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41章 上战月台

441章 上战月台


  从飞鸢战船上下来,陆小天用副元神第一时间将土系凝金果在结界内进行催熟。□番茄◇小说网  w`w``w-.-c`o`m看着结界内长出的凝金果树,陆小天心里松了口气,将这五系凝金果都收齐,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心力,不过好在这些努力没有白费。

  原本打算回营寨暂做休整,只是此时的营寨内一片欢腾的气象,甚至大量在附近的炼气修士都赶了过来,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显然都在为他的回归而兴奋。若非在这种修仙界大战的时候,恐怕这些人也不会这般疯狂吧。

  去营寨也呆得不安生,还是早些解决掉这里的事吧。陆小天眉头一皱,打消了去营寨的想法。

  一转身,正好看到了古剑宗的一队修士凌空飞过,其中一个还是他的老熟人袁昊,此时的袁昊比起以前更多了几分稳重,不过看向他的眼神中仍然是强烈的敌意,还有浓浓的忌惮之色。

  陆小天只当是没有看到对方,径直往战月台上飞去。

  袁昊不由捏紧了拳头,在炼气期时,他与陆小天的差距还并不算大,但却仍然败在了陆小天的手下,原本他以为筑基之后,仗着自己在修炼上的天赋,将烈阳双肱剑发挥出更强的威力,可以重新轻而易举的压倒对方。可是每一次结果都是失望,还有随之而来的耻辱,直到现在他也已经成为筑基修士中的顶尖高手,却发现已经根本不了解对手,眼前这个老对手越看越像一团迷雾,甚至连古剑宗内,另外一个天份不下于他的绝色骆清从来也对他不屑一顾,一颗心思系于此人身上。似乎什么都输给了这陆小天,想到这里,袁昊更加的怨愤。陆小天平淡的表情在袁昊看来,等于是对他的不屑,袁昊不由捏紧了拳头,正是因为对方,他才成了古剑宗的一大笑话,至少他自己看来便是如此。

  陆小天哪里想到这么短短的片刻,袁昊心里会有这么多想法,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再把袁昊放在心上,对于他自己而言,如果不能突破到金丹期,一切都只是虚妄。

  吸了口气,陆小天直接降落在了最为中间的战月台上。这片荒芜寸草不生的戈壁,再加上那擂动的战鼓,更给此处增加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看到没有,陆师兄竟然直接去战月台了,咱们也快去,给陆师兄助威!”营寨内的灵霄宫弟子看到这一幕,立即喧闹了起来,原本还以为陆小天会在营寨内稍作休息,没想到这才刚到,便直接杀奔战月台。

  “走,也只有陆师兄才有这种气魄,那些上战月台的修士,哪个不是经过精心的准备。”

  “就是,走,陆师兄才从外面回来便直接登台作战,咱们也不能弱了灵霄宫的声势。”

  营寨内的筑基修士鱼惯而出,灵霄宫的旗帜更是竖得老高,迎风列列作响。不过相比起来,场面更趋火爆的还是那些炼气修士,在绝大多数炼气修士的眼里,陆小天简直成为了他们的精神象征,散修出身,没有家族背景,更没有金丹老祖做师傅,当却达到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对于这些炼气修士而言,陆小天已经达到他们所能想象的极限,至于金丹期,太过遥远,自然是不敢想象。像陆小天这样,全凭自己的努力,也能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一身修为能震动敌我双方万千筑基修士,岂不是说他们也有一线希望?

  “吼吼!”

  “战!”

  “战!”

  “战!”

  陆小天返回灵霄宫的消息如同旋风一般向四周刮开,不管以前同灵霄宫修士的关系如何,此时同属望月修仙界,与异域修士进行旷日持久的厮杀以来,望月界与异域修士积累了太多的仇恨,而在战月台,望月界修士死伤了大量的顶尖筑基修士,各派均有损失。此时战鼓再次擂响,所有人心里都涌起一股强烈的战意。而此前陆小天返回前的惊人一战,已经击杀了数十飞骑部族,力压异域三大顶尖高手的消息更是在短时间内被人传疯了,所有人带着一种不可思议表情的同时,更是陷入了一股歇斯底里的狂热。此时陆小天不仅成了灵霄宫众多散修出身的炼气修士目标,更成了无数其他门派同样出身修士奋斗的方向。

  战月台为异域修士所设,百般挑衅,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为了自己修炼的大环境,门派的约束,还有功勋点的奖励。他们不得不战,每一个敢于登上战月台的修士,都值得他们去支持。

  不过战月台两边,此时却难得的出现了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场面,望月修仙界这边的各大门派战意高昂,战鼓擂得震天响,而此前一直高调求战,要要消耗望月修仙界有生力量的天穹,南荒,还有星宿三大联盟却是一片寂静,暂时竟然没有人要出战的迹象。

  看到眼前这惊人的一幕,便是雷万天,霍玉明等一众金丹修士,此时也不禁有些吃惊。

  “看来咱们对陆小天的了解,只怕还不如那些敌人来得多啊。”霍玉明目光闪动地道。

  “竟然连出战的人都没有,这三大联盟摆下战月台,这回可是要抽自己的脸了。”雷万天呵然一笑。

  “真是想不到,你灵霄宫的筑基弟子中竟然还能出这般人物,只是现个身,便让异域修士之中,无人敢于上前应战。”此时古剑宗的飞天战船上,一个须发皆是绿色的老者飞落到灵霄宫的飞鸢战船上道。

  “那是,这陆小天不仅实力超卓,远超同阶修士,而且自从进入血色禁地以来,屡屡为我灵霄宫立下大功,更为难得的是此子性情坚毅,一心向道,不为外物所动。如今能有这般实力,确实是让人意外。”霍玉明看到碧须老怪,脸上更是抑制不住的一阵笑意。在

  听到霍玉明提及血色禁地时,碧须老怪嘴角一歪,当初可正是因为战月台上的那小子,他才赌输的。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爱徒正是死在这战月台上,碧须老怪心头又涌起一阵恨意,“行了,霍老怪,你也不用不言挤兑我,只要这银发小子能为我出这口气,以前的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能算个什么。”