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21章 郡主的冒犯

421章 郡主的冒犯


  看来达到筑基十层,也不像想象中的那般一无是处。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对此陆小天也只能苦笑一声了。至少加上冰魄玄音,金丹之下,估计也只有假丹修士可以与他抗衡一二了,不过假丹修士,数量甚至远比金丹修士还要少。哪里那么容易碰到。

  黑渊象不仅肉身实力强悍无比,他这个六阶巅峰的体修远比不上,甚至回复力也极其惊人。哪怕是被木钗妇人的丹元法剑所伤,也可自行愈合。大多数筑基后期修士根本拿其无可奈何。不过此时黑渊象被陆小天攻击到神识处于无防备的状态,裂地刀的刀意很顺利地便一刀划进了黑渊象的身体,直接命中其要害,在毫无防备上,黑渊象的身体虽强,也挡不住裂地刀的攻击。

  大蓬的鲜血喷洒而出,黑渊象十余丈高大的身体轰然岛地。陆小天略一凝眉,觉得黑渊象这种妖兽极为难得,其元神精魄价值非凡,伸手虚空一抓,拘魂灰线结成的网只一只黑渊象的精魄刚好网住收进瓶内。

  就算不修炼《吞魂**》这只罕见的元神精魄价值也非同一般,先将其收集起来再说。

  那到那之前还在耀武扬威,让数万锐锐战士,数百炼气修士,还有好几个筑基修士都无可奈何的黑毛巨象,此时被银发仙人如此轻易的击杀。所有人都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便是那黑渊象轰然的倒地声,也未将这些人惊醒。

  木钗妇人也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止那些普通的世俗武者,便是她这个筑基九层修士,看到陆小天的出手,也有种高深莫测之感,那种感觉跟面对金丹修士一般可怕。对方能抬手间便收拾了实力惊人的黑渊象,想要击杀他们这些筑基修士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恐怕也只是一招之间的功夫。一招便可以击杀六阶巅峰的妖兽,这种恐怖的实力,除了金丹修士,还能有谁。可是从陆姓青年出手时的气息来看,分明还只是个筑基修士无疑,这点木钗妇人自忖绝对不会看错。

  别说是木钗妇人,便是陆小天自己,也有几分不真实的感觉,实际上他的实力是提升了一截,但远没有外人看上去那么恐怖。只是冰魄玄音对于修为明显低于他一个层次的修士,压制作用太强。否则凭他的实力,想要收拾这只黑渊象,也会是一番苦战。不过拥有了便是拥有了,此时的陆小天对于筑基修士而言,绝对会是一场恶梦,哪怕是当初被飞骑部落的数百战士加上灵禽追杀得几乎山穷水尽,此时异地处之,只要对方不出现金丹修士,他都能一路横扫过去,而不是像之前那般为了保护东方仪还多次受伤。

  用同样的方式击杀了那只受伤的黑渊象,原本死寂一般的战场,此时才爆发出一阵如雷的欢唿声。而后,是那结世俗士兵武者的跪地拜伏。

  枫叶谷的几个筑基修士还有从巨阙城赶来的筑基修士此时都一副谨小慎微之状,看着陆小天的眼神,如同的看着金丹前辈一般。虽然对方不是金丹修士,但对于他们而言,也差不离多少了。

  “陆道友真是神通惊人,抬手间便击杀了两只让我等束手无策的六阶黑渊象,这份战绩传出去,恐怕无人会信,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若非妾身亲眼所见,只怕也绝不会相信别人所说。”众枫叶谷的筑基修士齐齐将眼神看向木钗妇人,毕竟唯一与眼前这银发修士有交情的就只有木钗妇人了。他们此时都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毕竟对方这几年虽然一直居住在枫叶谷,但却从未跟他们交流过,喜怒不明,在众人眼里性格怪异,只当是性情孤僻之人,唯恐言语不对激怒了对方。那后果可不是他们能承受得了的。

  好在木钗妇人还算清楚陆小天的凛性,并非什么真正的性格怪异,只是不喜与多余的人接触罢了,真要是认识,也是个极好相处的人。此前黑渊象出没时,正好赶上陆小天进了望月山脉,否则她也会邀请陆小天前来助阵,倒是没有想到在关键时刻,陆小天竟然自己出现了。幸好来得及时,木钗妇人此时也不禁大为松了口气。

  几个枫叶谷的筑基修士都有些手足无措,至于地面的那些世俗武者,更是跪伏于地。带着一副对于仙人的崇敬神色,不过此时跟寂静场面颇为不和谐的是一骑快马的冲出,得得得的马蹄声显得如此的清晰入耳。

  “郡主!”年老将军顿时又气又急,没想到凤阳郡主竟然会此时不受控制的冲出去,嘴里还叨念着什么师傅。莫非真的失心疯了不成。

  在场的众筑基修士中,包括木钗妇人,有六个是枫叶谷的,还有一个是在巨阙城坐镇的。平时素来不会妄动,而眼下横空杀出的银发青年镇得他们这些筑基修士都拘谨万分,他们几人都有交情,从各自嘴里能得知这银发青年修士性情古怪。对于巨阙城的筑基修士元杰而言,眼前的情形,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一切枫叶谷的元家主如何安排便是。只是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那原本也算处事颇为得体的凤阳郡主,竟然匹马只身的冲出。真是不知所谓,万一惹得那银发青年不高兴,后果殊难预料。不说惹得银发青年不快,单是那枫叶谷的木钗妇人元敏,也会觉得凤阳郡主过于冲撞,怪他约束下面不严,也足够他喝一壶的,毕竟元敏的修为要比他高出一大截。

  “师傅,师傅,我是池琳啊!”那凤阳郡主坐在马背上眼角含泪,双手捧在嘴前呈喇叭状大喊着。

  “郡主,回来!”年老将军骇得魂不附体,策马从后面追来,也不管上面的筑基高人如何反应,只是翻身下马跪伏在地,“凤阳郡主多有冒犯,不过念在凤阳郡主这些年来素有战功,体恤军民,还请前辈能格外开恩,宽恕凤阳郡主冒犯之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