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06章 陶俑头像

406章 陶俑头像

  看来不能再等下去了,再次被重水珠击中的陆小天眼神微冷,眼前的赵元钧虽然实力平平,但控制的阵法委实太过惊人,身在这重水之中,重水珠几乎源源不断,一旦被消耗了,立即便能从重水中再次抽取补充。??壹看书

  重水珠的攻击力也算不得惊人,但无穷无尽,而且幻象太过厉害,根本无法识别,再厉害的筑基修士在这种情形下估计也只有被耗死的份,而看眼前的赵元钧,居然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们这么多人,在无法识破幻象的情况下,也根本无法对赵元钧施展有力的攻击,陆小天的丹元火蛟箭威力奇大,但射不中目标也是束手无策。

  不过对于赵元钧,陆小天仍然还有别的手段,如果赵元钧是个筑基后期修士,他还无可奈何,要怪只能怪对方只是筑基一层。

  原本陆小天还打算再忍一忍,是否会有真正的幕后之人出现,毕竟当初他在地焰山认识赵元钧的时候,对方还不过一个炼气大圆满的修士。这十数年过去,还停留在筑基一层。这样的实力,便能在这重水区域活动自如,还控制一个如此厉害的阵法,怎么看都不现实。按陆小天的推测,应该幕后还有人才是,否则之前那胡子大汉,也是个筑基后期的高手,也不会无端受到创伤。凭赵元钧的实力,应该还办不到这一点,外面还有接应赵元钧的人,这里也未尝不可能没有。壹看

  不过现在看来,不打倒赵元钧,他恐怕自己都有些难以为继了。

  陆小天伸手朝赵元钧一指,流水击石,冰魄玄音。虽然这一招对于跟他相同修为的修士无效,但对修为比他低的修士却是奇效,陆小天正是靠着这一招从无数险境中脱身。

  赵元钧可以用幻术避开他的丹元法器,但这种音波攻击无处不在,等听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根本防不胜防。

  冰魄玄音一出,赵元钧果然神色一僵,身体凝固在水中。失去了知觉,那些重水珠此时失去了赵元钧的控制,也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撞,陆小天用刀噼散了几颗,寥寥的数颗重水珠还不足以对他产生威胁。

  待赵元钧回过神来时,裂地刀已经贴在了他的脖子上。为了保险起见,陆小天的手已经按住了赵元钧的肩膀。凭着赵元钧筑基一层的实力,在他手下连挣扎的机会都都没有。

  此时还在自己阵内的木钗妇人骇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明白之前还在阵法中苦苦支撑的陆姓青年为何此时在这可怕的一元重水幻阵中,突然简单的一招便制住赵元钧。

  若不是不知道外面的第三元神和帝坤是什么情形,陆小天刚才这一刀就会直接结果了赵元钧,也不会如此费事的控制住他,如果帝坤未能找到控制这一元重水幻阵的机关所在,后面想要出去恐怕还得靠眼前的赵元钧。

  赵元钧从浑浑恶恶地状态中回复过来时,才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陆小天控制住了,此时的他不由苦笑不已,原本以为陆小天筑基有些年头,以他的资质实力应该不弱,没想到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一同寻找寂星石的这些人加起来恐怕还没有眼前这陆姓青年一个人强。真是失策,不过想到对方那诡异之极的攻击方式,赵元钧又不由一阵苦笑,忽然低声对陆小天传一了句音道,“尽快离开这里,如果有可能,带我的孙女一起离开!要快!”

  赵元钧眼见得自己落败,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神情紧张地提醒着陆小天道。

  “怎么回事?”

  “别问那么多,再不走恐怕来不及了。”赵元钧脸上带着几分焦急之意。

  “赵家遗留到现在,果然是废物,将一元重水幻阵交给你控制,居然连几个筑基修士都收拾不了,还被对方制住,看来留着你也没什么用了。”一道不似人族发出的声音响起。

  只见远处那石壁上,水纹一阵波动,里面竟然露出一个陶俑的巨大人头影象,声音便是从那影象的嘴里发出来的。

  自从这陶俑影象出现的瞬间,陆小天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威压从对方身上涌来,至少是金丹修士,陆小天面色大变,不过很快,又稍微回复了一点正常。如果对方真是金丹修士,以他现在的实力,也没有反抗的可能,而对方要假手赵元钧这个实力并不怎么强的人,显然也并非毫无弱点可寻。

  周围的重水忽然传来一阵异动,陆小天神色一凛。

  “现在让你这小家伙来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一元重水幻阵!”

  大量的重水珠从重水之域中凝结而成,转眼间便已经多达了近两百颗,比起之前赵元钧控制的重水球多了何止数倍。

  竟然又是这该死的阵法,之前赵元钧控制这阵法,他还能欺负一下赵元钧修为不高,直接将赵元钧制住。那陶俑头像气息的强大远远超过了筑基修士所能达到的极限,便是陆小天也有几分心惊肉跳的感觉。很明显,冰魄玄音对于对方肯定起不到什么作用。

  一旦一元重水幻阵的短板被弥补,便是他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这阵法太过可怕,陆小天心思急转,一点也找不到应对的办法。

  走!陆小天一把抓起了赵元钧便要向来时的方向逃走,并且迅速地传音给赵元钧,“你知不知道出去的方法?”

  “根本没有办法,只要身处在这石洞之内,无论逃到哪里,都会受到阵法的攻击,除非有人从外部结束关掉阵法的机关控制。不过阵法一旦启动之后,不管是传音符,还是神识都无法出没,现在我就是想结速这阵法,也已经来不及了。”赵元钧惨然一声道。

  陆小天面色一阵难看,至于尚在结阵自守的木钗妇人,更是绝望无比,显然没想到赵元钧竟然只是一个被人操纵的提线木偶,真正可怕的人现在才浮出水面,或者说人并不恰当,应该说是那巨大的陶俑头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