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22章 故人来

422章 故人来


  “胡闹!”木钗妇人脸色陡然间冷了下来,呵斥了一声,瞥了元杰一眼,道,“还不下去把这女子送回去,等着我出手吗?”

  “我去便成,保证一定会好生处置这冒失的女子一番。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元杰连忙抱拳说道,虽然大家都姓元,但大元国这么大,从开国皇帝传承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元姓的人。恐怕至少是数以十万计,甚至过百万,发展了不知道多少分枝,数十代下来,彼此之间的血脉关系早就淡了,更何况是对于他们这些对世俗血脉亲情看得更加淡薄的修仙者。

  “师傅,师傅!”面对过来拉他的年老将军,凤阳郡主犹自有些不甘,伤心地大喊着。

  “陆道…”元敏正待跟陆小天说话,只是没想到素来淡漠的陆小天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意外,还有一脸和煦的笑意,而对方的眼神却正是看着那不过一个世俗凡人的凤阳郡主。

  元敏心头一震,陆小天可是很少会露出这般阳光的笑容,难道真的,这怎么可能?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碰到我在世俗间的徒弟,真是意外,道友你且先收拾残局,不用管我,难得我碰到了徒弟,也有些话要跟她说,得去跟她叙叙旧。”陆小天摆了摆手,身形一动,便朝地面飞去。

  看到陆小天脸上的笑意,池琳便知道陆小天是认出了自己,欣喜万分之下,如同乳燕投林一般地从马背上腾身而起,也不管在场有这么多人,向陆小天飞纵而来。

  年老的将军不由张大了嘴,之前只道郡主是失心疯,因为最近的境况不佳,压力过大,再加上今天面对的妖兽过于强大,才会有这般反应,没想到竟然会真有其事。这手段通天的银发修士竟然真的是郡主的师傅。年老将不由脑子里一片凌乱,别说是他,在场这么多炼气修士多了去了,想要拜一位筑基修士为师而不可得。而郡主这个凡胎之体,不仅有个筑基高人做师傅,而且这个筑基前辈的手段高得没边去了,竟然会收一个凡人做徒弟,这人的机缘还真是没法说。年老将军叹了口气,若是他有这么好的机缘,也不会到年老也不过一个炼气中期的修士了。真是人不同,命运也不一样。

  “师傅,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徒儿一直挂念着你。”池琳拉着陆小天的胳膊,一如当年涉世未深的少女一般,眼中带着些许湿气。

  “这些年一直在外游,你以前不是在魏国吗,怎么现在到大元国来了,看样子还成了这里的郡主?你大哥呢,到哪里去了?”陆小天一笑道。

  提到大哥,池琳面色一黯,通过池琳的口述,陆小在才知道原来当初他离开马场,进入地焰山之后,她的大哥跟一个将军之女好上了,后来进入军中,靠着堪比绝武世者的战力,还惊人的耐力,在战场上凭借着功勋很快成为了一军主将,只是后来卷入了魏国的皇储争夺之中。被几个绝世高手暗算,当场殒命。

  池琳生性恬淡,不过杀兄之仇,也不能不报,爷爷也在马场寿终,只剩下她孤苦一人。于是便只身入皇城,将当初暗杀她兄长的主谋,国相还有手下的几个谋士刺杀,不过池琳本身也遭到了几个好手的攻击,身负重伤,后来意外逃到了大元国一位七皇子的住处,得其相救,侥幸拣回了一条性命。魏国对于池琳而言,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于是带着伤心随同这位七皇子一起来到了大元国,为报救命之恩,同时也是那位七皇子苦心追求,池琳便与这位七皇子在一起了。这位七皇子也是位性情恬淡之人,不喜皇家的争权夺利,更没有争夺皇储的想法。后来得到了这块封地,便一直镇守在此处,统领此地军民。只是一次被妖兽所袭,幸得麾下将领拼死相救,拣回了一条性命,但却至今卧床不起。

  旁边年老将军加了一句。

  便是池琳生下的一子一女,也因为池琳以前有旧伤一直未愈,诞下子女,到现在仍然体弱多病。

  “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你也成家,还有了自己的子女。”听到其大哥池昆的死,陆小天不无感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迹遇,他虽然是修仙之人,但也无法完全去左右别人,当初池昆便有一颗想要出去闯一闯的心,卷入皇储争夺之中落得如此下场,也怨不得别人。倒是池琳这些年的遭遇,也称得上是曲折婉转,经了不少磨难,吃了些苦头,不过能有个完整的家,为了守护领地的百姓百战,有自己的信念,也算比很多人要强了不少。

  “我,我当初想去找师傅,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去找起,与现在的夫君相识,后来也便走到了一起。”池琳脸上带着几分羞意地道,仅管面前的陆小天站在这里看上去比她还要年轻一些,不过她却仍然记得当年在马场师傅教导她的那段最为单纯快乐的时光。很自然的一副小儿女状。

  “这些年也有些难为你了,去把你的夫君,还有两个小家伙都领过来吧,正好我还有几天功夫,给他们看一看。”陆小天淡然一笑。

  “多谢前辈,晚辈替威王爷谢过前辈了!”年老将军感激得老泪纵横,连连给陆小天磕头。

  通过池琳得知,这位年老将军是府上的一个家将,忠心耿耿。

  “免了吧。”陆小天手轻轻一托,年老将军便不由自主地起身了。

  “没想到凤阳郡主竟然还有这般机缘,能拜陆道友为师,真是让人吃惊。”此时木钗妇人将大致的事情交待了一翻,便带着元杰走来,一脸笑意地道。

  “当初我还不过是筑基一层时,就受了这雷珠的伤,以我当时的修为,想要压制那雷电之力颇为不易,若不是池琳与她爷爷刚好经过那里,带走了当时重伤之躯的我,还指不定什么时候伤势才能好转。”陆小天自嘲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