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09章 达成协议

409章 达成协议


  “多谢陆道友救了妾身一命,否则妾身恐怕早已经葬身在寂星湖了。  ”

  醒转过来的木钗妇人一阵虚弱,起身向陆小天道谢,同时心里也有些诧异,当时那雷珠的威力简直恐怖,她受了重伤之后现在才醒来,而且体内伤势未消。可陆小天不仅并未昏迷,而且现在状态看上去似乎也很不错,并不像受了多严重伤势的样子。眼前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银发青年还真是深不可测。

  “不必,能从那石洞内逃出来你也出了不少力气。”陆小天看了一眼憔悴的木钗妇人道,“看上去你的伤势不轻。”

  “何止是不轻,没个十几年的修养恐怕难以全愈了,在此之前,实力必然会大打折扣。”木钗妇人苦笑一声,早知道会有这般境遇,她说什么也不会去那寂星湖了,这一次的行程是她最为凶险的经。说话的功夫,木钗妇人脸上闪过一丝痛意,体内带有金丹气息的雷电之力非同小可,她还是第一次受这么严重的伤势,而且连她的师兄也折在了里面。

  “那雷电之力非同小可,我以前也用过一次雷珠,同样被雷电之力入体,对于消除这雷电之力倒是有些心得。”陆小天说道。

  “不知道陆道友有何办法,如果真能助我拔除体内的雷电之力,妾身定有厚报。”木钗妇人眼睛一亮,顿时醒悟过来,对呀,眼前这青年看上去并没有受那金丹气息的雷电之力多大影响,必然会有办法。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陆小天微微一笑,“道友似乎在阵法上研究颇深,不知对于五行阵法是否精通。”

  “五行阵法?妾身研习五行阵法倒是有些年月了,陆道友想钻研阵道?如果是这样,妾身一定知无不言。”木钗妇人讶然道,“不过研习阵道可不是短时间能办得到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这体内的伤势,也不是一两年能完全拔除掉的,以你的实力,就算拔除,想要恢复原来的修为也不是易事。”

  陆小天淡然一笑,陈国老在阵法上的造诣不低,对于五行阵法也有些研究,但并不精深,毕竟阵法一道太过浩渺,想要全部都精通是不大现实的。

  木钗妇人自然乐意的点头,眼前这青年的实力之强横在筑基修士中是她生平仅见。在她实力未恢复之前,能有这样一个青年在侧,无疑也会安全很多,估计只要不是金丹修士出手,她便不会有什么危险。

  陆小天原本是想回望月城或者灵霄宫的,不过转念一想,现在他手里已经有了数种凝金果,想要炼制凝金丹也不必回去,可以在外面尝试结丹,如果能成功最好。如果单系的凝金果无法结丹成功,正好乘着这段时间与木钗妇人多学习一下五行阵法。为后面凝结阵丹作准备。毕竟两颗金系的凝金果交到雷万天的手里,也不怕雷万天会赖账。

  打定了主意,陆小天决定暂时跟着木钗妇人走。有了计较之后,陆小天的眼神转到了黑衣女子身上,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黑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赵元钧的孙女赵离。

  “好厉害的算计,她爷爷包藏祸心,死了这么多人,留着她也没有用处了。”相比自己所受的伤势,还有惨死的同门,木钗妇人看着赵离的眼神明显的不善。

  对于赵元钧的心计,陆小天也算是见识过了,那重水之域的可怕压力,根本不是一个炼气期修士能进入的。无论是木钗女子,还是他,都已经提前洞悉了石洞内有阵法,并且预留了力量在外面埋伏。只是谁都没想到开启阵法机关的竟然会是一个炼气期的女子。而且她竟然也能从那恐怖无比的爆炸中活下来,看上去状态比起木钗妇人还要好一些,显然那件防御的法器非同一般。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陆小天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赵离道。

  “你们想杀我,尽管动手好了。如果有什么想问的,我也只跟你说。”赵离一脸倔强地看着陆小天道。

  陆小天点头,他也正好有事要问一问赵离。

  跟木钗妇人说了一句,便直接带着赵离降落到了地面。青风帆仍然滞留在高空之上。

  “那古怪的石洞是怎么回事?那石洞中的一切,与你赵家有什么恩怨纠葛?将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如果你没有说谎,之前你们暗算我的事,可以一笔勾消。”陆小天束手而立,眼神平淡地看着赵离,这次他得罪了那陶俑头像,不知雷珠爆炸之后,对方是否也会离开寂星湖,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陆小天不需要打败对方,只需要知道对方的一些信息之后,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一个时辰后,赵离难以置信地看着陆小天,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真的放她走。

  陆小天并未理会对方的疑惑,转身便要回到青风帆上面。

  “等等。”赵离又叫了一声。

  “还有什么事吗?”陆小天皱眉看着赵离,莫非这女子对他还有什么隐瞒不成?

  “这是我赵家遗留下来一些关于幻术的记载,还有部分相关功法。如果以后陆前辈成长到了那个程度,有可能的话,帮我爷爷顺手报这个仇。”

  想到爷爷没有从那场大爆炸中逃出来,赵离又目中不由浮起一层水雾。她不怪陆小天,毕竟陆小天是被算计的一方,但对于胁迫他爷爷的神秘存在,却恨之入骨。

  “我未必会帮你报仇。”陆小天接过这本古老的书谱,返回青风帆上。

  赵离面色一阵复杂,一咬牙,转身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陆道友倒是怜香惜玉,舍不得杀她,不过为何又要让她孤身离开?”木钗妇人有些虚弱地靠着青风帆的一侧道。

  “杀了她于事无补。”陆小天耸了耸肩,事实上他并非这般轻易的放赵离离开,而是在对方身上种下了一种禁制,只要对方不是去之前重水之域,或者迷雾禁地那种诡异的地方,便是隔着数千里,陆小天也能依靠那种禁制找到对方。不过这种禁制只能种在修为远比自己低的人身上,换作一个筑基修士便不行了。如果后面还有用得着对方的地方,陆小天会再找过去。毕竟对方对于寂星石的了解远比他要多,就当留个暗手吧。至少数年之内,这个禁制不会轻易消散,至于不把对方带在身边,反而多此一举,是因为他对于那石洞中的陶俑头相确实忌惮颇深,担心对方循着赵离身上的一些蛛丝马迹找到他这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