,大多是被贴在脖子上的利剑吓出来的。

  “可以!”东方仪翻掌间将对着乌持拍出一掌。

  乌持哇地一声,大口吐血,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不受控制的向远处抛飞,落将下来时,已经气若游丝,连行动的能力都欠奉。

  乌持不由眼神怨毒无比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你竟然出尔反尔。”

  “我只说过饶你一命,没有说过不伤你,能否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东方仪抬手收回飞剑,语气清冷,话音未落,白色丽影已经晃进了前面的密林之中不见踪迹,那无穷无尽的火影星让人绝望,不过她现在还活着已经足够证明问题,虽然不知道那银发青年是如何做到的,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两个人都还活着。

  乌持气得直想破口大骂,以他此时的状态,动根手指头都困难,再加上这里满地的血腥味,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有噬血的野兽或者是妖兽赶来,把他伤成这样跟要他的命有什么区别?只是此时心里再恼火,乌持也只拼命聚积一部分法力,打开储物袋中的丹瓶,服下疗伤的丹药,趁着野兽赶来之前,努力离开兴许还能拣回一条性命,否则只有死路一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